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嫡女狂妃:拐个王爷乱天下 > 第一百五十五章:有多强大

第一百五十五章:有多强大

    大家对带着惧怕的眼神看着他。

    岳止元狠狠的瞪着萧灵芸,他不敢得罪断夜阁的人,只敢把愤怒移驾到萧灵芸身上。

    “萧灵芸,你们好大的胆子,在城主府门口就滥杀无辜,还大言不惭的说要夺城主之位?你杀了十一公主,豢养魔修,整个玄夜国的人都不会放过你,你以为你相当城主就能当!”

    威厉洪钟般的呵斥声传来,城主府的大门里,走出六七个人,为首的中年男子,就是文成天,而他两旁,则是云墨和郑志凡。

    萧灵芸看这排场,就知道这些人中,除了云墨,其它都是玄夜城的人。

    不过她的注意力,却在下一刻盯着郑志凡。

    郑志凡见萧灵芸盯着自己,勾起轻佻的笑容道:

    “啧啧,你一直盯着我,莫不是看上我了,可惜本少爷嫌你太丑,你就是脱光了送上门来,连我家下人都不屑一顾……啊!”

    郑志凡话还没说完,整个人被什么巨大的力打中一般,直接向后倒飞,撞在后面门框上,摔倒在地,带着满嘴的血,满脸愤怒的站起来怒道:

    “谁、刚才是谁敢对本少爷动手!”

    离夜寒淡淡的弹了弹袖子,若不是芸儿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这次由她一个人出手解决完云墨等人,他早就忍不住把这些人的头给拧下来!

    离夜寒将一道灵力咻的弹向郑志凡的嘴。

    那灵力在他嘴边砰的爆裂,郑志凡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唔唔啊啊啊的捂着嘴在地上打滚。

    这一次,文成天和云墨他们,总算发现了出手的人是那个带面具的人。

    看到那个人,文成天他们脸色就大变,这等实力,十个他们,都不会是对方的对手!

    萧灵芸见那些人都面露怯意,抽了抽嘴角,大声说道:

    “你们放心,这次我是来夺城的,所以他们不会出手,你们都由我萧灵芸亲自解决。”

    所有人:“……”

    放什么心啊?!哪有来夺城的,叫敌人放心的!

    文成天却觉得这简直就是羞辱他们,文成天震怒的开口道:

    “夺城?你好大的口气,你知道什么叫夺城吗,你有本事就真的不让他们动手,你和云城主一决胜负,不过看你不敢吧,不然为何叫别人来镇场子,以你这种口是心非狂妄嚣张的人,也想当城主,你问问这些百姓答不答应!”

    那些百姓们不敢开口,但脸上的表情都是他们可不会随便让什么人都当城主,他们肯定不会同意的。

    萧灵芸扫了一眼那些百姓,冷笑一声说道:

    “你没搞错,我说的就是夺城,而且我保证他们不会动手,你们这些人,我一个人就能解决,今日之后,这玄云城,就是完完全全属于我萧灵芸,脱离玄夜国!”

    嘶!

    萧灵芸的话让百姓们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夺城?夺城!

    真的是要夺城!不是什么城主之位!!

    文成天和云墨也都震惊的看向萧灵芸,萧灵芸疯了吧。

    她竟然要夺城,曾经多少人效仿玄丘城那位,结果最后都被折磨得凄惨至极,滚地求饶,可还是被最严酷的酷刑折磨了足足一百天,生抽魂体死去,在刑场上,活活熬一百天,先折磨的身上没一处好肉,再全部割干净,又用丹药让其生长出来,等长好,又再次动刑,这种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痛苦,狠狠震慑了绝大部分蠢蠢欲动的人,这两百年来,几乎都没有谁还敢说什么夺城的事。

    可现在,不知天高地厚的萧灵芸竟然说今日要夺城,真真是天大的笑话。

    文成天嘲讽意味十足的哈哈大笑出声道:

    “哈哈哈,你、你再说一遍,你要杀了我们,然后夺城?见过找死的,没见过上赶着要生不如死的,你说只有你动手,那你可别后悔,云墨,上,让她看看,玄云城的城主是不是她可以撼动的!”

