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魂牵血引 > 第八十三章:穿魂针

第八十三章:穿魂针

    不多时,呆鱼俊美的脸上稍稍有了些血色,眉头却依旧紧蹙着,他捂着胸口喃喃:“闷。”

    “闷?”猫儿愣了愣:“胸口闷?”

    “这毒霸道,我强行用灵力灌入百会却只能驱散少许。”如此凉的天,墨星染额间渗下细密的汗珠。

    “什么时候中的毒?谁下的?为何我们没事?”猫儿急问道,一路上除了遇到四位古灵外并无异端,是谁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呆鱼下了毒,想想不由心惊。

    “不知道。”墨星染面色有几分凝重:“这毒发的症状像是‘掩吸草’之毒,只是...”

    “只是什么?”猫儿追问。

    “中了‘掩吸草’之毒确实会口鼻窒息,但一般中毒之人身体发肤不会出现异状,可他现下肤色愈发潮红,高热不止,瞳涣而神散...”墨星染像是在自说自话,他垂着眸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眼见呆鱼情况愈发糟糕,两手不住的抓挠着胸口,颈间一片皮肤已经被他抓出了血痕,看样子很是痛苦。

    事实也确实如此,呆鱼此时能吸气不能出气,胸腔里像是有一团业火在烧,浑身如同被蚂蚁啃食着,痛感从胸腔传向四肢百骸,天灵盖又像被人凿了个大窟窿,只觉得凉风不住的顺着那窟窿往里灌。

    “你快想个办法啊!”猫儿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在两人脚边乱转,忽而顿住了步子抬头直勾勾望着墨星染:“腓牙石在你那吧。”

    墨星染一愣,点点头。

    “给我。”猫儿朝墨星染伸出小爪子,粉嘟嘟的肉垫小小一团,只有墨星染拇指大小。

    “不行。”

    “为何?腓牙石里有无数典籍,我去问问老吴头说不定就能找到救呆鱼的法子!”

    墨星染叹了口气,摇摇头:“不行,你的本身收放在腓牙石内,你如今主神丢失,残魂见了本身定会受不住诱惑,出窍入体,若是当真让你的残魂入了本身,此前的所有努力都将功亏一篑,等不到你将主神取回,你的躯体就会被野鬼夺舍,届时必将魂飞魄散。”

    猫儿呼吸一窒,扭头看了看苦痛不堪的呆鱼:“可是...”

    “没有可是。”

    “那之前那夜我明明记得我变成了人,墨星染,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猫儿正色望着他,问的一本正经,她现在并非要追究过错,只是在想法子救呆鱼。

    墨星染读懂了她的眼神,脸上却极不自然的飘过一缕潮红,将头别过去不看她:“那是横公鱼的眼泪,你还记得那夜他醉酒落了一滴泪,横公鱼是先天灵物,至情之泪能摄人元神、补全魂魄,不过只是暂时而已,那夜你...误服了他的眼泪...后来之事...也只不过是魂...交,并非实体...”

    猫儿:“......”

    当真是误服吗?‘魂交’又是什么鬼?

    “无所谓了,你的意思是他的眼泪能暂时补全元神,让我恢复人身?”猫儿眸子转了转:“若是我现在能服下他的眼泪,是不是就不会出现残魂出窍的情况了。”

    墨星染愣了一下:“是。”

    他眼睁睁看着猫儿抬起爪子朝着呆鱼的俊脸招呼去,忙哭笑不得的阻止道:“方才我不是说了吗,只有至情之泪才有此效——疼哭的,不算。”

    “啊?”猫儿像瘪了气儿的球,无奈的望着呆鱼:“那怎么办,这样下去呆鱼要没命了!”

    墨星染眸色暗了下来:“解铃还需系铃人,别急,呆鱼与下毒之人无冤无仇,想必下毒之人定是想从我们这儿得到些什么,等等看吧,他会来的。”

    ———

    瓮山里的雾已经浓到了一丈开外不可视物的地步。

    一片混沌,像是天地初开般的鸿蒙之境。

    唐兴大剌剌的将一只脚踩在‘人犬’背上,一手插着腰喘道:“废物,你确定方才那四个老鬼是往这个方向走的吗?”

    那匍匐在地上的绿眸‘人犬’将脸埋在地上嗅了嗅,外翻的獠牙杵着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土,随后确定道:“是的主子,它们就在十丈外。”

    “行勒,你们都听好了,一会我们悄悄穿过瘴雾,金翎负责伏击,白翎负责诱敌,一旦那四个老鬼露出破绽,金翎就给我上,将它们一举擒获!”唐兴喜不自禁道:“我这回要是能一口气将这四个老家伙擒了,我看王府里那老不死的还有什么理由不将王位传给我!”

