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来自民国的楚先生 > 第45章 惹人伤心

第45章 惹人伤心

    高二那年,我的身体跟抽了芽了小树苗一样,开始疯长,身高一下就窜上去了。

    高中生活倒也算是平静,可能我这人没什么亲和力,和同学之间都是冷冷淡淡点头之交。

    白忆情时常说我:“你不要成天只对着祖师爷爷笑,对别人多一点表情,这样人家才会跟你多相处聊聊天嘛。”

    我微微蹙眉:“动不动就对不太熟悉的人笑,不觉得别扭么?”

    白忆情抽了口气:“当我没说,省文化节在这一年举行,听说要校方要弄几个节目。”

    我喝了口冷饮:“应该与我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然而中午在食堂与白忆情聊完这个,文艺老师就把我找了过去,几个同学在排练话剧。

    文艺老师摆弄了我许久,才说:“你这个儿,就演颗小树吧,刚适合。”

    一阵闷笑声传来,我反倒松了口气,装颗树站在那儿,什么台词也不需要,可能会比较适合我。

    结果,我被道具套着头,闷得说不出一句话来。看来凡事都没个容易的,就是站在那儿不说一句话,都是对意志的莫大考验。

    话剧排练没我什么事儿,倒也没有影响到学习,然后等我再去参加出演时,话剧男主已经换成了白忆情。

    看着他换下了骑士装,我张着嘴半晌,都快有些认不出来了。

    他平日里不修边幅的,在我面前更是没有什么形象可言。但是打扮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小白,看不出来原来你挺帅的嘛。”

    白忆情被夸了之后嘚瑟了许久:“只有你看不出来我的帅气与阳光!好歹我也是公认的校草,就这么无端端的被你给乎视了。”

    “呃……”我眨了眨眼睛:“当我啥也没说。”

    他们认真的排练了两次,老师不断的对我喊着:“那个装树的,别乱动别乱动!你要记得,你是颗树!!”

    “哦……”刚才有只蚊子在叮,实在痒痒得难受。

    终于熬到了休息时间,我拿了瓶水躲到了后台,拧开瓶盖喝了口水,最近阳光很炽热,楚南棠白天出现得极少,阳光虽然对他造成不了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很损他的精气。

    我喘了口气,抹了把额头上细密的汗水,突然听到从某处传来一阵窸窣声,有点儿奇怪的声音。

    还以为是老鼠,于是我悄悄靠近了黑色幕布后,却看到一个男同学与女同学抱在一起,热烈亲吻的画面。

    “骇!”我吓得踉跄了两步,绊到了搁地上的道具,摔了个四脚朝天。

    “谁啊?!”男生气乎乎的冲了出来,看到是我,半眯着眸威胁道:“刚才的事情别说出去了,否则我会让你好看!”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这就走。”

    跑了老远,我才长长的舒了口气,却不知为何,脑海里不断的回想着刚才看到了一幕。

    想着想着,那男生的脸变成了楚南棠的,眸光温柔,抱着我浅笑,在耳畔轻唤:“夫人……”

    那感觉好像很是美好,耳畔又传来了一道轻唤:“灵笙?张灵笙!你在想什么?”

    “啊?”我吓得猛然转头。不知何时楚南棠出现在我身边,想到刚才竟然一个人在幻想些不该的东西,面红耳赤。

    只是冲他拼命的摇了摇头:“没,没想什么。”

    他一脸狐疑的打量着我:“真的?”

    我心虚得不敢看他:“真的……你不要再问了。”

    他低低的笑了声,悦耳的笑音像清澈的山水流过心涧,让人觉得舒心:“好吧,我不问了。”

    我很少做梦,不是梦到那个红衣女鬼,基本睡过去一夜无梦到天亮。可是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与楚南棠有关的梦。

    在梦里,做了许多难以启齿的一些事情。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种梦,甚至不敢面对楚南棠。

    但楚南棠是何等心思细腻的人,瞧出了我最近的不对劲儿。

    “夫人,你最近……好像在躲我?”

    他一问,我就心跳加速结巴得说不出话来:“没没,没有啊!我最近在复习,快要小考了。”

    楚南棠俨然不信,一手撑着脸颊,怔忡的盯着我:“你不愿说,就罢了。安心听课吧。”

    嫤之最近也忙了起来,除了上课之外,她还经常接一个平面模特的活儿,上了校园报刊的封面人物。

    追求她的男生,都快从校门口排到前面的路口了,在学校她偶尔也会来找我说会子话,不过没什么好事。

    “张灵笙,我今天有一个外景要拍,你帮我写个作业呗~”

    我抬头瞥了她一眼:“你这么受欢迎,随便找个男生帮你写写吧,我最近要复习,挺忙的。”

    “你怎么这样啊?!”

