橘子小说 > 白袍雪甲 > 天岚一聚 第八十五章 读书人

天岚一聚 第八十五章 读书人

    “算命,算命,不灵不要钱了啊。”

    一个相貌平常的书生冲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招手,希望拉两个客人。

    乱世之中,以算命为生的人倒也不少。其中有些门道的自然也有,然而更多的是靠着一张嘴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很显然在倾裕百姓的眼中,这年轻书生属于后者。

    不少路过的行人,看到书生卖力地呼喊,都毫不吝啬的予以白眼。

    当骗子也要当的像样一点,好歹得穿个道袍吧。你说算命,却打扮的像个书生,还长得这么年轻,谁去谁不大傻子吗。

    然而,还真的有大傻子。

    就在书生有些失望地坐了回去,开始低头翻他那本颇为厚实的书籍时,一个少女来到了算命摊前。

    少女犹豫半晌,还是开口说道:“可以帮我算一算吗?”

    书生一怔,抬起头来,旋即便看到一张清丽脱俗的面孔。

    少女一身贵气,穿着打扮也十分考究,显然不是寻常人家。书生如何不知总算来了条大鱼,赶忙放下手中书,脸上带着殷切的笑容,开口问道:“姑娘,可是要算姻缘?”

    少女一双杏目睁的圆溜溜的,小嘴微张:“竟连这个也能算到吗?先生厉害。”

    书生晃了晃脑袋,抬手指了指旁边旗上写着的字:“我连天意都能算得,这等小事有何不知?”

    眼见少女信以为真,边上一个看不过眼的路人开口提醒道:“姑娘,这人是个骗子,你可别被他骗了。”

    “啊?”少女似是有些不相信:“这位先生连我是来算什么都能算得出来,怎会是骗子呢?”

    “这我也能算出来,姑娘,你是来算姻缘的吧。”

    少女更加震惊了,“你怎的也知道,莫非这倾裕城中都是高人不成?”

    那路人笑了笑:“高个屁啊,看你穿着打扮,准是富贵人家,不用为衣食苦恼。再加上你这个年岁,正是少女怀春的年纪,除了姻缘还能算什么?姑娘,听我一句话,快些走吧,莫要被骗去了银子。”

    说罢,这个路人转身离开,留给少女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靠!”书生冲着路人竖起中指,心下有些恼怒。

    这九州之上,就没有比他更高的人了,平日里他在哪不是一幅神仙姿态?没想到今日竟然在这倾裕城中被一路人装了个大比。

    书生转过头来,见少女将信将疑,似乎想要离去,连忙说道:“姑娘,他说的虽有些道理,但这也不能证明我就是个骗子啊,这样,你且容我再说上几句,如若姑娘还觉着不对,那么再走不迟。”

    不待少女考虑,书生张口便道:“你姓赵,自北面而来,家室显赫,年幼时曾在襄州住过两年,回到家中后,日子开始变得波澜不惊。直到最近碰到某个人之后,生活顿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今天你想问的,想必便是这个人。”

    听完书生的话,赵轻语微微侧过头去,兀自嘴硬道:“谁想问那个讨厌鬼。”

    看着赵轻语略带红晕的脸颊,书生摇了摇头。

    眼前的大宋公主,也算的上是他妹妹的竞争对手,照理说他应该劝她打消念头。

    然而若是那么做,他从燕平开始的谋划就全然成了无用功。

    想起那天自己妹妹所说的话,书生便有了决定。

    自己妹妹从小孤苦伶仃,幼年时更未感受过手足之情,自己这个兄长又不是很负责。既然如此…

    那便让你未来多个妹妹吧!

    书生咧嘴笑道:“姑娘,这男女之事,最忌讳的便是嘴硬。要知道,这世上不知有多少美好姻缘便是因为这逞强和抹不开面子而破灭,不值,不值啊。”

    赵轻语袖中的手攥得紧紧的,犹豫半晌,还是说道:“先生教我。”

    书生点了点头,正要开口,就见一个相貌儒雅的中年男人来到算命摊子前,看了看他与赵轻语,最后视线落在赵轻语身上,皱着眉头说道:“小姐,你怎的在这里?”

