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便是人间好时节 > 第六十六章:终胜利战事结束

第六十六章:终胜利战事结束

    “只是也许因为听闻你的死讯太过焦急,或是悲痛,黑将军的心脉险些断掉,若不是凭借黑将军过人的坚定意志,恐怕根本撑不到现在。如今这世界上我只知道一种方法可以救她,就是听闻世上有种毒药——龙汁草,它可以使人瞬间神经麻痹,减缓血液流通,这样就不会加速黑将军的心脉断裂,然后就是天下闻名的护身神药玉清株,将这药草熬成的丹药服下,便可帮助她恢复损伤,这玉清株虽然珍贵,但是刚好墨千将军有,想毕她也不会吝啬,只是龙汁草,天下难寻,若是三日内没有的话,恐怕就保不住黑将军了。”

    邬聿政的心情可以说是随着清风的这段话起起伏伏了。知道黑凤因为自己的死讯伤心过度的时候邬聿政既觉得甜蜜,又觉得心痛,甜蜜她这样深爱自己,又心痛这样的爱偏偏又成为了她的负担。当听见玉清株可以续命,但是天下难寻的时候,邬聿政整个人都险些崩溃,因为这样短的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找到玉清株,但是也许真的是黑凤命不该绝……

    玉清株和龙汁草居然都在这里,或许就连上天也感叹他们的多灾多难吧,才会出现这许多巧合,邬聿政缓缓抽出自己的佩剑:“原本龙汁草我有些许,但是给了黑凤,叫她危机时候再用,如今看着战况惨烈,估计她已经都用光了。但是这佩剑龙啸是用龙汁草泡制的精钢淬炼而成,刺伤敌人的时候也会有麻痹的作用,而且效果十分显著,是否能够代替?”

    一旁的丘凉延感到片刻的惊讶,这黑凤可真是命大,这世上最难得的三大神药,算上自己怀中的灼寒续居然都在,难道还有无法医治的人吗?这可真是太幸运了。蹲在黑凤身边的清风也暗暗吃惊,他是知道丘凉延有灼寒续的,这世上最好的药都在伤者身边,看来真是天意难违。

    他缓缓起身,沉着道:“既然我需要的都在,派人速速为黑将军找一处干净的屋子,打些热水,弄些盐水,糖水,这些水记得分开,到时候墨千要在屋子里,你是女人,有些事情比较方便。至于侯爷,黑凤既然是你未过门的夫人,又对你如此情深义重,便也一同在屋中吧。到时候多于她说说话,我看尊夫人听见你的声音似乎求生意愿十强烈。这也有助于她挺过这一关。”

    随后看着自己的情敌丘凉延,冷冷道:“至于你,这战场上后续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总要有人主持大局,我相信你不会趁人之危的。”丘凉延当然不愿意,难得有机会见到墨千,他自然想要和墨千多些相处机会,奈何墨千一个眼神他只好听从,默默的去一边解救徐达和明老了。清风见状在心中小小的舒服了一把……

    邬聿政看着清风十分感激,然而男儿的感谢无需多言,他并没有天花乱坠的说什么,只是冲着清风点点头,然后蹲下来,轻手轻脚的抱起黑凤。

    几日不见,她已经清瘦的没什么总重量了,她身上的盔甲已经悉数掉落,清晰可见战争中留下的各种伤痕,这些伤痕仿佛划在邬聿政心尖上一般,叫他痛便全身。一个袖珍荷包从黑凤脖颈间滑落,隐约可见荷包里面是一封信件,不用拆开,邬聿政便知道那是自己写给她的手书,他们是如此心有灵犀,这么巧,黑凤的信件也被他用荷包包住,挂在了脖子上……

    邬聿政紧紧抱着她,生怕自己在下城楼的时候摔到黑凤,又不敢太用力,担心自己碰到她的伤口,为她多加疼痛。没有了藩梁王,藩梁的兵马不值一提,黑月带着黑霜已经把他们打得弃械投降,一个个蹲在进城的甬道上。

    “黑霜,你留下来配合固护太子丘凉延救治伤员,处理后续事情,黑月带着一队人马和几个传信兵去中丹城,叫传信兵分别传信到孟布城和幼门城,把战况说一下。”邬聿政说完还不忘嘱咐一句:“记得照顾黑雪,她出了点事情。”黑月见到邬聿政从城楼下来,怀抱着黑凤一边应声一边焦急问道:“主子还好吗?”没有留意到邬聿政特意要他照顾黑雪。

    黑凤身上布满伤口和鲜血,黑月黑霜怕极了,其实黑月险些脱口而出的问,还有没有救。邬聿政看着一边夏华的尸体跟着这二人被抬了进来,他似乎解脱了一般,尽管全身摔断变形,依旧看得出表情十分安详……

    见邬聿政并没有回答问题,而是看着夏华的尸体有些出神,黑霜为难道:“主子终究待他如同兄长,就算是处置尸体,我想着也该等主子来处置吧!”邬聿政点点头,看回怀中的黑凤:“你说得对,尽管他可恨,最后终究是他救了黑凤。就等黑凤醒来在处置吧,黑凤她,一定会平安无事的。你放心。”

    这一句:“你放心”,黑月分不清究竟是说给自己听,还是已经不在人世的夏华听,因为说完这话,邬聿政就已经转身离开了。总之听见主子会没事,黑月已经放下心,他想夏华的在天之灵也一定十分高兴,至少可以安息了。

    黑月、黑霜按着命令分别执行,徐达和明老也被救下来,一边跟丘凉延道谢:“多谢太子救命之恩!”一边寻找受伤的明鹤。

    明鹤伤势不重,现在虽然不能动弹但是已经清醒了,明鹤没事,可是她腹中的孩子已经保不住了,幸好孩子还小,不会伤及身体的根本,此时一个大夫正在给她喝药。徐达和明老看见她平安无事,三人抱头痛哭,明鹤愧疚的道歉:“父亲,相公,对不起,是我没用被抓连累了你们!是我没能保住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

    徐达松开她,默默明鹤的脑袋,笑道:“傻瓜,孩子总会再有了,如果你没了,要我跟父亲如何活下去?”徐达的语气中没有丝毫责怪,只有宠溺与心疼,再看看年迈的父亲,看着自己一脸慈祥,一向强势惯了的明鹤在这两个深爱自己的男人的怀中放声大哭!

    http://www.cxinbz.com/bianshirenjianhaoshijie/11030820.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