    “我就是这样,你找我就没什么好事么?”

    她向来我行我素,将作业本丢到了我的桌上:“总之就这样说定了,我会给你报酬的。”

    “方嫤之!!”我无奈的目送着她离开的背影,有时候真想打她一顿,可是她真要把脸凑上前让我打,又下不去手来。

    “你能有她一半任性,活得也轻松多了。”楚南棠长叹了口气。

    我抿了抿唇,看向身边的楚南棠:“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样子的?”

    他低垂着双眸,长睫在眼睑处投下两排剪影,慵懒的撑着脑侧,想了想说:“是个很稳重的人,很有自己的想法与见地。很多时候,你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活得太明白了,不是什么好事。”

    “那,还有呢?”我想听的,并不是这个。

    “还有?”楚南棠似是想到了什么,勾起一抹浅笑:“小闷葫芦。”

    我泄气的垂下了头,默默收拾了背包准备回去。

    “生气了?”

    “没有。”

    “真的么?”

    “真的。”

    ……

    真的没有生气,只是有些失落而己。

    满园的玫瑰花又快开了,我悄悄来到窗前,看到沈秋水像往年一样。给满园的玫瑰施肥浇水剪枝。

    他似乎感受到了我的视线,下意识抬头看了过来,没有微笑,没有悲伤,只是眸光深沉,静默不语。

    晚饭的时候,沈先生突然多问了句:“我听嫤之说,你在排演话剧?”

    “咳……咳咳……”说实话,这种事情真不是能拿出来说的光荣事迹,我定了定神说:“只是演了一颗小树。”

    “是吗?”他果然笑了出来,但随即又安慰道:“可别小看了这小树的角色。也是非常重的。等我有空了,去看你排练。”

    我有些受宠若惊:“沈先生这么忙,不用了。”

    “最近不是很忙。”他冲我笑了笑,之后便沉默的继续用晚餐。

    “那个,沈先生,我最近放学可能需要排练话剧,会晚一点回家。”

    他没抬头看我,只是轻应了声:“好,需要司机去接你吗?”

    “不用,我走路也挺好的。”我抿了下唇:“沈先生,我以前可能做了一些让您失望的事情。请您不要与我一般计较。”

    “对我不需要用敬语。”他失笑:“是我把你看得太紧了,我可以给你足够的自由与空间,如果这是把你留在身边的办法,我可以妥协。”

    其实说过很多次,他不需要为我做这些,我宁可他无情或者霸道一些,彻底的把我推得远远的,就不会对他有这么多的愧疚。

    再过两个多月,就能回家乡看奶奶了,我拿着手里的四方小盒子,没事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上面记着的符文虽然不认得,但却深刻的印在了脑海里。

    “这个东西看上去年代久远了。”楚南棠出现在我床前说道。

    “嗯,听奶奶说,是家族一代一代传下来的。从来没有人可以打开这个小盒子,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我想了想,将青色的古铜盒子递到了楚南棠的面前,冲他笑了笑:“奶奶说,要遇到有缘人,才能打开它。”

    楚南棠失笑,从我手中拿过了古铜盒子,仔细端祥了许久说:“这上面的文字,像是古国异文,或许还能查到一些相关的文献。”

    他试着拧了拧盒子,纹丝不动:“打不开,看来我不是这个有缘人了。”

    他笑着将盒子还给了我:“或许以后遇到一个契机,能解开这个盒子的秘密。”

    明明也只是一个玩笑举止,却心底有些小小的失落:“它的有缘人,在哪儿呢?”

    “缘分到了,自然会出现。”楚南棠自若的躺到了我的身侧,舒适的闭上了眼睛。

    我轻轻瞥了眼躺在身侧的楚南棠,收好了古铜盒子,想了想问他:“南棠,你以前爱过一个人吗?”

    “嗯?”楚南棠闭着眼,不动声色:“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想知道,爱一个人什么样的感觉。”

    他失笑,睁开了眼,微微偏头看向我,眸光璀璨如星辰:“爱么?就是比喜欢还要喜欢,深深的喜欢。”

    我心脏鼓动,对楚南棠,似乎比深深的喜欢还要多一点,可有时候我觉得,他像是一阵风,捉摸不透。

    “那,你深深的喜欢过一个人吗?”

    他的笑容僵在脸上,沉默了许久,回答道:“有过。”

    心脏被狠狠刺痛了下,甚至连呼吸都开始困难:“她是什么样的?”

