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回到古代当匠神 > 第五百五十九章 不自量力

第五百五十九章 不自量力

    时入五月,天气也越发炎热。

    一夜细雨,给这仲夏的河套平原带来了几分凉爽,远处的农庄升起了炊烟,农庄外围的箭塔上,却响起了嘹亮的号角声,这是有敌人来犯的声音。

    周通带着亲卫快步来到农庄的围墙上,这并非城寨,没有辕门,农庄的大门就是一座牌楼,没有落脚之处的那种,但围墙后的箭塔却是连起来的,每一排都能容纳十五名将士登上箭楼。

    隆隆的马蹄声隔得太远,听起来好似闷雷一般,但已在这里待了许久的周通知道,这是大批骑兵冲锋的声音。

    “快,戒备!”周通挥了挥手。

    这河套之地归附于大汉的小部落如今已有数百,马岱当初带来的三千人马已经分散到各个农庄之中进行协防,每一处农庄驻留的兵马其实不多,周通这里,因为靠近外围,人数相对要多一些,但也只有一屯,以他如今的级别,其实可以领更多的兵马,而且蓝池新军之中也没有他。

    但周通听说要来西北,知道有仗打之后,便主动要求前来这边,其实当初知道自己身份的故友,包括曹仁在内如今都已经作古,周通也不再年轻,他完全没有必要再不要命的往上冲,毕竟家中还有妻儿。

    但周通不管,一开始是因为内心的煎熬,所以他拼命的往前线冲,每到战时必定冲在最前头,但如今来自魏国的威胁基本没了,但周通却发现自己开始享受这种生与死之间的徘徊,他渴望战斗,渴望敌人的鲜血,也渴望被敌人的兵器砍在身上的感觉,那种撕裂般的痛苦,能让他自己知道自己还是个人,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而且大汉如今对将士子弟的待遇是很优渥的,尤其是战死将士的遗孤,别的不说,进入书院中那都是重点培养对象,所以,出征在外的汉军将士是没有后顾之忧的,也因此,哪怕如今已经是校尉级别的将领,但当马岱下达任务之后,他还是愿意带着哪怕只有一个屯将的兵力跑到最前线的地方。

    因为这里,会离死亡更近,而且若是与魏朝交战,周通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心结,但与胡人作战,就没有这份顾虑,他可以更畅快的去享受那种生死之间的快感,常人所恐惧的东西,对于周通来说,却是一种难言的享受。

    “弓箭手上楼!”周通目光看向远处天地衔接的地方,淡淡的黑线逐渐蠕动、变粗,最后成了大批骑兵奔行的画面,看架势,有数百骑。

    周通挥了挥手,示意农庄中的牧民们上楼准备射箭,这些牧民多是匈奴人归化,精通骑射。

    虽然如今算是归化,但归属感并不是太高,别说现在,就是还是匈奴人的时候,单于若是让他们去做危险性高的任务,匈奴人也多半会拒绝,这也是匈奴人那种游击风格形成的原因,如果伤亡太大的话,匈奴人要比注重军纪的汉军更容易崩溃、炸营!

    所以,农庄在遇到敌人来犯的时候,各处的守将通常都会让匈奴人站在相对安全的箭楼上放箭,而汉军则负责正面接敌的任务。

    这样定点生存放牧,不用四处奔波,而且住所也舒适、温暖的生活方式,匈奴人其实也喜欢,没有人不喜欢安逸,以往逐水草而居,也是迫于生活,若是能够保障生存的情况下,自然更愿意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

    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自然也愿意帮助汉军守家,这家也是他们的,虽然时间不长,但不知怎的,这些匈奴人或是鲜卑人对于新的居住环境和生活方式却有着很强的归属感。

    周通没有骑马,他的骑战水平一般,而且在马背上作战也很难有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他更愿意步战。

    围墙是三层木桩叠合而成,最里面的一层最厚,也最为坚固,前面的两排木桩若是遇到战事,只要解开绳索放下去,就是倒刺,如同一根根长矛一般阻止敌人的靠近。

    无论是鲜卑人还是匈奴人的战斗方式,都很少有直接冲击对方的情况,他们更喜欢骑射,在靠近之后放箭然后就跑,这也是典型的游牧民族战法,无论鲜卑人还是匈奴人亦或是更远的乌桓人,都是这种方式。

    脚下的大地开始微微震颤,不少庄民心疼的看着农庄外长势颇好的庄稼被敌人的马蹄践踏,周通有趣的看着一名胡骑看到前方有坑的时候,凭着精湛的骑术一拉缰绳,战马腾空而起,越过三五丈的距离后,却未能跨越这巨大的粪坑,连人带马一头栽进了粪坑里面,紧随其后的胡骑连忙朝着两侧避开,也有避不开的,直接就冲进去,只是看着,周通就有些膈应。

