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覆汉 > 第十一章 呼喝而死

第十一章 呼喝而死

    程远志和黄巾军一开始就弄错了一件事情。

    汉军此番出城迎战,根本不是为了应对突袭,而是早有准备,一开始就要在今日清早倾巢而出,然后大举突袭黄巾军大营的。只是好巧不巧,那位死了儿子也发了疯的张副帅正好也看准了清晨这个时间段便于突袭,于是双方就这么直接撞到了一块。

    战场之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这种事情也只能说份属寻常,而接下来才是真正考验双方部队的地方……无论是双方前线部队的战斗力,还是双方指挥官的判断与应变能力,此时都显得至关重要!

    对于黄巾军来说,这种猝然相遇最起码让他们提前发现了汉军,避免了被突袭的情形,而如果程远志程大帅能够一开始就意识到这种可能性,转而提前在前营有所准备的话,说不定黄巾军还真就抗住了呢!

    但是他没有想到,而且也没有做出正确的反应……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明了。

    可与之相反,公孙珣看到黄巾军前营涌出援军后,却是当机立断抓住了战机,在最合适的时候以堂堂两千石的身份亲自出城迎战,激励士气,鼓舞全军向前。

    一正一误,胜负之势当即分明。

    张副帅的奇袭部队,率先溃退,惊慌之下直接向着黄巾军前营倒卷而去;而出营接应的援军未及作出反应,便稀里糊涂的失去了战斗力,被连带着往后而走,反过来成为了溃兵的一部分;至于当先获胜的汉军,则驱逐败兵如驱牛羊一般,紧随其后追入敌军营中!

    前营当即失守!

    而且,事情还没有完!本就决定今日决战的公孙珣怎么可能会让胜势就此终止?

    先是所有骑兵不顾一切,一分为二,在大营外左右突击,彻底遮蔽住了战场两翼;再是大量只是简单持长矛、负木盾的布衣轻装步兵奋力从城中涌出,跟着前面的汉军继续往前推进;然后又有无数简直就如同壮丁一般的士卒,只是持一副弓箭便紧随而来……

    林林总总,居然不下万人!

    这一战,大概是黄巾军自起事以来所遭遇到的最大规模汉军反击了。

    汉军攻势如潮如浪,自幼在临海的广阳郡长大的程远志一开始便有了面对大海的感觉,而在他试图调度后营以外的军队却没有半点回应以后,这位黄巾军渠帅更是完全陷入到了慌乱之中……他根本不能理解,为什么五日前还攻城略地气势如虹的小三万大军,会变成眼前这个局面?

    不过,程远志一定还不知道,身为一军统帅,在这种规模的战斗中手足无措,本身就是一种极度不负责任的行为,他便是喊两嗓子,亲自聚拢后营这边的部队迎战也是好的,也比立在这里手足发凉要强!

    连日战败导致的士气崩乱,毫无作为的军事统帅,擅自行动的军事将领,以及最重要的一点——所谓‘大军’本身其实毫无真正的大规模战斗经验!

    于是乎,在汉军有层次、有计划、有组织的大反击中,黄巾军几乎是从一开始便呈现出了崩塌式的溃败!

    当然,在有着密集营盘的战场上战斗,黄巾军又有如此的规模,而汉军终究也是良莠不齐,所以即便是一开始便已经形成了一边倒的局面,可战斗依旧是从清早开始一直持续到了中午时分才彻底告一段落。

    几名太平道信众出身的小帅,强行将程远志架起来逃离了战场……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举动,却也让疲惫至极的汉军得以不战而取下了几乎完整的黄巾军后营。

    不久之后,那个白马旗也得以取代了写着黑色黄天二字的土黄色大旗,挂在了之前程远志所立的后营高台之上。

    全身披挂,还覆着那件玄色锦缎披风的公孙珣骑着一匹白马,直接来到了旗下的高台上,然后眺望着这些黄巾军逃窜的方向若有所思。

    “君侯!”

