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将军白发征夫泪 > 三十五:终于到达,建业城的渡口!

三十五:终于到达,建业城的渡口!

    第三十五章

    “不是…大人…小人只是出来指证这几人…怎么连同小人也要受到处置?”这小厮听闻彭布一席话,一脸茫然的问道。

    “你可知何为蛇鼠一窝?”彭布回头丢出一句话。

    王皓月没曾想自己对属下一向优待,从不克扣,更不曾缺斤少两,此次不仅是丢了王家的脸,更是打了自己的脸。

    “将这几人一起扔下江去。”王皓月随口说道。

    彭布上前在王皓月耳边小声说道:“不杀,不以服众。”

    “将军饶命啊!”

    “将军小人知错了!”

    账房先生与这船工头,你一言我一语,哭得喊天叫地。

    “这江水也挺深的,能不能活看他们的命吧!彭使者不必多言了。”王皓月定了定神说道。

    这左右士卒便把这呼天抢地的俩人抬起身,一把扔下了这翻滚的江水之中。

    这群船工见这一情况,各个都噤若寒蝉,方才还在咿咿呀呀叫疼的,这时也没了声响,静静等着王皓月接下来的话。

    愁云满面的王皓月,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便对这群传功说道:“各位不必多虑了,此事是我王皓月处理不当,这船上工钱按三倍算,到建业的活也按三倍,若是各位愿意的话……不愿也罢,到时我们再招人。”

    “愿意!这活我们当然接!”

    “是啊!我等都跟随王将军一路了,此刻怎能一走了之呢?”

    “王将军,就让我等接下这活吧!”

    底下船工各个都变得生龙活虎起来,一副当仁不让的姿态,与先前病恹恹的样子判若两人。

    “王将军,这账房先生账簿上有登记,不如就按这账簿上名单算人,那就不必再登记第二回了,至于工钱,再多分发下去二成,您看如何?”彭布拿着方才账房先生的账簿对王皓月说道。

    “就按彭使者说的办吧。”王皓月说完便起身走了。

    彭布便留在甲板上,给船工分发着工钱。

    此时闻人星也醒了过来,医师随便给邓载交代几句后,便起身提着箱子去给另一人医治。

    “师弟,你可醒了,方才害你的歹人已经得到了制裁…我们还得到了更多的工钱…”邓载拿着两袋钱在闻人星面前晃了晃。

    闻人星伸手拿了属于自己那袋钱,接着对邓载说:“师兄,你去搓个澡吧,一会吃完饭便要下船了。”

    隔近这邓载还是能闻到一股味,闻人星连忙推搡邓载去搓澡,自己没想到这一躺,醒来的时候居然白拿这么多钱,这活干的还是舒服。

    “范大哥,这渡口就要到了!”刘从听闻外面有许多人走动的声响,想必这会应当是在整理东西了。

    “我方才便听到许多人走动的声音,料想这群人是在收拾行装,定是这船快靠岸了!”范世瑾同样听到了大批人忙忙碌碌的声响。

    只有柏溪樾依旧挂着一副苦瓜脸,撑着脑袋闷闷不乐的看着眼前的茶水。

    “各位!可准备好了?接下来要应对的便是关乎我等性命的赌局了!”熊敬崇似乎不再惧怕未来,不再躲闪这预言纸的内容。

    “我可没…没准备好,我宁愿留在这船上!”柏溪樾多年来,每每遇到危机,便会仓皇而逃,若非实力碾压,其他情况他都是逃之夭夭。

    “柏溪樾!你可是空阳门人!当初营救闻人大哥,你不也是一马当先在前吗?”刘从走过去按住他的肩膀说道。

    “那…那是因为我看你拿着空阳门剑…以为你是与大掌教过招的闻人星…本想仰仗你的武功扬名江湖……唉!”柏溪樾一把推开刘从的手,解释着说道。

    范世瑾收了收手中的那本书,小心得将它放到了衣袖当中。

    “柏弟,你若执意留在此船,我可以同彭布商量看看,在下不会强人所难!从弟,你也可同柏弟一同待在这船上,你们俩还年轻,确实不必跟我俩跳这鬼门关。”范世瑾收好书后,便同俩人说道。

    “范大哥别说笑了,这般狼狈回去,我父定当瞧不起我,而空阳门那老头更不会再对我另眼相看!”刘从眼神中没有丝毫犹豫或者迟疑。

    范世瑾大笑几声,一把扶住刘从两肩说:“从弟,我范某没有认错你,若是此次出访成功,我定推荐蜀王让你去军队历练,以你的资质,我相信你到二十便能当上将军!”

