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夫人掉马后又轰动全城 > 第三百六十九章 无从反驳

第三百六十九章 无从反驳

    对方或许一开始就清楚,等到这件事情传出去之后,就会有人保释她出去,所以恨不得在第一时间让她认罪。

    看着女人油盐不进的模样,男人冷哼一声,随后脸色愠怒的离开了。

    云千叠状若慵懒的靠在座椅上,神色冷漠的看着紧闭的房门,突然间女人的视线转移到身侧那张单向玻璃窗上。

    一直注视着里面场景的男人,接触到女人含笑的视线,当即后背一凉,那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到云千叠像是透过窗户看到他了一般。

    可是随后,这样的想法又被他自己摒弃,云千叠怎么可能会看到他呢?

    想到这里,男人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骨节修长的手挥了挥,那双清冷的视线看向身边的一位警官。

    “你进去询问!”男人薄唇轻启,冷声吩咐道。

    不多时,审讯室的大门再次被人推开,云千叠的视线扫了过去,看到来者的时候顿时有些意外。

    面前的小警察模样青涩,不正是刚刚跟她在车里搭话的那位?

    云千叠勾唇,嘴角的笑容带了几分调戏的意味,“这是局子里没人了,用得着一个小警察过来审讯了么?难不成是想使用美男计?”

    “云小姐,我们今天过来是让你接受调查的,请你自重!”看似青涩的小警察此刻坐下来,周身气场陡然一变。

    云千叠耸了耸肩膀,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可是说话却没了刚刚调侃的意思。

    看到女人认真下来,他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若是她还像刚刚那样出言不逊,他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云小姐,我们警方不会污蔑任何一位无辜者,可也坚决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行凶者,今天将今天的事情事无巨细的告诉我们,我们会继续往下调查的。”

    云千叠想了想,最终还是将今晚张智打了那通电话之后的事情,全部事无巨细的说了出来。

    “等等,你为什么那么清楚的知道时间?”男人突然抓到一个重点。

    正常人不会那么仔细注意时间,当时的场景那么混乱,正常人更不可能在时候如此清楚的说出来,难不成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听到这话,云千叠忍不住轻笑出声,拖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略显青涩的男人。

    “我近七点多离开公司,原本是打算回家的,八点十几到达现场,没过多久你们就来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记这些有问题么?”

    看着男人将信将疑的模样,云千叠轻笑一声,“一个从事商业的人,若是对时间不敏感,你知道会错失多少商机么?”

    小警察,“……”

    明明云千叠什么都没有说,可是他却感觉到赤裸裸的羞辱,毕竟人家可是按秒赚钱的,怎么可能会对时间不敏感?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如果你们还有什么疑问,事后我的律师会主动联系你们,请问我什么时候能离开?”

    还不等男人开口说话,门口处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响声,像是有人将审讯室的大门一脚踹开。

    云千叠心中一愣,脑海中第一时间闪过的念头就是,难不成这群人想要是底下动用武力?

    伴随着这一阵巨响声,审讯室的大门打开。云千叠这才清楚的看到门口的男人,忍不住眨了眨眼睛。

    她的眼睛长时间盯着面前巨大的白炽灯,看到男人突然出现在这里的那一瞬间,竟然觉得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没有证据也能随意拘留无辜的人了?”

    此刻,男人那双凌厉的眉宇间不带任何温度,声音也冷的仿佛从寒水中打捞出来一般。

    清楚的看到这一幕,云千叠感觉到心脏位置传来一阵狂热的跳动,两人在一起这么久,她见过他动怒的次数简直屈指可数。

    不错,来者正是萧容谌!

    只见男人长腿交叠,快步走到了云千叠的面前,一把抓住女人的手腕,“不分青红皂白将人带进来,关在审讯室审讯,今天的事情,我定要你们一个解释!”

    听着男人掷地有声的声音,云千叠忍不住眨了眨眼睛,整个人突然有些心猿意马。

    “哥哥,他们都欺负我,他们对我严刑逼供,想要让我承认是我故意伤害秦瑶……”

    说着,云千叠故作委屈的钻到了萧容谌的怀里,一抽一抽的像是抽泣一般。

    旁边看到这一幕的众人,“……”

    如果他们没有记错的话,云千叠一开始进来的时候甚至还威胁警方,这也就算了,明明刚刚还大摇大摆的调戏警察。

    一时间,众人纷纷不敢置信的面面相觑。

    云千叠将这张脸都蜷缩在萧容谌的怀里,语气俨然带了几分哭腔,“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他们是怎么欺负我的,幸亏你还来了,不然我还不知道我要受多少委屈的……”

    众人,“……”

    从未见过如此迅速的变脸速度,众人全部都看傻眼了。

    可是下一秒,男人一道不带任何温度的视线扫了过来,当即众人只觉得后背莫名窜出一股寒意。

    而萧容谌竟直接将云千叠打横抱起,“我们走。”

    云千叠还是把脸埋在萧容谌的怀里,闻言故作委屈的点了点头,“嗯……”

    不得不说,今晚的萧容谌简直男友力爆棚,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可以永远相信萧容谌!

