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大宋武夫 > 靖康篇 一片孤城万仞山 第四十九节 任命

靖康篇 一片孤城万仞山 第四十九节 任命

听到刘光国要自率部属,刘延庆冷笑:“洒家自在编管,哪里有部属给你。”这样便挑起了话头,刘延庆,刘光国父子,一个红脸,一个白脸,便在宴会上争执起来。

    辛企宗暗骂了一句:“番人本性,不知礼节。”在一旁给这两父子帮腔。

    一会儿呼延通说:“刘大哥好胆色,和兄弟干了这杯。”接着王禀又和刘延庆这西军故交喝了一杯,希望两人同心协力,共抗金贼。酒宴上煞是热闹。

    趁着酒劲,王秉提出了统一指挥权的问题。

    众人一会儿说刘延庆的兵权,一会儿谈到金兵的勇猛,再一会儿说道金辽和西夏的差别,张叔夜一直坐在上首,冷眼旁观,时而举杯应付一下。这场酒喝得热热闹闹的。

    酒越喝越多,气氛也逐渐热烈起来,宴会上,王秉与刘延庆达成了同盟。王秉会支持刘延庆拿回指挥权,而刘延庆则会遵从枢密院的号令,张叔夜同意王秉的大军暂时驻扎到玉津园。

    到了满天星斗的时候,刘延庆出乎意料的提议:“久闻呼延太尉家累世勋贵,伎乐舞儿想来也是极好的,且传一部来,为张枢密,王节帅取乐可好。”

    呼延灼、呼延通都没想到刘延庆会如此无礼,呼延灼终归武人心性,就要发作。

    张叔夜道:“刘太尉已喝得太多了,今天……”

    这时,就听见有家丁在堂下急报,呼延灼将他唤上堂来。家丁报告说:“折宣抚回汴梁了。”

    “什么?”堂上诸人都大吃一惊,呼延通问道:“白马渡口如何了。”

    “听守城兵丁传言,白马渡守军已被金贼击溃,折宣抚只带了三五个家将回到汴梁的。若非只有几个人,开封府也不敢晚上开城。”

    堂上诸人一听就明白了,折彦质带了三五个人喊城,城门官去开封府请示,开封府下令开城,这么一来一回,就弄得满城皆知了。

    刘延庆有些新灾乐祸:“上次折彦质从孟津逃走,说是去守白马渡,让李回吃了个瘪,现在白马渡也丢了,我看他也要当团练副使了。”

    当时对统军大员的最常用的惩罚,就是除某州团练副使,某州编管。现在在坐的刘延庆、解潜、刘鞈,本官都是团练副使。

    张叔夜道:“今天就到这吧,明日一早,宰执都要进宫,吾面圣之后,在与各位太尉定夺。”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张叔夜已经结束了面圣。正式派人通传各路将佐到枢密院议事。下午未时,大家在枢密院取齐了,昨晚逃回汴梁的折彦质也到了。

    张叔夜高喝一声:“请圣旨。”便带领诸人下拜。这时,一个气宇轩昂的阉人走出来,有人认得他,此人本名吴穆,是赵桓藩邸旧人,因拜童贯为养父,而改姓童。而早就搭上了赵桓的船,童贯倒台的时候居然没受到株连,反而受到新皇帝的重用。

    这时,童穆开始宣读圣旨:

    “诏《书》曰:朕通好邻国屈已增币无所不至,所以保守疆土全养生灵,敌未退师,攻陷城邑,每闻边报痛切朕心。现已迫近京畿……龙图阁直学士张叔夜,刚正有学,深通兵法,……授两京道宣抚使,统领两京防御……”

    这道诏书大致分三部分,第一部分讲了目前危急的形势,第二部分表扬了张叔夜,为他树立威信,并任命他为两京道宣抚使。

    第三部分则简述了王秉、刘延庆、刘鞈、解潜、折彦质等人以往的功绩和过错,现在希望大家有功的再进一步,争取“公侯之赏”,有过的戴罪立功,都要听从两京道宣抚司的调遣。

    最后圣旨里任命童穆为监军,并给出两百份空白告身交给张叔夜和童穆执掌,横行以下不需上奏,可以直接给大小使臣加官进爵。

    张叔夜领旨之后,请童穆坐到自己的旁边,开始发号施令。

    他首先任命了东西南北四道总管。

    早在靖康元年七月的时候,朝廷就任命了四道总管,当时张叔夜充南道总管,高公纯副之,胡直孺充东道总管,朱胜非副之,王襄充西道总管,孙昭远副之,赵野充北道总管,范讷副之。现在除了张叔夜高升外,其余胡直孺兵败被俘,又被金兵放了回来。王襄弃职逃亡,赵野兵败贬官,范讷被隔绝在河北。因此这四个差遣就空了出来。

