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拂尘江湖 > 第47章 返程

第47章 返程

    我们就像看戏一样看着场中央,马广以一敌二攻击着司空煅与孔三石两个人。看热闹之人的情绪特别松弛,一点都不担心马广会步了马泰的后尘。也就只有赵金海,还没把要进场战斗的心思放下。

    也就是几招过后,马广先是对着离自己最近的孔三石下了狠手,双锤对着孔三石的胸口夹击而至,孔三石闻听恶风阵阵便知不好,一记鲤鱼跃龙门腾空而起,要害部位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击。可马广双锤的速度一点都不慢,虽然没有打中他的要害,孔三石的双腿可没有避开,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击。就是这一击将孔三石双腿的骨头砸了个粉碎,孔三石大叫一声落到地上,双腿以一种极为奇怪的角度弯曲着,躺在地上的孔三石依然痛苦的大叫着。

    顺利的解决掉一个敌人,马广正准备朝司空煅下手的时候,就见司空煅从怀中掏出三个弹丸,往地上狠狠一砸,霎时间升腾起一阵橘黄色的烟雾。烟雾消散之后,司空煅的身影踪迹皆无。

    坐在地上的宋清一下就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还未消散干净的烟雾愣愣的说道:“有点意思啊,这司空煅居然还有这招呐?他还真是个逃命的行家啊!”

    马广看到司空煆凭空消失后,气得是暴跳如雷,转回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孔三石,通红着双眼,一步一步的向前逼近。慢慢的转动双锤,看着犹如丧家之犬一样的孔三石,对其释放着死神一样的气压,别说是孔三石了,就连我们这些离着有一段距离的人都能感觉到一丝丝的寒意。

    孔三石惊恐的挣扎着向反方向爬着,口中哭诉哀求:“马大爷、马阁主、马祖宗,我都已经这样了,您就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狗命吧,我能告诉你们这司空煆会跑到什么地方,而且我对魔轮教在离岛上的堂口十分熟悉,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们镇星堂的分布与布防情况。我对你们有用,您现在杀了我是对你们的重大损失。”他所爬行的方向是我们这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对我们哭求着:“各位救命啊,只要救了我,我会把我知道的全部消息都说出来,绝对一点保留都没有。求求你们救救我……”

    无论孔三石如何哀求,没有一个人搭理他,也没有一个人有想要救他的打算。马广掂了掂掌中的一对牛头锤,加快脚步走到他的身边,猛然举起双锤对准他的后背狠狠的砸了下去。这锤还有一寸距离就砸到身上时,一条禅杖一条亮银枪同时架住了砸下来的大锤,一声脆响过后,马广瞪着充满愤怒的眼睛看着宋清以及赵金海二人。质疑的问道:“你们两个是要阻止我吗?”

    赵金海生怕马广因过度愤怒而丧失理智,急忙吃力的解释着:“不是我等要阻你报仇,而是此人确实对于我们来说关系重大,不能让他就这么死了,他所掌握的情报真的很有价值,还望马阁主为大局考虑。”

    说着话,但手上的力度一点都没减,宋清也是非常吃力的向上拖着那对大锤,对马广说:“马阁主,赵金海前辈所说不虚,此人对武德堂来说真的是至关重要,如果他死在了你的手里,你是报了仇了,那岛上的黎民百姓是不是还要继续承受魔轮邪教的侵蚀。所以马阁主,您可千万不能意气用事。”

    马广用力往外一抬,将二人的兵器弹开,对着二人吼道:“难道我弟弟马泰就白死了吗?他的命就不重要了吗?”

    “马阁主,你听我跟你说……”赵金海在跟马阁主说话的时候,将身体挡在孔三石的身前,一只手在后背比划了一下,嘴里一刻不停的说着话:“二老爷的仇固然要报,但绝不是今天。孔廖二贼已被擒住,那司空煆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把他们两个人的嘴撬开,镇星堂就一定会被夷为平地的,你要对我们武德堂有信心。”

    我马上会意,蹑手蹑脚的凑了过去,然后迅速的将孔三石拉了回来,一把丢给陈大可,随之加入了阻拦的队伍。

    宋清见此计成功,不等马广发飙,一把将其拦腰抱住,说道:“对啊马阁主,您贵为一门之主,这点道理都想不通吗?眼下咱们还是先把二老爷的身后事料理了吧,二老爷尸骨未寒,还是要让他尽快入土为安才是。”

