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覆汉 > 第六章 河内洛中两相隔

第六章 河内洛中两相隔

    公孙珣的位阶摆在那里,洛中最近刚刚冒出来的什么骠骑将军、车骑将军,还有新任没有两个月的全套三公纷纷遣使来致意,只能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却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唯独阅兵在即,北军与西园的校尉们有不少人纷纷到此,反而着实让人有些思量。

    很显然,正如张杨所想的那般,大将军这一手明显有借公孙珣的威势拉拢和逼迫这些人站队的意思。不过,张杨一个假司马,想法还是浅了一些的。实际上,平心而论,人家何进这一手明显也有用这些人替数年未曾露面的公孙珣稳住阵脚之好意。

    如此情形,只能说花花轿子人抬人……虽然这年头轿子还只是非主流,可道理却是相通的。而造势嘛,既要有实打实的东西,也要善于务虚,最好是虚实结合,一下子弄出一片让人望之便心折的氛围来,然后再趁热打铁将局势稳住了,也就省的大动干戈了。

    只能说何进这一招,堪称绝妙,或者说,如今其幕中人才必然充盈。

    然而,何进和公孙珣跨河相对,呼应得当,一时震动洛中,可天子的反应却也极度迅速且有力,他居然当机立断,即刻派出使节来见公孙珣……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只要察觉自己快死了,都会如此清明和果决。

    “果然有热闹!”

    曹操甫一下船便看到了使节的仪仗被堵在了孟津渡口旁的屯所外,然后不由再笑,却是眯着眼睛捻须从旁边挤了过去,然后明智的选择了渡口侧的一块台地上,居高临下,靠近观赏起来……这种事情,其人俨然是打小便做惯了的。

    至于旁边几人,虽然也出于本能跟着挤了过来,但不要说刘备、张杨、张辽等人层次天然不够,不大懂得其中奥秒了,便是徐荣和吕布也对此茫然不解,外加些许不安……这些人可不像曹操从小混在洛阳,见多识广,他们对皇权二字天生敬畏有加。

    “我乃司隶校尉张温,奉天子命,有诏给蓟侯,还请他速速出来接旨。”原来,此番作为天使来见公孙珣的,居然是前太尉加前车骑将军,现任司隶校尉张温,也就是那个昔日统帅十万大军征西之人。

    此人来当使节,只能说北宫天子确实是极度重视公孙珣的。

    然而,以张温的身份,再加上持节而至,公孙珣建立在渡口畔空地上的小寨却居然闭门不应。

    换做一般情况下,任何一个天使这时候都该拉下脸来,直接砍了守门的士卒才对……但眼前这位不是一心一意做大官、和稀泥的张温张太尉吗?当日他手握十万大军时都不愿意跟属下闹生分的,何况是在这个微妙的时刻对上公孙珣这样的人物?

    于是乎,张温等了片刻,只能亲自上前报上名来。

    不得不说,司隶校尉加天使的双重震慑力还是很大的,扶剑立在简易辕门前的几名卫士瞬间就有些撑不住劲,然后为首一人无奈之下,也立即转身往后面只有几十步距离的寨中大帐而去。

    张温也瞬间便松了一口气。

    然而,接下来让人目瞪口呆的是,众目睽睽之下,洛阳各路显贵的使节目前,那武士入帐之后几乎是立即就被赶了出来……很显然,公孙珣依旧还是不做理会。

    围观众人神色复杂,如曹操这种看热闹不嫌事大之人却干脆笑了出来。

    张温立在简易的辕门之前,距离大帐只有几十步,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身后的窃窃私语声与周边的嗤笑声也是听得一清二楚……一瞬间,其人几乎羞愤的想走。

    但是怎么可能走呢?自己分明是来传旨的……而且他也不信了,这公孙珣何至于跋扈到这个地步?真要是公然拒天子使者于门外,怕是何进也兜不住他吧?更何况如今众目睽睽,他张温怕丢脸,公孙珣就不怕背后落得一个乱臣贼子的名头?