    他眸光闪了闪,似乎陷入了漫长的回忆之中,随后语气带着淡淡的伤感与思念:“她是一个……很善良,很执著,又很温暖的人。”

    “你还爱着她?”

    “不……”他失笑,表情有些无措,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失控的模样:“过去太久了,很多事情,已经不想了。”

    他的神情那样悲伤,我甚至已经来不及体会自己的心痛感,紧紧抱过了他:“我会陪着你,过去的事情,就忘了吧。”

    “小傻瓜……”他闷闷的声音埋在我肩头响起,随后静寂无声,被无尽的黑暗吞没。

    第二天放学排练,沈先生果然来了,站在排练室的门口没有进来,似乎是怕打扰我们的排练。

    我整个人藏在道具里。远远的看着倚在门口的那个男人,带着浅浅的微笑,手腕搭着叠得整齐的西装外套,沉稳俊雅,那种沉定与高贵,是从骨子散发出来的。

    像是一坛酒,越久越香醇,越久越醉人。

    我默默的收回了视线,暗自深吸了口气,等待着排练结束。

    从更衣室里出来,迎头碰到了白忆情,他好奇的问了句:“门口那个男人是谁?一直盯着你,我都怀疑他那双眼能把你盯出两个窟窿来!”

    “他就是沈秋水,我与你提到过的。”

    “哦~是他啊!”白忆情若有所思的挑了下眉:“那你快去吧,他还在等你。”

    “嗯,我先走了小白,明天见。”

    “回见。”他挥了挥手,走进了更衣室内。

    跑到门口时,沈先生在打电话,我站在一旁等了回儿,他回头看向我,随后与电话里的人匆匆说了句什么。便挂断了电话。

    走到我跟前,拿出一条黑白方格子手帕替我擦了擦汗:“不用这么急,我不会先走掉。”

    “嗯。”走了几步,我警觉落下了什么东西:“沈先生,我得回去一趟,掉了件重要的东西。”

    “那你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对不起。”说着,转身跑回了更衣室,正好看到白忆情从更衣室里出来,手里拿着那个方形的古铜盒子。

    “小白,那个是我刚落下的。”

    “你的?”白忆情想了想。正准备还给我,我的手还没碰到盒子,一道强大的力量将我的手振开,我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身子。

    再抬头看时,那盒子竟在白忆情手心散发着强烈的白光,那白光似乎从盒子里散发出来,强大到将铜盒渗透。

    白忆情入了魔般,双眸泛着暗红色,他诡异的笑了下,像是另一个人般,十分陌生。

    “小白!!”

    我能感应到有一股强大的能量在涌动,似乎有什么要冲破重重的阻碍,冲破九宵。

    可突然,那股能量渐渐变弱随后彻底的消失,白忆情像是将身体里的力气抽干,颓然倒地。

    我冲上前拾过落掉在地上的盒子,扶过白忆情:“小白,小白你醒醒啊!”

    正在此时,沈秋水破门而入,发现倒地的白忆情,一脸凝重。

    “刚才那是什么?我看到一道白光冲破天际,但很快就消失了。”

    “我,我也不知道,先送小白去医院吧。”

    沈先生与我将白忆情送到了医院,医生说只是暂时性的休克,他的身体处于十分疲惫的状态,好好休养几天就没事了。

    “他是谁?”沈秋水凝视着病床上的白忆情问。

    “是同学,但是不同班,人很热情的。”有些事情,我不愿与沈秋水说太多,特别是关系到楚南棠的存在。

    “是么?”沈秋水紧抿着唇,想了想说:“这个人浑身上下透着古怪,以后还是不要太接近比较好。”

    “沈先生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沈秋水长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不喜欢管着你,可我也是关心你啊!”

    “沈先生,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也知道你是在关心我,但是小白是我不多的朋友,他不会伤害我的。”

    之后沈秋水没有再过问此事,找看护过来陪同,我在医院里守着小白。

    待沈秋水走后,楚南棠才出现。

    “刚才的力量,强大到可怕。”说着将视线落定在白忆情身上,疑惑:“莫非,他就是那个有缘人?”

    “可是,盒子并没有被打开,可见并不是。”

    “或许打开这个盒子是有讲究的。”

    我拿出古铜盒子细细看了许久,拧了拧盒盖,依旧纹丝不动:“南棠,我觉得它是个危险的东西。你是没有看到那时小白的模样,好像被它控制了,变得一点儿也不像他。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楚南棠接过盒子,放在手心,试图再次催动这个盒子里的能量,竟在他的手心微微颤动,但也仅仅如此,再无任何反应了。

    “像是古老的禁咒……”他一脸凝重,将盒子还给了我:“好好保管,千万不要再弄丢了,否则会很麻烦。这种禁咒一旦释放出来,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浩劫。”

    “禁咒?”祖传的东西,怎么会?我暗自叹了口气,好生将它放进了背包里。

    楚南棠双手环胸,打量着白忆情:“这个盒子只有遇上小白,似乎才会有感应。”

    小白醒来的时候,似乎还没睡醒,扶着沉重的头眉头拧得都快打结了:“头好疼!”

