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覆汉 > 第二十七章 赤伏真人正天位

第二十七章 赤伏真人正天位

    说是休息到天明,但孙坚却犯了个巨大的错误,那就是天明比他想象中来的要快!

    雨夜的云层给了孙文台一个错觉,让他以为天明还有很久,足够他的部队获得一个充足的休息时间,但实际上,他摸到鄾聚小城的时候就已经近午夜了,然后再出发、再突袭,时间早已经在让人振奋的胜利中偷偷溜走了许多,而偏偏夏日的日出又是一年最早的。

    另一边,太阳是永恒的,渐渐停下雨水的云层是不可能遮蔽住所有光线的,所以很快,随着太阳在云层后东升,原本漆黑一团的战场立即开始变得有些渐渐模糊,继而清晰起来。

    但偏偏与此同时,孙文台的部队实在是太累了,虽然地面潮湿、营地杂乱,可很多士卒一旦坐下就困倦到不行,乃至于有人之前素衣白刃搏杀都无伤害,却竟然猝死于睡梦之中,也是让孙坚所部将领一时慌乱。

    照理说,这正是之前吕布所言,引两三千众奋力突出,反败为胜的最好时机。

    不过,战场上永远会出问题,城下已经成为烂泥潭的军营内孙坚军可以因为主帅误判而使全军陷入危险境地,城上却更加干脆到让人无语——蔡瑁和刘磐之间发生了内讧。

    说内讧可能有些夸张,但考虑到眼下这个情形和可能发生的严重后果,说不是内讧却也不免自欺欺人。

    蔡瑁和刘磐之间的深层矛盾就不必多说了,本土大族与外来统治者亲信之间的地域矛盾,这年头谁都避免不了……公孙珣刚刚确立了河北为重心的统治模式,审配就拉杆子与吕范分庭抗礼,可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功劳与资历;至于袁绍的败亡,干脆有几分是要直接算在这个问题上的;那么刘表一个兖州山阳出身的党人大佬,来到江汉之地做刺史,虽然说大家为了生存一开始一定会紧密团结的,但离了刘表往下的诸人又怎么可能真的亲如一家呢?

    更何况刘表这都到荆州四年了,早过了相忍为国的时期了。

    而二人直接矛盾似乎也毋庸多言……乱世当中,军权第一,蔡瑁一开始担任江夏太守,后来让给黄祖转而担任襄阳所在的南郡太守,而公孙珣设置军师一职的事情,各处也多有仿效,于是蔡德珪又被刘表拜为军师中郎将,实际上是荆州的军事主管,刘表副贰;不过别人怕蔡瑁,刘磐却不惧,其人乃是刘表族侄,是刘景升在军中真正的体己人,不然也不至于此战一开始让他统军出战了,如此人物,大概也是荆州军中唯一能与蔡瑁,还有分治江夏的黄祖分庭抗礼之人了。

    至于今日导火索嘛,说起来还要怪吕布……这厮建议蔡瑁关闭城门,驱逐溃兵绕城而走,道理是对的,可人家刘磐和黄忠等人狼狈逃回,居然也被拒绝入内,只能一路狼狈,从东城绕到西城,然后方才叫住认识的西门守将,这才打开了城门引随从溃兵进城!

    说不上谁对谁错……蔡瑁当然理直气壮,这事闹到史书上他都不惧,说不定还会说他法度严密,可人家刘磐在城外几乎丢了性命,作为直接受害者难道也要他称赞蔡瑁法度严明吗?!

    一时间两人吵闹不休,偏偏又都有部属随从,谁肯想让?