    就在张温羞愤难耐之际,那边随着报信的卫士被赶出帐来,一人却是从帐中而出,顺势让人卷起了帐门。

    “是颍川戏忠。”刘备先是面不改色说出此人姓名,却又陡然微微一怔。“原来我兄在做祭祀。”

    不止是刘备,随着戏忠让人卷起大帐帘门,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其中情形——公孙珣居然是备着三牲,在做一场祭祀。

    这下子,连张温都安生了下来,转而静待对方结束祭祀,唯独曹操愈发眯眼,然后捻须不止。

    祭祀按部就班的结束,公孙珣倒是毫无拖延推辞之意,居然干脆利索的亲身出来了,然后就在辕门内与张温相对,行礼接旨。

    旨意很简单,加公孙珣为特进、光禄大夫,入洛。

    平心而论,仅凭今日天子的这道旨意,公孙珣对其人此番应对的评价俨然又高了一节,因为这是一个很有余地又很节制同时又很有效果的旨意……简简单单,合情合理,既没有逼迫公孙珣重新站队的意思,也没有居高临下的姿态,但到底是彰显了其作为天子的影响力,若公孙珣就此接旨入洛,那他此番轻骑而来为何进撑腰的气势便不免被化解了六七成去了。

    所以,公孙珣不能接这个旨意。

    “臣不敢受。”公孙珣起身后,正色相对。

    张温沉默了片刻,他虽然是司隶校尉,却根本不愿意掺和到这种事关兵权的大事中来,尤其是天子身体如今越发不好,再加上本朝天子那可笑的寿数,他基本上可以断定天子没几天好日子了……而按照汉室传统,天子一死,外戚、士人、宦官又得杀做一团。

    但是话还得说回来,张温毕竟职责在身,他受天子命来此传旨,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直接回去,未免太可笑。

    无论如何,话还得问清楚。

    “敢问蓟侯。”张温思索片刻,然后尽量用一种比较平和的语气询问道。“这到底是什么缘故呢?天子之诏,不能无故而不奉的,可是身体有恙吗?”

    听得此言,公孙珣不仅没有得到台阶后的放松感,反而陡然一肃,并旋即冷冷看向了对方。

    话说,此时虽然是初冬时节,但天气却不是很冷,尤其是午后阳光直射,反而很是温暖怡人,而被对方近在迟只这么一瞪,张温却居然有些遍体生寒。

    “卫将军。”几乎是出于自保本能,张温立即咬牙上前半步,试图低声交流。“我……”

    “敢问司隶校尉,你出此言是何意?莫非是要仿效当日天使逼死我家君侯故友司马直一般,逼死我家君侯吗?”就在这时,随着公孙珣身后一名文士忽然作声呵斥,张温当即面无血色起来。“你难道不知道,我家君候刚才在账内祭奠是谁吗?!而且,你难道不知道,当日司马公死后,我家君侯曾立誓,此生绝不会交一文钱来与阉宦买官吗?”

    张温只觉得自己满脑子嗡嗡作响,他这才想起来,司马直就是在这个地方自杀的,而且之所以自杀就是托病不受官却被天使逼迫……对方如此作态,他是真的无可奈何了。

    然而,不等张温解释,那文士居然复又拔剑出来,直接相对质问:“你身为司隶校尉,擅有司隶重权,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有所暗示,到底是什么意思?莫不是我家君侯今日说有恙,你便要直接抓人不成?!”

    “怎么可能?!”张温不敢再让局势糟糕下去,当即出言否认,以求推脱。“我如何会做这种事情?!”

    “你如何不会做这种事情?”那人继续扬声质问。“天下人皆知,你张温乃是以财货输西园而为三公的……向来奉迎北宫阉宦!天下汹汹至此,皆由阉宦所起,你一个南阳名门,就不怕被天下人嗤笑吗?”

    张温随即惊吓失语!

    毕竟,眼前这一幕乃是其人最担心、最害怕的一幕!

    首先,张温也好,还有之前的崔烈也罢,其实都是个标准的士人,骨子里还是典型的经学世族名门,还是跟士人们一条心的。

    但是,谁让他们遇到了一个奇葩天子呢?

    而且谁让他们距离洛中公族这个位置就差一点点呢?

