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冲喜医娘 > 第19章 何事叹气

第19章 何事叹气

    从亓青梅那里告退下来,言雨晴就径直回了菡萏院。

    骆朗本想跟媳妇一起退出来,却被亓青梅又叫住了,他只好对言雨晴说,“珂儿,你且先回去,我等会就去找你。”

    言雨晴没有搭理他,头也不回就往回走。

    你等会就来找你,这话他昨天不也说了么,结果今天不就没来?有美人在侧,只怕是乐不思蜀了吧!

    齐官秀那个娇滴滴的样子,她想到就来气,她脚步极快地回到屋子,在桌子边气呼呼地坐了下来,小意见状,连忙上前询问。

    “大少奶奶,您这是怎么了呀,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气成这样,是不是老夫人又责罚您了?”

    小意掀起干净的茶杯,给言雨晴倒了一杯水,“大少奶奶,喝口水,消消气,都怪我不好,我应该拦着您的。”

    见她不说话也不喝水,小意放下茶杯,紧紧皱着眉头,一脸担心,“大少奶奶……”

    言雨晴勉为其难地对小意挤出了一个笑容,“不关你的事,娘没有责罚我。”

    “没有责罚?那是为了什么?难道是大少爷惹您生气了?”

    言雨晴眉间紧缩,脑子里想起刚才齐官秀伏在骆朗身上那一幕,心头又是一阵酸意,她有些烦闷,“小意,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小意挪了挪脚步,有些不放心。

    “大少奶奶,还是让我陪着你吧,我保证一句话也不说。”

    言雨晴见她不走,干脆站了起来,半推半走地将小意推出了门外,“你别担心我了,让我自己待一会儿!”说完她就关上了门,背靠在门板上,深深叹了口气。

    “好吧……”被推到门外的小意一脸沮丧,又实在放心不下主子,只好隔着门说,“大少奶奶,我就在门外守着,你有什么事情就叫我。”

    言雨晴没有回应她,只是闭了闭眼,走到了房间里,在梳妆台前颓然坐了下来。

    小意撅了噘嘴,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下来,嘴里喃喃着,“大少奶奶这是怎么了,从来没见她这样生气过。”她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屋门,叹了口气,随后双手撑在膝盖上,托腮而坐,她不敢回下人房,生怕万一主子等会要找她。

    言雨晴坐着,有些出神地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这张美得仿佛要滴水的脸庞,失却了往日里顾盼神飞的色彩,转而多了几分落寞的憔悴。

    她抚摸着自己的脸,目光愣愣地,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究竟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这么难过,就好像心头空落落的少了一块。

    是因为今天骆朗没有如约来找自己吗?

    或者是刚才看到他和齐官秀如此亲近?

    言雨晴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到了窗边,挑起帘子,打开窗,一阵温热的夜风吹了进来。

    正是夏季最热的时候,院子里的蝈蝈正在大声叫着,衬托的这个夜晚更加地安静冷清。

    她动了动身子,抬头望着那枚弯弯的上弦月,怅然若失。

    这时候的菡萏院门口,一个披着薄衫的男子推门而入,脚步急促,面色匆忙,正是骆朗。

    方才言雨晴走后,亓青梅命令他送齐官秀回府,骆朗没有办法,不得不暂且听从了母亲的吩咐。

    但是他只是将齐官秀送出了骆府大门,便派下人用马车送她回去,齐官秀自然是不肯,盈盈说自己一个人回去害怕,骆朗心里记挂着言雨晴,便让自己身边的小巡护送齐官秀回去,自己则二话不说跑来了菡萏院,任凭齐官秀再怎么闹腾,他也没回头。

    推开菡萏院的门,他看见小意正被关在门外,走近一看,发现小意已经靠着门框睡着了。

    骆朗咳嗽了一声,小意就醒过来了。

    看见骆朗,小意立刻匆忙站起身,“大少爷,你来了。”

    “嘘。”骆朗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意便下意识捂住了嘴。

    骆朗指了指屋内,沉声问道,“大少奶奶,睡了吗?”

