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江湖是怎么没的 > 第一卷 最后一个武林盟主 第七十二章 地震

第一卷 最后一个武林盟主 第七十二章 地震

    绍兴七年,腊月。

    那是一个严冬。长江两岸,宋金的战事仍在僵持。

    这一年,我兄弟四人随八矛师父躲在了温暖的静江府。这里远离战乱,聚集了许多像我们这样逃难而来的北方人。

    这天,我们五人在静江府北郊的土地庙里寄宿。

    入夜,微寒。四周出奇地静。

    渐渐地,鸡开始打鸣,狗开始狂吠。

    八矛师父烦躁不堪,大叫,何事惹得鸡犬不宁?

    忽然,我碗里的水竟然莫名其妙地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波纹,屁股下的木桌子开始晃动,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

    我们正在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时。天地间忽然响起“隆隆”的雷鸣声,大地开始剧烈的摇晃。当时,我便蒙住了,以为是我们贸然入住土地庙,因而触怒了神明。但,当我跳下桌子,纳头要拜时,八矛师父却大喊了一声:“地震了!快跑!”

    随即,他右手抱着夕丁,左手拉起我,喊着我大哥、二哥的名字就往土地庙外面跑。

    刚跑出土地庙,原本就破烂不堪的庙宇,霎时间成了一堆废墟。尘烟滚滚,扬起几丈之高,竖耳听去,城中尽是哀嚎。

    那一幕,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吱呀吱呀”!

    朦胧间,我听到一阵木架摇晃发出的声响,这声响有些熟悉,隐约勾起了我内心深处的一些回忆。

    床体开始摇晃。

    “吱呀吱呀”!

    我猛然坐了起来。四周一片漆黑,如同是置身在深夜无边无际旷野之中,只有那木架的“吱呀”声和床体的晃动让我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仍然躺在床上。

    我心里咯噔一下,大声喊道:“快跑啊!地震啦!”随即,掀开被子,凭着记忆向屋门处狂奔。

    已经尘封了许多年的记忆,在这一刻变得尤为清晰。我心里不断提醒着自己,快跑,房子马上就要塌了,快跑!

    脚下极力地跑着,我嘴上大声地喊着:“快跑啊!地震了!”

    紧接着,我身后的客房里传来一阵阵的尖叫,倏尔,所有的房间里“几里咣当”的一片混乱声。一大群人跟在我身后,不明所以,便向娄琴客栈外狂奔。

    很快,一百多号人衣着不整地站在了娄琴客栈之外,各个面带惊恐地四处张望。

    然而,大地却并没有像我记忆中一样剧烈的晃动,天地之间也没有传来“隆隆”的声响,娄琴客栈依旧结结实实地立在我们面前。

    娄琴裹着一件轻纱,凹凸的身材,朦胧可见。她问:“哪有地震?”

    人群中有人开始喊:“什么是地震?都跑出来干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我分明感受到了地震的前兆,莫非是做梦?!

    可那梦也太过真实了。

    李小谦一条被单裹着身子,朦胧的月色照着他那两条长满毛的腿。他阴着脸对我说:“告诉我,怎么回事?!”

    我说:“我感觉床在晃,以为是地震了。”

    李小谦一张脸憋的通红,许久,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靠!你大爷的!”随后,他扭头向客栈里走去。

    我见他神情颇为奇怪,追上去问:“你怎么了?”

    李小谦扭头向我吼道:“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怎么了?!老子正瞄准呢,让你给强行抠了扳机,你他娘的还问我怎么了?!快滚回去睡觉!”

    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随着李小谦安然无恙地进去,所有的人都骂骂咧咧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问娄琴:“李小谦说得是什么意思?”

    娄琴也一脸茫然地摇头,说,她不知道。

    这一夜平安,没有地震。

    第二天,李小谦一脸疲惫地从我身旁走过。看他的表情,似乎是有什么意犹未尽之事令他颇感沮丧。

    我问他:“你怎么了?”

