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凤家有女本倾华 > 正文 第27章 逃出生天

正文 第27章 逃出生天

    牢房里的女子正是南宫易所说的轻舞,她强逼着自己睁开眼睛看向门口,只为了验证自己刚刚听到的究竟是不是幻觉,而敞开的牢房大门正在清醒的告诉她:这是真的!真的有人想救她!

    轻舞强忍着身上和脸上的痛楚,慢慢的爬了起来死死地扶着大门不让自己昏过去,并且在心里不断地给自己打气:一定要活下去!就不能就这样被打倒,一定要走到城外,获得新生。

    轻舞知道那人不会骗她,因为那人花了功夫才来到这大牢给了自己这个机会,他明明可以直接将自己救走,却没有这样做,反而要自己独自一人出城去找他,只能说明一件事:他在考验自己,这也说明了这至少不是南宫栖的人,所以不管前路是什么她都要去看看。

    轻舞拖着满身是伤的身子努力的向外面走去,刚到门口就看见趴在桌子上人事不省的狱卒,轻轻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人很了解自己的能力,知道自己此时已经没有能力与狱卒周旋了,所以才会替自己解决。她不禁开始感激起救了自己的人,轻舞没有停留,直接往城门口走去,此时已经是戍时过半了,城门口已经下钥了,要想出去只能想其他办法,就在轻舞思索怎么出去的时候,突然看见了收泔水的车子,这泔水车只能在夜晚出城,轻舞悄悄隐了身形,轻轻呼了口气想要恢复一些力气,在看到泔水车过来以后,用尽了全身力气滚到了泔水车下面紧紧的抓住,轻舞刚刚的动作几乎让自己差点晕过去,但她仍然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怎么都不肯放弃,她不断给自己打气:只要过了城门就好。

    果然如轻舞所料,守城门的士兵根本不会多看泔水车一眼,甚至连盘问都没有就直接开了城门让车出去了。

    泔水车慢慢远离了城门口,看着紧闭的城门,轻舞终于放松下来,再也抓不住泔水车,便直接掉了下来,因为轻舞身形纤瘦,再加上夜色正浓,所以收泔水的人并没有发现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无形之中竟然帮助了一个人获得了新生。

    轻舞从泔水车上掉了下去以后便滚到了旁边的草地里,她浑身的力气已经用尽了,很想睡,可她知道,她不能!一旦睡了过去就不会再有醒过来的机会,所以她几乎已经将自己的嘴唇咬到没有一处是完整的了,只有这样她才能有一丝神志。

    她缓慢的一步步往破庙走去,却不知自她跳上泔水车的那一刻就有人去第一楼报信了......

    第一楼内,风圊还在和兰姨饮茶,派出去监视轻舞动向的暗卫已经回来了,“楼主,那名女子已经顺利出城了!”

    “出城了?”风圊望了望窗外的夜色,倒是比他想的要快些,看来这南宫易倒是没有看错人。

    在风圊眼中除了自家小姐以外,他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就算是皇族也一样。所以风圊对南宫易并没有多少敬畏之情,与这第一楼的其他客人一样,当然了兰姨也是一样。这就是凤倾华要的忠心,只对她一人的忠心!

    风圊看了看兰姨,见兰姨也一脸的赞赏,转过来对着这名暗卫吩咐道:“通知城外的人,若是她到了破庙就将人秘密带回第一楼。”

    “是!楼主。”暗卫恭敬地应道然后瞬间不见了。

    等到暗卫离开以后风圊才对兰姨说道:“将这件事告诉小姐吧,看小姐想将这人安置在何处?”

    “是!我马上通知小姐。不过今日小姐应该不会过来了。这人可能要暂时留在第一楼了。”已经戌时快过了,小姐的身份实在是不方便这么晚过来。

    “这是一定的,但是小姐吩咐了她要知道结果。”风圊对凤倾华的命令从来是不打折扣的执行。

    城外,轻舞费劲力气终于来到破庙,只见黑暗中一个高大的黑影隐隐在那里晃动,看起来格外渗人,不过轻舞却有些激动,她尝试着开口道:“阁下就是救了轻舞的恩人吗?”

    暗处的黑衣人冷冷的回答:“下令救你的是我家楼主,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选择投靠我们,那么就要一辈子誓死忠心,否则你的下场绝对不会比现在好过,如果你不愿意,我家楼主也不会勉强,你可以自行离去!”

    这是凤倾华的意思,一个人的忠心从来不是靠强抢就可以得来的,所以她要给眼前的女子选择的机会。

    轻舞一愣,她以为自己被人所救,除了为他们做事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没想到这人口中的楼主却给了她第二条路,这也让她更加感激黑衣人口中的楼主,他口中的楼主不知是个怎样的男子......