    这马广红着双眼,挣开宋清,颤抖着身体看了看在场的众人说道:“好,好,好,今天我就先放了这狗贼一命,我倒要看看这武德堂能不能解决好此事,武德堂要是没这个本事,那么我听香阁愿意代劳。”将双锤挂回腰间,推开人群对宋清说:“给我几个人,我要将马泰的尸身运回听香阁,如果武德堂决定行动了,就把消息告诉我,听香阁必须参加,要是不答应这点,我马广就算拼了性命,也要抢在武德堂之前与那镇星堂做个了断。”

    听到这句话,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松了口气,宋清一口答应了马广的条件。让几个门徒抬上孔三石,所有人返回了议事大厅。马广未作停留,直接向宋清要了十人和三部车子,带上胞弟马泰的尸身返回听香阁。

    剩下的人在议事大厅里沉默不语,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一时间还都有些接受不了。时间就在这样的沉静当中一分一秒的划过,每个人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谁都不想最先打破这种沉静。可这世上的事儿往往都特别的事与愿违,最终这种沉静被一个门徒给打破了,走进来对宋清说道:“掌门,武德堂的人驱车而至,足有四部,现在门外等候。”

    “快请!”宋清站起身与道淳、华晨峰,走到门口准备迎接武德堂来的人。

    我与赵金海还有陈大可三人十分好奇,达叔会派谁来接应我们,也就跟着宋清站在门口等着。不多时,几个身影从远门外闪过,只一眼我便认出,来的人正是卢文昭以及掌刑司的弟兄们。卢文昭来到我们近前,先向宋清施礼:“武德堂掌刑司执事官卢文昭见过宋掌门,奉都尉令前来交接人犯。”

    宋清热情的说道:“早就听闻卢兄大名,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真乃人中俊杰。交接之事不急,你们旅途劳顿,先让兄弟们休息一下,到屋里喝杯热茶,我也好让人准备准备。”

    没想到这卢文昭还是个死脑筋,对宋清的邀请直言拒绝道:“周都尉下的是急令,我等还要火速赶回,毕竟这两个人对整件事都至关重要,以免夜长梦多,还望宋掌门见谅。”

    宋清的脸色多少有些不好看,估计他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人,我急忙对他解释道:“卢大哥向来都是有什么就说什么,既然他说达叔要我们火速赶回,那就一定是有急事要处理。也打扰的够久了,我们就先行返回,有什么事咱们电话沟通,今后还要常来常往。”

    见我们执意要走,宋清也就不再挽留,吩咐门徒将看押起来的孔廖二贼带到门外,交给掌刑司的弟兄。我们与众人道别后,也坐上了返程的汽车。

    一路之上,卢文昭对赵金海说了很多恭维的话,这让我有些刮目相看了,看他对赵金海的表现,完全不像平时的那样看谁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状态。而今天见到赵金海之后,又是恭维,又是奉承的,搞的我与陈大可两个人一点都不自在。

    卢文昭对赵金海说:“早就想结交前辈,但一直苦于公务繁忙,不曾去放逐之岛拜会,今天能在这种情况之下见到您,我这心里还是无比激动的。刚才周都尉对我说您也在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您与周都尉在我心里,一直就好比神一样的存在。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想见识见识您的枪法,毕竟我也是玩儿枪的,但这技艺实在拿不出手,可以的话,真想让您给我指点一二。”

    赵金海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一脸的春风得意,大嘴一撇对他说道:“什么指点不指点的,咱们就是探讨,更何况我这枪法也不咋地,要为人师的话真不敢当。你们都尉周达最近怎么样?我跟他有好几年都没见过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变成什么样了,脾气是不是还跟以前一样那么的火爆?”

    听他这么一问,我好悬乐出声来,这些话我都回答过他好几遍了,这又对卢文昭问了起来,明显是要在他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身份,不过自古有句话说的好,看破不说破,我也就只当是看一场热闹。

    他们两个一问一答聊的是不亦乐乎,我跟陈大可两个人就只能是闭目养神。别看我们从娱乐城退到炽烈门用了很长的时间,那时因为我们靠的是腿,现在不一样了,坐车的速度要远超双腿。也就一个小时左右,我们就回到了掌刑司衙门。

    推开达叔办公室的门,就见达叔满脸怒气,对着我与陈大可吼道:“你们还知道回来啊?”

    赵金海走到我们两个的前面,笑着对达叔说:“行了,你就别吓唬人家了,我还不知道你,嘴里一套背后一套的,在聊正事之前,我倒有一件陈年旧事要向你请教请教。”

    http://www.cxinbz.com/fuchenjianghu/11367489.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