    下面的将领也是一分为二,城上之人嫌弃城下之人溃败无能,城下之人愤然于城上坐享城池,非但见死不救反而临阵不纳……最后吕布苦口婆心劝了又劝,劝到太阳都出来了,双方才好歹念在城外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孙坚,看在孙老虎与吕老虎二人的面上没有火并,而是一个占据东城、南城,一个占据西城、北城,各做防守去了。

    但这么一来,吕布的出击计划却是彻底落空了……大败之后,城中稍微有精神气的兵马被两位荆州大佬各自带走一半,生怕给对方留多一个,全都在城头上站的稳稳的,留在城中闲置的只有一堆人人带血、满身泥污,连甲胄都无的溃兵,哪里能有一支修养生息的生力军此时突然交给他吕布领着突出去呢?

    “温侯,如今之事如之奈何啊?”蔡瑁等刘磐走后许久,方才想起出击之事,不免有些讪讪。“刘磐这厮如此可恶,无能失掉营寨之后还徒劳耽误战机!”

    吕布早已经无语至极,心中暗骂不止,甚至后悔没把自己那八百骑兵藏在城内了,唯独他现在孤身在此,还能如何呢?

    “蔡君安心,不要紧的。”吕布面上微笑不止,却是顺势转向了城东面被孙坚军夺取的原荆州军大营,并随意指点而言。“事到如今,我军虽不能再出城反扑,可你看孙坚士卒,也个个疲敝到了极致,彼虽大胜,此时又能如何呢?”

    “说的也是。”雨后云层缝隙中微微洒出的阳光之下,蔡瑁眯着眼睛看向城下,全然没了之前清晨时要与刘磐火并的剽悍姿态,儒将风采尽显,却又忽然蹙眉。“不过,若是彼辈强行乘胜攻城呢?”

    “那就不用组织生力军出击了。”吕布也微微望着城下眯眼言道。“就在城墙上趁势反扑,解决此獠便可!”

    原来,随着城头上耽误许久,却是让孙文台所部熬过了最虚弱的一段时间,他们借着缴获、雨后微露的阳光、大胜后的振奋,当然还有必要的饮食、饮水、睡眠补充,到底是重新振作了起来。

    而从城头上看去,让吕布还有蔡瑁有些难以理解之余却又不免愤怒的是,居然有人明显在组织和鼓动一支敢死队……这些原本素衣之人在缴获中翻检甲胄、刀兵,然后纷纷披甲换刃!同时,还有大量士卒在翻检弓弩箭矢等物,集中分发。

    很明显,他们要继续作战,而此时再作战,除了尝试登城又能如何?可若尝试登城,又不免小瞧了蔡瑁等人。

    当然了,这也是蔡瑁等人大败后唯一一点底气了……昨夜凄惨大败,到底是军心沮丧,死伤颇重,建制混乱,而且也从战略上断绝了刘表干涉南阳战役的可能性,唯独坚城之后逞勇易,邓县乃是自古以来的沔、淯大城、襄阳门户,城墙未必高大,却是颇为坚固,再加上终究是熬过了最混乱的深夜,此时孙坚还想得寸进尺,未免让人愤慨。

    “让刘磐好生防守北面,那里指不定也是攻击方向。”蔡瑁看到城下孙坚军渐渐恢复气势,整理营盘、装备甲胄刀兵之余更是直接翻查出了绳索、抓钩、甚至部分梯子之物,却是再不怀疑孙坚军的攻击意图,可依旧愤然难平。“再替我问一问他,若非是他留下如此多的军资事物,如何能让孙文台有胆气再来攻城?”

    后面那句未免意气之争了,那种败仗之下,谁都找不着谁,难道还能让刘磐销毁军资不成?

    不过,不等受命军官尴尬之下喏喏而去,北面城上却先来了个军官,乃是替刘磐传令来了,说是刘将军担忧蔡军师素来未经大阵,所以专门提醒,让蔡军师小心防守之余听从吕温侯意见,以免被一鼓而破,耽误大局,当即又把蔡瑁气了个七窍生烟!

