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痴情总裁的冰冷妻 > 第0079章 原来他和她是同病相怜

第0079章 原来他和她是同病相怜

    何时,他们之间的关心变得这么陌生了,还是,自己死要面子,拉不下脸来。

    “有事吗。”

    在他犹豫之时,还有设想之下,一声响起。

    冷漠的语气,陌生人之间的语气。

    “我上次提的那件事,办的如何了。”

    上次在饭桌上提的那件事,他以为,之后,他会好好的办,可是,这都这么久了,他一点要动的意思都没有。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没有什么事,请回去,我没空。”

    尽管对方是自己的父亲,他也觉得,他们之间没有什么话要,就算让他重新来过,他也不会变成陈然那样,陈然,尽管是叛逆了点,可是,父母说些,还会听的进去的,可,他就不一样了,他习惯了。

    “你知道,我说的是那件事的。”

    一副阴深的眼神。

    是呀,那件事,不就是,要他乖乖的听他的话,离婚了,让自己离婚了,这样就可以和何家联婚了,可是,他错了,曾经,他和何瑶在一起的时候,他强烈的反对,现在一切都变了,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还是一副无知者的样子。

    这样欠揍的模样,让陈父看到,很想揍他一顿。

    “陈颢,你有胆再说一次。”

    怒火着,还把桌上的东西,撒落在地上。

    伴随着,桌上所有的东西,掉地的响声响起。

    惊醒了休息室的她。

    有意识的看着周围,才想起,自己在何方,可是,看了看盖着的被子,疑问,还有就是,她刚不是,在沙发上睡着的嘛,现在醒来就在床上了,难道是他。

    起了床,迈向门口,轻轻的打开着,打开小小的缝隙,听着外面的交谈,之后,躲着,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出去的话,还没等她出公司,就会有勾引的传闻了。

    勾引,这些讽刺的词,她不怕,可是,就是不想让人说他,那么优秀的他,不该受到这些的影响。

    自己对他工作上的事,不敢兴趣,想要去关上门,一声,*裸的一句,传进她的脑海里。

    “难道你忘了,五年前是她为了钱,才嫁给你,现在,还是以后,她都会为了钱,而抛弃你的。”

    陈父觉得自己那句,他到没有接过话,硬的不行,那就软的。

    “她为了钱,一切都是为了钱,多么的讽刺,多么可笑,又是钱,难道,她看起来,就是这么的拜金的。”

    心里,不禁想到一句,很长时间没有回过陈家大宅了,还以为,他们就这样放过自己了,以为,他们放任了她和他之间的事了,结果,从没有变过。

    停住手上的关门的动作,停在那一瞬间,她很想听,接下来,那人会怎么回复,难道也是和陈父想的那样吗,也对,自己和陈父,对他而言,谁重要,谁不值得一提,不是一目了然吗,她一直以来,都是高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了。

    气氛明显就静的吓人,他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没有要打算回复的意思。

    “陈颢,你是聋了还是哑巴了。”

    最讨厌安静的陈父,斥怒了一句,同时,也显示了他的威严。

    “我的答案还是一样。”

    淡淡的语气,没有起伏。

    “混账。”

    从来没有听过类似这些的话语,他也生气了,他不该激怒他的。

    “当初,我和何瑶在一起的时候,你强烈的放对,现在,我不爱她了,你却要我离婚去娶她,请问,这是作为一个父亲该做的事吗。”

    怒火的他,道出了一直以来想说的话,本可以,他可以一直都藏在最心底,可是,他却要逼着自己说。

    “你是觉得,她对陈家没有利益关系,对陈家毫无用处,可她也是一个人,有感情的人,难道,我们就高尚到哪里去吗。”

    没有给机会他说话,只想着,让他明白,就算,他命令一百次,他的答案都是一样的。

    “我也是为你好,也是为你好,难道这样有错吗,我只是不想你少走点弯路而已罢了。”

    叹气的一句,他所说的那些,真是自己的想法。

    “为我好,好一句,为我好,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想法,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这才是他听过最可笑的一句,从来没有捅破心中的那层关系,非要逼着他出口。

    站了起来,怒恨的看着眼前的人,俩相视,谁也没有让步。

    “陈颢,如果,我没有为你好,那你现在会坐上这么高的地位吗,别忘了,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给的,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

    怒火的接过话。

    “呵,呵,多可笑的一句,也对,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确实,你给的,现在,你大可以收回这一切,我陈颢有手有脚。”

    嘲笑的一句,然后,坐在沙发上,不去理会他。

    “你,你,气死我了。”