    小意摇摇头,皱着眉头说,“刚才还听见大少奶奶的哭声呢,应该还没有睡。”

    “她哭了?”骆朗一听心头猛然一紧。

    小意撇撇嘴,犹豫了片刻后,点了点头,“大少爷,我从来没见大少奶奶这么伤心过,您快去劝劝吧。”

    骆朗沉默了半顷,“嗯”了一声,便轻声推门进屋。

    看到骆朗进门,小意终于放下了心,刚才她睡着了,虽然其实并没有听到自家主子的哭声,但是让大少爷以为大少奶奶哭了,他一定会很心疼吧。

    “嘿嘿,大少奶奶,小意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小意暗自笑了笑,继续在门口守着。

    骆朗的脚步很轻,言雨晴站在窗前兀自出神,此时又正好有一阵风吹来,树叶沙沙响着,她没有发觉他的到来。

    看着树叶影影绰绰的夜色,她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骆朗走到她的背后,停顿了几秒,轻声唤道,“何事叹气?”

    言雨晴听到他的声音,先是惊讶,随后一颗心又慢慢沉了下来,她回头看了他一眼,夜色中的骆朗,长衣如练,散发着银白色的光芒。

    随后她又把头转了回去,背对着他说道,“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天地间自有可叹之事。”

    骆朗一怔,这语气,带着一份愁绪和豁达,不像是他认识的燕珂会说的话。

    但是他没有多想,只以为是自己今日所作所为伤了她的心,反倒更加觉得心疼和歉疚。

    骆朗上前一步,与她并排站在窗前,望着她的侧脸,道,“方才,你哭过?”

    言雨晴眼睫微微动了一下,哭过?她没有啊。

    虽然心里头有些郁闷,但是她还不至于动不动就哭吧。

    “谁跟你说我哭了?我没有。”

    骆朗看着她的眼睛,“你别逞强,小意都听见了,她都告诉我了。”

    言雨晴一愣,这个鬼马小意,她什么时候哭过了,张口就说瞎话,看回头不好好收拾她。

    “没有,你误会了,我没有哭。”

    言雨晴矢口否认,可骆朗却只觉得她是在逞能,于是心头的歉意更深,“对不起。”

    他心疼地伸出手,想去抚摸她的头发,可是手却在半空中停顿住了,因为言雨晴向后退了一步。

    “骆朗,你别以为几句道歉就能把事情解决,我不是那种傻女人,我不接受。”她目光倔强,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越是对她好,她越是心里头别扭,她讨厌齐官秀,更讨厌齐官秀和他亲近,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她就莫名一肚子憋屈。

    “珂儿,”骆朗放下手,解释道,“昨晚娘命在旦夕,亓表妹今日前来看望她的姑母,这也无可厚非。”

    无可厚非?

    他这话什么意思,说齐官秀来骆府是名正言顺、正大光明,她言雨晴拿这事生气就是小肚鸡肠是吗?

    言雨晴盯了骆朗一眼,赌气转身走到床边,踢了鞋子就躺到了床榻上,用被子蒙住了整个身子。

    “你来我这里,如果是为了来教训我的话,你就走吧!”隔着被子,她的声音闷闷的。

    骆朗无奈,走到床边,站在那一团蚕蛹面前说道,“我不是来教训你的,我是想告诉你,亓表妹是至亲,不可避免要来骆府,来者是客,你总不能每次都这样闹一回吧。”

    “我闹一回?我闹什么了?”骆朗竟然这么说,言雨晴吞不下这口委屈,掀开被子就斥驳他,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是你巴巴地跑来找我的,我何时闹过?”

    本以为骆朗前来,是为了来安慰自己的,谁想到他竟然是来劝她大度一点的!

    温柔贤惠,宽容守节,接受自己丈夫三妻四妾,抱歉,她做不到!

    骆朗拧了一下眉头,自知说话有些重了,看到她又哭了,便服了软,“珂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心里只有你,你是知道的,可你也得……”

    心里只有我,我就得做一个逆来顺受的好女人是吗……

    “骆朗,你走吧。”

    言雨晴突然恢复了冷静,重新躺回床上,她将头枕在枕头上,闭上眼背对着骆朗,不再与他说话。

    “珂儿,你别这样。”

    “珂儿……”

    骆朗又劝了几句,可言雨晴一声不应,动也不动。

    半柱香的时间过去,夜色渐渐深了,就连蝈蝈声都渐渐喑哑了下去。

    骆朗无奈,只得转身退出了她的卧房。

    http://www.cxinbz.com/chongxiyiniang/11141911.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