    “请君侯下令!”

    “请君侯明示。”

    诸将兴奋之余,不免纷纷前来请示。

    请示是必然的……汉军接下来何去何从只能公孙珣做主,而且确实有些难以让人决断,因为按照眼前局势估算,大概是因为汉军兵力有限,然后又被占地面积广阔的营盘所阻碍的缘故,居然有上万黄巾军逃了出去!

    那么接下来,是宜将剩勇追穷寇,鼓动全军追击不止,以求彻底覆灭黄巾军?还是到此为止,先行休整,同时接手黄巾军遗留下来的大量军械物资,并就地从俘虏中招募青壮好呢?

    前者的好处毋庸置疑,可后者也绝非是因小失大……须知道,这一战虽然获胜,可从整个战役的角度来说,接下来还需要即刻出兵解救范阳之围才行!

    这么一想的话,前者固然是痛快了,也省的这一万多人逃回广阳郡或者让他们汇合范阳之敌,以产生后续的麻烦;然而,后一种方式,似乎才是应对广阳之围的最优解!

    那边的黄巾军,就算是下面的兵员和中层军官如这边一样素质堪忧,可其中毕竟还有张宝!他作为张角的亲弟弟,多少年前便是这个谋逆集团的核心人物了,彼辈准备如此充足,那他和他亲信下属的军事素养无论如何也得比这边的什么程远志强上不少吧?

    更不要说,那里有足足五万人!

    数量差距摆在那里,还要在失去城池庇护的状态下远行几十里去救援范阳,既然如此,早一天弄出来一支装备充足、数量说的过去的军队,似乎比什么事情都更加重要吧?!

    这里必须得分清楚战斗目标和战略目的的区别。

    公孙珣收回眺望的目光,又看了了看身后有些纷乱的其他各处营盘……那里是士卒们在控制住俘虏后趁机做一些小规模掳掠……但公孙珣也好,乃至于各级军官也好,都不想阻止,因为如果不让这些原本只是郡卒甚至平民、徒附、刑徒的人得些好处,那他们怕是很难在短时期内再度升起对战斗的渴望。

    实际上看了一会后,公孙珣果然微微笑着回过头来,反而立在马上对着诸将问询了起来:“那你们以为呢?该动员全军追下去,还是就此放弃,转而就地吸收战俘,武装士卒?”

    诸将中不少都是聪明人,大略便猜到对方是有了主意,只是在考验诸将而已,于是乎也就纷纷畅所欲言起来。

    稳重一点,思绪长远一点的,诸如公孙越、杨开都纷纷说要留下来接收营盘;好战一点的,诸如魏越、张飞等,还是提议要尽快追击,争取利用那两千骑兵的优势在天黑之前将敌人彻底包围吞下,以免夜长梦多。

    至于此时顺着白马旗匆匆聚拢过来的其余诸多中低层军官,也多是附和这两边的建议。

    不过,依旧有些许人的意见显得比较有意思……等到双方争论不休时,向来有才略和智力关羽居然主动出列,建议追击,而且他的话未必没有道理。

    “君侯。”关羽拱手行礼,然后正色言道。“我军五日破敌,堪称速胜,而范阳那里毕竟是难得大城,又有审正南在北新城与之互成犄角之势,想来彼处虽然局势迫切,却不至于危殆……故此,与其弃逃贼不顾,在此处整编新军,倒不如先吃下这股逃兵,然后夺其青壮并修整几日,届时大军军势更胜,再去救援岂不是事半而功倍?”

    这就是磨刀不误砍柴工的意思了,本就有些道理,再加上关羽这些天的表现堪称神武,颇得军中赞赏……故此言一出,这白马旗周边越来越多的军官中,倒有不少人或颔首、或出言称赞。

    公孙珣笑而不语,复又将目光转向了跌坐在一旁地上的刘备:“玄德,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啊?”

