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电影世界的旅者 > 第396章 大幕揭开

第396章 大幕揭开

    江湖。

    若说往常是风吹湖面,掀起淡淡荡漾的微澜。那现在就是那一块十来斤的大石头,往湖水里砸,一时间气泡无数翻涌不停,宛若煮开的沸水滚烫。

    自王仙芝与剑神李淳罡激战于东海海面轰动天下的同时,同在武帝城,陈俊一言:“离阳气数当入我瓮”的论调也好似狂风龙卷般席卷了整个天下。

    前者李淳罡与武帝王仙芝收官一战,结果固然是败了。

    可王老怪使出九成力道也奈何不得李淳罡,反而开海送行,给足了颜面,这一战已经尽显当年老剑神剑开天门的风流,令江湖中人知晓武林当中,不仅有邓太阿,陈俊两大横空出世的新剑神,更有老剑神李淳罡的绝世风采。

    天不生李淳罡,剑道万古如长夜!

    做剑客,当如是也!

    而后者在天下间掀起巨大波澜,有关离阳气数之言到更像是一种宣战。

    直接了当,摆明了车马。

    霎时间,整个江湖都沸腾起来。

    当年自徐骁马踏江湖,覆灭不知多少势力,将江湖彻底气焰打压下去,这一次陈俊所言被武林中无数武夫视作来自江湖的反扑。

    离阳王朝动作非常迅速,连发十二道金牌。

    这背后丰厚的赏赐在许多看客看来,更像是一种没有底气的回应。

    武评第二是什么概念,无论是江湖还是三教中人早有定论,仅次于王仙芝的妖孽怪物,不是一个两个杀手就能堆死的,就是一个大势力来了也没用,王仙芝,邓太阿,曹长卿等等彪悍战绩,足以证明,乃至看看陈俊对敌北莽的手段,都可瞧出这个级数的武夫到底有多强。

    这种赏赐,只能是充当对于那些朝廷中的武者在面对陈俊出手时的打气作用。

    马车上,帘幕之外是青山叠翠,风景怡人的秀美徐凤年却没有心情看一眼,反而特地邀请老剑神李淳罡上马车谈话。

    “你老师在的时候不问他,现在找我来是作甚?”李淳罡毫无半点剑神形象地啃着橙子。

    徐凤年脸色有几分凝重:“有几个问题,我想问问你。”

    “说吧。”

    “我师父想让我做皇帝。”

    “知道,在听潮亭他与你老子徐骁立下盟约的时候就猜到了,以你臭小子的机灵,没可能不清楚。”

    徐凤年欲言又止,立刻被老头话堵上,“北凉坐拥三十万精锐铁骑,北凉与离阳的香火情早在赵家先皇死亡时就消耗一空了,你徐家和赵家又有家恨,现在给你机会,你就不心动?换我年轻时,早就剑指离阳了。”

    “而且你师父是铁了心要斩掉离阳气运,到时候事情一大,可就不是北凉一家的事情了。而是天下大乱,龙蛇起陆,到时草莽化蛟成龙也不是没有可能。”

    徐凤年抿着嘴唇,思索许久,问道:“那我师父能有多大可能成功?”

    李老头用袖子擦了擦胡子上的汁水,吹胡子瞪眼道:“你问我,我又问谁?”

    “你师父向来是个善于藏拙的人,当初我以为他决不能轻易从北莽脱身,那料到那么容易,还上演一场飞剑取人头的戏码,谁晓得他有多少后手与底牌。”

    徐凤年呲牙,脸皮抽搐,随即长叹一口气:

    “我感觉我是上了贼船,像青楼清倌人被开了苞,现在想反悔都不成?”

    “反悔?”

    “天底下不知多少人羡慕这等好事!”李老头嗤笑道:“你以为这事轻而易举,你可就躲在后面随意放屁,这雨落不到你头上就不是雨了?”

    徐凤年沉默,恭恭敬敬抱拳行了一礼。

    李老头坦然受之,却听徐凤年又道,“我师父对上王仙芝如何?”

    “现在还差点火候,若是能完成离阳一事,那就有好戏看了。”李老头想了想,继续道:“除了他之外,你那个听潮亭的白狐儿脸若是出楼的话,再碰上一些际遇,多拿几个十大高手练练手,磨砺个十几二十年,差不多能战一战王老怪。还有你师姐轩辕青锋,路子太野,剑走偏锋,不清楚你老师怎么给她选的,不过她若能将一身武道融会贯通,走出新路的话,那就是王仙芝第二。”

    徐凤年一脸讶然。

    ————————

    一位白衣修长的人影在平坦的官道上掠过,缩地成寸,如同一阵风无痕,眨眼间一闪而逝。

    快要临近城池时,才稍稍放缓奔掠速度,仍是远超骏马疾驰。

    陈俊自两禅寺出山跨千里而步行朝离阳皇都太安城进发,突然停下了脚步,也是第七次停下步伐。

    这一路走来,他遇上了不少离阳王朝派来赵勾高手,拢共击杀十三位金刚境,六位指玄境,一位天象境,陆地神仙境界无一人,而一品以下者过五十。

    他想以战养战!

    此时在官道上站在三位金刚境,两位指玄境,是罕见的大手笔。

    三位金刚境高手结成三才阵,两位指玄是顶尖的剑道高手,并未立刻攻击,而作气机牵引,试图见缝插针,发出最强一剑。

    正面对敌也好,偷袭也罢。

    只要陈俊身死,结果无论。

    可半响后,宽敞的官道上鲜血横流一地,身首异处,满地剑痕密布,犹如蛛网一样能令密集恐惧者胆寒心惊。

    一阵清风再度飞掠出去,只是不知为何,除了这一次,在抵达太安城过程中陈俊再也没碰到任何杀手。

    太安城。

    陈俊抬眼望过去,这座魏巍天下中枢太安城,一片繁忙热闹,车水马龙间,各人忙碌各自的事情。

    只有几位身披锦衣的妇人和小姑娘,或抛媚眼或害羞的张望他。

    一切超乎寻常的正常,不清楚是不是不所谓的外松内紧,陈俊没看到任何有关他的画像与提示,精神感知中也搜不到任何杀手盯防痕迹。

    已近秋日的天气,太安城仍有夏日伏天燥热,蝉鸣呱噪得让人心烦,房顶空气里颤动着似雾非雾的白气儿,陈俊宛若书生走入城。

    只不过这时,城门轻轻走出一位僧人,一身黑衣袈裟,顶着大光头。

    “见过剑神!”

    陈俊看了两眼,“我在两禅寺待了三个月,我听说哪里不仅出了一位金刚不败的李当心,还有一位两朝国师的杨太岁,是你?”

    “正是贫僧。”

    “找我做什么?”

    “想问问,剑神想要多少离阳国运?”

    “想谈?”陈俊轻轻一笑:“这么没诚意,女帝好歹请我吃了一顿饭。”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女帝之鉴,皇帝不敢忘。”

    “说的好听,北莽女帝用脚走过北莽每一座城池,离阳赵家皇帝可曾做到,能有她的气魄与手段,焉有我今日之行?”

    僧人沉默,叹口气:“剑神到底想要多少离阳国运?”

    陈俊道:“不多,只要离阳割我五成气运!”

    杨太岁:“......”

    

    http://www.cxinbz.com/dianyingshijiedelvzhe/13514433.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