    想到这里,云千叠心中顿时有些得意。

    看到这一幕,其中一个看似在这群警察中,能够占有主导地位的人,立刻上前阻拦,“萧先生,您现在把人带走恐怕不合适……”

    在男人的目光下,他的额头竟忍不住渗透出大滴大滴的冷汗,双腿也情不自禁打颤。

    “我今天还就要把人带走,你想怎么阻拦?”萧容谌冷声道。

    一时间,偌大的空间内气氛一片压抑。

    最终,众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容谌带着云千叠扬长而去。

    就在两人走出去之后,云千叠还心心念念自己看看演戏的成果,格外敬业的没有笑出来。

    走到车辆前,萧容谌试图将云千叠放下来,可是云千叠却一把勾住了萧容谌的肩膀,故作委屈巴巴的在男人的嘴角吻了一下。

    “哥哥,你今天要是来的再晚一点,我恐怕都见不到你了。”

    时不时的示弱,更能够展现自己的女人魅力,云千叠心中默默的想着,这才是这么久以来两人的感情依旧坚韧的诀窍。

    萧容谌双手抵在云千叠的身后,此刻两人的距离近在咫尺,云千叠无辜的眨了眨眼睛,那双长而卷翘的睫毛像是一对扑扇着翅膀的蝴蝶。

    “哥哥……”

    “差点见不到我了?”萧容谌含笑反问。

    云千叠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劲,一脸委屈的点了点头,“嗯。”

    “那我刚刚怎么见你撩人家小警官撩的那么起劲?难不成人家的美男计没有起效?”萧容谌含笑反问。

    可是莫名的,在这样的目光下,云千叠本能的打了一个寒颤,不敢置信的看着萧容谌。

    他怎么会听到那句话?

    完了完了,那岂不就是她的世界末日?

    萧容谌居高临下的看着云千叠,“小东西,连我都想糊弄过去,你还真以为我没听到?”

    他只不过是看她刚好装的起劲,他才格外贴心的没有揭穿罢了。

    云千叠,“……”

    如果此刻面前有一个地洞,云千叠一定会二话不说立刻钻进去,这简直太尴尬了。

    身为人家老公,怎么能一点颜面都不给自己的妻子留,眼睁睁的看着她社死现场?

    不过话说回来,云千叠却一点也不在乎,还颇为理直气壮的撇了撇嘴,“那那群人辛苦污蔑我嘛,难不成我还得站在原地被他们欺负?”

    萧容谌,“……”

    云千叠这句话一时间竟让他无从反驳。

    不过话说回来,这小丫头一直牙尖嘴利的很,不论是谁有理,反正她都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想到这里,萧容谌也不想和云千叠说那些无所谓争论的话,浪费彼此的时间。

    于是萧容谌一把抓住云千叠的安全带,给她戴上之后,这才转身回自己的位置。

    云千叠拖着下巴,一脸笑眯眯的看着萧容谌,故作真诚道,“不论我在外面怎么样,可是你要相信,我心里一直都是想着你的呀!”

    萧容谌,“……”

    看着女人那张得意洋洋的面孔,萧容谌毫不客气的身后捏了这云千叠的脸颊,毫不手软。

    车内狭窄的空间内,气氛一片融洽,伴随着两人说说笑笑的声音,车辆立刻扬长而去。

    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距离他们刚刚停车不远的位置,同样停了一辆低调的黑色车辆,几乎快要与夜色融为一体。

    而车内,女人一双眸子红的仿佛能滴血一般,目光灼灼的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

    如果此刻云千叠能够站在这里,定然会在第一时间认出女人的身份,岂不就是许久不见的时雨?

    而此刻,女人放在腿上的手忍不住紧握成拳,指甲深深的陷入指缝中,仿佛要将一口银牙咬碎一般。

    如果不是她突然想到这个计谋,或许等到一切都输的彻彻底底的时候,都不会知道云千叠和萧容谌竟然从始至终都没有发生过任何误会和隔阂。

    怪不得……怪不得从始至终云千叠都是一副底气十足的样子,直到此刻时雨才知道,原来自己才是被戏耍的那一个。

    想到这里,时雨几乎气的全身都在颤抖。

    如果不是今晚她突然想到过来一趟,或许临死都被这两个人瞒着……

    http://www.cxinbz.com/furendiaomahouyouhongdongquancheng/25754057.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