    骑兵的数量大概有五百左右,附近能够聚集起这么多骑兵的部落不多,并未真的直接冲上来,事实上,自刘毅将农庄建立到西河以东之后,虽然会不时地有胡骑来犯,但却很少有胡骑真的跑来冲击农庄,除非门儿没关,但有时候不关门也是个陷阱,到如今,哪怕门开着,这些胡人也不敢乱闯。

    最多祸害一下庄稼就跑了,不过五百人的骑兵队伍,在这个时节还是很少见的,听庄子里的匈奴人说,想要聚集大量的骑兵,至少也要到了秋天。

    一名体格魁梧的匈奴人策马来到庄外,大声的说着什么。

    周通招来一名从匈奴人手中买来的汉人奴隶,如今自然也没了什么奴隶的身份,大汉是不兴这套的,因为精通草原各族语言,被周通收做门下小吏,专门给他翻译。

    “他说什么?”周通看着小吏问道。

    “他想与将军斗将。”小吏躬身道。

    “斗将?”周通意外道,在汉人的战场上,这种斗将也有,不过到如今这种作战方式已经淘汰了,如果在汉人中,敌人主动提出斗将,你都得怀疑是不是有阴谋,是否有弓弩手暗中瞄准自己什么的,绝不会第一时间认为对方真的想要斗将。

    但在匈奴或者说整个大草原上,斗将这种事情反而比较常见,胡人崇拜强者,斗将也是彰显双方勇武的事情,是很光荣的。

    “不错,他们说若是能赢了他们的勇士,就送上五匹战马。”小吏躬身道。

    “若输了呢?”周通反问道。

    “输掉的话,这座农庄归他们所有。”小吏低声道。

    “嚯,这算盘打的,五匹战马就想跟一座农庄对赌?”周通爬上一座箭塔,深吸了一口气,大声道:“若真的想斗将,也可以,但却需公平,五匹马便想赌我一座营寨,你是否想多了?”

    他说的是官话,也不管对方听不听得懂,能听懂最好,听不懂的话,就在外面晾着,他是喜欢战斗,但也不代表他傻啊,别说这农庄里还养着几百头牛羊,单是这个农庄的价值,这五匹马,顶多换个茅厕。

    “那你想如何?”魁梧的汉子闻言反应了半天之后,方才磕磕巴巴的说着夹生的官话反问道。

    “首先,既然想斗将,那就别骑马!”周通漫不经心的道:“另外,如果我输了,这农庄归你,但若是你输了,你后面这些人,需放下兵器和战马,投降。”

    “不可能!”魁梧汉子闷声道。

    “那就滚,五匹战马还是你们自己留着吧。”不屑的瞥了对方一眼,周通根本没想跟对方多言,直接从箭楼上往下跑。

    “笃~”

    那魁梧汉子脸上露出恼怒之色,在周通转身的瞬间,突然张弓搭箭,策马上前几步,一箭射出,锋利的箭簇在瞬息之间划过长空,带着锐利的尖啸降临农庄的箭楼,寒光一闪,只听笃的一声,扎入箭楼的扶手上。

    正要下楼的周通眉头一皱,重新站上来,看着那得意洋洋,耀武扬威的壮汉,冷哼一声道:“找死,给我放箭!”

    一声令下,正门两侧的箭楼上,三十名已经备好了弓箭的牧民迅速弯弓搭箭,一枚枚箭簇朝着那壮汉射去。

    那壮汉自诩神力惊人,能在百步之外射穿木板,寻常人根本不可能射出这么远,是以才敢在这里耀武扬威。

    只是下一刻,三十枚冰冷的箭簇就朝着她劈头盖脸的落下来。

    “噗噗噗~”

    壮汉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甚至连格挡和躲避的动作都没有,便被三支利箭贯穿了身体,坐下的战马也被利箭射中,惨叫一声调转马头便跑,匈奴壮汉的尸体被从马背上甩下来,狠狠地栽在地上,战马奔跑了几步,也无力的栽倒在地。

    周通看智障一般看了那壮汉的尸体一眼,不屑的吐了口唾沫,才朝着楼下走去。

    骑射的话,汉军暂时没办法应付,但只要在这农庄的箭塔上,哪怕是手持普通弓箭的牧民,也能射出百步距离,而且精准度也颇高,这帮胡人不知道厉害,自己不找他麻烦,竟然敢跑来这里跟他们对射,简直就是嫌命长了。

    

    http://www.cxinbz.com/huidaogudaidangjiangshen/11069648.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