    “多谢,我选择前者,至于忠心,请你们放心,我会誓死效忠,此生都不会背叛。”轻舞的声音很微弱却很坚定,她没有家人,所以更加没有背叛的理由,这一点她不担心,再者说轻舞是一个很重情义的人,虽是女子性子却比男子还刚硬稳重,这也是她多年在青楼混迹所练就出来,虽是常年处于烟花之地却没有泯没自己心性。

    “很好,给!披着!”男子丢过来一件黑色披风,轻舞慢慢蹲下去,却又牵动了伤口,不禁轻呼了一下:“嘶!”

    男子没有任何反应,耐心的等着她将披风系好以后才走到她面前,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来,飞身离开了破庙像城内而去。

    轻舞知道自己彻底安全了,她再也坚持不住,直接在黑衣人的怀中晕了过去,什么时候到的第一楼也不知道。

    暗卫从隐秘小路将她送回第一楼交给下面的人以后就下去了。

    兰姨看着救回来的轻舞,全身已经没有一处是完好的了,就连嘴唇都被她自己咬的不成样子了,心里顿时泛起了涟漪,她知道轻舞的名讳,曾经也是这京城的第一名妓啊,姿色自是不必说的,如今看着她脸上的刀上,兰姨有些心疼这样命运坎坷的女子,在她身上兰姨仿佛看到了当年被赶出夫家没有活路的自己,幸好自己当时遇到了小姐,这才有了今天。

    她不禁做到了床边,对着已经昏迷的轻舞说道:“放心吧!小姐不会亏待你的!”只要你忠心。

    兰姨整理好心情以后,出门叫了几个丫鬟过来将轻舞收拾梳洗一番,然后请了第一楼的大夫为轻舞治病。

    第一楼是有自己的大夫的,这是凤倾华很早之前就吩咐风圊去外地寻得,为了就是防止有一天第一楼的人因为执行任务而受伤无法送出去治病而准备的,想到这儿,兰姨更加佩服自己小姐的远见。

    等将轻舞整理好以后兰姨才通知风圊过来。

    风圊走进来时见到的是一个已经被包扎过的女子静静地躺在那儿,因为脸上有伤,轻舞的脸也涂了药以后被包的严严实实,只剩下紧闭的眼睛还能看见,可不知为何风圊却有些愣神......

    兰姨看着躺着的轻舞倒是有些真情流露的说道:“真是不容易,这样一个女子就这样被太子党的人回了容貌,只怕她的一生都要被耽误了......”兰姨是女子,她很清楚容貌对于一个女子的重要性,没了容貌只怕以后的想要与夫君举案齐眉就难了,而且不知道她这一生还会不会有姻缘......

    风圊倒是有些不以为然:“美好的灵魂远远好过于诱人的皮囊!”

    兰姨有些意外的转过头看着风圊,知道他并不是随口一说,而是真的这般认为的,倒是有些佩服:“楼主说的是,只怕这样的男子世间少有啊......”

    “那就慢慢寻找吧,我第一楼的人无需在意世间之人的眼光!”凤倾华的思想倒是影响了风圊和兰姨,不过风圊更加明显罢了。

    兰姨在一旁点头表示赞同:“没错!身为第一楼的人就已经足够让人羡慕了!”

    “去通知小姐的人回来了吗?”风圊和兰姨从轻舞的房间里走出来以后开口问道。

    “已经去了,不过还没有回来。想是小姐有什么事要吩咐他吧!”兰姨回道。

    风圊点点头朝着二楼的十二号贵宾室走去,这是他暗中让人留下来的一间房,小姐特地为他设计的,想到这儿,风圊对凤倾华更加尊敬与感激,遇到这样的主子是自己的幸运。

    而凤府倾华阁内,暗卫恭敬地隐没在黑夜中,没有任何人看到。

    屋内凤倾华在书桌旁用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眼睛微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终于她睁开了眼睛,拿起毛笔蘸着捣好的姜汁写下了一行字,轻轻吹干,直到字迹看不见以后才将信封入信封里,起身除了书房来到院子里,冲着空气中喊到:“出来吧!”

    暗卫立刻现身半膝跪地:“小姐!”

    “将这封信送回第一楼交给风圊。”凤倾华淡淡的说道。

    “是!”暗卫拿到信以后立刻飞身隐入了夜色中消失不见。

    而凤倾华却没有立刻回屋,而是对着院子里的一个方向语气平静的开口:“罗刹宫宫主大驾光临,为何不现身?”

    寂静的院子仿佛没有人一般,但从隐蔽处却出现一个紫色的身影,“你知道我来了?”

    凤倾华摇摇头,“我知道你会来!”以他的身手,若是可以隐藏气息,凤倾华是发现不了的。

    http://www.cxinbz.com/fengjiayounvbenqinghua/11488570.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