    而面对着这一层阶级差距,面对着把持北宫要害的宦官们,有人如之前审配的故主陈球,选择了去图谋宦官,结果是身死且差点族灭;非只如此,还有之前的王允下狱、阳球惨死,无一不彰显宦官的强横……于是到了后来,如崔烈、张温这群人再来到这个门槛上,就选择了苟且,选择了适度的迎奉。

    可偏偏就是这个时候,新一代的年轻士人迅速成长了起来,洛中的袁绍,幽州的公孙珣,还有经历了十几年党锢活下来的那些人,全都持刃横刀,喊打喊杀,俨然是要凭着武力与阉宦不两立。

    这种事情,如张温这些人是不敢做的,但也不敢反对,而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们终究是在意外人评价的,是要脸的!

    那一日,崔烈被公孙珣公开嘲讽,回去郁郁难耐,便又找自己儿子询问他在洛中的风评,结果他儿子崔钧早就因为父亲买官而在洛中年轻士人中丢尽了脸,于是直言嘲讽,引得崔烈动手去揍自己儿子,还被对方给逃了,算是没揍成,最后只能在家中掩面叹息。

    张温也是如此……身为一个典型的老派士人,他也尤其怕丢脸,只不过他官位太高,大家平素里都给面子,所以也无人有机会嘲讽他。

    但公孙珣呢?

    但如今天子身体不好,眼看着这群年轻士人蠢蠢欲动呢?

    一时间,身为天使,张温羞愤难耐,却又无法解释,反而只想匆匆逃离。

    “几年不见,娄子伯倒是变得好一张利嘴。”徐荣一时感慨。

    “明显是早有准备。”刘备淡淡言道。

    “堂堂司隶校尉,持节来封官,却反而觉得羞耻吗?”张杨虽然有些政治素养,却终究是难以理解。

    “那可是白得的光禄大夫!”吕布也是感慨无言。“想我等自黄巾后,几乎被弃置不用,数年寸步难行”

    出乎意料,一直笑意明显的曹孟德此时却不禁渐渐肃然起来:“那可是奉迎阉宦的罪名,如何能担在身上?”

    周围人纷纷沉默。

    刚刚加冠的张辽完全听不懂这群人在说什么……只是觉得他们和那边对峙的双方一样,都很厉害的样子。

    但是,瞬息之后,公孙珣立即让年轻的张辽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厉害。

    “卫、卫将军,奉迎、奉迎阉宦之事实乃虚妄之言,我此行也没有逼迫的意思。”张温勉强站住身形,也不敢去看那个厉声作色的文士,只是勉力与沉默着的公孙珣做些解释。“今日回去后,我一定与天子好好说明……”

    “司隶校尉如此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公孙珣终于扶着佩刀淡淡开口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跋扈过度,让你受委屈了呢!”

    “不敢……确实不敢!”张温无可奈何,只能退后数步,来到节杖后面躬身相对。“今日事是我认识不清,自取其辱……鄙人实在是忘了司马公便是在此处故去的。”

    “现在知道了?”

    “这是自然!”

    “你欲何为啊?”

    “请归洛阳,不敢再问君侯职司……”

    “不该进去祭拜一下司马叔异再走吗?”公孙珣忽然平静质问。

    “……”

    张温失魂落魄,却居然无可奈何,只能让人收起节杖,踉跄进入帐内,然后俯首拜祭了一番。然而,其人走出帐外,却又在冬日午后刺眼的阳光下,陡然发现自己居然被百余名昂藏扶剑武士给团团围住了。

    出乎意料,张温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脑子有些昏沉还是如何,居然没有害怕,只是浑浑噩噩,有些茫然而已。

    “诸位。”公孙珣不急不缓,负手立在这些武士身后,朗声言道。“若说这位司隶校尉张公此行是欲对我行逼迫之事,我也是不信的,因为其人没这个胆量。但若就此说这等人不能害人那便是自欺欺人了……我弟傅燮傅南容,去年死于汉阳冀城,杀他的,一为赵忠,二为耿鄙,三……便是此人了!若非赵忠妒忌南容,南容不会被驱赶到汉阳那种地方为太守;若非耿鄙自大,仓促出兵逼反整个凉州,南容不会被围;而若非此人提十万兵马,劳师动众,却大败而归,又哪里有后来的事情呢?”

    “我没有杀傅南容……”张温惶惶而言。

    “南容却因你而死!”公孙珣凛然对道。“无能而居高位,与贼何异?!无功而贿高位,与投靠阉宦又有什么区别?”

