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剑气碎空 > 第一卷 人间有情 第二十一章 闯剑阵救护师姐

第一卷 人间有情 第二十一章 闯剑阵救护师姐

    孙正怕叶寒有想法,解释道:“我以为小姨会给我一个面子,破一次规矩,看来我太高看自己了。”

    叶寒上前拍了拍孙正的肩膀道:“二哥,不需要解释,你能带我们进来,我们就非常感谢你了。现在,你带我去闯剑阵吧!”

    孙正苦着脸道:“真的要去闯剑阵,这个剑阵是上古时期传下来的。虽然只是一个残阵,比原来只有十分之一威力,但是也不是连剑气都没有修出的人能够对付的。据说,这个剑阵是进入天外的钥匙,盘古苗寨世世代代都在研究这个剑阵,希望能够打开进入天外的门户。”

    叶寒三人一听都非常感震撼,天之外真的还有世界吗?秦剑派天才楚天舒真的到达了天外吗?天外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叶寒问道:“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想到天外去呢?”孙正回答道:“据说天外广阔无边,人人能够通过修炼长生不死。这才是大家都想到天外的缘故。”

    “既然这个剑阵这么重要,怎么又让人去闯呢?”赵影也接话道。

    孙正道:“剑阵并不完整,盘古苗寨研究千年也没有进展,希望有人能够闯过剑阵,从而获得剑阵真正运行轨迹。”叶寒却已经等不及,催促孙正带他去闯剑阵。

    叶寒心里并没有底,但是师姐绝对不能不救。如果他没有能够闯过剑阵,死在其中。那么,他也做到了问心无愧。

    高剑和赵影都没有出声阻止叶寒,他们知道这是叶寒的选择,只有这样他才会心安。

    孙正见叶寒态度坚定,摇了摇头带叶寒等人朝苗寨门前河流源头而去。河流从北面山顶流下,形成一大片瀑布。剑阵就在瀑布之下。

    叶寒等人一路走来都没有人阻止,看来少祭司已经交代过了。孙正带叶寒等人到瀑布下,然后说道:“剑阵就在下面,跳下去就可以进阵,你可是要想清楚了,你可能会死。”

    叶寒把岳灵儿交给赵影,从高剑处借了一把剑,双剑在手,整理了一下衣裳,朝几人笑了笑,一纵身跳进了瀑布。孙正等人看不清剑阵里面情况,只能在心里为叶寒祈祷。

    叶寒跳进瀑布感觉一阵风吹来,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又一阵雨飘来,紧接着又是闪电和雷声。叶寒对于风声和雨声非常熟悉,本身就掌握风剑和雨剑。叶寒对闪电和雷声却非常陌生,从来没有见识过。

    叶寒睁眼看去,一片灰蒙蒙的空间,无数剑气在其中酝酿。全是紫色剑气,长度不一,至少三尺一上。叶寒不敢怠慢,右手风剑,左手雨剑,沉下心抵抗即将到来的剑气。

    一声惊雷响起,把叶寒震得几乎站立不稳,紫色闪电瞬间来到叶寒身边。叶寒运足功力,紫色剑芒围绕全身,却没有一点效果。他感觉紫色剑气正在把他的身体切成了两半。

    叶寒心中大惊,心中大喊:“我命休也。”这剑阵根本不是他能闯的,叶寒遗憾地闭上了眼睛,心中充满了悲伤。他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却遗憾不能救师姐。

    这个剑阵与秦剑派的风雨雷电四剑相似,却更加厉害,更上了一个层次。即使四剑相合的楚天舒也不一定破得了,叶寒一个连剑气都没有修出的人,又如何破得了呢?

    叶寒等待了片刻,却没有发现自己没有变成两半。他的腰间发出了一股浓烈的紫色光芒,抵挡住了来势汹汹的闪电。叶寒来不及思考,风剑和雨剑也到了。剑阵的风剑和雨剑比叶寒的风剑、雨剑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叶寒连剑都没有来得及举起,剑气临身,还是腰间紫色剑光芒抵挡住了两道凌厉的剑气。叶寒伸手摸向腰间,正是刀狂送给他的小刀,闪耀着紫色光芒,救了他两次。

    叶寒把小刀拿在手上,原来刀狂的修为这么高,光凭一把小刀,就抵挡住了盘古苗寨上古传承的剑阵。叶寒举起小刀,小心翼翼地向前移动脚步,风雨雷电四道剑气,来势匆匆,却都被小刀轻松地破解了。

    叶寒心中大喜,师姐终于有救了。叶寒走了一株香之后,终于穿越了剑阵,来到了大山深处。这里是一个极为宽敞的广场,中央插满了长剑。许多长剑都是江湖传说之中的名剑,比如:干将、莫邪、鱼肠等。

    这里仿佛是一个剑的坟墓,叶寒非常惊讶,却没有打算把手中的剑留下。他手中的剑是仗剑江湖的凭借,除非死了,绝对不可能把剑离手。他一直秉承“剑在人在,剑亡人亡”的原则。