    刘备闻言一时苦笑,却是顺势指向了自己的右边小腿:“回禀君候,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说话。若依照我的本心,此时正该速速追击才对;可我刚才作战时有些不小心,腿上被一个老头给扎了一刀,虽无大碍,却怕是难以立即动身参与追击了,故此,我又私心想劝君候缓一缓,过两日再打……”

    众人一时哄笑,连公孙珣也是无奈摇头。

    其实,公孙珣早已经察觉到了,军中这些军官普遍性还是想继续追击的。便是那些为大局考虑,或者说猜度自家君侯心思,说不管逃兵,先接手营盘准备救援范阳之人,从其本心而言,怕也是想追索的!

    原因很简单,正如身后的士卒们此时迫不及待的趁机掳掠一般,这些军官也同样有所求……不过,他们看不上这些士卒抢掠的几尺布与几十钱,他们求得是功劳!所以,他们普遍性不愿意放过这一万左右的败兵!

    这是一种本能的求索,跟人品、智力、性格并无太大关碍。

    而实际上,一军主帅进行决断之时,必须要同时考虑到士卒的需求、军官的渴求,以及上司的态度……当然,有时候考量对象会更多……但总之,主帅做出军事部署时必须要有所取舍,也必须要注意自己的决断有没有彻底悖逆人心!

    悖逆了上司会被撤职;悖逆了军官会发生哗变;悖逆了士卒会出现逃兵……反正什么东西一旦过了线,不战而败绝非虚言。

    当然,回到眼前,这些红线对公孙珣而言都还太遥远,作为宛如本地君主的一郡之守,又刚刚打了如此这般胜仗,手下核心军官又多是多年恩养起来的,甚至还有一支在这个战场上精锐到不像话的亲兵义从,那他做出什么决定都没有风险!

    这些人肯定会俯首帖耳。

    “传我令。”果然,等众人笑完之后,公孙珣眯着眼睛看着黄巾军逃离的东南方向,倒是干脆的下了命令。“子经(牵招)、子张(杨开),各自带领八百骑兵,分两路去追索逃兵,不求杀伤,只求迟滞……最重要一点,截断他们往广阳方向的去路,不许他们逃回广阳,只须他们往范阳方向走,还要降下速来!”

    这个要求很简单,阻截和迟滞嘛……一千六百骑兵,对兵杖丢了大半、又没了粮秣的一万败兵做这种军事动作,几乎是手到擒来。

    不过,有些莫名其妙就是了,而且人选也颇为微妙……牵招为人做事有节制,杨开稳重忠诚,让这二人去做此事,俨然真的是不求杀伤,只求不出纰漏。

    当然,不管如何,牵招和杨开还是立即上前拱手称喏。

    “其余诸将,就地挑拣俘虏,选出三千青壮可用之人充入军中便可,其余无赖、伤兵、老弱……便是真还有些青壮得力之人,也全都一并释放,并驱逐他们去寻他们的渠帅!”

    众人愈发摸不着头脑……明明俘虏了七八千人,却居然只留三千,其余全都放还?!

    “挑完俘虏之后,王功曹等人自然会出城接手营盘,尔等自去寻他补充军械、物资。”言至此处,公孙珣也变得严肃起来。“方伯尚在范阳不知生死,审正南受我之托出镇北新城,也祸福不知……尔等速速依令行事,不许推脱,明日间我便要看到三千青壮分编完成,而且军械齐备!”

    说完,公孙珣直接下马,兀自往程远志原本所居的军帐中而去,而众将眼见着牵招和杨开各自速速动身,也是纷纷有些茫然。

    不过须臾后,不待众将有所反应,一直没露面的娄子伯却忽然从军帐中走出,代公孙珣发布了一个新的指令。

    不是军令,而是简单仓促的职务安排——除了本就以军司马名义都督诸将的公孙越以外,其余诸将如关羽、刘备、张飞、魏越,各自许了假军曲候一职,并让他们分领新募之兵!

