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 第1716章 野心和交易

第1716章 野心和交易

    八月的阳都县,渐渐凉爽起来。

    立秋后,微风中多了一丝的凉意。尤其晚上的时候,已经会退凉。

    阳都县城外,官道上。

    一辆马车,缓缓行驶而来,渐渐的逼近阳都县的县城。

    马车内,赫然坐着糜竺。

    他自东海离开,便往阳都县来。进入阳都县后,糜竺一直观察着阳都县的一切。眼见阳都县境内的百姓,安居乐业,生活无忧,糜竺对王灿倒是更多了一些期待。

    当马车抵达县城,糜竺径直入城。

    县城中,一切井然有序。

    人来人往的百姓,使得阳都县焕发出勃勃生机。

    相比于琅琊国的其余各县,阳都县境内,轻徭役,薄赋税,各项事情都有利于百姓。尤其是,官府释放了无数的官田出来,让百姓能有田耕种,使得无数百姓云集于此。

    糜竺径直往县衙走。

    马车在县衙门口停下,糜竺下了马车,便直接到了县衙,递上拜帖,道:“烦请通知王县令,东海糜竺求见。”

    站在门口的门房,一听到糜竺的名字,连忙道:“糜先生请随我来,我这就通知县令。王县令说了,只要是糜先生来了,不论他有什么事情,我都得立刻去通知。”

    “劳烦了!”

    糜竺脸上挂着笑容,随门房进入。

    他进入大厅,便坐下来静静的等候。作为糜家的家主,糜竺见过无数人,更听到糜纲口中的描述,心中对王灿是充满了好奇的。

    他既是期待,却又是有些担忧。

    期待的是,他希望能遇到一个真正有能力的人。

    担忧的是,白跑了一趟。

    “踏!踏!”

    沉稳的脚步声,自大厅外面传来。紧跟着,又有洪亮的声音,自大厅外传来:“糜家主可算是来了,灿已经恭候多时。”

    人未到,声音先到。

    糜竺听到那浑厚洪亮的声音,当即就站起身,目光往大厅门口看去。

    他眼中,有期待神色。

    下一刻,一道丰神俊朗的身影,迈步进入了大厅中。进入的人,赫然是王灿。他今日身穿一袭白袍,腰间悬挂一柄刀,大步行驶而来。

    王灿神色从容,步履沉稳,虽说年轻,但那一双睿智的眸子,深邃浩瀚,丝毫不显稚嫩。尤其王灿立在大厅中,便是自带气场。

    就算糜竺在王灿面前,也是生出气势被压制的感觉。

    此子不凡!

    糜竺的内心,有了第一印象。

    王灿拱手道:“糜家主,久仰了。原本糜纲来见时,我应该亲自前往东海的,但阳都县百废待兴,事务繁忙,抽不出身,故而只能请糜家主前来。”

    糜竺道:“王县令客气了。”

    顿了顿,糜竺开门见山道:“王县令说有大买卖和我谈,不知道,是何大买卖?”

    王灿道:“锦帛上,不是说了吗?”

    糜竺正色道:“虽说王县令人中之龙,但是,要让在下把所有的资本,都投注在王县令的身上,王县令还不够。第一,你没有子楚的出身;第二,在下也没有吕不韦的魄力。”

    子楚,是秦庄襄王。

    年轻的时候,子楚在赵国作为人质,后来结实了吕不韦,得以扶摇而上,最终成为秦王。

    吕不韦,也得以主宰大秦。

    王灿笑了笑,不以为意。

    如果仅凭借奇货可居四个字,糜竺就纳头便拜,就彻底为他效力,那么,糜竺就枉为东海糜家之主了。

    王灿正色道:“糜家主所言甚是,但奇货可居的大买卖,依旧可以做下去。我不是子楚,而糜家主也不是吕不韦。我们所采取的方式,也不是子楚、吕不韦的方式。我们所做的买卖,就仅仅限于我们,是适合我们方式的。”

    糜竺听得眼前一亮,道:“愿闻王县令高见!”

    王灿说道:“我如今,仅仅是阳都县的县令,糜家主便仅仅资助我一县的钱粮。下一步,我成为一郡太守,糜家主就资助我一郡兵马的钱粮。换句话说,我有什么实力,糜家主就给我什么样的支持。”

    “当然,我也把盐铁经营权,交给糜家经营。”

    “如此,糜家也是投资我。”

    “而这样的投资,风险小,收获却并不小。当我有了一郡的实力,乃至于一州的实力。那么,相信糜家主也能做出决断了。”

    “作为一家之主,权衡利益,的确不能轻易把所有的力量,都押注在未知的事情上。”

    “可按照我的方式,却可行。”

    王灿脸上挂着笑容,说道:“糜家主,你认为呢?”

