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覆汉 > 第二十四章 爷们

第二十四章 爷们

    “曹公!”一名中年武士面色发白的从外面闯入后院室内,引得屋里数人惊慌失措。

    “如何了?”见到此人回来,便向来从容的曹节也忍不住有些紧张。

    “已经打听清楚,昨日下午阳球发出了公文,要张奉张常侍归案受询。”这名武士赶紧答道。“据说张常侍今日一早去了以后当场叩首,愿意以衰老不堪自请辞去常侍,然后还保证,只等下次天灾,就让自己弟弟张颢也请罪辞去太尉一职,兄弟二人孤身出洛,只求归乡……”

    “那阳球怎么讲?”一旁曹节的弟弟,同样头发斑白却又多了胡子的曹破石忍不住追问道。“可曾许了吗?”

    “那阳球开始不许,说宦官不能离开洛阳……不过,后来张常侍再三恳求,只说届时让自己弟弟回常山老家就行,他自己便在宛城寻个住处安顿,阳球这才答应!”

    曹节未曾说话,曹破石却是松了一口气。

    “还有一事。”这名武士咽了口唾沫,方才继续说道。“中黄门陈玖昨日傍晚死了!”

    曹节猛地一怔:“怎么死的?”

    “被那个公孙珣乱箭射死的。”这名武士面色愈发苍白起来。“按照阳球从宫中请来的旨意,陈玖也在案中,于是司隶校尉府便对他也发出了公文,让中都官从事公孙珣去召见他。听人说,当时陈黄门惊惧不已,哭着对家中宾客说自己若是和对方一起离去,一定落得和王甫一样的下场,便请家中宾客在前面假言迎接,他从狗洞中钻出准备逃回北宫……”

    “然后呢?”曹节身后,一名操着江汉口音,面容清秀偏偏又胡子旺盛的年轻文士突然发声问道。

    “然后那公孙珣眼看着等不到人,猜出对方出逃,便立即带着义从去追,就在北宫东墙外面的大街上追上!听人说,当时陈黄门跪地求饶,但公孙珣假装没听到,直接以追捕逃犯的名义下令乱箭射死,然后又当街把尸首拴在马后拖到了司隶校尉府……据说,街上的血迹现在都还没被掩盖。”

    这次轮到曹节咽了口唾沫……而那中年武士见状,也是赶紧知趣的退了出去。

    “都是你罗子羡的主意!”屋内安静了片刻,然后忽然间,这曹节的弟弟曹破石却是愤愤推了一把那个年轻大胡子文士。“非要我家大兄镇之以静!如今这个局面,那阳球与公孙珣分明是杀红了眼,若真是也来一个‘追捕逃犯’,然后乱箭齐下,我大兄岂不是要平白丢了性命?!”

    这个大胡子文士,自然也就是和吕范有往来的罗慕罗子羡了,登时无奈:“此事确实是我失了计较,我实在是没想到彼辈会如此酷烈而又干脆……”

    “不是子羡的问题。”曹节勉强安住心神,赶紧喝止道。“当日子羡的主意是我首肯的,便是我也没想到这两个竖子会如此,如此酷烈……大敌在前,咱们自己人千万不要自乱。”

    罗慕当即俯身听令,而那曹破石一脸愤然,口中犹自不干不净,但终于还是碍于自家大兄的威势渐渐安静了下来。

    “大人。”等到曹破石静下来以后,罗慕便立即进言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如今局势既然已经超出预料,那大人就没必要再留在外面家中镇之以静了,还是要想法子速速入宫才行!这时候,整个洛中就只有北宫是安全的!”

    “子羡所言甚是。”曹节连连颔首。“便是昨晚上咱们爷俩商定的那个法子,也终究是要在宫中发动的……”

    “什么法子?”曹破石不禁好奇插口问了一句。

    当然了,问也没用的,这位越骑校尉只是收获了自己大兄的白眼和那个罗慕的沉默以对而已。

    其实也不怪自家长兄都看不起他,这个曹破石本身就是属于那种格外低端的人……要知道,虽然曹氏本身是魏郡世代两千石的家族,但等到他出生的时候家道已经彻底中落,什么什么都没了,自己哥哥入宫做了宦官不说,他出生后干脆就是取了个双字名,可见家势已经到了什么份上了。

    所以,虽然随着曹节的一朝成功,他也一跃成为了两千石,但昔日乡野间的无赖气息却是再也改不了了!

    一直到去年,他都五六十岁了,去做两千石的越骑校尉,帮助自己哥哥掌握军权。结果呢?一到军营,听人说自己手下有个五百主(也就是千石司马了),家里老婆长得漂亮,就居然不顾脸面的索要,最后逼得人家老婆无奈自杀……得亏越骑营中没有一个叫高顺的人,否则他估计也是要死的!

    其实,这种低端恶心的事情,在崇尚功利实用主义的大汉朝并不少见,尤其是在军中的中下层格外泛滥……但是,做到高位以后还这么干,就实在是太掉份子了。历史上,从底层混上去的人,诸如吕布、韩世忠都有类似的毛病,夏侯惇也曾经喝多了让自己下属的老婆出来陪酒,以至于被人普遍性嘲讽。

    当然了,这里面可能也有上梁不正下梁歪的问题,吕布没人管不说,曹孟德说不定会觉得自己那哥们真性情,跟自己好像,所以好开心!而赵构和秦桧则恐怕巴不得韩世忠一直这么干下去呢!

