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回到古代当匠神 > 第五百二十四章 落幕

第五百二十四章 落幕

    蒲坂津的对峙并没有持续太多时间,随着大批曹军的渡河,张飞的反应却有些耐人寻味,每天还是会来攻营,但力度上不是太强,给曹真的感觉,就像是应付差事一般,虽然追到这里的汉军本身也不见得有多少,杀入关中的十几万汉军,如今到这里的只有两万左右,其他在干什么,曹真大概能够猜到,收服关中各地城池,甚至可能已经到了西凉那边去,魏军这一败,空出来的大片地方,需要时间来消化。

    但以张飞的性格,也不该如此轻易就放他们离开。

    有阴谋~!

    这是曹真的判断,但具体是怎样的阴谋,他又说不上来,曹军渡河已经渡了大半,但张飞却始终不急,这本该是好事,但曹真却高兴不起来。

    “大将军,将士们渡河已经渡的差不多了,如今营中尚有五千七百余人!”一名将领走过来,对着曹真躬身一礼道:“大将军也该渡河了。”

    随着大批曹军渡河,守营兵马已经有些不足了,汉军若是强攻,营寨恐怕守不住,曹真能做到这一步,已经让人敬佩了,至于剩下的……虽然没有明说,但他们的命显然没有曹真的命值钱,这种危局之下,也必须做出取舍来。

    “嗯,下一趟,我们渡河。”曹真闻言默默地点了点头,心中轻松了许多,能做的,他都做了,剩下的……不是不想管,而是管不了了,真的最后一批走,怕是走不了了,那张飞不管打的什么主意,接下来这五千人,就当是送给他的功勋了。

    取舍有些时候也是无奈之下必须做的事情,曹真为保元气,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做的最大限度,如今随着魏军不断渡河,留在营中的魏军,情绪开始有些难以再控制,都担心自己成为那被留下的人,哪怕是曹真还在,也已经有些压不住这股躁动的情绪了。

    清晨的阳光带着几分冷意,秋季已至,北方的空气里,那份凉意已经很重,早晚的气温差更是惊人。

    渡口处的魏军在将领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登上了渔船,准备渡河,因为这些天汉军的攻势并不是太强,魏军渡河也从未遇到过危险,所以登上船的魏军情绪一个个都很稳定,甚至能听到说笑声,虽然只有一河相隔,但给人的感觉,像一条生死线一般,而他们正是从死亡向生的方向过渡,这原本紧张、彷徨的心,也松懈下来。

    这环境一安逸了,警惕性就会变差,张飞这些时日,正是给了他们这种安逸的错觉,曹真这里怎么想,下方的将士不知道,但对于普通士卒而言,心中大概已经生出一种思维,汉军那他们没办法,只要大营不破,就是安全的,更何况现在已经到了河中,眼看着便要到对岸,只要上岸,就安全了。

    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当上游方向有船队出现的时候,众人的第一个反应不是戒备,而是想着这是不是河东方向搜集过来的船只进行支援的,或者可以把这支船队截下来,渡更多的军士过来。

    一直到对方靠近,朝这边放箭的时候,魏军才反应过来,这分明就是汉军。

    惊慌、恐惧的情绪瞬间慢严起来,并未离开岸边太远,岸上的魏军在焦急的呐喊,一排排弓箭手往这边跑,往河面上放箭,但对方的船顺流而下,速度飞快,眨眼间便冲过来了,船只更是直接撞上来,不少魏军直接被撞进了水里,扑腾着想要抓住什么。

    至于这支汉军,也有人掉入了水中,但对方一身藤甲,根本沉不下去,调稳身形后,直接朝着魏军的渔船扑过来。

    水战对于魏军来说绝对是弱项,当然,这支藤甲军也未见的有多强,汉军的水军基本上都集中在在荆州江陵、江夏还有岳阳这一带,此番北伐的军队中,并没有水军编制,但藤甲军的优点,就是不怕水,哪怕落水,不需将士会水,也能自己浮起来,而且刀枪不入,曹军将士也想反抗,但反抗不了,很快便被这支藤甲军击溃,船只也被尽数凿沉,曹军的后路,算是彻底断了。

    曹真闻讯出来的时候,也只能看着那支藤甲军将渡河的船只一支支凿沉,却无能为力,没有船,他们没办法泅过去,而且,就算泅过去也没用,看那支汉军人马,分明精擅水战,而魏军到了水里,比当年赤壁之战时也好不了多少。

    但撤退的希望,彻底绝了,看着那支并不靠岸,而是在四处游弋的汉军,曹真一时间手足冰凉,他现在有些明白张飞这些时日为何放着那些兵马过河了,对方是不想有太多的损失,眼下五千余人的营寨,对汉军来说,攻营就容易了,而对方的目标,显然就是自己。

    “呜~”隆隆的战鼓声伴随着号角声中,张飞也开始发动了进攻,张飞的总攻,开始了!

