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江湖奇侠记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神秘少女

第一百七十四章 神秘少女

    无忆双手稍稍用力,将黑衣人从身上移开,挪至一旁,然后坐起,双腿盘膝,闭目阖神,自丹田提起一口九阳真气缓缓运送至四肢百骸,一炷香过后,无忆猛地睁开双眼,青光四射,炯炯有神,顿觉周身上下精力充沛,说不出的舒坦。无忆伸了个懒腰,猛地从地上跃起,旋即四下环顾,发现自己正置身在一棵巨大的椿树旁边,椿树高大苍翠,遮天蔽日,宛若一座碧绿的凉亭,静静的伫立。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昨天晚上明明在石壁的一个岩洞之中,怎么突然来到了这里?”无忆搔了搔脑袋,又抬头望了望头顶,他只依稀记得自己背着黑衣人循着那月光而去,可刚要接近时忽然一脚踩空,接着身子就往下急坠,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难道我是从岩洞中掉下来的?”无忆一怔,又检查了下自己的身体,发现除了胳膊上略有擦伤外竟无半点异样。

    “还真是惊险!”无忆暗呼侥幸,试想若不是无忆有九阳神功护体,这般重重摔下,即便不死也得残废。

    无忆抖了抖精神,不再多想,而是径直走到了黑衣人旁,好生打量了一番。这黑衣人虽说用黑布蒙着脸面,但此刻已是日正当空,仍是能够看清他面上的一些细微表情,只见他双眸紧闭,眉间微蹙,额头上有细小的汗珠不断滑落,看上去十分痛苦。无忆俯下身子,用手把了把黑衣人的脉搏,发现他脉象虚弱,体内真气紊乱,似有气血不畅症状。料想定是他昨夜里先中那冒牌的大和尚一掌,伤了筋骨,败了气血,而后又随自己一道跌下这不知名的山谷之中,巨大的冲击力让他伤上加伤,才导致昏迷不醒。好在跌落山谷之时无忆恰巧给他当了回肉垫,否则这般巨大的力道再加上他原本就伤重,恐怕他早已一命呜呼了。

    无忆见此处芳草连天,树木参杂,倒是个藏身的好地方,再者自己对这里甚是陌生,又带着个伤重之人,行走起来实在不便,索性把心一横,决定在此为黑衣人行功。

    打定主意之后,无忆将黑衣人搀起,自己则和他面对面坐下,然后出手先封住对方身上两大玄关,提起一口真气,缓缓朝他手心渡去。无忆利用九阳真气,将对方受阻的经脉逐一打通,然后又为他疏导真气,直到半个时辰后方才功行圆满。

    无忆起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嘀咕道:“这位兄台,我刚才为你疏通了经脉,使之气血运行顺畅,目前你已无性命之忧,接下来我再寻些草药敷在你受掌之处,半月之后便可恢复如初了。”无忆沾沾自得,想起昔日在寄幽谷中,紫嫣经常取笑他不通医理,若为医者,恐天下之人皆不敢生病了,虽为玩话,却也说明无忆不善医术。而今,自己竟将一位重伤之人医好,倒也是从此有了几分自豪。

    忽地,黑衣人嘤咛一声,继而一阵抽搐,昏睡中用手去捂住右肩。无忆知道这是掌伤发作的缘故,本来他受了那冒牌和尚一掌,气血不散,也无甚知觉,但方才自己已用九阳真气为他疏导经脉,使之气血顺畅,因此他才会有了疼痛之感。无忆又伸手点了他背上两处穴位,使他安定下来,然后将他靠在椿树旁的一块岩石上。

    “咦?”无忆稍顿,虽说已和这人相处了多时,可一直连对方的真面目尚不得见,这多少有点说不过去。无忆望向昏睡中的黑衣人,但见他裸露在蒙面之外的肤色奇白,睫毛冗长,让他忍不住想要一探其庐山真面目。

    “不行,这样会不会过于鲁莽?”无忆摇了摇头,但转念又想:“我救他两次,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况且大家都是男人,又不是什么闺中女子,见一见又有何妨?”最终,好奇心占据了上风,无忆小心翼翼的将他的蒙面摘下,露出他的真容。

    “呀,好俊儿的少年!”无忆止不住一阵惊呼,他发现那黑色蒙面之下竟藏着一张完美精致的面庞,玲珑剔透的五官晶莹透亮,肤若凝脂,眉目生烟,看其年纪与自己也差不了多少,可这长相却不知比自己要俊了多少。无忆呆了一阵,暗叹这世上竟有这般俊美的男子,不由的有些自惭形秽。