    听到声音,赵轻语娇躯一颤,回头来,有些心虚的说道:“大…陈伯伯,我…我闲着无事,在城中到处转转。”

    闲着无事就来算命?

    陈奚自是知晓少女那些心事,八成是拿不准注意便想着来算一算,求个心里安慰。他又看了眼书生,这等年轻人又能算出来些什么。

    “既然如此,属下就不打扰小姐了,注意安全,记得早日回去。”

    赵轻语毕竟也是兵锐境界的武道好手,想来在这倾裕城中也不会出什么事。

    至于这书生是否是骗子,这就不是他该理会的事了。公主乐得用银子买安慰,他又何必不识趣?

    陈奚正要告辞离去,就看见坐摊子上的那名年轻书生说道:“这位大人,还请留步。”

    陈奚停下脚步,瞅着这相貌平常的书生。怎的,这书生还想在他身上骗银子不成?

    书生开口笑道:“相逢即是有缘,不若让在下为大人算上一算,兴许能帮得上大人,如何?”

    陈奚摇了摇手,拒绝道:“阁下的好意,我心领了,奈何我还有要事在身,实在脱不开身,只能说声抱歉了。”

    书生敲了敲身前的桌子,说道:“阁下想寻找的两个人,眼下应正在城东的临音楼中。阁下不妨听完我的话再去不迟。”

    书生想了想,又说道:“那两个人,一个姓赵,一个姓庞。”

    见陈奚脸色一沉,眼中露出寒芒来,书生笑道:“放心,我并非别有用心之人,只不过是个能揣摩天意的读书人罢了。”

    陈奚沉声道:“阁下究竟意欲何为?”

    知道他的目的不说,甚至知道他大宋的君王和丞相眼下正在何处。

    陈奚抿了抿嘴,手已按在剑柄上。

    他虽只是虎威境界,但自忖收拾个手无寸铁的年轻书生还是绰绰有余。

    “不是我欲何为,而是大人欲何为。”书生抬眼与陈奚对视,语气平缓:“大人若是要往南,虽能成事,但…”

    “大人您恐要身死军中。”

    “锵!”

    陈奚拔出长剑,架在书生脖子上,表情冷若冰霜。

    这一番变故顿时吸引了附近不少百姓的目光,不少人围着他们,一阵窃窃私语:

    “我就说这人是骗子,这下好了吧,把人惹恼了,看他怎么收场。”

    “年纪轻轻的,做什么不好,学人家当骗子,真是…唉。”

    赵轻语睁大了眼睛,捂着嘴看着眼前的两人,“陈伯伯…你这是?”

    陈奚没有理她,而是冲着书生冷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想要做甚!”

    书生好似一点都不怕的样子,语速平缓,没有半点惊慌:“我说了,我只是个读书人。我并不想做甚,只是想着帮大将军趋吉避凶罢了。”

    见书生直接道破了他的身份,陈奚眼中寒芒更甚,身上已经流露出些许杀意。

    书生轻轻一笑,很随意的抬手,捏住了陈奚的剑锋,陈奚瞳孔猛地一缩,接着便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

    书生慢条斯理地将陈奚的剑锋拨开,接着冲他拱了拱手,连摊子都不管,只拿着他那本厚厚的书籍,悠然离去。

    “陈大人,既然你执意南下,我也不便说些什么,只能送你四个字,‘逢赵而退’。”

    “至于赵姑娘,你心中所问,只消你稍后与陈大人一齐往东而去,疑问自解。”

    赵轻语目瞪口呆的看着书生离去,喃喃道:“碰…碰到神仙了…”

    待书生的身影在街上消失,陈奚的身体这才能动,他缓缓将剑收入鞘中,一时间有些沉默。

    “大将军?”赵轻语见陈奚呆愣在原地,出声道:“那先生所说是何意?”

    陈奚看着少女,开玩笑道:“八成是让我离王上远点,哈哈。”

    逢赵而退,是这意思吗?

    赵轻语歪了歪头,却想不出答案。

    接着两人便往临音楼而去,陈奚抬起头来,看向满天繁星。

    逢赵而退,他身为大宋大将军,岂能退?

    若那书生所说是真…

    大宋如能成事,他陈奚何惜一死。

    http://www.cxinbz.com/baipaoxuejia/9345603.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