    “大将军,快走!”几名曹军将领连忙涌上来,对着曹真道。

    “走?”曹真惨笑一声:“张飞攻营,后有河水拦路,我等还能去往何处?”

    “出营向北七十里便是郃阳,我等可趁汉军攻营之际,退往郃阳渡河!”一名曹军将领沉声道。

    至于这营中的魏军,现在也管不了了,败局已定,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保住曹真以及一干将领。

    生死攸关之际,曹真也没有再虚伪客套,能不被汉军抓住,那自然是最好的,当下点点头,带着众人撤出军营,望北而去。

    曹真一走,本就军心涣散的魏军哪能挡得住汉军的进攻,不到一刻,便被攻破了辕门,走投无路的魏军,不少人直接跪地请降。

    “将军,曹真逃往郃阳方向去!”混乱的大营里,黄忠策马来到张飞身边,沉声道。

    郃阳相对偏远,眼下应该还没被汉军攻下,若曹真真的跑去了郃阳,那汉军这些时日的等待可就白费了,五千魏军,肯定是比不上曹真的价值重要的。

    若非为了曹真,张飞也不会多等这么多时日。

    “放心,士载已有安排,他走不了!”张飞冷笑一声道:“先收拾这些魏军,能收编的收编,不愿投降的,就地格杀!”

    “喏!”黄忠答应一声,告辞离去。

    蒲坂津的战事,在曹真逃往郃阳之后,结局便已经定下了,主将都跑了,还打个屁啊?

    不过曹真,却也没有真的跑到郃阳,在出营奔出十里之后,便听两侧一声锣响,被数百名身披藤甲的汉军拦住了去路。

    为首一人,身高七尺,浓眉虎目,浑身上下给人一种很不好惹的感觉,但却偏偏又有着一股儒雅之气,此刻拦在曹真这几十人的部队面前,微笑道:“子丹将军,邓艾在此等候多时了!”

    邓艾?

    曹真冷冷的看着邓艾,又是一个陌生的名字,目光在那数百名藤甲军身上扫了一圈,最后将目光落回到邓艾身上,没有废话,只是默默地拔出了宝剑。

    已经不需要再多言了,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不可能投降,而邓艾,显然不可能放他们离开,眼下也只有强行突围了。

    邓艾抬了抬手,数百藤甲军迅速上前,形成合围之势,将曹真等人的去路挡住,到了这个地步,言语已经没有意义了。

    “杀!”曹真咆哮一声,朝着正面扑过去,手中宝剑狠狠地刺向拦在他身前的藤甲军,虽然已经多年未曾亲自动手,但武艺却未曾落下,这一剑没能刺穿藤甲,但力道却让那藤甲军踉跄的倒退了几步。

    什么东西?

    曹真愕然的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没事人一般站起来的藤甲军,心中大骇,两侧的藤甲军也已经趁势逼上来,曹真咆哮一声,挥剑疯狂劈砍,却没有任何效用,六名藤甲军手持着藤盾护住脑袋,缓缓地围住曹真。

    曹真渐渐有些难以活动,狠狠地一脚将藤甲军踹开,但很快又会被围住,最终被六名藤甲军挤在中央,再难动弹。

    邓艾上前,朗声道:“曹将军,在下只问一遍,是否愿降?”

    “休想!”曹真咬牙吼道。

    邓艾点点头:“既然如此,便请将军上路!杀!”

    “噗噗噗噗~”

    几乎是同时,早已准备好的六名藤甲军将手中的刀刃自藤盾下方刺入曹真体内,鲜血不断顺着刀刃往外喷,曹真身体剧烈的抽搐了几次,待六名藤甲军退开时,无力的软倒在地。

    “大将军!”四周曹军将领的怒吼声响起,但却无能为力,面对刀枪不入的藤甲军,莫说杀出重围,自保都不够,只是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有十几人倒下,剩下的,也渐渐被藤甲军逼到角落,见到曹真战死,一个个愤怒的咆哮,想要冲出来,迎接他们的,却是无情冰冷的刀刃。

    结束了!

    看着最后一名魏将倒在血泊中,邓艾默默地叹了口气,关中之战,加上最后追击曹真,用时不过三月,至此,算是彻底落幕了。

    

    http://www.cxinbz.com/huidaogudaidangjiangshen/10863229.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