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帝途 > 第八十六章 把他抬下去

第八十六章 把他抬下去

    夜幕降临,不见星月。

    杂役弟子在剑冢各处点着灯火并蒙上油布,然后呼朋引伴赶去试剑坪围观。

    据说那个和师叔祖姬晴不清不楚、名字叫做夜麟的家伙公然在剑冢里头摆了一个擂台,声挑剑冢所有弟子,嚣张的很。

    关键掌门不管,也没法管,毕竟是自家弟子先挑衅的别人,只要夜麟不做得太过火,岳挚没理由管。

    试剑坪人头攒动,里三层外三层围了数千人,助威同门的、挑战夜麟的、好奇八卦的,目的各不相同。

    由于天色太黑,不少杂役弟子是打着灯笼出来的,可惜肉眼凡胎离远了还是瞧得不太真切,只看见一位白衫少年站在试剑坪中间等人,漫不经心地环视四周。

    不止男弟子多,女弟子也翻了几倍,若说姬晴是男弟子心中不可高攀的圣女,即将上台的那几位杰出弟子也是某些女弟子钟情之人。

    同门练剑,相处日久难免生些情愫出来,几名女弟子为同一个人争风吃醋也是有的。

    以蓝涂为最,拥戴他的女弟子最多,今夜竟然没有掐起来,反而团结得很,分为两个阵营,一个为蓝涂呐喊助威,一个骂声一片直指夜麟。

    因为刚才放出来话来,第一个要上台的就是蓝涂。

    自古风流谁为最,青衫仗剑江湖客,鲜衣怒马少年郎。

    蓝涂不骑马,但他有名剑若离。

    伊人在水、若即若离,是一抹求而不得的黯然神伤,是痴心男子的含情脉脉,剑如其人,只一眼,要教天下多少女子心碎。

    湛蓝剑光似那夜中璀璨的天际流星,从剑峰脚下横跨于试剑坪,炫目非常。

    蓝涂双眉微簇,露出一缕感伤,躬身而拜,向试剑坪周围众弟子们告罪,朗声道:“今日夜麟口出狂言,挑战我们剑冢所有弟子,蓝涂虽然不学无术,也当为了捍卫剑冢荣誉而战,奈何夜麟手段高强,蓝涂若是侥幸败了,只望各位师弟师妹们莫要责怪蓝涂。”

    说罢,毅然回身,拔剑冲向夜麟,颇有几分决绝之色。

    此言一出,人群里顿时呼声鼎沸,那些痴恋蓝涂的女弟子心疼都来不及,哪会怪他本事低微。

    有女破口大骂:“夜麟,卑鄙无耻的下贱东西,学了些旁门左道就敢来剑冢逞凶,若是伤了蓝涂师兄,我势要与你拼命。”

    一女呼,百女应,就差手里头没个臭鸡蛋了。

    论打架,夜麟什么场面没见过,论吵架,夜麟就有些招架不住了,毕竟远远没有学到精髓。

    到底人言可畏,也不知是谁说句“矮冬瓜不得好死”好不伤人的话语。

    夜麟有些受伤,嘀咕道:“至于吗?这么替我拉仇恨。”

    “夜麟,看剑!”蓝涂挽起几朵湛蓝剑花迎面刺来,剑花所过之处,空气如帛撕裂。

    夜麟连退数步静待蓝涂势尽,握紧手中铁剑瞧准破绽对着蓝涂当头斩下,速度不多快,蓝涂举剑便挡。

    短兵交接,夜麟以名剑若离为杠,抛送手中长剑剑柄,长剑顺势转了一圈,从上至下,长剑剑尖绕过若离,直攻蓝涂面庞。

    蓝涂侧身避过,同时挥剑横斩,若离斩出一线涟漪,剑气涟漪将夜麟长剑牢牢裹住,若是夜麟伸手去接必会被剑气所伤。

    奈何夜麟不按套路出牌,竟然直接舍了长剑不要,欺身而上与蓝涂肉搏。

    两人本就离得极尽,蓝涂应变再快,横剑护住脸上一拳,却没躲过夜麟攻他肋下一掌。

    拳蕴金刚伏魔劲,力溢千钧,掌是大悲玄慈掌,先发后至。

    若离剑剑身贴着蓝涂,将其推出数丈,只在蓝涂脸上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红印子,除了有些晕乎之外,似乎没什么实质性的伤痛。

    蓝涂目露不解,揉了揉肋下,也不如何难受,但他切实受了夜麟一掌,许是夜麟现在把境界压在一境,空有招式却无力道,伤不了他二境之身。

    念及此处,蓝涂心中大定,笑道:“若是同为二境,以你远高于我的见识眼界,胜我毫无悬念,可惜你托大,愣是把境界压在一境,舍了长剑锋利,你如何伤得了我?”

