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凤家有女本倾华 > 正文 第14章 正式见面

正文 第14章 正式见面

    凰落啸与南宫易一同上了三楼,与一楼大厅的现代简约风格不同,三楼是纯正的欧式风格,只是每个房间的具体风格不同,南宫易和凰落啸都很惊讶,这是从来没有见过的装饰,不过和一楼不同,这里的每一处每一景都透露出尊贵与奢华之感。

    风圊走在前面,领着两人先去南宫易的房间——天门冬。刚到门口,对面不远处鹤望兰的门突然开了,只见凤倾华身着大红衣衫,与兰姨一样并未束发,及腰的长发贴在红色衣衫上,慵懒的半靠在沙发上,少了一丝谨慎端庄,多了一丝邪魅诱惑。

    直到亦书将大门打开以后,她才慢慢睁开眼,然后缓缓起身走了出来,脸上挂着一丝笑意,却又没有直达眼底。

    她在试探!凰落啸立马便想到了凤倾华的意图。看来凤倾华有事相求,倒是有趣。他还以为凤倾华不会出现呢,没想到她倒是很给面子,直接将身份暴露在他们面前,聪明的女子!

    至于南宫易显然是愣住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凤倾华会直接出来相见。不过他也同样被这样的凤倾华迷住了。

    风圊在看到凤倾华走过来以后,立马行礼:“小姐!”同时微微后退给凤倾华让出位置,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家小姐要亲自见这位神秘男子和五皇子,但他知道凤倾华从来不做没有准备之事,所以也就放心的推在身后,但还是向楼下的兰姨微微使了个眼色,兰姨会意,立马将第一楼大门关闭起来。

    凤倾华微微向南宫易和凰落啸行礼:“小女子见过五皇子、见过罗刹宫宫主!两位请进!”凤倾华并未在意两人的惊讶,直接将天门冬的门打开了,里面的设施顿时映入眼帘:标准的现代巴洛克风格,里面还有一副由凤倾华亲手画的巨星油画,内容仿照的是莫奈的《日出•印象》,之所以

    说是仿照,一来是那幅画凤倾华在现代时也就见过两三次,对一些细节早已记不清了,只能凭着感觉来画,二来是在这个时代,画具不全,也没有颜料,所以有些颜色无法调出,也就只能选择相近的颜色了。但即使是这样,南宫易依然很惊喜,当他进入这间房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幅画,他觉得那幅画给他一种很安心和开阔的感觉,而他身在皇家,已经很久没有觉得安心了。想到这儿,南宫易看着身旁的凤倾华,露出一丝感激还有一点异样的情绪......

    “凤小姐,真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第一楼的主人?”坐下之后,凤倾华便让人上了四杯花果茶却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南宫易见此,便以为是女儿家不好先开口,便随意的说了一句。

    凤倾华听到这句话才缓缓放下茶杯,与此同时风圊也放下了茶杯:“不,五皇子应该是早就知道这第一楼是我的吧。”凤倾华随意一笑便足以倾华了,“风圊曾经跟我禀报过,第一楼的工人似乎具有武功,而且是训练有之人,我便一直在怀疑是谁的人,后来你们派来的人不小心有人暴露了一点武功路数,风圊告诉我,这是名震两国的罗刹宫的人!而今天两位的默契更加让我确定你们关系匪浅,既然如此五皇子又怎么会不知道这第

    一楼的真正主人是谁呢?不管怎样,还是要感谢两位今天对我第一楼的帮助,让我们获得了更高的收益。”

    凤倾华原本并不打算露面,可当她在房间里将这些事慢慢连起来的时候,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才冒险出来见他们。

    凰落啸微微挑眉,居然知道了他是罗刹宫宫主,果然是个不简单的女子。既然如此,他正好利用这个身份与她相交,倒是比另一个身份要方便的多。只是一瞬间,凰落啸便随意地放下手中的茶杯,“萧落!”然后便不再说话了。

    凤倾华一愣,立即明白了这萧落是他的名字,萧落......凤倾华在心里默默念着,神色并未有什么异常,“萧公子!”

    “萧落!”凰落啸并不满意凤倾华的称呼。

    “什么?”凤倾华一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重复一遍,突然一个想法在脑海中出现:他是想要我叫他的名字吗,“萧落?”凤倾华试探着叫了一声,果然凰落啸的脸色好看很多了,凤倾华也有些高兴,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男子总有一种熟悉感,但又不知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下意识的看向

    凰落啸,居然又莫名的脸红了,凤倾华暗自懊恼。

    凰落啸倒是很喜欢她这副女儿家的娇羞之态,加上她今日的大红衣裙,看的凰落啸再也挪不开眼睛,只想停在此刻......

