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大宋武夫 > 靖康篇 一片孤城万仞山 第五十节 青眼虎

靖康篇 一片孤城万仞山 第五十节 青眼虎

王禀向大家介绍筑垒之阵,他已经思量完全,到达汴梁的几日,又对汴梁四周亲自作了考察,他又是宿将,说起战场上的事儿条理分明。他以白子为宋军,黑子为金兵,绕着汴梁城墙一块一块的讲述,娓娓道来,分外使人信服。

    王禀讲完,没有人说话,半晌,张叔夜才说:“今日始知开国名将之风采。叔夜拜服。”

    刘延庆道:“呼太尉,你家有这样的宝贝,当早些拿出来,说不定我等可以守住燕京,便无今日之困了。”

    呼延灼道:“家父只传了连环马阵图。却未传过筑垒阵图,想是辽州一支单传的。”辽州指呼延守信,他曾遥授辽州团练使。

    张叔夜道:“对正臣的方略诸公怎么看?”

    “这方略妥贴,请张相公禀明官家,照此施行吧。”

    “刘学士说得在理,吾自即刻草拟奏折,传文字机宜来。”张叔夜又扭头对王禀说:“筑垒所需工料、人手,还烦请节帅拟一个章程。四面提举守御史照章施行便罢。”

    王禀道:“回相公,章程早已拟好,各位太尉派遣本部筑垒便是。”

    众人又商议了一个时辰,约定明日起接收本部,就开始布置防御了。

    张叔夜进展顺利,童穆也在一旁为他高兴。待奏折拟好,童穆道:“事不宜迟,你速随咱家进宫,当面与官家分说清楚。明日便可施行。”

    张叔夜本对内侍没什么好感,而且他的从弟张克公还弹劾过蔡京和童贯,童穆这么热心,倒让他心中警惕。

    但时间的确耽误不起,童穆说的也在理,于是两人乘一顶轿子,赶往宫中。

    到达宫门前的时候,已是戌时。宫门紧闭,童穆让张叔夜稍待,自己到宫门前与侍卫说了几句话。侍卫在宫门上敲了敲,宫门打开一道缝儿,童穆进到门里,探出头来冲着张叔夜招招手,示意他跟上。

    “我乃堂堂执政,来递奏折,居然鬼鬼祟祟的,如同做贼一般,”张叔夜心想,“这大宋朝要完。”

    他接着又想:“宫禁森严,宰执白天入宫都有一套繁文缛节,这内侍大晚上的居然如入无人之境,这大宋朝更要完。”

    两人走了几步,张叔夜问:“吾等是去睿思殿吗?”

    “官家肯定在康贵妃那里。咱们直接去。”

    “官家已经睡下了?不如咱们去睿思殿等候吧。”不知不觉中,张叔夜和童穆用起“咱们”了。

    “还早呢,张相公,你跟我来。”

    张叔夜走着走着,身上开始冒汗:“我一个大男人,在后宫里肆意穿行……”

    两人到了一出妃子的住所,只见屋里烛火通明,依稀见到几人正在饮酒。张叔夜隔着门窗往里望去,依稀有六个人坐着,其中四个人穿着女装。

    张叔夜拜倒在地,等着通传。童穆却溜道窗前,打了个手势,才回来和张叔夜并排跪着。

    这时,一个女官打开门从门里出来,问道:“童公公,官家问你有何事,今日枢密院军议的情形如何?”

    童穆道:“枢密院军议已毕,张枢密亲自来了,要向官家禀报。”

    女官道:“荣德帝姬,茂德帝姬都带了夫婿来拜见太后和官家,岂是枢密进去的时候?”

    张叔夜心想:“原来驸马曹晟、蔡蓧都在,为何我只见了两个男的。而且男子怎得进出后宫?”

    他正在想着,就没听清楚女官与童穆的问答。只见女官返身进去禀报,突然听见里面杯盘掉在地上的声音,接着听见赵桓大叫:“什么,枢密在门外?曹晟你且留下,蔡蓧快躲到后屋去,你要被御史的口水淹死的。”

    屋里忙乱了好一会,才有女官出来,让童穆带着张叔夜到睿思殿等候。两人往睿思殿走的时候,张叔夜埋怨童穆:“吾等在宫门等候通传便好,进到后宫,成何体统。”

    “枢密,您若是在宫门等候,只怕会让您明日再来了。”

    “只是唐突了官家……”

    “枢密放心,在这当口,官家绝不会埋怨您,最多就是把气撒在童穆身上罢了。”

    “那童公公可要受委屈了。”

    童穆没有说话,眼睛却有些湿润,他抹了抹眼睛:“快走,到睿思殿您先歇一会。”

    过了半个时辰,赵桓赵桓到了睿四殿,驸马曹晟也跟在一旁,张叔夜向他汇报了今日军议的情况。赵桓道:“如此甚好,只是四向守御使都是武人,各军再加一个文臣参议军务。”

    张叔夜道:“不知是哪四位?”

    “这些小事,爱卿你与宰相商议吧。”

    赵桓又说:“驸马曹晟,开国名将曹彬之后,张卿你以前见过他未?”