    李小谦白了我一眼,也不说话,只是默不作声地往楼下走。

    娄琴客栈的厅堂里,人来人往,进进出出,热闹非凡。柜台前,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男子正在和娄琴说着什么。

    那背影英气勃发,甚是熟悉。

    “陆游!”我喊了一声。

    他回过头冲我灿然一笑。我心中欢喜,快步绕过一脸怅然的李小谦,走到陆游跟前,问:“何时到的临安?”

    陆游说:“昨日傍晚便到了,本想来娄姐客栈投宿,但无奈当时这里一房难求。况且,表妹与我同行,与他人同住一室恐怕多有不便.....”

    我这才发现,他身旁多了一个娇小玲珑,面容白皙的书童,那人正是扮了男装的唐婉。我冲她一抱拳,她竟然显得有些慌乱了,向我颔首致意,脸颊一片红晕。

    “李兄好!”陆游向李小谦拱手,似乎是察觉李小谦有些异常,便问,“多日不见,为何李兄精神如此萎靡不振?”李小谦也不说话,只是低头摆手。

    我说:“这事都怨我。”

    陆游疑惑,问:“你?你为何会让李兄如此萎靡?”

    我说:“昨夜,我在梦中,忽然觉得床体摇晃,以为是地震......我......呜呜......”话说了一半,李小谦就捂住了我的嘴巴,冲陆游嘿嘿地笑着,说:“别听他话说八道。”说完,他又瞄了一眼唐婉。

    “地震?”陆游道,“昨夜发生地震了吗?”他又看了一眼唐婉,问:“表妹是否感觉到有地震?”

    李小谦说:“没有地震,是姬旦丙,他睡蒙了。”

    唐婉忽然笑了一下。我不觉怒从心生,暗骂李小谦,成心提我名字,让我出丑。

    “陆兄现住在何处?”李小谦问。

    陆游指着街对过的君来客栈,说:“小弟就住在对面。昨日落脚之后,本想着赶来拜会。一来看你们十分忙碌,应接不暇,二来是因车马劳顿,表妹有些不适,因此,到今日才来。”说着说着,唐婉的脸又红了。

    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陆游这种人。他虽然武功高强,一身正气,也曾救我于危难。但是,他为人古板,教化严重,不通情理,是一个十足的书呆子。并且,他说话总是文绉绉的,听得我浑身别扭。

    李小谦看着唐婉笑了笑。不知为何,我总是感觉李小谦看唐婉的次数多了些。从见到陆游开始,他的目光总是时不时地看向唐婉,似乎对这个娇俏玲珑,又羞羞答答的“表妹”颇感兴趣。

    李小谦问:“陆兄备考如何?今科登榜可有把握?”

    陆游笑着摆了摆手,说:“并无把握。只是家母一味要求,却又不得不考。”

    李小谦嘀咕道:“老子早就知道你考不上了。”

    “什么?”陆游没有听清。

    李小谦慌忙遮掩,道:“我是说,但愿陆兄能早日考上。”

    不对!他刚才不是这么嘀咕的。

    我说:“你不是......呜呜......”我又被李小谦捂住了嘴。

    陆游笑着,问:“李兄准备得如何了?”

    我不觉一震,叫道:“你也要参加科考?”

    李小谦哼了一声,说:“我不应该参加科考吗?好歹我也是柳湖书院的学生,不能参加科考吗?”

    我说:“柳湖书院没了。”

    李小谦狠狠地说:“你住口!”

    娄琴客栈里依旧是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似乎这一天都没有片刻的安息。仍有人会时不时地提起昨夜的那场“地震”。

    有的人疑惑,有的人愤怒。

    然而,很多年以后。当我再次回忆起这场地震时,我依旧十分迷茫。到底是那场地震真的发生过,还是我的确把梦境当做了现实呢?!

    http://www.cxinbz.com/jianghushizenyaomeide/10887628.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