    大敌当前,全军又刚刚大败,二人还在这里内斗,吕布冷眼旁观之余心中不免半是好气,半是好笑……但其人想到当初为贾诩所卖之事,又想到当日董卓阵营那些烂事,还有今日将骑兵早早藏起来的事情,却也不好一百步笑人家五十步了。

    上午时分,随着阳光乍露,战事忽然再开!

    孙坚所部大胜之下到底是士气爆棚,更兼其部悍不畏死,所以居然直接从城东、城北交界处试图集中攀城……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城楼上泾渭分明的防守序列。但也无所谓了,城上之人毕竟是大败之后苦守之势,不免立即严阵以待。

    先是箭雨压制,数以千计的孙坚军部队不顾严重的交换比纷纷涌到东城、北城城下向城头集中抛洒箭雨,试图压制城头上的部队,城上部队不敢怠慢,也立即尝试还击,唯独城墙上安全空间有限,稍显示弱而已。

    而在箭矢横飞之中,沟索、简易梯纵,则集中铺陈到了邓县县城东北角左近。

    战争从来没有从容这种说法,虽然沟索这种东西理论上只要奋力一刀便可砍断,长梯更是可以奋力顶开……实际上,负着缴获来的盾牌,裹着缴获来的甲胄的那些孙坚军敢死之士,大多数就这么未经交战直接摔下城墙,再难起身……但另一边,在远程压制之下,有时候手忙脚乱之中荆州军未必就能这么轻易成功处理这些东西。

    尤其是钩索,和看起来更稳妥的梯子相比,实际上处理起来更加困难,因为钩索一旦勾住了城头上的砖缝,绳索紧绷,未必砍得正好,想要完美处理掉,就需要城头有人主动探出头来,从城墙外侧方才能施力妥当,割断悬索。

    但这未免太危险了!

    当然了,从攻城一方的角度来说,他们还是更愿意爬梯子,因为爬梯子的同时可以举盾遮护头顶,而悬索上城的过程中未免会成为侧面防守方的靶子……心理因素是需要考量的。

    因为简陋而格外惨烈的攻城战就这么陡然爆发,生命在这种过程中完全就是消耗品,但却很难显示出消耗品的价值……大量的孙坚军士卒被杀伤,也有少数防守方的士卒死于城下的箭矢压制,甚至有人趁乱真的翻上了城头,却很快在围攻下摔落下去……说到底,还是那句话,城上之人是败军,骨子里气势不足、建制散乱是不错,可以孙坚军目前这种攻城条件,想要强行攻城也未免可笑。

    战事没有超出预料,吕布并插嘴指挥,也没有无聊的亲自动手参与,只是与蔡瑁在东面城门楼上侧身观战而已……看了半晌,其人却是愈发百无聊赖。

    “如此攻城毫无意义,只是徒劳消耗士卒性命。”吕布一声叹气。“孙文台应该也只是太过贪心,想试一试城中士气罢了,若是再无结果,想来便会到此为止了。”

    “温侯仁念!”蔡瑁恳切赞同道。“孙文台没理由再攻下去了。”

    但是……所以说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城下一阵欢呼声骤起,然后吕布与蔡瑁目视可及之下,居然有一名身材雄壮、披甲赤帻之将在众人簇拥之中率一队精悍甲士涌到城前!

    吕布和蔡瑁面面相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虽然都没有跟孙坚直接打过照面,可孙文台自讨伐扬州叛乱时算起,其人赤帻之名便名传天下!

    如今这个局势下,孙坚居然要亲自攀城?

    “全军集中到彼处,务必拦住!”

    难以置信之余,蔡瑁几乎是遍体生寒,然后奋力下令。

    毕竟,对方乃是公认的天下名将,是从黄巾之乱前便横行扬州的江东之虎;讨伐黄巾之时更是被人称颂为所向无前,卫将军都要指其人赞其武勇悍烈;其后讨董之时,又是他奋力向前,败而不馁,结果屡战屡前,独与曹刘最前;如今其人又并吞中原腹地如虎,是与曹刘并称的天下英雄!

