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将军白发征夫泪 > 九十一:孕育之地,潜入剑宗

九十一:孕育之地,潜入剑宗

    第九十一章

    “影,这孕育之地可是一福地,到时我们集齐十三剑便要回去,再回来才是荡平武林之时,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剑宗主拍了拍影的肩膀,随后走回了大殿。

    只留下影站在原地,影耸了耸肩说道:“我可不想回去,你把我绑回去倒是可以。”

    不过这句话并没有传到剑宗主耳朵里,剑宗主早已走远了。

    “果然影师兄没眯眼的样子最俊朗了!”一群小师妹朝着影笑盈盈地说道。

    “还不去干活,要忙的那多了。”影朝着几位小师妹讲道。看着小师妹走远后,又自顾自说道:“一不小心把神识关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名门正派大多都是臭鱼烂虾啊。”

    剑宗的弟子倒是忙得不可开交,一面忙着登记来来往往的人,一面给这些人分配客房。为了迎接这群人,剑宗临时盖了好几个房子,虽说是临时搭建的,这质量不错的很。这些弟子平时练功都没这么认真,看来此次真的能好好放松一下了,就连干活都干得那般欢快。

    闻人星咧开嘴笑了笑,不过因为有黑纱布的原因,这个笑并没有被别人查到。他早已混入人群到了剑宗里面,就在刚刚影关掉神识的缝隙进来的。你在观察别人的时候,别人可能也在观察你。闻人星早已在人流中观察好久了,一直没有进去,原因就在于这个影守在门口,看起来这个影就像什么都没干,光是站在大殿入口有一句没一句跟师弟妹聊着,但这神识从不曾关闭,一直观察着入剑宗的人。

    开启神识后,再将气息也集中在眼睛上,便能看出人身上所带的气息。神识修炼上乘者,一眼便能洞穿他人的实力。

    那影为什么会眯着眼睛呢?因为开启神识的时候,眼瞳会变色,若是眼睛睁得大大的,便是会暴露自己的动机,不过这并不是影一时想出来的事,他老早就有这个习惯了。纵使是影关闭了神识,若是有熟悉人的经过还是会立马反应过来,如若是这样,此次的宴会到这里便结束了。闻人星的凌冽之气其特质,对于气的收放太过自如,所以抓到这个缝隙便进来了。如果当时那个站门口的不是影,而是剑宗大师兄,闻人星都有信心一瞬间了结他,对于此刻的闻人星来说,一瞬间的松懈,便会令自己丢了性命。不过影到底会不会在那一瞬间败下阵,闻人星不敢做那样的保证,应该会留一条胳膊下来,或是重伤,闻人星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进了剑宗。

    影开启神识后,便重新看向陆陆续续进剑宗的人群,不过很快他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立马扫了眼刚刚进来那群人,没有任何发现后才安下心来,继续打量着进剑宗的人流。

    闻人星早就知道影会再度检查,一进剑宗便往影视线的死角躲。站在墙后的闻人星发现影没有看这边,才放下心来,又往别的地方去了。如果此时能找到未歌,便不用等到大婚那日了。

    “影啊,有没有闻人星的身影?”剑宗主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影旁边。

    影还是对刚刚关闭神识的事情很在意,便看着剑宗主说道:“这闻人星在剑宗时可领悟神识了?”

    “以他的资质此时应当是领悟了,就不知道到什么水平了…不过是否有神识都逃不过你的法眼吧?”剑宗主很相信影。

    开启神识的体力消耗是平时的数倍,原本一段路只需跑一炷香,开启神识去跑,可能跑到香烧完都跑不到,毫不夸张来说,可能跑到香炉被烧完都跑不到。影的习惯与一般人不同,一般人是碰到特殊情况便开启神识,影是一般碰到特殊情况才关闭神识。

    “师傅还是相信徒弟呀,您老人家自己把神识打开,这剑宗不就通透了?”影调侃道。

    剑宗主原本不想笑,但还是没忍住,一面笑着一面说道:“我可没让你在此处当门神,不管能不能此时发现星儿,星儿都会出现在当日的庆典上。”

    “师傅还是乐观,我要是闻人星,我就趁其不备偷偷溜进来,然后再偷偷带走小师妹。”影一面说这话,这眼珠子一面在眼眶动着。

    “哪来那么多偷偷,世间女子无不希望心爱之人是个盖世英雄,虽不是骑着七色云彩过来,但这抢亲也要抢的轰轰烈烈才行,怎的会甘愿这般悄无声息地跟星儿走呢!”剑宗说罢抬手抚了抚须。

    影这时才扬起嘴角笑了笑,说:“师傅对这男欢女爱之事倒是挺懂,没少读这些痴男怨女所写的诗句文章吧?”