    南宫易看着这样的场景心中微微有些失落,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落。好一会儿以后南宫易才平复了心情开口道:“不知凤小姐给我的惊喜是什么?”

    凤倾华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失态了,有些窘迫便立马说着南宫易的话说道:“已经准备好了。”回头看了看风圊,风圊立马通知兰姨可以开始表演了。

    只见几个人抬来了一块白布,然后又将周边的窗户用层层黑布围上,吹灭了所有的灯,只留下了白布后面的一盏灯,这样一来影子便很清晰的落在白布上。整个房间都黑了,看不见一点东西,不过没有人开口说话,只能听见微微的呼吸声。

    缓缓地有一个男子的歌声响起,声音很孤寂但又似乎有一丝期盼,慢慢地白布前出现了一个小孩的身影,蹒跚学步之时、正襟危坐学习之时、习武之时.....都在这小小的白布上很快的现过,南宫易默默地看着,这似乎就是人的一生,不过不同的是这白布上的孩子一直有一位女子在陪伴着他,喜怒哀乐都有人倾听......

    耳边的歌声还在响起:“烟火等待着黑夜,风筝依偎着线,爱到最美是陪伴......”南宫易的眼眶微微湿润,他明白为什么凤倾华说这是给他准备的惊喜了,没想到就连自己的至交好友都没有看出来的事儿,凤倾华竟然一眼看破,这是个玲珑的女子......很多年以后南宫易才知道自己原来很早很早就爱上了她......

    凰落啸明显感到了一股淡淡的哀伤,他忽然明白为什么南宫易能够猜对第二道题目了,因为他看到了那幅画中的孤独和渴望,而他没有看出,是因为他曾经拥有过自己父皇母妃全心全意的爱。而南宫易不同,他一出生就失去了母后,而自己的父皇根本没有管过他的死活,他的每一步都是一个人走过的,所以他看懂了那幅画,她也看懂了他!

    凰落啸心中有些嫉妒,嫉妒南宫易能看到凤倾华的孤独和不易,同时也更加心疼眼前这个女子:到底要经历了什么才能让一个弱女子开始用自己的方式保护自己和家人?

    这样一个小表演很快就结束了,风圊拍了拍手,下人们才进来撤下这个东西,等下人们都离开以后,南宫易才盯着凤倾华很正式的说到:“多谢,凤小姐!”他知道她是在用这样的方式为他圆梦,让他感受母后在身边的感觉。

    凤倾华递上茶给南宫易,又给凰落啸递了一杯,“不需要这般客气,五皇子这是你答对第二道题的一个附加小表演而已。以后我和二位应该会常打交道,如果二位不嫌弃的话,可以叫我倾华,不用再叫我凤小姐了。”如果说刚刚的凤倾华是想要请人帮忙与人交易的话,现在她是真的想和眼前的两个人交朋友了,不因为他们身份显赫,更重要的是他们懂她!懂她的坚持!如果要再加一个理由的话,那就应该是她喜欢他们的性格,一个内向少言、一个外向开朗,都是不错的朋友人选。她在这个世界除了祖父以外还没有遇到过能够真心相交的人呢!虽然有风圊和亦书亦画,但他们却不能不能懂她,酒友易得,知己难觅。

    南宫易从善如流的说到:“好,倾华,那你以后也就别叫我五皇子了,就叫我易,凰......萧落就是这样叫我的。”在她还不强大的时候,还是少知道一些为好,相信落啸也是这样想的,南宫易转过头看了凰落啸一眼。

    凰落啸却并未抬眼,只是说了一句话:“倾儿,以后有什么事就拿着这个去城外的宅子找我。”并不理会自己的称呼有没有吓到旁人,只是递给了凤倾华一块玉佩,居然是紫玉!虽然凤倾华对玉石并不了解,不过只看这颜色便知道应该是价值连城的。

    南宫易在凰落啸喊出“倾儿”的时候便有些不是滋味,在看到凰落啸给她的东西时那股淡淡地感觉更明显了:他居然将罗刹宫宫主的令牌给了她,这是他对付那些人的底牌,他就这样毫无保留的送到了凤倾华的面前,而他永远也做不到这般洒脱,这一步一步,南宫易走的很辛苦,他不能接受意外,他...赌不起。所以也就注定了结局!

    就在南宫易陷入了沉思中时,凤倾华已经小心翼翼地将这块玉牌收好了,原本她可以交给亦书保管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愿意将他给的东西放在别人那儿,所以就只能贴身守着了。凰落啸看着眼前凤倾华孩子般的动作时,无奈的摇摇头,宠溺的笑了......

    http://www.cxinbz.com/fengjiayounvbenqinghua/11488557.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