    下面的军官也多有提拔。

    这既是某种赏赐和安抚,也是临时扩军后必须的举措……唯一可惜的是,战事来的太突然,朝廷也不知道在干嘛,一郡之守也没资格掏出来正式编制,这些人的曲军侯多都是‘假’的,而且还只能‘假’到曲军侯这一层次,连个假司马都不好给的。

    譬如腿上挨了一刀的刘备,此时身上最值钱的职务其实是郡中贼曹掾,然后才是这个什么‘假’曲军侯。

    当然了,此时发布这个命令的意思,怕还是有催促众人赶紧滚蛋干活的一层意思,倒是用心良苦。

    于是乎,众将虽然多存疑虑,可依旧是赶紧拜谢封职,然后纷纷散去。

    “子伯兄。”然而,别人倒也罢了,关羽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当即就上前一步拦住了娄圭的去路。“你为君侯军务参赞,可能为我解惑?君侯此番布置到底是为何?”

    “无妨。”娄圭大概来之前就猜到了有这一遭,倒是不气不恼。“这条计策乃是之前诸位将军奋战之时,君侯与我想出的计策……”

    一番言语之后,不说关云长,便是其余走得慢看热闹的诸将也大多当即醒悟。

    不过,关羽毕竟是关羽,醒悟之后依旧微微捻须伫立,并肃容看向前方军帐:“既如此,君侯之前为何不与我们直言,是以为我们不堪提点吗?”

    娄子伯当即摇头:“云长想多了。依我看,无论是昨日高卧不起,还是今日不做解释,君侯怕都只是觉得当面之敌太过于让人失望,因为没有精神而已……”

    “失望?”

    “然也。”娄圭坦诚言道。“云长也是当日在邺城随君侯见识过十万流民之人,应当知道,君侯由此对太平道格外重视,之前数年在中山殚精竭虑,又在这涿郡悉心应对……”

    “这是实话。”关羽捻须。

    “可然后呢?”娄圭无奈摇头失笑。“开战后,黄巾贼声势广大,颇有震撼天下之意,然而,等到所谓黄巾大军兵临臣下,咱们与他们一交手,却发现彼辈如此不堪一击……你说,咱们君侯又怎么会不失落呢?”

    关羽一时默然无语。

    话说另一边,程远志程大帅领着一万来溃兵,先是试图向东窜回广阳,却于当晚在涿郡与广阳郡交界的圣水河处遭到了汉军骑兵的强力阻击,根本无法渡河。于是,他便只能在提心吊胆了一晚上后,于第二日一早领着残兵败将转朝南面范阳方向,试图与地公将军张宝的五万大军汇合。

    而这一次,汉军虽然没有像圣水河那边利用天然屏障大举阻击,却也依旧利用骑兵优势在前面阻拦不断。而且这个时候,还有大量被放还的黄巾军俘虏,伤兵、老弱,当然也有些许有战斗力的人纷纷从后面追上……种种情形都逼得程远志这个渠帅不得不以一种异常缓慢的速度向距离涿县只有四五十里的范阳渐渐靠拢。

    溃兵又累又饿,而且沿途遭受骑兵骚扰。

    只能说,好在黄巾军溃兵数量众多,后营那里也带出了些许军械,总算是有些战斗力。而且,程远志本人又多少有些威望,危急之下行事也颇为妥帖,居然就将牲口什么的全都让给伤兵,然后亲自步行勉励众人,倒是依旧能够勉力维持住军势,并催促残兵向南行军。

    到了这一步,程远志其实也别无他念,只求尽量带出一些军势去和张宝汇合而已。

    但是,程大帅万万没有想到,现在这个情形本就是汉军主帅公孙珣希望他保持的状态,他从一开始就被有些失望的后者玩弄于鼓掌之中!