    如此人物,谁敢轻视?

    便是有人敢轻视,也轮不到这城上一群败军之将!

    非只是蔡瑁所在东城调兵遣将,尽发精锐阻拦,便是北城那里,也是纷纷振动,调度严密……换言之,只是孙文台一人,便立即改变了战场格局与气氛!

    和蔡瑁的紧张不同,吕布眯着眼睛,死死盯住了那个赤帻之人,眼看着其人真的在漫天箭矢的掩护下,在身后士气大振士卒们的欢呼中,直接来到城下,并开始悬索而上,却又陡然回头:

    “蔡军师!”

    “温侯请讲!”蔡瑁大汗淋漓,也是赶紧回复。

    “我弓受潮,你侍卫中可有硬弓?!”吕布睥睨而问,再无之前随意姿态。

    蔡瑁想起身前之人的种种战绩,毫不犹豫,直接从身后一名亲信侍卫处亲手夺来一弓交与对方,复又捧箭奉上。

    吕布也不说话,只是弯弓搭箭,稍作瞄准后,却又立即收弓,然后疾步顺着城墙向前,与此同时,那赤帻之人也在勉力攀索向上。

    距离对方足足有一百七八十步的距离之时,吕布忽然驻足,然后挽弓相对,瞄准了赤帻之将。

    “这么远,温侯能中吗?”蔡瑁知道此时不该问,却还是没忍住。“而且悬索如此晃动不止,这不是你弓术如何就能如何的事情吧?”

    “闭嘴!”吕布侧身立在一处城垛之后,借着一个大盾遮蔽,挽弓静候,干脆利索。

    蔡瑁立即闭嘴不言,但随着吕布引而不发,其人却也自己醒悟过来……绳索晃动无由,再加上这个距离,固然不敢言必中,但等到对方爬到最高点攀城试图立足之时,却是个极佳的狙击时刻了。

    赤帻之人越爬越高,城下弓弩手发矢愈急,几乎压得城头之人抬不起头来,匆匆从城墙上支援而来的部队更是难得遭遇到了极重杀伤……与此同时,吕布和蔡瑁所藏的城垛与大盾之后却愈发屏息凝气起来。

    而终于,随着一阵震动城内外的欢呼声陡然爆发,赤帻之人果然抓住了城垛,然后试图奋力跃上城墙。

    但就在这时,两只箭矢宛如流星一般齐齐从东面与北面飞来,准确无误的射中赤帻之将的左右面颊!后者当即失力,直接从城头上跌落,重重摔在了地上。

    城下欢呼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城头上的欢呼雀跃之意。

    而和身侧蔡瑁盯着城下那些士卒奋力去遮蔽抢救赤帻之人身体不同,出于射手本能,吕布忍不住先看向了北面方向,相隔足足近三百步,他与刘磐身侧那个中郎将黄忠遥遥相对,然后各自收弓!

    再回过头来,城下果然慌乱一时,那将面颊同时中了两箭,又从城上摔下,几乎是必死无疑……然而,吕布也好、蔡瑁也罢,包括北面城墙处的刘磐和黄忠却都纷纷觉得有些不对劲,继而惊悚起来。

    原来,孙坚军的部队反应太简单了……若是孙文台身死,此时他们早该全军震动,然而此时只有部队军队慌乱,更多的人反而是只是在城下喝骂,更有甚者,随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将军挥刀上前,城下的孙坚军居然继续开始了远程压制,而不少之前咬牙切齿的士卒干脆继续尝试攀城!

    “孙坚无耻!”蔡瑁陡然醒悟,却又忍不住跳脚大骂。“竟然让人戴着他的赤帻哄骗我们,如何有资格称天下名将?!”