    云墨脸色有些不好,这分明是用他来试试萧灵芸的深浅。

    不过想着文成天和他带来的人每一个都比他强许多,云墨抽出剑,目光带着杀意对萧灵芸正义凛然道:

    “不说你夺不夺城,就说你在城主府肆无忌惮的杀了十一公主,这个仇,我今日便要替十一公主报了,纳命来!”

    对于这个道貌岸然的话,萧灵芸听了都觉得恶心。

    当时云墨明明因为害怕流墨,看着流墨杀死易纤雪,连一生都不敢吭,现在倒是说的冠冕堂皇。

    萧灵芸也一扬破杀枪,一道法器轰鸣声出现,破杀枪直直对上云墨。

    云墨就看到好似一条火龙张开嘴要吞灭自己一般,他脸色一白,就要躲开,喉咙却一阵刺痛,他竟然被破杀枪直接刺穿喉咙。

    萧灵芸冲势不减,直接推着云墨后退,一下就将人盯在了门板上。

    而云墨就这样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头一歪,死了。

    整个城主府门口没有任何的声音,就连呼吸声都似乎感觉不到,寂静的可怕。

    众人错愕的看着被萧灵芸一击杀死的云墨。

    那可是城主呀,传说中天赋极高,一直在玄夜城修行的新城主,可现在却如此不堪一击,就这样死了!

    他们都快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文成天和他带来的几个中年男子也都呼吸一滞。

    刚才萧灵芸出手,他们竟然没有察觉到对方的修为到底有多高。

    这实在诡异的很。

    心里都有些退意了,他们总觉得不能和萧灵芸对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萧灵芸这时,却似笑非笑的看向文成天他们开口道:

    “这就是玄云城城主的能耐,我已经见识过了,那么,下一个,谁上,或者,你们一起上,别浪费时间?”

    浪费时间?

    文成天几个气得脸色铁青,她竟然敢说和他们打是浪费时间。

    “好你了黄口小儿,你实在太目中无人了,今日若不让你尝尝本将的厉害,你当真以为自己能胡作非为了吗!”

    文成天对其他人道:

    “上!布阵!!”

    那些人一咬牙,全都冲上去,马上就按五星形状,将萧灵芸围起来,而且手中都拿出法器。

    其中一个穿着阴阳鱼袍的修士,更是拿出一个金色铃铛,口中念念有词道:

    “天道五行,地容九类,方圆之兵,吾以符祭,速速现身相助!”

    说完,抛出一大叠符篆,那些符篆无火自燃,全都燃烧完时,突然阴风大作,众人忍不住抖了抖身子。

    这、这又是祁灵师的招式,又有那些鬼要出现了吗?

    许多修士一辈子都可能见不到一只鬼,可玄云城的百姓,都被迫见了好几次了,但每一次听说有鬼哟啊来,脸色还是控制不住苍白着,他们实在无法接受那些鬼呀,阴森恐怖,神出鬼没!

    文成天几个看到这一幕,脸上皆是一喜。

    文成天不屑的看着萧灵芸道:

    “听说你还是什么祁灵师,怎么,连这个是什么都不知道?那说明你的祁灵之术连入门都没达到,外面传的那么邪乎,都是你们自己宣传出来的吧。”

    萧灵芸被围在中间,萧流墨和万青他们都担心的不行。

    主要是这阴风暗沉阴森,吹的人骨头都几乎发冷一般,他们实在担心萧灵芸应付不来。

    那位传阴阳鱼袍的修士带着丝高傲轻蔑道:

    “此乃借魂阵,借来阴灵收拾你这等罪恶滔天之人,在合适不过了!”