    又隔了一日,距离范阳只有十余里了,程远志甚至遇到了张宝的探骑,并催促对方即可骑马折回,去搬救兵。

    而另一边,得知范阳和北新城尚算安稳的公孙珣也不再犹豫,他先是命令骑兵不辞辛劳,全面遮蔽战场两翼,然后便亲自带领昨日晚间便已经追上来,今日一早便缀在溃兵后面七八里处的汉军主力突然发力启动,准备就在今日借这股黄巾军溃兵来解范阳之围!

    汉军骑兵不要命的四处奔驰,再度对黄巾军溃兵进行迟滞,为此,他们甚至已经与少数茫然的张宝军哨骑进行了接战。而当公孙珣和他的汉军主力终于涌现到了跟前之后,这些疲惫至极的骑兵却又转而分散到两翼,一边遮蔽战场,一边也是用这个方式逼迫黄巾军只能往张宝那个方向逃窜。

    事情到了这一步,战局似乎又成定局了。

    程远志见到身后忽然出现的大规模追兵后,几乎丧胆!然后他的第一反应,也恰如公孙珣设计的那般,准备尽快往南去和张宝的大军汇合!

    然而就在这时,一名花白头发、拄着木棍的黄巾军败兵却出现在了程大帅的身前……此人正是一开始便被俘虏,后来却因为‘老弱’被放回的张副帅。

    “张副帅怎么还有脸来见我?”程远志气急败坏。“如此局面全都是你导致的!”

    “本不想来见程帅的。”气喘吁吁外加狼狈不堪的张副帅数日间宛如老了十来岁,整个人都垮了。“但有一句金玉良言要说给程帅听,所以我不得不来……程帅若是忠于你家大贤良师,此时就不该再逃的,应该折身与汉军死战!”

    不等程远志作出反应,周边几名太平道出身的小帅或是冷笑,或是悲愤,却俱都拔出刀来:

    “老儿又在为私心而害人!”

    “如此局面哪堪为战?”

    “你是要程帅送死吗?”

    “老朽此言确实是在为私心而害人。”张副帅面色悲戚却又忍不住自嘲而笑。“因为正如几位所言,如此局面,我们一伙溃兵虽然人多却也不堪为战,而我也确实是想要程帅去送死……但程帅,请念在我这把年纪的面上,允许我多说一句话!”

    “程师!”有明显是程远志徒弟出身的小帅赶紧进言。“汉军就在后面,不要着了这老儿的道,杀了他,咱们速速往南逃!”

    程远志回头而望,复又看向前面正南方隐约可见的范阳城和城下稍微模糊的营寨,心中陡然升起了一股难以名状的危机感……鬼使神差之下,他居然制止了自己的下属,反而期待着看向了这位几乎一手毁了整个幽州黄巾军大局的老头。

    “程帅。”张副帅脸上带着一股古怪笑意,不慌不忙。“我只有一句话……你想想,汉军此时驱赶我们这万余人往地公将军那里而走,是不是恰好就如同当日在咱们大营前,他们驱逐我手下部署往咱们大营而走一模一样?!”

    程远志心头猛震,然后恍然大悟!

    怪不得前日兵败汉军没有立即追杀自己!

    怪不得前日晚间自己想要渡圣水河归广阳却被汉军骑兵奋尽全力阻拦!

    怪不得自己转向范阳后汉军只是试图迟滞,却不下死手!

    怪不得汉军会放还那么多战力参差不齐的俘虏!

    怪不得此时汉军主力尽现,却依旧缀在后面两里的地方而不着急发动总攻!

    这汉军主帅居然是要故伎重施,将前日涿县黄巾军大败之势,隔着几十里卷到范阳城下!

    “我该如何?”程大帅失措之余,却是赶紧抓住张副帅之手认真问道。

    “我之前便说了。”张副帅握着手中木棍,盯着对方眼眸从容言道。“若程帅忠于你家大贤良师,以黄天为大义,便该当即折身死战,血溅当场!”话到此处,张副帅自嘲失笑。“老朽不识黄天、苍天,但造了反,又死了儿子,此番早已是要死无葬身之地的……可恨前日我一时不明,居然没有战死,反而连累程帅,今日愿随程帅信半日黄天,半为偿程帅之德,半为求身后地公将军将来替我子复仇,如何?!”