    还是不敢说狠话,因为,现在,陈氏确实在他的管理之下,变得很好,他了解他的性格,逼急了,他会狗急跳墙,就算是他,他都会,既然,从他这里无法下手,那就从那人下手。

    怒狠狠的看了眼他,然后,离开了,并且,用力的把门关上,害怕别人不知道,他的怒火了。

    而躲在门里的她,听到那些恶狠狠的话语,心里为他捏一把汗,害怕,他现在所有的成就,会毁掉,同时,也对他的那些话语,听出了,他也很不喜欢陈父,原来,他心里也有很多的怨恨,和自己很像,突然,觉得,她和他真的是同病相怜,一样的可怜,想必,他的童年也是在陈父的禁锢之下了。

    听着外面安静的气氛,她不知道是该出去,还是继续留在这里,等他没有那么生气了,在出去,这个时候,自己的出现,想必,他也不想让人,看到他这么狼狈的样子,也许,他不知道,他比这更狼狈的样子,她都看到过,那时候,因为,那人的离开,他就是这么的毫无脸色的在黑暗的房间里,堕落着,而,她没有出声,没有让他看到,想必那时候的他,也很讨厌自己。

    看着那被甩过的门,久久的不回神,沉思着,何时,他们才能和谐的坐下来聊聊,而,不是,每次都是命令着,都是恶语相对。

    “怎么办,看董事长那怒火要吃人的样子,总经理,肯定也生气了,谁这个时候进去,肯定会被吃。”

    站在总经理帮公司的林妍,着急的样子,她也是,够倒霉了,以往她那个部门的报告书,都论不到她上来,今天,她脑抽的,就抢着要送,还不是因为那个消息,她想要探个究竟,所以,就站这。

    自言自语的一句,手上拿着那报告书,然后,看着眼前的门,手不知抬起了多少回了,总在犹疑着,犹疑着,该不该敲门,原谅她吧,她是个胆小的人。

    “杨秘书,你好,能帮我把这些报告书给总经理吗。”

    看到正要敲总经理的门的杨秘书,忘了被人忽视了事,只知道,此刻,她真的该感谢她。

    放下敲门的手,冷冷的眼神看着她,看着这个,上一秒还在讨厌你,讨厌到极点的人,这一刻,巴结着你,不过,也好,省的到时候,她看到了什么,回去又八卦一番。

    “谢谢,那我先下去了。”

    微笑的一句,并低着头,以示感谢,然后,就快步的离开了。

    那背影,她觉得好笑,果真是上不了台面的人,看着手中的文件,微笑了下。

    手抬起,敲门。

    “敲。敲,敲。”

    敲门声响起。

    “进。”

    早已恢复那个冷漠的他,对于,刚才所发生的那一幕,不曾发生过,坐在办公桌前,一副专注的样子。

    轻轻的推开门,也压下心中对那人的好奇,同时,也在小心翼翼的,她很想知道强吻他的那个人是谁,是不是真的是那个刚回来的人。

    抬起头的,走进去。

    待站在他的眼前停住,并且,把手上的所有的文件,轻轻的放到桌上,并用眼角处,瞄了下周围。

    室内,除了他,没有看到别的声影,只是,瞄到那休息处的方向的时候,她犹疑了下,难道,在哪里,下一秒,心中就否决了那个答案,因为,她深知,他的那个休息室,是他的禁地。

    “杨秘书,从明天起,你的所有工作就交接给陆建彬,你就调到董事长身边做事。”

    停住手中的动作,抬起头看着,冷冷的面容。

    对于管理上的事,他一向都惩罚和赞赏的,现在,她在自己手上干了很久,她从来都没有出错过,做得很好,按照规定,是时候升职了,而且,那人的手下,也辞职了,这个时候,把她升上去,想必,那人也不会说什么的。

    “什么,到董事长身边做事,我。”

    明明升职的事,是一件很值得开心的事,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他,她想一直待在他身边做事。

    “按照公司的规定,你是时候升职了,而且,你在我这里做的很好,真的,谢谢。”

    换温和的语气。

    她还想问,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可,他看出了她心中所想的。

    “好,那我先下去。”

    已近说到这个地步了,她还能说什么,也知道,他作出的决定,从来不会改变。

    朝着那门口去,一步步的,也同时告诉自己,自己以后,都不能跟在他身边做事了。

    随着关门声响起,他站了起来,不大不小的一声。

    “戏,已经看够了吧。”

    微笑的一句,同时,也能想象到,那人,被自己捉到偷看的证据。

    戏,看够了,难道,还有人在,从来就没有往她身上想,待在原地不动。

    http://www.cxinbz.com/chiqingzongcaidebinglengqi/8755846.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