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黄大仙儿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村里的大事

第一百八十六章 村里的大事

    回到村子我去了王神仙家里。王家热闹非凡,天天都有客临门,门上贴着福字,院里杀鸡宰羊,一副要过年的热闹景象。

    王神仙这老头精神头十足,穿着一身崭新唐装,拄着拐棍正在院子里转悠,看什么都乐。

    看我来了,他过来拉着我:“小童,你回来好几天了怎么不上爷爷家里看看,是不是对我有啥意见。”

    “王爷爷看你说的,我对你能有啥意见。”我强颜欢笑。

    “你和石生回村的时候,怎么是分开回来的,你们两个是不是闹什么矛盾了?”王神仙问。

    我赶忙笑笑:“我们哥俩能有啥矛盾。”

    “呦,老冯,你来了。”王二驴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门口,他穿着一身西服,弄得跟新郎官差不多,打断了我和王神仙的对话,让我进屋。

    我进到屋里。门上挂着对联,房檐下面栓着红灯笼,喜气洋洋的,我挺羡慕。我们家很冷清,而老王家是村里的大户,到了年节热闹劲确实没法比。

    桌上有瓜子点心,还有刚烧的绿茶,王二驴让我上座,把东西摆过来。

    他跟我寒暄了几句,问我什么时候到的家,家里怎么样。我们两个聊得都有点心不在焉,透着一股距离感的客气。

    我心一横,问他和东哥分开没有,还在继续赌钱吗?

    王二驴瞪我一眼:“别胡说八道,家里这么多人,人多嘴杂的,你别给我造谣啊!”

    他随即叹口气:“老冯,以前的事不提了,咱们还是好兄弟。你干出大成就,我支持你。不过呢,我在忙活什么你也别打听,行不行?咱俩以后还是好朋友,只不过各玩各的。”

    我说道:“听说你和邻村的梅梅相亲了。”

    王二驴淡然的笑:“呵呵,一个农村丫头,看见我就缠上了,非我不嫁。”

    他这个笑真是让人不舒服,我说道:“听说你把人家给……”

    “嗯。”王二驴一只脚踩在凳子上,低头扒着花生:“这女的够浪的,看见我就脱衣服,我能有啥办法。”

    我皱着眉:“二驴子,你说这话我真不爱听。你要觉得不满意,别碰人家啊。”

    “我说老冯,大过年的你就过来找不自在是不?”王二驴吐着花生皮:“我怎么样用不着你评价,我在县里玩女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尿尿和泥玩呢。”

    他一脸不高兴:“行了行了,眼瞅着过年了,赶紧回家拾掇吧。我没工夫陪你磨牙。”

    他下了逐客令,我不是死皮赖脸的人,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一拍桌子就走,一转头看到他们家的神龛,忽然目光被吸引住了。

    老王家供奉着烟魂老仙儿,客厅里常年设置一个神龛,神龛上现在除了观音像、香炉、长明灯这些东西外,还有一个黑不溜秋的坛子。

    这个坛子有些眼熟,似曾相识。我想了起来,王二驴曾经作法收服过一个小鬼儿,把它封在坛子里,说要炼化。这么长时间了也没个下文,这坛子怎么让他带回家了?

    我指着坛子:“这不是封小鬼的坛子吗,你怎么带回来了?”

    王二驴突然脸色大变,看向门口。我顺着他的目光去看,王神仙拄着拐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

    王神仙道:“石生,你从县里回来捧着这么个坛子,我就觉得不对劲。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为什么小金童说里面封着小鬼儿?”

    “没啥,那是陈姑姑收服的一个小鬼,要炼化的。”王二驴说。他看着我,勃然大怒:“姓冯的,你这张臭嘴是不是吃大粪了?!赶紧走,我们家不欢迎你!”

