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回到古代当匠神 > 第五百三十九章 雪中少年郎(下)

第五百三十九章 雪中少年郎(下)

    朔风呼啸,急促的马蹄声已经临近,四周的商贩们默默地拿起了自己的兵器,在这西北大地上跑商,那可是拿命来跑,面对马贼,真的生死相搏,也未必会吃亏。

    铁蹄带起了雪雾,弥漫了视线,漫天风雪中,百来人的马贼呼啸而至,尚未靠近,便是一波骑射射来,不过对方的箭术显然并不足以匹配他们的声势,大豆落在了挡在外围的马车上,也可能是对方并没有杀人的意思。

    劫道和杀人是两回事,生活在这片大地上,马贼靠着劫掠过往的商贩为生,但同样也担心商贩们不走这里,所以除非是有私仇的,一般都是劫货不杀人。

    奔腾的马蹄声终于停了,一名名马贼围绕着车阵来回打马奔行。

    “在下义阳章仲,初过贵地,不知何处重装了诸位?”章仲缓缓地自车辆后方探出半颗脑袋,小心翼翼的看着这些人。

    “废话少说,货留下,人可以走。”马贼中为首的是一名高大的男子,身高八尺,铁塔一般坐在马背上,一条长长的刀疤自对方眉心处向左拉下来,透过眼皮,一直到左脸,那伤口分外狰狞,为他平添了几分煞气。

    “这位头人,规矩不是这般的,我等愿意花些钱财保命,这些货物都是我等身家,头人都要,未免过了吧?”看出对方人数并不比自己多多少,章仲心中有了几分底气,真打未必会输,不过出门在外,求得是个平安,真的动手,就算赢了,也是惨胜,不值得。

    “那是以前,现在连饭都吃不饱了,谁管你?”刀疤脸咧嘴道。

    “怕什么?跟他们拼了!?”中年护卫握紧了手中的环首刀,这是他高价购得的宝刀,是有人从战场上弄来的汉军制式装备,可不便宜。

    “莫要冲动。”章仲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起身,看着那刀疤脸,此人显然不是善茬,缓缓一礼道:“这位头人,我等也都是在西北跑生活的,都是做点儿小本生意,你将我等货物都得了,也出不了手,我等愿意献上万钱。”

    “好啊。”刀疤脸看了看躲在车阵后方的众人,思索片刻后点头道:“拿钱。”

    章仲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众人:“诸位,大家凑一凑。”

    这种事情,肯定不能一家出,万钱虽然不是太多,但也不是个小数目,这里都是一群行脚商人,一万钱若由一人来承担的话,这一趟,基本就是血本无归了。

    都是久在这边行走的商贩,对于这个道理,大家都懂,所以默默地点点头,各自将身上的钱币取出一些,装在一个木箱里面,最后由两名护卫抬着从车阵里出去。

    “就算给了,他们也不会放我们走。”程远抱胸而立,依旧是那副淡漠的表情,甚至有些索然无味的感觉。

    “唉~”章仲看了少年一眼,叹了口气,没有说话,示意护卫将箱子抬出去,放在雪地里,大声道:“这位头人,钱币已经准备好,请头人放行吧。”

    自有马贼上前,将那钱箱提走。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那马贼头人也没去数钱,直接派人道,挥了挥手,四周的马贼微微退开些,但却并未离开,甚至各自将弓箭抄在手中。

    章仲不是傻子,之前少年说时还抱有一丝希望,但眼下这阵仗,显然又被这少年郎说中了。

    “走啊。”匪首挑了挑下巴,笑容有些肆虐。

    “头人,这般做法不妥吧?”章仲咬牙道。

    “这些钱,我等也用不了,我改主意了,把你们携带的粮食都交出来,放尔等走!”匪首道。

    “有些意思。”程远坐在马车上,脸上带着几分饶有兴致的表情,看着匪首也不害怕,只是笑道:“没了粮食,接下来这路可不好走,这天气,就算你们离开,我等也走不到允吾,粮食没了,今夜怕都得饿死在此处,尔等只需尾行,便可兵不血刃将这些财务都拿走,这边的马贼都是如此做事儿?”