    “略懂略懂,这还是要有所涉猎才行,不然怎的当你们的师傅?”剑宗主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一切的动向似乎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这位是剑宗主吗?”

    就在俩人聊得时候,有一江湖人士看出了这剑宗的主人,

    “正是!各位远道而来,里面就座,客房已备好茶水糕点!”剑宗主笑着与这人打招呼。

    “恭喜剑宗主啊!得此高徒!办此盛事!还邀我等前来见证!”

    “贺喜剑宗主啊!”

    这人群立马便沸腾了起来,纷纷朝着剑宗主走了过来,不一会影与剑宗主便被围的水泄不通了。俩人只好挂着笑意,与众人不断寒暄着,最后俩人这脸都笑得抽动起来了,只好让其他徒弟来应酬,这才能松下一口气。

    在闻人星的记忆里,他入剑宗那日,这个影就已经在剑宗了,他是剑宗的太师兄,比大师兄还要大一级。一般是他辅助剑宗主来打理门派的事情,事无大小都会一一过问,再挑选做事能力麻利的人来帮忙。所以剑宗除了影与剑宗主,便还有三个座下弟子。

    而这三个座下弟子,其中之一是闻人星的大师兄,章殷希。

    章殷希其人阴险狡诈,但他却有一特质,就是能说会道,很会讨女师妹开心。无论怎么跟这些女弟子说,他们都会认为只有嫉妒章殷希的人,才会说他的坏话。事实上他已经辜负了好些人了,每次都是逢场作戏,抛弃别人起来就跟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一样,人前装出一副伤心难过的神情,人后便是再度寻花问柳不亦乐乎。

    闻人星对这座下弟子并不在意,在他看来此时的自己,除了影与剑宗主,其他人便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

    然而闻人星出走太久了,这世上人常常容易有一种错觉,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是这世上的主角,只有自己可以不断的修行修炼,而他人不在自己的生活中,就以为其只会原地踏步。

    除了章殷希,其他两名座下弟子也是神剑的候选人。神识同样是三段,三名弟子三位神识三段的高手,平时都是他们三人负责带各自的师弟,每个月都会有月剑会评,以此来考核弟子的练功情况。

    每个座下弟子其手下又有两名神识二段的执事弟子,这样一来剑宗便是有神识三段者三名,神识二段者六名。

    “恭喜大师兄啊!”一弟子进来说道。

    章殷希转过身看了眼,说:“此次虽为我的大婚之日,但也是为了引诱那闻人星而办!原本想放他出剑宗,没曾想又给我回来了!”

    “大师兄放心好了,当日下手擒拿的时候,师弟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定下死手,非得废了他不可!”说完,这师弟贼眉鼠眼的笑了笑,眼中还透露着凶光。

    章殷希倒是不惧这闻人星,如今自己神识三段在手,打败这闻人星犹如探囊取物,他可不希望这闻人星煞了风景,扰了自己的人生大事。随后又跟这弟子说道:“你们三人是我一手提携起来的,功法传授上,师兄我可没藏着掖着,大婚那日你三人联手牵制住他,再由我亲手送他一程!”

    “但…这师傅不是说要活抓吗…?”这弟子支支吾吾地说道。

    章殷希一把将这人从地上扯了起来,一手抓住他的头,恶狠狠说道:“我说杀,那就是要杀!听懂了吗?!啊?”

    “杀,杀,杀…那定是要杀的,我一定转告另外两名弟子。”这师弟挣脱掉章殷希的手,便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我的大婚竟只是引出闻人星的引子,你可以啊!闻人星!真是阴魂不散,每每都会抢我的风头,明明我才是这座下大弟子,到你这,师傅视我如无物,这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尽管来!”章殷希说完,一掌把桌子拍烂了,随后深吸一口气,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想到什么似地嘀咕了一句:“你应该不会领悟了三段神识吧,嗯?闻人星!你每次都跑到我的前头,这次应当是我先到三段吧!”

    跑出章殷希房间的弟子,走远后便朝着章殷希这方向吐了口唾沫,说:“真的是晦气,在这种人手底头做事,还说什么功法都传给我们!我呸,你当我傻呀?自己不知道偷摸着学了多少,留给我等的都是自己已经练完的…”

    这正一边骂一边走着,发现自己走到了个没人的地方,准备看看是哪的时候,一把利刃已经架到脖子上了。

    http://www.cxinbz.com/jiangjunbaifazhengfulei/8359871.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