    “哈哈哈哈!范大哥过谦了!我刘从哪有这般本事…?”刘从试着想遮挡脸上高兴的神情,任凭怎么遮挡笑声始终不绝于耳。

    “那啥…从弟啊,不是过谦了…应当是过奖了…”柏溪樾在一旁纠正道。

    “柏弟,马上便到岸了,你可有主意了?”熊敬崇过来问道。

    “连从弟都这般首当其冲,我柏溪樾当仁不让!”柏溪樾先前听刘从一言有提到大掌教,这才明白过来此次历程,恐怕在他老人家的掌握之中。

    “好!你们都围过来,我再跟你们对一下预言纸的内容…”熊敬崇招呼着众人。

    范世瑾、熊敬崇、柏溪樾、刘从将预言纸的内容又对了一遍,将内容记熟在心,方能以不变应万变。

    “王将军!要靠岸了,到渡口了!”一小厮前来报告道。

    王皓月看了眼身旁的彭布,便说道:“彭使者,现在杀掉那几人还来得及。”

    “王将军还真是小看我彭某!既已跟人达成协议,自然不能随便毁约,这不是君子所为。”彭布面露不悦答道。

    王皓月十分识趣的没有往下说,随即左右士卒便将刘从等人带了过来。

    “彭使者,可是反悔了?”熊敬崇直勾勾的看着彭布。

    “笑话,在下一言九鼎,休得再三提这种事!”彭布不屑的哼了一声,接着又说道:“今日便到渡口了,拿回你们的兵器,顺便别忘了咱们的约定,可别溜之大吉就是了。”

    “彭使者,咱们先前的约定可没有说要放了他们,你这不是放虎归山?”王皓月一手端着头一手敲打着桌子说道。

    “无妨,在下一人承担。”彭布言简意赅的说了一句。

    柏溪樾也不跟这几人客气,上前便把自己两把剑拿了回来,顺便把刘从的长剑丢给他。

    刘从接过剑便对柏溪樾说道:“有没有看到我木匣子啊!”

    “没有啊!这还有熊大哥的毛笔砚台!可就是没看到别的东西…莫非…”柏溪樾在寻找半天都没有看到刘从的木匣子,找寻无果后便抬头看着王皓月与彭布。

    “你看什么看?!本将军稀罕你们那破玩意?”王皓月抬眼望着柏溪樾,那眉眼间修长的睫毛,如同含羞草展开一般,极其的好看。

    彭布也摊出两手掌说道:“我对你们的物件,也没有兴趣,君子不夺人所好。”

    刘从面如难色走过来找了找,确实不见木匣子踪迹,于是作罢,将剑放于腰间便回到了范熊两人的旁边。

    “没事从弟,这人啊很多东西,你想找的时候就找不到!若你不想找了,说不定就出现了!”范世瑾摸了摸刘从的头笑言道。

    “王将军,停船到渡口了!”又进来一士卒说道。

    王皓月瞥了眼彭布,看来他真的没有打算杀掉这群人,并且为了证明自己的承诺,甚至一改之前的计划,要放了这几人。

    “各位!几日舟车劳顿辛苦了,今日咱们各自寻客栈休息,明日相约于南唐大殿之上可好?”彭布双手作缉说道,随后弓了弓腰。

    刘从等人同样作缉道谢,随即转身走下了这船,就这一小段路程,刘从还从头到尾紧绷着神经观察着周围。

    临走时,熊敬崇对彭布说道:“彭使者真乃君子也!在下今日欠你一个人情!今后必定奉还。”

    彭布听完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几人走好,一面不忘对着几人背影高喊道:“可别忘了,咱们的约定!”

    中途闻人星目送着刘从等人时候,刘从看到了闻人星,闻人星对着刘从笑了笑,用食指与中指做出一人走动的动作,另一手同样做着这个动作,这俩手指做得动作碰到一起,示意刘从不久后便会再见面。

    “师弟啊,你不打算跟这群人走了?”邓载看着这远去的几人问道。

    “我都想好了,我们搬运货物便会有机会入宫,到时我在暗,他们在明,这样伺机而动更好一点。”闻人星眼神中流露着几分不舍。

    邓载从闻人星目光中又看回那群人,那确实是一帮很地道的人,他们身上似乎散发着与他人不同寻常的气息。

    “看来你真的认识了不错的至交!有机会给我介绍一下。”邓载笑着拍了拍闻人星的后背。

    “师兄,现在倒是想认识了,之前还在那里装圣人?”闻人星一脸鄙夷的看着邓载,仿佛他身上还有泔水的味道。

    “看什么呢,还不去干活!请你们过来干活的,可不是看风景的!”一士卒过来见俩人在此闲聊。

    “是是是!官爷!我俩只是小憩一会!这就回去干活。”邓载一手搭着闻人星的肩膀,便推拉着闻人星走了。

    刘从见周围已离船够远后,便对范世瑾说道:“范大哥,我刚刚看到闻人大哥了!”

    “这帮人还有一批货物会搬到这南唐大内去,我猜想闻人星想混迹其中,当我们的一条暗线。”范世瑾心中如有棋盘一般,早就料定了闻人星的打算。

    “我说从弟,你那藏宝阁拿出来的木匣子,就这么丢了,不心疼?”柏溪樾这一路手就没有离开过腰间俩柄剑。

    “没办法呀,虽不知道有用处,就像范大哥说的,我也觉得总有一天会在遇到…”刘从猜想这木盒从他拿出来那刻起,便已经是他的了,说不定它遁入了什么别的地方,只是暂时的消失了而已。

    http://www.cxinbz.com/jiangjunbaifazhengfulei/5427459.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