    张温喏喏不知所言。

    “当日我在长社破黄巾贼十万,见孙文台勇烈过人,便唤军中司马以上俱来观其形容样貌,今日我带你们自幽州来此,却不料先见此人。”言至此处,公孙珣愤怒难制。“昔日我在昌平教你们《诗经》,说‘相鼠有皮’,便是此辈中人了!尔等一个个看不过去,记住此人容貌、姓名、官职!然后谨记在心,引以为戒!”

    周围人相聚数十步远,却纷纷惊吓失声,而张温陡然醒悟,立即劈手从自己早已经惊呆的侍从处夺得节杖,然后居然一手举杖开路,一手掩面,惶惶而逃。

    其人到了渡口,坐上船只,也不顾自己侍从有没有跟来,便俯身在船底,催促船夫速速行船南归洛阳。

    周边人看的目瞪口呆,也看的汗流浃背。

    眼见着张温仓惶逃窜,这里原本兴奋不已的众多使节、官员,却无人敢动。

    “我家君侯有言在此!”娄圭依旧提着剑,走到辕门前,昂首相对。“正所谓士宦不两立……若有阉宦子弟在此,不得入此门,以免血溅五步;若有擅加奉迎北宫阉宦如前者,也不得入此门,以免自取其辱!”

    言罢,那娄圭居然喊人来,将这柄剑悬在了辕门之上,以作宣示!

    一直等到公孙珣和娄圭复又入帐,辕门前这才重新骚动了起来,首先进去的自然大将军长史王谦,只见其人目不斜视,直接从剑刃之下昂首直入;然而,接下来骠骑将军董重的使者却是长叹一声,直接转身就走;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在车骑将军何苗的使者身上……这位使者犹豫了片刻,却是解下了自己车骑将军长史的官印,然后白衣入内!

    原来,此人居然是公孙珣邯郸旧交,牵招的恩师,安平名士乐隐!他一边不能否认何苗与宦官的亲密姿态,一边身为士人当此选择,无奈之下便只好干脆弃官,以故交之身而非车骑将军使节的身份入内了。

    接下来新任三公其实都是刚刚提拔上来的纯儒,反倒没有问题,而三公使节入内后……曹操却是昂首挺胸,面色如常的带着身后一拨人混进去了。

    说是混进去,这小寨中的五百义从,到底是有两百老卒的,如何能不认得他曹孟德?个子矮、眯眯眼,特征如此明显。

    便是吕布吕奉先、徐荣徐伯进、刘备刘玄德也都是故识。

    然而,张辽居然也打了声招呼,与一名并州口音的义从相对一笑,然后从容进入,倒是让张杨不觉心下惊疑起来。

    步入帐中,公孙珣早已经撤去祭奠,而等到这位卫将军仪式性的与三公九卿的使节粗略相会了一下后,偌大的大帐中到底是按照亲疏关系,渐渐显得稀疏了起来。

    到最后,张杨居然也得以上前与公孙珣交谈了几句,而且你还别说,对方跟洛中那些高官截然不同,居然毫无架子,更没有那让人极度无奈的地域歧视!

    一番言谈之后,公孙珣居然勉励了张杨几句,甚至还让人取了一把刀来,亲自给此人配上。

    张杨刚刚还见到对方将堂堂前太尉,如今的司隶校尉逼迫成那样,心里发虚呢,哪里会想到有这么一出?等到他昂首挺胸走出辕门来,却是心中不禁感慨……卫将军即便如此位阶,却真还是边郡出身!

    至于说这位并州假司马一直到坐上船,过了一半的黄河,这才注意到张辽消失不见,然后愈发心生疑虑,却也是后话了。

    黄河北岸,公孙珣继续与访客们交谈应酬……随着一众不相干之人纷纷离去,再如徐荣等人也好生叮嘱问候了一番,任由其过河归营不说,到最后,帐中到底是只剩下了一个刘备刘玄德了。

    “孟德去哪儿了?”公孙珣送完满意而归的王谦出去,回到帐中,却先是问了另外一人。

    “回禀兄长。”之前一个下午,一直立在几案后,宛如侍者一般的刘备恭敬上前,应声而答。“孟德兄拉着子伯兄到外面看黄河落日去了。”

    “他就这么小觑于我吗?”公孙珣一时失笑,然后随意坐回到了帐中主座之上。“玄德且坐。”

    刘备犹豫了一下,到底是面色如常的坐到了一个空位上。

    “你这是何必呢?”公孙珣失笑作答。“莫非以为我会像为难张温一般为难于你吗?”