    他牵着‘人犬’喜滋滋的前行,步伐难掩喜悦,走路都颠颠儿的。

    这次烟云城秋祭围猎,不少皇亲贵胄家的儿孙都前来参加了,谁猎的古灵多,谁就能拔得秋祭围猎的头筹,而对于唐兴这种世家子弟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证明自己的机会。

    如今的世道,凡清界灵力稀薄灵宝甚少,凡人修士很难获取修炼用的资源,唯有在烟云城的秋祭围猎中拔得头筹,他们才有希望咸鱼翻身,于是乎,这场秋祭围猎便成了乡野修士和贵胄子弟间的角斗。

    一方是为了出人头地,一方是为了锦上添花,目的不一样,手段意外的相似——残忍。

    古灵都是修行了少说百万年的修士,自然不是他们这些年轻修士能比的,既然明打不过,那就只能出阴招儿了。

    就如唐兴一般,他从唐王府里带出了两队翎羽军,金翎和白翎。

    白翎都是些低阶修士,负责送死,金翎则是些小有能耐的修士,负责擒获。

    古灵再是大拿那也是人,数十人一拥而上,它也会乱,只要它乱了,那就有机会了。

    “到了吗?”唐兴摩拳擦掌问了句。

    人犬低头嗅了嗅:“就在前方的山石后。”

    “好!”唐兴赞赏的从腰间取出一个布兜,一打开,隐隐透着血腥味。

    他从布兜内拿出一块好似生肉的东西喂给人犬,就见那绿眸的人犬如同野兽般急不可耐的扑上去,一口将那生肉吞下,餍足的舔着唇。

    唐兴嘴角噙着笑:“只要这次我们将这几个古灵拿下,届时这人心肝你要多少有多少,保准儿让你吃到吐!”

    那兜里的生肉竟是‘人心’!

    人犬是人非犬,是邪道修士,喜食人心。

    唐兴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寻得了这只人犬,为的就是秋祭围猎这时斩获头筹。

    唐兴阴测测的朝白翎做了个手势,就见那五个身着铠甲,后颈插着一条白翎的修士缓缓朝前方行进,他们出发时共有十人,如今已经折了五人,却是白白送命,一个古灵都没抓到。

    明知自己的职责是诱饵,可还是不由发怵,脚下深深浅浅的没进雾里,一想到马上就将赴死,那五个白翎修士腿直打颤。

    唐兴看的着急,低骂:“一群废物,王府养你们这群贪生怕死的废物何用,若是耽误了老子大事,我回尚京城立马让你将你们祖坟全扒咯!全家问斩!”

    那五人闻言一得瑟,唐兴自小跋扈专横,定然会说到做到。

    有些修士双亲尚在,不愿祸及家人,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须臾间,眼前朦朦胧胧出现一块巨大的山石,其后传来低声的交谈,唐兴一喜,果然那四个古灵就在这。

    他使了个眼色,五个白翎分散开,握着手里的符咒从五个方向朝山石逼近。

    雾太大,看不清。

    就听山石后突然发出一声惊呼:“有人!”是个女子的声音。

    说时迟那时快,五个白翎齐刷刷的将手中的符咒甩出去,也没看清方向,只是下意识的动作。

    那是爆破符咒,为的是声东击西,扰人耳目。

    ‘轰’的一声,山石上空的空气猛然炸裂。

    紧接着,倾城手指捏了了诀,暗念一串符咒,喝一声:“起!”

    山石上拔地而起一颗参天大树,其上的枝条好似麻绳一般在雾里狂卷乱抽,三两下就将那五个白翎修士抽翻在地,哇哇吐血。

    “上!还等什么!”

    唐兴看不清,就听惨叫连绵不绝,急忙指挥那一队金翎修士围攻上去。

    “我就不信了,今天老子一个都逮不着!”

    如同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般,那一队修士立马催动灵力。

    须臾间,空中传来凌厉的剑气破空争鸣之声;尖锐的冰凌从四面八方袭去;山石后的草木瞬间燃了起来,熊熊的火光穿透浓雾,不远看去,是一片红澄澄的朦胧。

    双拳难敌四掌,唐兴人多势众,再加上雾又大,四位古灵被火围困在了山石后。

    “倾城!小心!”急切的男子叫嚷声响起,紧接其后是一声闷哼。

    那面容英挺的古灵生生用胸膛替倾城挡住了一根长枪。

    枪矛穿透了他的前胸,从他的魂体间穿过,击打到身后的山石上,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

    山石后传来一声朗笑:“古灵是灵体,不会被普通的刀剑所伤。你们这帮小人想生擒我们,痴人说梦!”说话的是那貌平平的古灵,他催动真火,火蛇顺着地面游出了浓雾,直奔不远处的大树而去。

    唐兴就躲在那棵树后,此时他眼看情况不妙,正准备掉头逃命,脚下的人犬低语一声:“主子,等等。”幽幽的眼睛透着绿光,像只嗜血的孤狼。

    山石后,那面容英挺、气度不凡的男子古灵抿着唇笑笑:“倾城,你无碍吧。”

    一旁愣住的倾城急忙赶过来:“我没事,华宇,你呢?你没事吧?”她上下查看着男子。

    名叫华宇的古灵摇摇头:“没事。”他有些依恋的看着倾城那张淡雅的脸庞,喃喃道:“你能关心我,真好。”

    话音将落,他猛然捂着胸口跪倒在地,不知是因为雾大还是倾城恍惚了,她看见华宇的魂体淡了几分,隐隐有消散的迹象。

    “华宇!你是不是被伤了!”

    她慌了神,扭头看向身后那支长枪,眸子陡然一缩。

    古灵是灵体,不会被普通刀剑所伤。

    可惜,那柄长枪上附着了一根‘穿魂针’...

    http://www.cxinbz.com/hunqianxieyin/12678820.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