    糜竺听得脸上露出了灿烂笑容,他脸上尽是赞许神情,道:“妙,实在是妙!王县令的提议,的确是精妙绝伦。”

    对王灿,糜竺是真佩服。

    糜竺眼眸转动,道:“虽说在下没有吕不韦的魄力、眼力,但糜竺也并非没有主见的人。在最近三个月内,不论是钱财和粮食,我糜家全力供应王县令。只要三个月内,王县令能执掌琅琊国,我糜家,倾力襄助王县令。”

    “一言为定!”

    王灿脸上露出了笑容。

    没想到,糜竺竟是有这样的胆魄。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糜竺直接就回答。

    事实上,这也是糜竺的赌博,他也看好王灿,准备赌王灿能成事。

    三个月的全力支持,就算是王灿耗费无数的钱粮,但也消耗不了太多的钱财。这样的消耗对糜家来说,也并非什么大消耗。

    这也是糜竺的精明之处。

    是骡子是马,只需要拉出来遛一遛,自然能判断出好坏。

    王灿沉声道:“既然有了糜家主的支持,那么糜家主,打算何时给我运来粮食和钱财?”

    “三日之内!”

    糜竺直接就回答,道:“第一批运来的粮食,三万石;钱财,十万万钱。”

    “爽快!”

    王灿脸上尽是灿烂的笑容。

    三万石粮食,对王灿来说,便能解决军队短时间内的粮食。就算是一万人的军队,这也足够三个月的粮食。

    十万万钱,更是足以保证王灿短时间内,不缺钱财。

    这便是东海糜家。

    钱财无数,实力极强。

    事实上,历史上的刘备,之所以能徐州立足,全靠糜家的支持。如果没有糜家的支持,刘备即使有名声,那也什么都不是。

    可惜的是,刘备缺少谋主,还是没能立足徐州,反倒是几乎消耗干净了糜家的底蕴。

    “来人!”

    王灿当即吩咐一声。

    一名衙役入内,王灿吩咐道:“召太史慈来县衙。”

    “喏!”

    衙役得令,立刻去通知。

    糜竺听到太史慈的名字后,也是有些惊讶,道:“太史慈是王县令麾下的人?”

    作为糜家的家主,糜竺也知晓太史慈。

    王灿道:“太史慈乃是我义兄,担任阳都县的县尉一职。我阳都县的县丞,则是诸葛珪。”

    如今的诸葛珪,身体已经恢复。

    华佗治好了诸葛珪后,仍是留在了阳都县,不断的解剖尸体,同时替百姓诊治,他整日忙得不可开交,更是乐在其中。

    糜竺听到后,眉宇间多了惊讶。

    诸葛珪他也是知道的。

    这诸葛珪,曾经担任了一郡的郡丞,竟然是王灿的县丞。

    太史慈是猛将!

    诸葛珪是能臣!

    加上还有一个深不可测,或者说就算是糜竺都看不透的王灿,这样的一个组合,让糜竺的内心,多了期待,更多了一丝的底气。

    或许,糜家资助王灿,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糜竺话锋一转,又说着盐铁的各项事情,时间不长,太史慈进入了大厅中,抱拳行礼道:“卑职太史慈,拜见主公。”

    王灿道:“兄长不必多礼,我请兄长来,是想询问兄长,如今的军中,有多少士兵?”

    太史慈正色道:“回禀主公,军中有士兵八百人。所有士兵,都是青壮,是战斗力强的士兵,没有一个老弱。”

    王灿脸上洋溢着灿烂笑容,摆手替太史慈引荐了糜竺后,便说道:“糜家主资助我十万万钱和三万石粮食。你立刻调整军中俸禄,在现行俸禄的基础上,再将军中俸禄翻倍。然后,在阳都县城内征兵,再征募两千两百人,形成三千精兵。我要的士兵,都是青壮,都是敢拼敢杀的人,立刻就着手进行。”

    “卑职遵命!”

    太史慈听到王灿的话,心中也是欢喜起来。

    他对王灿,更是震惊。

    这段时间,他和王灿结义后,对王灿的情况,那是了如指掌的,知道王灿和糜家没有任何的关系。但如今,王灿竟然得了糜家的资助。

    一出手,就是十万万钱!

    一出手,就是三万石粮食!

    这是大手笔。

    但这样的资助,对阳都县来说,不啻于是雪中送炭。因为苏善的苏家虽说有钱财,但各处都要用到钱,就算是查抄了苏家的无数钱,那也是承受不住的。

    必须有更大的财力。

    尤其王灿如今只有阳都县,而阳都县才刚刚开始恢复,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有多少赋税,所以只能是靠外在的支持。

    太史慈转身离去后,王灿的目光,再度落在了糜竺的身上,继续道:“糜家主,盐铁的经营虽说不错,但实际上,还不算是最赚钱的。我手中,倒是还有另一项赚钱的办法。”

    糜竺问道:“什么办法?”

    http://www.cxinbz.com/huidaosanguodetezhongjujishou/1332005.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