    张叔夜任命孙昭远为西道总管,督促陕西六路进援。朱胜非为东道总管,负责在京东两淮召集十万援兵。高公纯为南道总管,负责将张叔夜未来得及召集的十余万人送到汴梁。又任命胡直孺为江浙总管,负责在江南两浙征集十万援兵并送往汴梁。胡直孺只是不通兵法,但无论品德和忠诚,都没太大问题。

    各路援军要在两个月之内,在汴梁城下取齐,误期者军法从事。如果四道总管都不误期的话,两个月后汴梁城下会多出四十万援军。

    张叔夜的第二项任命王禀、折彦质、刘延庆、解潜为四面提举守御使。在另一个时空,负责守卫汴梁四壁的是安扶李擢等文臣,对作战一窍不通。例如金兵都已经开始填濠了,李擢还在家中饮酒,不闻不问。

    这一次张叔夜直接任命了四员大将为四面提举守御使。王禀不必说,刘延庆无论为人如何,至少在西北一刀一枪博取功名,久经沙场。

    折彦质虽然是文官,但他出身府州折家,从小就是受的武将的训练,跟随父兄也多次出阵杀敌。他文武全才,从小被伯伯折可大称作“读书子,将来要做宰相的。”而宋代文贵武贱,为了更快的升迁而转的文资。

    解潜虽然在南关大败,但他是武臣,也上过阵,有统御之力,至少能做到见敌而逃而不是闻风而逃。

    以呼延灼为四壁应援使,即把龙捷军作为预备队。

    刘延庆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宦官童穆,只见他笑嘻嘻的,对这些任命一点也不意外,便知道这是得到了赵桓同意的,于是大声领命。

    张叔夜又颁布了一批封赏,提拔了刘光国、姚友仲、吴革、呼延通等一批青年将领,呼延庚不在场,但也一并提拔。一时间,堂上谢恩之声大起。

    接下来,张叔夜开始分配兵力。刘延庆为西面提举守御使,领神武西军,下设四厢,共三万余人,主要有环庆军旧部和京畿禁军厢军弓手划拨三万余人给他。

    折彦质为北面提举守御使,领神武北军,下设四厢,共三万余人,由折彦质收拢的白马渡溃军一万余人,再由京畿厢军,王禀所带的河防军中划拨两万余人给他。

    解潜为东面提举守御使,领神武东军,下设四厢,共三万人,以两京厢军土兵为主,其中有五千开封禁军,非常精锐。

    王禀为南面提举守御使,领神武南军,下设四厢,共四万人,由胜捷军旧部,河防军大部组成。他除了守卫南面城墙,还要防守从汴梁南面流过的蔡河,只要蔡河不被金兵切断,汴梁的补给便不会断掉。

    勾当殿前司公事王宗濋为都大提举使,知三衙兵事,实际统管城内的禁军。城内的兵力总计大约两万五千人,包括张叔夜带来的一万五千人,一万开封禁军。

    刘鞈为都参议军事。

    这样的兵力分配,基本保留了各路将领手头原来的主力,同时用两京厢军补足缺额,对军队的统属没有作大的调整,总兵力十五万,赵桓当日和王禀算错了,河防军和京畿厢军是一体的,赵桓算了两遍。饶是如此,毕竟有小使臣一千七百人,枢密院也忙到半夜,才将各个指挥在纸面上交割清楚。

    兵力交割的事情,自有幕僚们去做。张叔夜、王禀、刘延庆、刘鞈、解潜、折彦质,范琼、呼延灼等一干人等,加上童穆,留在大堂中议事。

    刘延庆等人,又向张叔夜道谢,张叔夜谦逊了几句,接着说“如何守城,如何接战,就要仰仗诸公了。”

    “若论守城,以王节帅守太原为最,粮草断绝,兵力不足,还坚守了十个月。请王节帅先讲讲吧。”

    王禀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沉痛的说道:“太原之战,可谓必败,全城为金贼团团围住那一刻,陷落就是注定的事儿了。若王禀当时有充足的兵力,决不会全然退入城中孤守。”说完,王禀命人取来一个围棋棋盘,用一个茶壶当做边境城墙,放在天元位置。

    “今日守城,绝不能在城墙之后固守。吾帐下有健将呼延庚,乃开国呼延康州之后,献上祖传筑垒连阵之法,可为京城外围羽翼,垒阵与城墙互为依持,可堪大用。”

    康州指呼延赞,他曾任康州团练使。呼延庚向王禀简单介绍过筑垒地域,王禀久经沙场,经历过杭州、雄州、太原、隆德多次攻城战,既攻过城,也守过城,一点就通,不仅完全理解了呼延庚的建议,还以自己的经验和眼下的实际条件加以补全,越想越是奥妙无穷。

    谢谢狗砸啊、王冠4508、凭栏望北斗、思考的人的打赏,求收藏、红票、月票

    http://www.cxinbz.com/dasongwufu/1251972.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