    我没受过这么大的屈辱,尤其还在这喜气洋洋的年底。我愣了愣,看着王二驴,感觉特别委屈,眼泪在眼圈里转。

    王神仙抄着拐棍要揍王二驴:“你这孩子怎么现在自大成这样,没有管教!等过完年的,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王神仙歉意对我说:“小童,你别跟这个畜生一般见识,有娘养没娘教的玩意,等我好好收拾他。”

    我吸了吸鼻子,勉强说道:“王爷爷,我走了。”

    出了老王家,心情晦暗,闷闷不乐。回家的时候我勉强欢笑,不想让爷爷看出来。

    很快到了年三十的晚上,村里村外这个热闹劲就别提了,鞭炮声不断,又下了雪,颇有点年味。我和爷爷准备了一桌子酒菜,给毛球弄了不少菜,还倒了酒,他不是说我小气不给酒喝吗,这次让他喝个够。

    我和爷爷看着联欢晚会,吃着饭,爷俩也是欢声笑语。凌晨的时候下了饺子,我和爷爷吃完饺子喝完小酒,热热乎乎回屋睡觉去了。

    睡得正熟的时候,爷爷把我推醒,我揉揉眼问几点了,爷爷一脸凝重:“小童,赶紧穿衣服,村里出大事了!”

    “怎么了?”我问。

    “你王爷爷昨天晚上过世了。”爷爷说。

    “什么?!”我大吃一惊,翻身坐起来,看看表才早上六点多钟。我的脑袋嗡嗡响,这怎么话说的,我才去老王家看过他,老头精神倍儿足啊,拄着拐棍大声大笑的样子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怎么就说走就走了?!

    “他老人家是怎么走的?”我问。

    爷爷穿上大棉袄,表情十分严肃,摇摇头说不知道,他告诉我他马上去老王家帮忙,让我自己穿好衣服热点饭,吃完了再过去。

    我哪有心情吃饭,穿衣服的时候手一直抖个不停。王神仙这老头是看着我长大的,平时对我特别照顾,拿我当亲孙子那么待,每次去他家,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好吃好喝的招待。

    我实在不敢相信这个消息,而且现在才是大年初一啊,老头难道是三十晚上死的?

    我急匆匆穿好衣服,从家里出来直奔老王家。

    到他家的时候,看到门口的福字已经没了,灯笼和对联也都拿了下来。院子里搭着灵棚,一些村民正在帮忙,个个面有戚然之色。

    现在毕竟是大过年的,突然死了个人,没人想沾这个晦气,可王神仙是村里的一号人物,比村支书还牛,他平时看事平事,没少帮着村里这些人。农村人都重感情,尤其红白事,肯定要冲在前面。

    我进到院子里,灵棚已经搭得有些样子了,王神仙的大儿子扎着孝带正在迎来送往,其他几个儿子和媳妇在一起说着什么,唉声叹息不断。

    村支书还有几个村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正和他们家商量后事的事,爷爷也在其中。爷爷看我来了,让我给王爷爷上三根香,烧纸磕头。

    等我磕完头,爷爷告诉我,你王爷爷的大体在灵棚后面的棺材里,要有心你就去瞻仰遗容,要是不愿意就算了,不勉强。

    村里人都有种心态,觉得才咽气的人不干净,尸体能不看就不看,这是情理之中,谁也挑不出理来。

    我还是到了灵棚后面,想看看王神仙。那里放着一口薄棺。现在施行火葬,棺材也就是那么个意思,把尸体送到殡仪馆就没用了,用薄棺即可。

    棺材架在两只长凳上,旁边有个扎着孝带的人正蹲着抽烟,正是王二驴。

    我说不出个滋味。王二驴和他爷爷,他们爷俩的关系都让人羡慕,本是一家人自不必说,王二驴从小就是他爷爷手把手带出来的。

    王二驴黑着脸蹲在地上,一口一口抽着烟,脚下都是烟蒂。

    我走过去说:“二驴……“想了想还是改口:“石生,你节哀吧。”

    王二驴抬起头。

    我吓了一跳,他一张脸几乎是黑色的,漆黑如墨。他看看我,又低下头:“老冯,这个世界上如果有时间机器就好了。”

    “怎么呢?”我问。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把我问懵了。

    “能回到过去重新再来一遍,”他看着棺材:“我宁可什么也不要,也要爷爷好好的。”

    我叹口气没说话。

    王二驴自言自语,沙哑着嗓子说:“开弓啊,没有回头箭,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喽。”

    他站起来,把烟头在地上踩灭,跌跌撞撞往外面走。我一把拉住他:“石生,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王二驴转过头看我,眼睛里透出的眼神让我心寒。他看我半天,叹口气,挣开手走了出去。

    我怅然若失,这时,心念中黄小天说:“小金童,你这个朋友身上有很重的阴气。我建议你,通阴灵开阴眼好好看看他是怎么回事。”

    

    http://www.cxinbz.com/huangdaxianer/2465582.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