    夜麟眉头一挑:“伤不了你?又如何。”

    “伤不了我,你唯有落败而已!”蓝涂仗剑暴突,挑起剑光如浪滔天,滚滚而来。

    巨浪当前,夜麟骈指成笔,当空画下符箓三道,一一衍化。

    于是一道火墙横立试剑坪,与那巨浪相撞,两相僵持不下。

    藏于剑气巨浪之后的蓝涂使开剑招三式,若离斩浪分焰,先是一截剑尖透出,再是整个蓝涂与剑身一同越过火墙阻挡,直刺夜麟。

    剑四式,“汇阳”。

    迎面撞上了一个火球,蓝涂挥剑斩下,火球破开之际,蓝涂的剑意也随之脱离若离剑剑身,剑气激荡四射,如同许多雨滴,力可穿石。

    剑七式,“流萤”,蓝涂借了巧劲,转柔为刚,故而剑气没有化成凌乱飘浮的萤火,而是轨道近乎垂直的雨滴。

    夜麟第三道符箓显化,是魏阳用过的三千离火飞鸦,火鸦挡住夜麟身前空间,和剑气雨滴同归于尽。

    适时,夜麟前冲,蓝涂也仗剑向前,两人双对碰撞。

    前有火墙、巨浪,后有火鸦、雨滴,此时都化成了阵阵雾气,笼罩着小半个试剑坪,令人看不清里面的形势。

    唯有拳风、剑气不时冲出雾气笼罩范围,告诉他们战斗还未结束。

    夜麟的拳头不断打在若离剑身,叮叮当当响成一片,若离也在夜麟周身留下许多细小的伤口,剑气萦绕不去,一点点撕裂伤口。

    除了夜麟不时拍在蓝涂身上无关痛痒的几掌,蓝涂始终没被夜麟势大力沉的拳头击中。

    剑意尽数凝聚于若离剑尖,蓝涂奋力一斩,剑鸣铮铮。

    平地起激流,剑气如同泉涌,一道剑光如柱,撕裂雾气,更将夜麟击飞。

    夜麟落地暴退,正巧站在了试剑坪边缘,险之又险地没有踩到界外。

    仿佛战斗已经进入尾声,蓝涂毫发无伤,夜麟则大小伤痕无数。

    蓝涂道:“夜麟,还战否?乖乖向我剑冢弟子认错,我蓝涂说话算话,给你个体面点的退场方式。”

    夜麟没回答,嘴角扬起笑意,手指轻敲腿侧,缓缓数着数。

    蓝涂只当是夜麟为了给自己留点面子,在垂死挣扎,笑道:“既然你不降,我亲手送你下去。”

    蓝涂自以为胜券在握,举剑高过头顶,赢来呼声一片。

    “胜利宣言?”远处,剑冢掌门岳挚扯了扯嘴角,觉得有些丢脸,好在剑冢里只有夜麟一个外人,不然丢人丢大发了。

    佝偻老人剑首沉吟道:“除第一掌在肋下,第二掌膻中,三掌神阙,四掌气海,太渊、尾闾、鹰窗……招招攻击死穴,用的是柔劲,力道虽小不能致死,一番苦头免不了,少说也要躺上十天半个月的,蓝涂落败已成定式。”

    果不其然,剑首话音刚落,蓝涂没走几步,竟然毫无预兆地倒地不起,犹如中了巫术。

    围观的女弟子们大惊失色,险些就要冲上试剑坪来,被剑首圈出的剑界壁障阻挡在外。

    蓝涂死死盯着夜麟,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不已,尚存一丝知觉没晕过去已是万幸,开口却是不能了。

    夜麟走来,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与蓝涂对视。

    蹲下身,夜麟拍拍蓝涂脸颊,讥讽道:“还真是爱脸呢,我打在你脸上的招式不管有无威胁你悉数挡了,拍在你身上的招式你越到后面反而越不屑一顾,知不知道你身上三十六个死穴已经被我摸了一半了?大悲玄慈掌听说过没?啧啧啧,藏在你死穴里的劲力一瞬间发作起来,滋味不比五雷轰顶弱了,你好好享受着吧。”

    也不多此一举将他打出试剑坪,夜麟只是看着蓝涂在地上翻身打滚,一句投降的话都说不出口。

    这在所有剑冢弟子眼中无异于夜麟施妖法折磨自己的同门师兄弟,几乎引起公愤,怒骂不已。

    “聒噪!”

    夜麟随手捡起名剑若离,剑尖直指蓝涂气海,淡淡道:“再说一句试试?”

    夜麟声音不大,但盖过了其他所有声音。

    女弟子们惊呼:“不要!”然后慢慢安静下来。

    有几位弟子忽然道:“继续骂!晾他也不敢刺下去,自有掌门看着,他若是敢刺,立刻就会死在剑冢里。”

    似是群情激奋,实则用心狠毒。

    岳挚眼光何等老辣,这些弟子以夜麟自己的性命要挟夜麟罢手,赌夜麟不敢对蓝涂下手。

    可万一呢?

    万一夜麟真的废掉蓝涂,夜麟纵然会被岳挚追杀,蓝涂却好不过来了,终生做个对他们争权夺利没有威胁的废人。

    于是,他们上了掌门的黑名单,用心不良的害群之马日后自会有人暗中把他们处理掉。

    夜麟这份礼,剑冢也是收的。

    “砰”一声。

    夜麟一脚踩在蓝涂脸上,试剑坪的青石板瞬间被蓝涂的脑袋撞裂,蓝涂也因此晕死过去,虽然身体因为疼痛仍在抽搐,至少意识不用遭这份罪了。

    白衫少年收脚,淡淡道:“下一个是谁?上来把他抬下去。”

    http://www.cxinbz.com/ditu/10994390.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