    “恩......”又是一阵轻吟,俊美少年又皱了皱眉头,显然还能感觉到掌伤的疼痛,无忆从震惊中醒转,忙起身跃到距椿树不到五尺的杂草推中,俯身弯腰,细细寻摘,没过多久,他的手中已经多了几株绿油油的植物。

    无忆在寄幽谷三年,对一些简单的医理以及草药还算精通,刚才四下探望间发现这椿树附近长了不少白芷和田七,正好用来对症下药。无忆将田七和白芷掐断,然后放入口中咀嚼片刻,待二者汁液相融才吐到手中,然后将那少年从岩石上扶起,扯开他的内衣,但见右肩处有一道清晰的手掌呈现,掌印淤青,带着血丝,让人触目惊心,无忆将手中草药敷在那少年的右肩掌印之上,少年顿时一阵轻颤,没过多久又恢复了平静。

    “这是什么?”无忆轻咦了一声,他适才全身贯注在对方伤痛之上,没有注意,这会儿忽见少年内里居然穿有一抹红色,不禁大奇,伸手去探,忽觉手中一阵柔软。

    “啊......”无忆脑中一片空白,浑身犹遭雷击,又如万千蚁冲叮咬,竟一时愣在当场,忘了缩手。恰在此时,那少年忽然醒转,眼睛瞪的老大,脸上潮红阵阵,见了无忆,不由分说,一巴掌扇了过去。

    “淫贼!”少年怒骂,却又因疼痛斜倚在了岩石之上。

    无忆脑袋发蒙,任他武功再高可还是没有躲过对方这掌,被她扇了个正着,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姑姑......娘,对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是个......女女.......的!”醒转过来的张无忆急忙辩解,可因为紧张说起话来竟有些结巴。

    那少女看了看肩上的草药,又望了望张无忆一脸无辜的模样,心中已了解了个大概,其实她虽昏迷不醒但多少还有些意识,朦胧中只觉得被人背在身后,后来又有人为她疏导真气,这些她都有感触,只是少女心性使然,况且她又从未与任何男子有过这般亲密的接触,心中很是羞愧,故绝不会轻易放过无忆。

    “你个淫贼,我要挖掉你的眼睛,砍掉你的双手!”少女咬牙恨道

    无忆一怔,心想:“这姑娘生得天仙一般怎地这般恶毒,我虽冒犯于她也实在不明真相,实非有意,况且我还救了她的性命,怎么还要挖我的眼睛,砍我的双手?”无忆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又往后退了几步,以防对方突然朝自己下手。

    那少女见无忆见鬼般的朝后退去更为恼火,嗔道:“喂,你个小淫贼,我真有这么可怕吗?你为何一直后退?”

    无忆心想:“我不后退难道等着你来挖我的眼睛,砍我的双手?”口中却道:“姑娘,男女授受不清,适才我见你疼痛难忍,又不知你是位姑娘才冒昧替你上药,也是情非得已,不想冒犯了姑娘,还请恕罪!”说着,无忆朝她鞠了一躬。

    少女见他那副呆样不觉有好笑又好气,稍稍整理衣物后问道:“小淫贼,我且问你,是你救了我?”

    无忆回道:“我叫张无忆,不叫什么小淫贼,是我和周大叔救了你!”

    少女顿了顿道:“周大叔又是谁?我的同伴呢?”

    无忆

    无忆在寄幽谷三年,对一些简单的医理以及草药还算精通,刚才四下探望间发现这椿树附近长了不少白芷和田七,正好用来对症下药。无忆将田七和白芷掐断,然后放入口中咀嚼片刻,待二者汁液相融才吐到手中,然后将那少年从岩石上扶起,扯开他的内衣,但见右肩处有一道清晰的手掌呈现,掌印淤青,带着血丝,让人触目惊心,无忆将手中草药敷在那少年的右肩掌印之上,少年顿时一阵轻颤,没过多久又恢复了平静。

    “这是什么?”无忆轻咦了一声,他适才全身贯注在对方伤痛之上,没有注意,这会儿忽见少年内里居然穿有一抹红色,不禁大奇,伸手去探,忽觉手中一阵柔软。无忆在寄幽谷三年,对一些简单的医理以及草药还算精通,刚才四下探望间发现这椿树附近长了不少白芷和田七,正好用来对症下药。无忆将田七和白芷掐断,然后放入口中咀嚼片刻,待二者汁液相融才吐到手中,然后将那少年从岩石上扶起,扯开他的内衣,但见右肩处有一道清晰的手掌呈现,掌印淤青,带着血丝,让人触目惊心,无忆将手中草药敷在那少年的右肩掌印之上,少年顿时一阵轻颤,没过多久又恢复了平静。

    http://www.cxinbz.com/jianghuqixiaji/1543407.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