    “本该如此!”

    程远志此时心下清明无比,先是亲自动手将一名趴在驴子上的伤员负下放到一匹已经驼了伤员的健马之上,复又从身旁一人身上夺来一面黄天之旗擎在手中。然后,这位广阳太平道大方渠帅便纵身上驴,擎着旗子在败兵阵中东西而走,并沿途呼喊,历数‘苍天’之罪,号召溃兵中的太平信众随他为‘黄天’而战!

    张副帅不顾年高力尽,拄杖高呼黄天不止,第一个跟在对方身后奔走呼喝。俄而,那些本就是程远志徒弟、信众的小帅们也纷纷举刀持矛,摇旗巡行,催促手下败卒折身为黄天死战!

    数里外,白马旗下,公孙珣骑在马上,押着成军才一日,所谓只能打顺风仗的汉军主力,逼迫着黄巾军败兵往范阳城下而走……话说,本该有些紧张的他,此时居然有些难以名状的失望心思,反而有些百无聊赖起来。

    然而忽然间,前方一阵骚动,公孙珣一时茫然,抬起头来才发现,前方黄巾军败兵居然有些停滞的迹象,并随即变得骚动不已。稍倾,汉军才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居然是有一人,负着黄旗,骑着驴子在贼军中左右奔走,呼喝整队,煞是显眼。

    公孙珣一边疑惑一边继续督军向前,却又听到前面黄巾军溃兵中渐渐躁动起来,嘈杂之声也愈发响亮,到了最后居然汇成了一句虽然耳熟至极,却实际上在黄巾起事后极少听到的口号: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声音越来越大,这声口号也越喊越响,早已经疲惫不堪,一路南行的黄巾军此时纷纷驻足而立,而原本士气旺盛的一路前行逼迫的汉军主力却愈发显出了一些迟滞之感。

    公孙珣心知有异,但依然作出决断,准备在此处提前交战,再度击溃黄巾军。于是,他便当即下令全军驻足,然后便往一处微微凸起的小坡上行去,准备占据视野优势指挥战斗。

    军中其余诸将见状,也是纷纷往此处聚拢而来。

    而就在公孙珣来到坡上之时,忽然间,坡上汉军有些杂乱的阵中,一名不知道是降卒出身还是之前涿郡本地刚刚入伍的持矛汉军,忍不住小声学了一句:

    “苍天已死……”

    声音很小,说了一半便赶紧咽下,但却格外清晰。

    这让骑马走过一旁的公孙珣陡然勒马,一时失神看向这名‘汉卒’!

    跟在身旁的韩当不敢犹豫,即刻纵马拔刀来到这名汉军士卒面前,一刀斩下此人首级,并严加训斥,周边士卒当即悚然!

    公孙珣没有理会韩当其实非常正确的处置,而是将目光从这名‘属下’的尸首上移开,复又面无表情的看向了前面一里多外的黄巾军阵。

    彼处,局势再度发生了变化。

    那名骑着驴子、额头上绑着黄布带子的黄巾军首领,一手擎着黄天之旗,一手持着一把没了刀鞘的环首刀,居然昂然出列,准备以卵击石!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没有什么训诫,没有什么鼓舞人心之言,八个字喊出来以后,此人居然一驴当先,负旗举刀,望着汉军阵中一往无前而来!

    随即,不下两千黄巾败兵居然都随着他一边蜂拥而下,一边呼喝不止!

    八字之言,声震于野,或者说响彻天际!