    “罪恶滔天?”萧灵芸突然笑了起来,她活了那么久,都不知道自己罪恶滔天了:

    “我倒要看看,你的本事有多大。”

    萧灵芸刚说完,突然有黑沉的影子出现,他们一个个都是半透明的人形,都是些衣着各异的阴灵。

    这些阴灵脸色发青,表情僵硬,有些甚至少了半个头,密密麻麻的看着至少有上百个,一眼就让人浑身打颤。

    他们从来一次性见过那么多阴灵,相对于之前萧灵芸那几个阴灵,这些阴灵一看就比她之前召来的要强不知多少倍。

    所有人都觉得萧灵芸肯定要完。

    那些阴灵多可怕,他们牙齿都吓得打颤了。

    文成天很满意这种情况,刚好可以顺便震慑这些人,他对阴阳鱼袍修士说道:

    “动手吧,别浪费时间在这样的小人物身上。”

    文成天看萧灵芸时,那眼里,似乎都已经可以映出萧灵芸凄惨的死状了,他甚至勾起一抹恶意的冷笑。

    阴阳鱼袍男子一挥袖,两指一并,疾射向萧灵芸方向,喝道:

    “去!”

    那些阴灵立刻群魔乱舞一般,带着阴森的鬼气狰狞的冲向萧灵芸。

    离夜寒面具下的脸色微微一紧,那双深邃的眼眸紧紧盯着萧灵芸和那些阴灵,只要那些阴灵敢伤萧灵芸,他会不择手段弄死这里所有人!!

    萧流墨和万青都已经担忧的叫出来:

    “快,快躲开!”

    百姓们全都不敢看了,有些怕场面太血腥,都纷纷闭上眼。

    但神奇的是惨叫声并没有传来。

    整个场面只有森森的冷意,却没其他声音了。

    有人正疑惑,却突然见到阴阳鱼袍男子尖锐的命令声:

    “上啊!你们做什么,还不令我号令,速速将那罪孽之人杀死!!”

    他们连忙看向萧灵芸,竟然发现萧灵芸长身玉立在一群恐怖的阴灵包围圈中,淡然挺直如松柏般。

    而那些阴灵纷纷定在离萧灵芸一臂的距离,似乎无法再前进一丝一毫。

    文成天急切的问道:

    “到底怎么回事,还不快杀了她,这阵法维持不了太久!”

    他们现在站的五星阵法,都是靠他们灵力维持的,就是为了能让阴灵出来,一击杀死萧灵芸。

    可现在,那些阴灵明明都出来了,以前这招从来没有失败过,现在却要出问题了吗?!

    阴阳鱼袍男子额角都急的出汗,好几个手诀打出去,可那些阴灵都只发出呜呜的恐怖声音,却怎么也接近不了萧灵芸半响,就好像萧灵芸周围有什么固不可摧的屏障一般。

    百姓们都看的目不转睛,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文成天见那些阴灵不动作,厉声问道:

    “你到底在做什么?还不快点动手!”

    那阴阳鱼袍男子这次记得不止满头汗,就连脸色都涨红了,他拼命想操控阴灵,可阴灵就是没动静。

    “怎么,发现这些阴灵不受控制了吗?”

    这时,萧灵芸似笑非笑的声音悠悠传来。

    阴阳鱼袍男子惊愕的看着萧灵芸道:

    “你你你,难道是你耍了什么阴谋诡计?!卑鄙!”

    萧灵芸简直要被他的话给气笑了:

    “技不如人就老实承认,操纵阴灵这种事,你以为只有你能做到吗?你的祁灵术还真是够弱的,我看着都替你觉得丢脸,现在,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御鬼术!”

    萧灵芸说着,在所有的惊呼中,声音飘渺却强势的说道:

    “天应地候,绝道有令,尔等阴灵,听吾号令,因果自循,摄!”