    叶寒数了数长剑,至少有上千把。突然,叶寒眼睛死死地盯着西侧一把长剑。这一把长剑他太熟悉了,他曾多次握过这把剑。这把剑就是他父亲的配剑——惊鸿剑。

    叶寒一直不知道父亲是做什么营生,每次来去匆匆,但是他的父亲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放弃手中的长剑。这把叫“惊鸿剑”的剑一直在父亲腰间。叶寒曾问母亲,父亲是不是一名剑客,因为他配有长剑。

    叶寒的母亲解释说,剑乃君子配物,你父亲喜欢剑,所以配剑,并不是剑客。

    叶寒不知道父亲是不是剑客,但是这把“惊鸿剑”为什么会在这里。叶寒走上前去,轻轻地拔出长剑,用手温柔地擦拭。惊鸿剑似乎认识了叶寒,发出了一阵阵轻鸣。

    长剑外形非常古朴,剑身非常锋利,是一把非常好的剑。叶寒一边抚摸长剑,一边呐呐地道:“剑啊,剑啊,你在这里,你的主人又在哪里?”

    “你认识这把剑。”一个声音突兀的在叶寒后面出现。叶寒听声音正是少祭司的声音。

    叶寒转过身来行礼道:“这把剑原是我父亲的配剑,请少祭司告知我父亲的下落。”

    “你父亲叫什么名字。”少祭司问道。

    叶寒答道:“叶云。”

    “这把剑是夺命剑客刘三清留在这里的。”少祭司似乎非常恨这位刘三清,几乎咬牙切齿地说道。

    叶寒感到一阵痛心,难道父亲已经离开人世了,连最心爱的剑都成为了别人的。这么说来,父亲是被所谓的夺命剑客刘三清杀死了。叶寒突然愤怒起来,惊鸿剑跟随叶寒的心情在不停地颤抖。

    叶寒咬牙切齿地问道:“夺命剑刘三清在什么地方,他杀了我的父亲,我要杀了他。”少祭司没有料到叶寒如此变化,叹了一口气道:“虽然我很恨他,但是也不会说他坏话。他自号侠义中人,绝对不可能做出杀人夺剑的事情。”

    叶寒听少祭司这么一说,心中又有了一丝希望,看了少祭司一眼,诚恳地道:“请少祭司告知刘大侠在什么地方。”

    “他是天山派的人,当然在天山派。”少祭司说完,有些郁郁寡欢。少祭司似乎太想向人倾诉了,一点也没有顾忌叶寒,自顾自说起了一段故事。

    十五年前,我在盘龙山脚下发现了一位男子身受重伤,带他回到盘龙苗寨疗伤。这位男子长得非常英俊,而且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说话也非常幽默。那时,我还是一个天真无暇的少女,被他深深地迷恋,并且深深地爱上了他。

    他对我的爱慕也非常火热的回应了。那一段时间,是我一生之中过得最愉快的时间。但是,他是一名剑客,也是一名浪子,注定要在江湖上流浪,所以伤好之后,就离开了。他跟我约定,每年春天都回来看我一次。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五年。

    他每次来苗寨都只会呆三五天,却让我很知足,希望这样的日子一直继续下去。五年之后,也就是十年前,男子全身是血带来一名漂亮的女子来苗寨,请求我帮他解除蛊毒。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蛊毒,解除需要动用苗寨存放了许多年的灵药。我没有权利动用,我的师傅大祭司也没有这个权利,于是,提出了闯剑阵的要求。

    剑阵你也闯过了,知道它的厉害。这个剑阵是一个会变动的幻阵,能够根据阵内人心中所想所思,模拟出真实场景,让阵内人迷失方向。我不知道他在阵内都经过了什么?三天三夜之后,他才一身疲惫走出来。

    他出来以后,再也没有跟我说话。大祭司帮他把带来的女子清除蛊毒之后,他便离开了。在盘龙山脚下,我问他什么时候再来。他却一言不发,把惊鸿剑留了下来。第二个春天到来,他没有按约而来。我想他肯定是有事情耽搁了,又期待下一个春天到来。第十个春天都过了,他都没有来。

    叶寒听着悲伤的故事,内心一阵伤感,问道:“他留下剑是什么意思呢?”

    少祭司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也许是留给我做纪念,也许是一刀两段。”

    叶寒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既然两人相爱,为什么不说清楚呢?叶寒再次问道:“前辈没有到天山找他吗?”少祭司道:“我作为祭司传人,一辈子都不能离开苗寨。”

    叶寒似乎感到了与母亲一样的悲伤,自告奋勇地道:“我一定到天山,帮你问一问他。”少祭司讲述这个故事的意思,就是要让叶寒帮助他完成这个任务。现在,叶寒自己说了出来,少祭司不停地点头。

    “你就问他,盘龙山下,有一位女子依然在等他,什么时候归来。”

    http://www.cxinbz.com/jianqisuikong/9061586.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