    “真是……”立在公孙珣侧前方的魏越忍不住嘲笑道。“喊得响便能胜吗?彼辈无粮无械,累饿交加,隔着大半里路,我们不用反击,只需稳住阵脚让他们来冲,彼辈便要一触即溃的……那领头的莫不就是程远志吗?居然骑着一头驴……哈哈……”

    魏越一边说一边笑,然而笑到一半便笑不下去了,因为坡上的公孙珣盯着那个骑驴之人,和这股不自量力反扑之势,脸色居然越来越严肃……这时候再笑,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当然,魏越依然不知道公孙珣为何如此严肃。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而就在这时,公孙珣忽然幽幽重复了一遍这个响彻于耳的口号,然后却即仰头大笑,笑的肆无忌惮。“哈哈哈哈……”

    众将闻声俱皆色变,有如魏越这种,依旧不知自家君侯为何发笑,只是觉得惶恐而已;但有些人,如娄圭,恍惚间却觉得耳旁有什么东西裂开了一般;又如关羽,仿佛听到了有刀子在自己身畔出鞘一样。

    “诸位!”公孙珣笑完之后,忽然提马向前越过诸将,面上笑意不止,却是抬手指向了南面呼喊不止渐渐逼近的黄巾军军阵,声音也是格外响亮。“自黄巾贼起事谋逆以来,天下纷扰,州郡失措者数十不止。可我携诸君与之相战,却只觉得彼辈黯淡无能,昏悖可笑,破之更如小儿戏于井瓦之间!”

    众将纷纷于马上昂然挺胸。

    “不意,”公孙珣忽然变色。“事至于此,却能见一黄巾渠帅知耻而奋勇,也能见上千太平道信众悍不畏死,以身殉其黄天,虽然依旧可笑,却也不失豪烈。诸君,我欲先借此骑驴人之首,悬于范阳城门之下,以求震慑,又欲再收之而厚葬,以慰其豪烈……谁能替我取回来?!”

    除了主骑韩当以外,众将几乎齐齐震动响应,然后便纷纷越过公孙珣,各自回阵去呼喊亲近骑士,准备持矛裂阵而出。

    公孙珣不以为意,只是直接转身拔刀,然后居然亲自催动大军迎面压上。

    两军尚有数十步之时,没有回阵,一马当先孤身而出的关云长就已经来到程远志跟前,这位注定要以万人敌名垂青史的当世虎将只是抬手轻轻一刺,便将这位又累又饿,只是心中清明,所以兀自呼喝黄天不止之人杀于两军阵前。

    轻飘飘的,毫无半点难度可言。

    随即,上万汉军滚滚压上,上千决死反扑的黄巾军当即被碾为齑粉。

    战斗没有停止,四面围住范阳城的张宝军之前便得到讯息,然后北营主将便亲自引兵而来,公孙珣指挥若定,持刃督军向前,果然还是成功仿效了前日一战,让黄巾军败兵反冲自家营寨!

    郭勋得知讯息大喜过望,只因四面大门都被他从里面用土堆堵住,便赶紧从城墙上悬下不少勇士……汉军两面夹击,范阳城北面的黄巾军大寨旋即告破!

    而张宝闻讯后虽然惊怒交加,却依旧不甘示弱,反而督军试图夺回营寨,但终究是失了先机,又被大股汉军占据原本黄巾军的北面营盘,据营而战,所以激战一整日却毫无进展。

    当日傍晚,黄巾军无奈收兵,而娄子伯却得了一个命令,要将程远志人头交与城中郭勋,好让对方将之悬在南门那边,以求震慑张宝。

    趁着范阳城内赶紧清理打通北门之际,娄子伯好奇的打开了眼前的木匣,却看到那程远志的首级双目圆睁,口鼻打开,宛如依旧在呼喊黄天不止……当然,娄圭也算是久经战阵,倒也不至于怕一个首级。

    故此,他只是微微摇头,便复又合上了木匣:“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你拼上性命也要喊出来的这句话,却只说对了半句啊!”

    天色渐黑,一日奋战,范阳城内外俱皆无声。

    ——————我是尽力了的分割线———————

    “太祖先破当面之敌,复欲疾速南行,以解范阳之围”——《旧燕书》.列传第十八

    

    http://www.cxinbz.com/fuhan/370620.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