    “此时是想这个的时候吗?”吕布终于再无半分从容之色,而是勃然大怒。“孙文台素来不计生死,临阵一往无前,这是假的吗?不然我们何至于上来便信刚才之人是他?!而此时彼方乃是胜势,乃是大胜之余试图攻城之时,他让人伪作自己攀城,那他本人必然更前!他在何处?”

    蔡瑁半是愕然,半是慌乱:“他在何处?!”

    言未迄,城中忽然喧哗一片,蔡、吕二人回过头来,只见城内居然乱做一团,照理说应该最安全的城西面反而火起!

    “孙文台在城中?”蔡瑁神魂俱丧。

    “吴郡孙坚在此!”似乎是回复蔡瑁一般,城中与城西处的喧哗声中陡然响起一股宛如昨夜‘杀吕布’一般令人难以忘怀的声浪!

    “孙坚在此!”城下孙坚军主力也是纷纷响应大喊。

    随即,无数孙坚兵马宛如潮水一般在城外顺势转向,一边奋力呼喊欢呼,一边奋力从城北绕向城西,准备入城!而城上众人,早已经纷纷失措,再无半点应对之举。

    “刘磐误我!”城头上的蔡瑁慌乱许久,虽然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却总归是想明白了孙坚的战术,这是必然是孙坚夜中亲自率部扮作溃军随刘磐进入城中,然后隐忍至此。

    但明白归明白,其人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当然,战局到了这份上,己方士卒士气全无,彼方士气大振,神仙也没法救的,倒也不能怪他。

    另一边,眼见着城中乱做一团,城上荆州军各自失措,吕布本想直接下城取自己的卢马独自走脱的,却又忽然醒悟,孙文台越是得势,那自己便是逃出去反而越要依靠蔡瑁,于是无奈再度上城来。

    “蔡君,你水性如何?”吕布甫一登城,正逢蔡瑁醒悟过来,在那里埋怨刘磐,却是干脆冷冷询问。

    “何意?”蔡瑁依旧慌乱。

    “孙文台此战棋高一着,事不可为,万军之中一人之力未免可笑……但以我之武勇,保你从南门逃脱还是可行的。”吕布依旧不急不缓。“唯独邓县与襄阳之间有沔水,若是追兵紧密,咱们不免要涉水的!”

    “我是本地人,素习水性!”蔡瑁醒悟,赶紧上前握住对方臂膀。“此番若能得脱,绝不负吕兄大恩!”

    “走吧!”吕布一声叹气,拽着蔡瑁便下城去了,而周围蔡瑁亲卫也不再不知所措,而是纷纷追随。

    不过,这么一来,邓县县城沦陷的就更快了。

    下午时分,孙文台大获全胜,全占邓县,沔水以北、淯水以西,尽属其人!唯独军队实在疲敝,未能在战后追逐缴获,扩大胜果,让城中四将纷纷逃窜,而蒋钦头裹赤帻伪作孙坚攀城,却死于非命,也是让孙文台心中愈恨!

    ————我是东北虎在华南打不过华南虎的分割线————

    “布持南阳太守印走武关……刘表礼焉,然惮其为人,不甚信用,时逢孙坚并吞中原、江汉如虎,乃驱之军前为用。至邓县数日,未几,孙坚乘雨卷席过淯水,大破城下军众,复亲扮溃兵入城,至午时方发,一时城中溃乱,邓县亦丧。布时孤身,遂救蔡瑁潜遁出南城,追兵甚急,瑁失马中矢,血流如注。而布所乘马名的卢,昔珣所赠名马也,固称雄壮,遂取瑁横于马上,共的卢而走。及至沔水,追兵以布杀坚麾下名将蒋钦,追而不舍,且弓弩俱全,布无奈,乃跃马走沔水,溺不得出。布大急,乃以瑁昏迷,置于水中,拖而行之,的卢神骏,负一人,拖一人,竟得渡沔。”——《汉末英雄志》.王粲

    PS:终于码出来了……

    

    http://www.cxinbz.com/fuhan/9417691.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