    这四句话一开口,百姓们就看到异常戏剧化的一幕,那些阴灵突然就调转方向,冲向了文成天六人,包括那阴阳鱼袍修士。

    那些阴灵一个个大张着嘴,狰狞的用尖长指甲去撕那些人。

    偏偏文成天几个,根本无法阻止,他们连那些阴灵都碰不到,每次都穿透,只能惨叫着被撕裂。

    而且撕裂的不是肉身,而是灵魂!

    百姓们看到一个中年男子的灵体被活生生拽出来,被其它阴灵冲上前就直接撕碎,变成一点点光点,其它阴灵马上吞掉,最后消失无踪。

    文成天他们也没好多少,不多时,他们的魂魄全都被那些阴灵划分吞食,一点残渣都没有留下。

    虽然没有一丝血迹,可这灵魂的折磨,却让人越发直观,让人越发觉得可怕。

    “好了,将你们召唤来的人已经死了,你们也该满足了,都散了!”

    萧灵芸一开口,那些阴灵的脸色恢复平静,依旧是青白僵硬之色,但他们没有之前的疯狂,三三两两朝四面八方散去。

    所有看着这一切的人,全都呆若木鸡,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他们终于发现萧灵芸的强大和可怕。

    刚才这些阴灵明明是另一个祁灵师召唤的,可萧灵芸一句话,就轻易控制住了。

    此时,能战斗的人都死了……

    不,还剩下一个!

    百姓们全都看向满脸苍白的坐倒在地上,嘴里说不出话来的郑志凡。

    郑志凡的嘴都烂了,整个人十分狼狈,但他却无瑕去管,一双眼睛惊骇的看着萧灵芸。

    死了,都死了,萧灵芸竟然那么轻易就把文成天他们都杀死了!

    萧灵芸看向他,郑志凡连忙摇头呜呜呜,似乎想要求饶。

    萧灵芸突然笑了一下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刚才一直看着你吗,那是因为我发现你的命格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实在很相似啊,他叫鲁绪宁,明明应该是称霸一方,沉稳睿智的命格,却终日病魔缠身,性格大变,不可一世,而你,分明是该撂倒一世,性子跋扈自大的命格,却偏偏年少有为,前途宽广,步步登高,和鲁绪宁换了命格的那个人,就是你吧?”

    萧灵芸的话一说完,就看到郑志凡那张震惊而恐惧的脸。

    他身体都瑟瑟发抖,若不是舌头都别炸烂了不能说话,一定会因为萧灵芸的话惊恐尖叫的。

    明明家里人都说了,命格之事绝对不会被知道的,可眼前这个无比恐怖的人,却一眼就道出了他隐藏了十几年的辛密。

    “郑志凡,原来害了我儿这么多年的混蛋就是你,好呀,难怪以前你们郑家老是借故让你接近绪宁,原来就是为了有机会换走我儿的大好命格,你们郑家怎么能如此卑鄙,我鲁靖云和你们郑家势不两立!!”

    鲁靖云满脸愤怒的站了出来,他和其它苍云宗的弟子一起,主要是来看看萧灵芸是否真的要夺城主之位的。

    他之前没有出来,是因为知道自己能力有限,若是文成天他们太强,他还能让人一起趁其不意偷袭文成天他们,帮一把萧灵芸,可没想到,他今日竟意外的听到萧灵芸这些话。

    自从知道自己儿子的命格被别人偷了,他这些日子以来,每日都在期盼萧灵芸赶紧把罪魁祸首找出来。

    当萧灵芸指出是郑志凡时,他马上就想到小时候郑志凡被带着经常来鲁府之事,命格被换,肯定也是那时候发生的!

    郑家十几年前就去了玄夜城,因此,他把所有可能换他儿子命格的人都过滤了一遍,就是没想到会是郑家做的!

    鲁靖云对萧灵芸请求道:

    “萧灵师,可否将他交由鲁某处置?我要让他也尝尝这些年我儿承受的痛苦!”