    “曹驸马是侍卫亲军马军司都虞侯,臣自然见过的。”

    “朕忧心军事,又不忍打搅卿家你等,只好叫曹驸马为朕解释一番,卿家你切勿弹劾曹驸马。”赵桓这是此地无垠三百两。

    张叔夜却不会在这等小事上计较,敷衍了几句。

    “曹驸马是朕信得过的人,不如让他协助卿家?”赵桓又道。

    张叔夜却有些犹豫,曹晟最出名的事情,就是陪荣德帝姬打马球,从马上摔下来了。然后曹晟的岳父,当时的皇帝,现在的太上皇,让曹晟“到马军司学三年骑术,再来陪朕的女儿玩耍。”这样的人上了战场,不知道有多麻烦。

    不过皇帝已经开口了,张叔夜何必在这种小事上驳皇帝的面子,反正只是让皇帝在身边多安一个眼线罢了。张叔夜于是应允了。

    诸事谈定,只等明天中书舍人拟旨,门下省副署,补办一下手续。

    赵桓和张叔夜都准备结束了,童穆在一旁说道:“曹驸马身边也没有一支亲兵,不若将飞山营交与驸马。”

    赵桓突然想起来:“飞山营,莫不是城外那些游砣?”

    原来,城外有五百座投石机,在另一个时空,这五百座投石机的命运史书有载:“上出郊按游砣而竿折,拽游砣人有死者,上不悦赏赉有差因登城北壁而还。是时金人在河东河北谋两路侵入,有游砣五百馀座在郊外不收入城。兵部则曰:属朝廷系枢密院合收。枢密院则曰:自有所属耳。军器监提举官内侍也,方以罪去。京城所则曰:京城所掌守御也。未守御何预於我哉!或谓驾部当理会,驾部则曰:库部何不收?终不能津般入城,既金人犯城下尽为攻城之用。”

    即赵桓检阅过一次飞山营的投石机,当时出了事故,赵桓就回城不管了。兵部,枢密院,军器监,开封府,驾部,库部互相推诿,后来这五百部投石机都被金兵取得,用来攻打汴梁。

    现在童穆在皇帝和佥枢密院面前提出来了,张叔夜是外地刚进京的,根本不知道这回事,一听有五百座游砣,便道:“那便要劳烦驸马了。”

    曹晟正想推辞,他在马军司的都虞侯只是个闲职,连点卯都不用,不知道多自在。

    赵桓给妹夫找了个差遣,却正在兴头上:“曹晟听旨,授尔飞山营管军,三日之内,将五百游砣搬取军前听用。”

    曹晟无法,只得跪下谢恩。

    张叔夜直到丑时一刻,才得以出宫。他借住在刘鞈家中,刘鞈早已叮嘱家人留心,待张叔夜一回去,便叫醒自己。他命家人备下花生等小食,一面给张叔夜宵夜,一面询问面圣的情形。

    “诸事妥定,明日便可开始筑垒。只是……”刘鞈犹豫着。

    “老友但说无妨。”

    “我听闻筑垒需要一件物事,竹筋水泥。竹子虽然难办,但王节帅也说了,可以用劈开的树木,甚至枪杆代替。但水泥却没处寻去。”

    “筑垒地域的支撑点,由反坦克碉堡构成。兵团各师、团、农场,应该因地制宜,选择合适的材料修建。最理想材料为钢筋混凝土,但为更有效利用社会主义的物资,可以用农场自产水泥代替,在水泥中夹入毛竹或树干,以增强碉堡外壁的韧性。”——《反帝反修,备战备荒——民兵训练教范5:刺杀、地雷、爆破、土工作业》书中竹筋水泥碉堡,可以抵御100毫米榴弹或者122火箭弹的爆炸冲击波,因此呼延庚就直接提出了用竹筋水泥筑垒.

    但他忽略了一件事情,他以为水泥是很简单的事情,在他来的时空随便哪个民工队都能拿出水泥来。可他没想到宋代根本没有水泥。而且呼延庚自己既不会烧水泥,也不会用水泥砌墙。他向王禀提出用水泥的时候,王秉一头雾水。呼延庚只好简略的告诉王禀,用石灰石和粘土烧制水泥,到开封找名匠试几次。

    张叔夜心里一惊,自己倒忘了这件事,略一思索,一拍大腿:“有了,叔夜在宣和年间,曾剿灭招安梁山贼寇三十六人,贼寇中有一人,姓李名云。本是沂水县的都头,家中以烧制砖瓦为业,砖瓦成色火候如何,一眼便能看穿,人称青眼虎。被挟裹从贼,此人最善营造,从贼后也专事山寨营建,无大恶。现正在叔夜军中。不若让他一试。”

    “我等还可在开封府张榜寻求名师大匠,多找几个人尝试,总归烧出水泥来。”

    “烧不出来也没关系,筑垒地域,是以战壕为骨架,只要战壕挖好,便有七成威力。”张叔夜兴奋过的一拍桌子,打翻了盛放花生的碗,花生洒得满地都是。

    两人一通夜话,天色渐渐明了,张叔夜小寐一会,便与刘鞈一同去枢密院。

    张叔夜、王禀等人都在枢密院取齐,随后四向守御使就准备到各自部属的集结地去接收部队,开始修筑工事了。这时,王禀又提出一个问题:“汴梁北临黄河,东西两面连通汴水,须得一个通晓京畿水势的官员来指点工事的修建,不知都水监有无人选。”

    感谢书友狗砸啊的打赏

    http://www.cxinbz.com/dasongwufu/1251973.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