    “小白,你醒了?”

    他甩了甩头:“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会在医院里?”

    楚南棠道:“你被鬼上身了。”

    白忆情惊呼出声:“什么?!我怎么可能被鬼上身?那东西出现,我怎么一点感应都没有?不可的啊!”

    “不记得就不要再纠结了,灵笙为了照顾你都一天一夜没好好休息。”

    白忆情一脸窘迫:“灵笙,不好意思啊,让你照顾我。”

    “不用见外,你是我朋友,我得回学校了,你好好在医院养病,我会替你请假。”

    与楚南棠一同去学校的路上,我不由得疑惑问他:“你怎么骗小白?”

    “这种事情谁都无法解释,到此为止,希望不要再牵扯出别的。”

    “嗯,也对。”我微笑看向他:“还是你想得周到。”

    “多谢夫人夸奖。”

    我脸上一阵滚烫,想起那晚他说的话,心中百般不是滋味:“你嘴里叫着我夫人,其实也没把我当作是你的谁。”

    “怎么这么说?你可是我现在最重要的心上人。”

    “心上人?”我小心翼翼的抬眸问他。

    “放在心尖上宠着的人,可不就是心上人?”他负手捻着血色念珠,笑得一派从容优雅。

    宠着的人,并非是爱着的人……也许我太贪婪,想要得到的更多。

    “南棠。你觉得沈先生对我怎样?”我没忍住问他,只想试探出他到底有多少真心。

    “夫人这种事情,问我不太妥当。”楚南棠难得板着张脸,沉默了一会儿,却说道:“他待你很好,比我好。”

    我猛然顿住步子,拼命的咬着唇,忍下鼻尖的酸涩:“我也觉得沈先生待我好,比你好。”

    他没回头看我,念珠垂下的红穗,随着他长衫下摆。在晨风中摇曳。

    那一整天,楚南棠没有出现,我难受得就要喘不过气来,我之于楚南棠,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一直都无法看透,他的心里,究竟在想着什么。

    就连沈秋水的心思,都没有他藏得深。

    表面上风清云淡,什么也未放心上,可是相处久了,便知道,那只是他伪装的表象。

    我一直等着,他有一天可以向我坦白一切,但似乎我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回去时,我看到沈秋水正在大厅里摆弄着什么,走近一看,才发现他剪了好些好苞待放的玫瑰插瓶。

    见我回来,微笑道:“快去洗手,等你开饭呢。”

    我伸手拿过一枝玫瑰,递到鼻尖嗅了嗅,似乎心中的感伤渐渐散去。

    “好看么?”他把插好瓶的玫瑰花往我跟前推了推,我点了点头:“好看。”

    “怎么?有心事?”他摘下手套。关心的问了句。

    “没有……”我垂下头,强忍了一天的泪水,滴落下来,砸在待开的花苞上。

    沈秋水好看的眉头紧拧,轻轻拥过了我:“谁惹你这样难过?我替你收拾他。”

    我咬着唇哽咽着:“考砸了……”

    “那下次再好好考。”

    “下次就期末了。”

    “傻丫头,没事的,你就是拿几个盐鸭蛋回去,奶奶也不会骂你。”

    我哭出声来,将所有了憋屈与难过通通发泄,直到把沈秋水的衬衣给濡湿透。

    “灵笙,我希望你有心事。能和我说……不管何时何地,我都在你的身后,肩膀给你靠,你累了,难过了,随时都可以来我的身边。”

    “对不起沈先生,让你担心了。”

    “乖,不哭了。洗个脸,咱们吃饭。”

    ……

    吃完饭,做好功课,躺在床上无比的懊恼,我为什么要跑到沈秋水面前哭?也许那一瞬间,他的温柔触到了我心底最脆弱的情感。

    其实,沈秋水也没有哪里不好,可是我为什么会喜欢楚南棠?为什么呢……

    “楚南棠,你这个不坦诚的家伙,我已经决定不要你了!”

    拉上被子,负气睡觉,却突然从被子底下爬出个人来,吓得我差点尖叫出声。

    “夫人,我惹你伤心了。”

    

    http://www.cxinbz.com/laiziminguodechuxiansheng/1730301.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