    那么回到眼前,曹破石虽然是曹节的亲弟弟,但在这种要紧的事情上,他却根本插不上嘴,反而是那个不愿意改姓,只愿意称大人的罗慕,更得曹节信重。

    于是乎,无奈之下,曹破石干脆郁郁起身离开房间,到前院闲坐。然而,不等他在前院安稳下来,却忽然听到门前一片嘈杂,然后就看到门房处的宾客、徒附一窝蜂的往院中跑来……

    “乱跑什么?!”曹破石登时大怒。“不晓得乃公我在这里吗?”

    “二爷!”宦官府上的称呼永远充满着阳刚之气,为首的一名宾客首领当即慌张下拜。“祸事来了,那公孙珣引着他的白马骑兵和甲士一起过来了!”

    曹破石闻得此言,登时吓得僵立当场……缓了数十秒后,却又不顾年龄、身份,慌忙拔腿向后院跑去。

    “大兄,跑是来不及了,速速躲藏起来吧!”曹破石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后院,稍微一说以后便立即劝道。“这时候千万不要硬接……”

    曹节也是面色煞白……饶是他老谋深算,饶是他见多识广,饶是他心中其实早有方略,但所谓拳怕少壮,这对方真要是不管不顾的冲进来,然后来个‘乱箭射死’,那自己万般谋划也都没有意义了啊?!

    所以,一念至此,曹节登时就要往自家茅房处去躲避……他在那里早早就挖了一个地窖。

    然而,就在这时,那罗慕却忽然伸手拽住了自己的恩主:“大人不要惊慌!”

    “子羡有何道理,速速说来!”曹节颇为紧张的催促道。

    “我曾在公孙珣的义舍中住过一段时日,也曾细细想过此人路数……观此人行径,虽然屡屡有求利而忘身之举,但终究是有条理的!”罗慕抖着颌下的大胡子迅速答道。“他参与此事,无外乎是想求名,而如今王甫已死,于他而言,其实已经算是有所得了。既然如此,他何必为了锦上添花之事而豁出前途呢?大人你并不在王甫案中有所牵扯,无旨意而擅杀两千石,于他而言其实并不值得!”

    曹破石登时大怒:“我大兄执掌朝政十余年,扶立天子继位,如此金贵的性命,哪里就不值得那个竖子赌上一把?你刚刚还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闭嘴。”曹节思索片刻,忽然又安坐回到了原地。“子羡说的对,我们不必慌张,这竖子定然是来找对街袁赦那老小子麻烦的,我们暂且安坐!”

    曹破石无可奈何,只能强压着不安跟着坐了下去。

    而很快,前院的宾客就传回消息,说是对方果然是冲着袁赦的府邸去了,曹氏兄弟这才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

    不过,那罗慕依旧低头不语。

    “子羡在想什么?”曹节见状不由问道。

    “大人!”罗慕忽然俯身大礼参拜。“请大人做好准备,如我所料不差,待会这公孙珣必然要来府上寻大人……”

    曹节当即愕然:“这话是怎么讲?”

    曹破石也是立即愤懑了起来:“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一会功夫转好几个弯?又要留在家中,又要去北宫,又说不是来找我们的,又说是来找我们的……”

    “大人。”罗慕没有理会曹破石,而是冲着曹节认真言道认真。“王甫被分尸示众以后,洛中诸位年长常侍、黄门纷纷丧胆,那张奉张常侍明明有做太尉的弟弟为外援都没想着对抗,只求全身而已,而袁赦袁常侍明明有袁氏这条后路,又怎么会无端反抗呢?可若是这样,这公孙珣带着骑兵、甲士来此处又是为何?”

    “是来震慑我的!”曹节当即恍然道。“也是来试探我的……我一直都在家中静坐,他一定是有了疑虑!”

    “正是如此!”罗慕赶紧点头。“所以,待会他一定会亲自上门拜访……”

    “那我是见还是不见?”曹节认真问道。“若是不见谁又去应付?若是见又该用哪种态度?!”

    罗慕毫不犹豫地答道:“要见!哪怕只能安他半刻之心,那也要见!至于态度,大人本就没有涉案,只是辞去了大长秋一位,依然还是封了候的两千石中常侍,该是什么态度就是态度!”

    “说得对!本就……”曹节微微点头,刚要继续说话,却听到前院忽然一阵纷乱,便当即嗤笑改口。“这竖子还真够快的!”

    罗慕当即赔笑。

    “那你们爷们去见他,我去躲一躲?”曹破石忽然再度开口。

    ——————我是阳刚之气四溢的分割线——————

    “曹节字汉丰,南阳新野人也。其本魏郡人,世吏二千石。顺帝初,以西园骑迁小黄门。桓帝时,迁中常侍,奉车都尉。建宁元年,持节将中黄门虎贲羽林千人,北迎灵帝,陪乘入宫。及即位,以定策封长安乡侯,六百户……节弟破石为越骑校尉,越骑营五百妻有美色,破石求之,五百不敢违,妻执意不肯行,遂自杀。其淫暴无道,多此类也。”——《后汉书》.宦者列传

    PS:嗯,还有两更……大家不要着急,我试试分章而已,不存稿,坚决不存稿,就是这样。

    还有书友群684558115,大家可以加一下。

    

    http://www.cxinbz.com/fuhan/370515.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