    刘备一时叹气,却是默然不应。

    话说,上月时,他眼见着公孙珣藏身在广阳数载不动,而洛阳一时云波诡谲,更兼之前王芬死在他的治下,心中多少是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野心兼大志,这才挺身而出,而且自以为不负任何人。

    可是谁能想到公孙珣却忽然出山了呢?而且其人甫一到此地便震动京师,改变大局,让他之前的辛苦化作泡影兼笑话。

    更重要的一点是,若如此,他刘备之前的行为又算什么呢?若公孙珣心生怨气,以二人之间的关系,自己又能如何相对?

    不过,刘玄德绝不是敢做不敢认之辈,这才有了第一时间便与洛中禁军诸位旧识一起来拜会对方的举动。

    刘备心下坦然而决绝,坐在对面的公孙珣也是心下怪异而又感慨。

    讲实话,公孙珣此时居然格外理解刘备的心态,因为这个时候的对方正如数年前的自己一般,他甚至可以替刘备说出那些不负天下之类的话来,甚至可以想象对方是用什么理由才说服他自己才做出这种举动来的。

    但是话又得说回来……自己在冀州、在河内、在洛阳安排了那么多人,为什么别人都能忍住,都愿意相信他公孙珣,但刘备就不愿意呢?是其他人都不生疑虑?还是其他人都是凡夫俗子?

    说到底,在疑虑之余,到底还是他刘玄德打小心里便有一股志气!

    大丈夫生于世,岂能久居于人下?!

    公孙珣相信,此时在外面看落日的曹操,之前恭敬告辞的吕布,或许心里都有这么一句话!

    那该怎么办呢?

    找机会杀了他们?杀了所有人?

    为什么杀他们?因为有野心就杀了他们,那真正被天下人视为怪物的反而是他公孙珣吧?而且这天下缺少野心之辈吗?杀了曹操,中原战乱就会少死很多人吗?甚至之前在河内这地方杀了韩遂,西凉就会不反吗?

    而如果不是因为野心,那莫非要因为曹操聪明而杀他?因为刘备有魅力就杀他?

    简直可笑!

    势是势,人是人,公孙珣这些年想的最多的就是这个东西。

    而具体到眼前这桩事情,其实来的路上,接到了审配的传信后,公孙珣便已经想的很清楚了。

    自己若能鞭挞天下,定平河山……刘玄德也好,曹孟德也罢,自然不足为虑!而如曹操这种聪明豁达,如刘备这种仁义魅力之辈,放在外面填充空间,总比吕布、袁术那些人在外面要强吧?

    收拾河山,不靠自己的强横与德行,难道要靠对手太烂?

    “玄德不必挂怀。”公孙珣忽然失笑开口道。“你以兄事我,我以弟视你,皆为汉臣,难道还要再相互视为君臣吗?便是真为属吏,也只是向上称德,向下无碍……天下汹汹,你有激荡之心,我只会高兴。”

    刘备定定看了看公孙珣,起身俯首而拜:“兄长在上,备自束发起,便受兄长恩遇,虽非君臣,也是兄弟之情兼知遇之恩……备在此立誓,朝堂虽然诡谲,但备此生绝不会与兄长相对,如违此誓,必让我血尽而亡!”

    公孙珣再度失笑:“不求你此番誓言,只求你日后不要负了此时心中决绝之意。”

    “滚滚大河啊!”帐外河畔,曹操负手而叹。“子伯啊,你还记的咱们少年时的煌煌大言吗?”

    “不记得了!”娄圭当即呛声。

    ——————我是不忘初心的分割线——————

    “中平六年,冬,大将军何进以信与太祖,言失兵权,或碍诛宦事,太祖闻之,自引私兵轻骑至河内,洛中北军、西园多太祖旧部,纷纷来谒。洛中宦官闻之,乃语于灵帝,以诏付司隶校尉张温,使其诏太祖入洛。及至,太祖悬剑于辕门,张温见而叹之,竟羞惭而走。”——《旧燕书》.卷一.太祖武皇帝本纪

    

    http://www.cxinbz.com/fuhan/370708.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