    萧灵芸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只是道:

    “那你别那么快让他死了,留着他的命,过几天我好出手将鲁绪宁的命格换回来。”

    鲁靖云立刻千恩万谢,这才愤怒的一溜提起郑志凡,语气带着恨意道:

    “你最好祈祷自己别死的太快,否则我就是买重生丹,也要让你生不如死!”

    鲁靖云的插曲过去,百姓们都傻傻的长大着嘴。

    原来曾经被测出最有天赋的鲁绪宁被换了命,难怪后面成了个废人。

    有些人想着,明明自己爹娘说过,以前去求祁灵师算过自己的命大富大贵,一飞冲天,现在平平无奇,难道也是哪个混蛋把自己的命格给换了?

    就在其他人都各种怀疑猜测时,萧灵芸一把将符篆扔进城主府。

    一把大火,城主府众人都尖叫着跑出来。

    老弱妇孺,她们全都恶狠狠的盯着萧灵芸,仿佛要将她生生撕碎了一般。

    萧灵芸却皱起眉,云家不可能只剩下云墨一个人,还有其它长老和子弟竟然都没出现!

    “芸儿,接下来处理云家其它人的人,便交给为夫吧,别脏了你的手。”

    离夜寒磁性低沉的声音带着宠溺。

    听得在场的女子们都脸红心跳,她们都惊讶的看向带着面具的离夜寒,只听声音,她们都能想象面具下的男子该有多么俊美!

    岳止元却早已吓得脸色发白,萧灵芸竟然厉害到连文成天几个都能收拾。

    而且那个戴面具的断夜阁的人,原来是萧灵芸的丈夫!

    难怪萧灵芸敢这么肆无忌惮!

    现在,还敢直接夺城!

    不行,他必须马上告诉家主这件事,让家主定夺。

    离夜寒出手果决迅速,云家那些男丁想要偷偷离开,用老弱妇孺转移视线,结果全都被离夜寒的人抓到关起来。

    这些人中,绝大多数都是手里沾了许多无辜的人命的。

    萧灵芸夺取城主府,还要夺城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

    苍云宗南斗宗等周围的宗门最近听到太多关于萧灵芸的消息,他们都已经麻木。

    萧灵芸的事迹若是整理出来,任何一个人看到就会惊呼萧灵芸的传奇,当然也有些会觉得萧灵芸迟早把自己作死。

    苍云宗的宗主苍山鸣却有不同的想法。

    他觉得萧灵芸让她特别有面子。

    他直接让人传信给萧灵芸,询问到时候守城时,要不要苍云宗出力。

    这是在明晃晃的支持萧灵芸夺城了。

    萧灵芸看到苍山鸣的手信时,十分惊讶对方竟然会支持她。

    “大小姐,南斗宗,天狼宗,洞天宗,都送来了信件……”

    一个丫鬟拿着信件满脸惊讶的走了进来。

    萧灵芸打开一看,原本脸上的笑意全然消失了。

    天狼宗的宗主竟然说,天狼宗的宗主会帮她暗中派人帮她守玄云城,但前提等守城下来,玄云城必须有他一半的管理权。

    暗中派人的意思是不露面,若是失败,他也不会受牵连。

    萧灵芸冷笑,这天狼宗的宗主是有多大脸,当初她杀了对方的儿子,现在却还主动找她。

    可想而知,凡夜天心里,利益比什么都要重要,这种人,若是真的答应和他合作,相当于引狼入室。

    萧灵芸又看了南斗宗他们的信件,结果全都是说,可以暗中帮她守城,但前提是他们在玄云城要有话语权。

    这样一对比,就更能看出苍山鸣的支持显得多么珍贵,苍山鸣是打算公然支持她,若是失败,苍云宗是会遭受灭顶之灾的。

    不过萧灵芸心领了,却没让苍山鸣参与,这守城之事,有她就够了,她要让玄夜国的人都知道,她萧灵芸有多强大!

    http://www.cxinbz.com/dinvkuangfeiguaigewangyeluantianxia/1306804.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