    “你是何人?”刀疤男闻言,看向少年的目光里露出一抹凶光。

    四周的马贼纷纷将弓箭指向少年。

    “路人,各位继续。”少年从马车上跳下来,躲在车后,脸上的表情除了开始之后,一直是这副淡漠的模样:“不过诸位这般做法或许省事,却不够聪明,若是我的话,收钱就走,然后定下规矩来,以后过往的商贩,交上一些财货便放行,用这些财货去招兵买马,然后吞并其他贼匪,用不了几年,这一带便是你们的地盘,至少也能有数千人马,往来行商,都献上一成财货,虽然一次不多,却可细水长流,你这般做法,只会让大家选择绕道。”

    “小娃娃倒是有些见识。”刀疤脸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少年郎。

    “见识谈不上,但我见尔等不似寻常马贼,这等劫道的事情也是第一次做。”少年人看着对方,语气平静无波,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你如何得知?”刀疤脸眼中杀机一闪,冷然道。

    “寻常马贼我虽未见过,但若能如诸位这般进退如一,也没必要做马贼了,而且阁下似乎颇通骑战之法,之前围上来时,骑阵看似混乱,但至少变了三次,那是在防备这边又弩弓吧?”少年笑道。

    “有见识,不错,我等乃是汉军,如今天寒地冻,军中粮食短缺,特命我等拌做贼匪在此劫道。”刀疤脸冷笑道。

    “若是汉军,我们此刻也不可能与你说话。”少年摇了摇头道。

    “哦?为何?”刀疤脸死死的盯着少年,少年却将整个身子所在马车后面,对着章仲等人使了个眼色。

    章仲会意,迅速带着人躲到车后,各自亮出了兵器。

    刀疤脸策马绕着车阵行走,一边问道:“怎么不说了?”

    “汉军的强弩且不说,单说汉军三月前送往西凉的一批军备中,弓箭是复合式,射程两百四十步,五十步内,可射穿锁甲,百步之内,能射穿竹甲,而诸位的弓箭,此前射箭当在五十步左右射出,却连车板都射不穿,莫说最新的汉军强弓,便是十年前的汉军弓弩也没有这般弱,尔等精熟于军阵,装备却如此不堪,当是当初未曾逃走也未被俘虏的魏军吧?”少年躲在车后询问道。

    “小娃娃,你这是在逼我等灭口啊。”刀疤脸眼中凶光四射,森然道。

    “我不说,你们一样没有准备让大家活。”少年平淡的迎向众人投来不满的目光,语气依旧淡然:“我们现在停在此处,虽然会挨冻,但你们也同样受冻,现在大家讲开了,那便是不死不休,这些人也没了侥幸之心,你有两个选择,现在就放弃战马冲进来,与我等厮杀,另外一个,可以选择游弋在四周与我等耗,情况不明,我们不敢妄动,你可以把我们困死在此处,你会如何选?”

    刀疤脸冷冷的哼了一声,带着人绕着车架转了片刻,突然发出一声呼啸,转身打马扬鞭,呼啸而去。

    “姓程的,你这是何意?”待那些人离开,几名护卫站起来,面色不善的看着少年。

    “他们只有这两个选择,我如此说,至少暂时能够保住诸位的性命,否则,你们真想跟他们厮杀?”少年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看着对方反问道。

    “程兄弟,你怎知道他们会选择第二个?”章仲起身,皱眉看向少年。

    “若是你,立刻动手,会折损不少人,耗费一些时间,不费一兵一卒能拖死这些人,你会如何选?”少年人反问道。

    “这……”章仲想了想,自己的话大概是选第二个吧。

    一旁的中年护卫不忿道:“谁知道他会不会狠心不惜代价杀进来?”

    “若我没说,他会,但我说了,他便不会。”少年看了中年护卫一眼道:“他是军人,有些东西,比你懂,一开始,他的那些手下未必清楚,所以他若下令,肯定会攻进来,但如今我将事情说明白了,他若还是如此,就是不把手下的命当命,魏军余孽在这里生存本就艰难,若内部人心散了,这兵可就不好带了,人心一散,若是杀进来,我们活下来的机会会更大一些。”

    “程兄弟……”章仲看着对方那淡漠的表情,哪怕此刻面对所有人的质疑,依旧不紧不慢的将自己的想法解释,情绪似乎根本不会受到众人的影响,莫要小看这一点,章仲走南闯北多年,但若真的被人围着不善的询问,心里也会慌乱,但这少年……似乎一点儿慌乱的感觉都没有,只是在陈述事实一般,而且还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这就有点儿可怕了。

    “你究竟是何人?”章仲这一刻突然有些懂了,自己之前的那些小聪明怕是并未瞒过他。

    “过路人。”少年淡淡的回了一句道:“如今贼人暂去,但我等危机并未解除,还是先想想如何过这一关吧。”

    “也对,程兄弟觉得,我们该如何做?”章仲看向少年,其他人也将目光看向少年,不知不觉间,少年虽然什么都没做,只是说了几句话,却已经赢得了众人的信赖。

    “先搭营。”少年起身,看了看四周道。

    

    http://www.cxinbz.com/huidaogudaidangjiangshen/10931040.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