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大宋龙骑 > 第76章 第二把钥匙:今朝

第76章 第二把钥匙:今朝

    从老妪手中接过了黑子,他尝试着开口问道:“前辈既然要下棋,不如我们换个玩法。”

    “哦?”老妪那脸皮之下的眼睛里冒出一丝好奇的光芒。

    “执白子者先下,黑子后下。只要能够将自己的五颗棋子连成一条线。”没错,他说的就是五子棋。

    “不行,不行。”她摆了摆手,说道,“自古以来就是黑先白后,万变不离其宗,就算你这玩法老身已经领悟,也断无白子先行之理!”

    这……原本还以为是因为她觉得五子棋太简单了而说不行,没想到却是因为这个。

    “那黑子先下,不知道前辈可还有疑惑?”

    “没有,你可以落子了。”

    叶风从这盘黑子中摸出一颗。随便放在了棋盘之上,那老妪也拿出一粒白子,下了上去。

    很快,以叶风对象五子棋的理解,她很快就败下阵来,连输两把。

    “少年,你这五子棋还是简单了一些,最后一把还是下围棋吧。”输了两把之后,她也不恼,很平静地说。

    “前辈可是怕了?”叶风自然不肯轻易下围棋。

    “你这激将法对老身没有用,如果你不与老身下围棋证明你的实力,这钥匙自然不能轻易给你。”

    “好吧。”现在这种情况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于是,他得第一颗子就下到了最中心之处,那老妪惊讶地望着他,心里默默想道:“第一子就下天元?这是一个什么格局?”

    围棋是由纵横各十九条等距离、垂直交叉的平行线构成。一共有361个点,棋盘中最中心的点叫天元,天元是整个棋盘上唯一的非对称点,除天元外,棋盘上的任一位点,总可以找到相应的对称点。

    所以现在拿黑子的叶风知晓的唯一的打法就是依靠这些对称点进行模仿棋。

    他在网络上看到一个话语就是“围棋第一手下天元不是高手就是sb”,他自然不会是高手,当然也不是sb,他是一个新手。

    1929年在《时事新报》主办的擂台赛中,吴清源和木谷实交手时,开创了执黑以天元开局后下模仿棋的战法。当时因还没有实行贴目制,执黑先行的吴清源首先占据了天元,以后木谷实下在哪里,吴清源就在棋盘上对称的同样位置落子。采用“模仿棋”进行比赛,这在日本还是第一遭,因此木谷实顿时惊惶失措,如坐针毡。

    所以执黑子的叶风就打算用第一手下天元的这个打法,这个在古代自然是没有人知道这个套路,所以这老妪看到他黑子第一手下天元自然就觉得很奇怪。

    不过,她也没有多想,把一颗白子下在了她右手边的棋盘之处,叶风跟着在自己右手边与她对称之处也下了一颗黑子。

    模仿棋前期的打法倒是不用那么费神,主要是被模仿者知道模仿者跟着自己对称之处落子后难免会多作思考。

    很快,老妪的右手边的棋盘之处已经占了一大块地,同时叶风也在自己的右手边占了一大块地。

    “这孩子棋力与风格完全看不透,如此僵持下去,我必定会输他一子。不行,我得发起进攻!”老妪心里默默想道,随后把手中的白子落到了叶风天元黑子旁边刚好与她原先的地形成了一个虎口。

    这一步棋他不能模仿,因为如果他模仿了的话自己就相当于放弃了天元那颗黑子。

    现在只能守住自己天元那颗黑子,这颗黑子关系到他能不能将这个模仿棋下下去。

    模仿棋成功的要领在于:有限模仿。即当对手下的某步棋是“臭棋”或不是当前盘面上最有价值的着点时,立即停止模仿,抢占更有价值的着点。

    他思考了良久,实在是不知道如何落子,只能往自己这边天元下两行落子。

    过了半个时辰,老妪已经思考了许久了,两人手中的棋子已经不多,叶风依靠着天元这个中心点和模仿棋,多提了她一子。

    她手中的白子始终没有落下,她叹了口气,把手中的白子扔回去,说道:“后生可畏啊!这局是你赢了。”

    “承让了!”叶风见好就收,这一局确实是算很流氓的打法,也难得她居然没有发火。

    “小伙子,你这是什么打法,老身活了六十多载,与人对弈无数次,可从未见过此等打法。”那老妪好奇地问道。

    “晚辈这是模仿棋。”随后把关于模仿棋的一些下棋方法和一些小套路跟她说,这些都是他偶尔看到过的。

    “原来如此。老身此局输的不冤。如你所愿,这把今朝钥匙便给你了。”她从头上取下箍着自己头发的一个木簪,轻轻一拧,这木簪里面居然是空心的。她从木簪之中倒出了一枚钥匙,然后递到他面前。

    叶风接过钥匙,这把钥匙比之前那把钥匙前世稍微要小一些,那钥匙之上也有三个齿痕,上面也同样刻着奇怪的符号。

    “多谢前辈。那晚辈这就先行告退了?”叶风收好钥匙,试着问道,留给他的时间实在是不多了。

    “你可知,这把三生锁是何人所铸?”老妪突然间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不知。”他隐隐约约觉得,她接下来的话很有可能会有三生锁的三个正确孔位的线索。

    因为毕竟这盘龙大会不可能把大家直接阻挡在天璇峰,所以线索肯定是要给的。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是我父亲所铸。我父亲时天工是整个天璇峰的主人,也是祖龙山的传功长老。”她陷入了回忆之中,眼眶中竟然有点点泪花。

    “当时我父亲有四个亲传弟子,我是老大,我亲弟弟时寸金是老二,老三便是现在天璇峰的海在啸,老幺叫陈婉盈。”

    时寸金是她的弟弟?叶风心底升起一股震惊,没想到时寸金那个老头子居然是祖龙山的人!不过他却没有打断她的话,静静等待他的故事。

    “我们四兄妹青梅竹马,很快,在我父亲的安排之下,我二弟与老幺陈婉盈成亲了,并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

    叶风隐隐约约想起了什么,他记得陈沉鱼称呼海在啸为舅舅。那么陈沉鱼姓陈,是跟随母姓了,那么她的父亲也就呼之欲出了——时寸金!

    陈沉鱼和时落雁正是时寸金的双胞胎女儿!

    不过,这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时寸金会在小渔村,而陈沉鱼改母姓?时落雁又为何会成为森罗殿的黑无常?

    “十三年之前,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夜之间,好像都变了!”她的语气中显得有一丝疑惑和怨恨,显得很激动。

    http://www.cxinbz.com/dasonglongqi/10876457.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