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冷妻撩夫模式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哥哥们的热情

第一百三十九章 哥哥们的热情

    车子飞速的行驶,带起一片片不归家的叶子。车内也是一片安静,两名主子都在沉思着。

    “事情的内幕终归有揭开的时候,现在多想也不过是猜测,没证据定论不了什么。我来把你的伤处理一下,刚才是条件不允许,现在车里有些急用的东西,不能再等了。”

    慕尚情先打破了车内寂静。想问题什么的,什么时候都可以,人的伤才是关键的。

    “好,只是要麻烦尚情了。这奔波了一下午,结束了也不能好好休息。”

    如果是平时,是在慕尚情看不到的地方,受这点伤阎宸自己简单处理一下便好了。如今老婆在面前,据说适时的示弱和撒娇,可以博取人目光。

    条件允许,为什么不加以利用?所以阎宸让自己也矫情了一把。

    只不过在慕尚情看来,帮阎宸处理伤口是理所应当的。这可是她的人,受了伤她不管,要让谁来管?

    这夫妻二人,一个是想吸引对方的目光和注意,让对方流连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更多。而另一个就是觉着,这个男人已经是自己的了,就要面上宠着,心里疼着。

    虽然想法不同,但却意外的合拍。两人相处起来就算没有过多的交流,都会让看到的人,感觉有一股温情在他们之间流动。

    “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如果换成受伤的人是我,你会觉得麻烦,还是会觉得处理伤口会打扰到你的休息?

    男人,记着,夫妻本应就是共同的,而我们两人不只是表面上的共同,同样也是一体的。记住你是我的,反之同样,我,也是你的。”

    真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脑子是怎么想的,这时候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虽然胆子是比刚回来那会儿放大了些,但还是不够。

    阎宸沉着表情,一动不动的的坐在那里听着,目光幽深,也不知在听到慕尚情的这番话后,心中想些什么。

    其实他只是被这番话说的呆住了,坐在那里一时间回不过神来而已。

    至于想什么?他现在的心里还能想问题吗?脑子里只回荡着那最后一句话‘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

    太……太让人无法言语了!如果时间能定格,截取,他一定把这片刻圈裱起来,挂在心头。

    慕尚情也不管男人在听到她的这些话后,心中是怎样起波澜的。动作迅速的忙着自己的事,给人处理伤口。

    清水、丝帕、酒精棉、纱布、处理伤口的医用工具……不大的医药箱里,装东西倒是一应俱全。

    慕尚情的动作十分迅速,帮包括将男人上半身的衣物剥尽。快却轻柔,至少阎宸是在她开始清理伤口时,才回过神的。

    当阎宸回过神发现自己的处境时,瞬间熏红了耳朵。

    什么时候被剥的?

    怎么衣服掉了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自己的魂儿,到底飞到哪儿去了……

    “别动,碰到伤口会出现二次伤。现在只能简单的把伤口外围擦拭,再用酒精棉清理一下伤口。外伤的药是玄调配出来的,效果很好,还能预防感染。

    现在只能做到如此,剩下的回家以后让专业的医护人员来处理。酒精的刺激效果会有些强,忍着一点儿,很快就好了。”

    阎宸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的看着慕尚情在那里处理,听着人吐出的话。

    表情不变,动作配合,仿佛那条被摆弄的手臂不是他的。

    人的过于安静,让慕尚情有些皱眉头。不会是伤口有什么问题吧?

    “不疼?”

    说话时镊子已经夹着酒精棉向着那伤口拨去。

    “嘶!尚情,怎么会不疼?”

    伤口上的骤然压力,让阎宸忍不住吸了口凉气。

    “疼就好。看你一直表情未动的,我还以为是伤到神经了呢。疼,说明很正常。”

    慕尚情说的深以为然,可阎宸却差点被弄笑了。就因为自己绷着表情,所以就觉得自己是不疼,是被碰到神经了?这一下挨的未免有些太冤了。

    “当然疼,只是习惯了,所以才不会表现出来。”

    慕尚情却在听见这句话时,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想到男人以前的种种,心疼了。

    “以前会经常受伤?”

    现在的俯瞰群英,可不就是以前的拼搏换来的。

    “都过去了。”

    是啊!过去了,现在很好。

    “嗯,以后有我。”

    这个人是他的,任何人都不准伤。

    “你的男人也很厉害。”

    阎宸想,自己是不是表现的太过乖顺了,因此让慕尚情产生了自己很好欺负的想法?

    “当然,我看中的人,怎么会不厉害!”

    随着这句话的话音,阎宸的胳膊上落下了纱布缠绕的最后一个结。

    “尚情的眼光真好。”

    “臭美。喏,这车里放有我们两人的备用衣物,换一下吧。”

    为了预防任何突发状况,慕尚情所乘坐的车里面,备用的东西都是一应俱全的。以前都只是她自己的,现在多加了阎宸的一份。

    在慕尚情提到衣物时,前边的隔屏便自动升了起来。

    如果时间能倒流,奎真的很想在一上车时,他就把隔屏升起来了。听着后面的闲聊,却感觉冲击有点大有没有?

    开车的奎觉得自己脑袋大了一圈,生病了吧,不然怎么会产生幻听呢?刚刚传到他耳朵中的话,都是幻觉吧?不然那些话是自家的王说出来的,感觉说他病了,还要更能有信服度一些。

    感觉自家王能说出情话都够惊悚了,还说的那么让人惊涛骇浪,真是无法形容他听到时的那种心情……

    不过那夫妻两人自成一个小空间,排除一切外在,才不会管他怎么想的呢!

    奎驾驶着车可以说是开的一路狂奔。

    五十分钟的车程,开了不到三十分钟,就行使到了地方,可见其速度。

    祖宅这边迎接他们的阵仗,可以说是相当隆重。虽然长辈们没有出现,可是哥哥弟弟们却全都迎在了门前。

    有形的身材,一张张帅炸天际的面容,一顺水的美男子,十分惹眼。

    刚一踏进大门,夫妻两人便被热情包围了。

    “姐,快让我看看有没有受伤?可别是在电话里骗我们的。”

    慕尚熙第一个窜了过去。

    目光上上下下的对着人扫视了一圈,发现除了衣着凌乱,外真的没受什么伤,才算是真的放了心。

    “不过是对付一些个毛贼,哪能出现什么问题。还骗你们,也想太多了吧!”

    对于弟弟紧张的眼神,慕尚情则是全然不在意。大阵仗见多了,今天这点伏击连小场子都算不上。

    “还不是担心你,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看姐夫这狼狈的模样,整条手臂包的像粽子似的,想必当时都是护着你得来着。如此,情况想必怎么都不可能没什么危机。

    姐夫,快跟我去里屋。唐伯伯已经来半天了,就等着你们回来以防万一的。让老人家,好好检查一下,别再留下什么暗伤。”

    看着姐姐没事姐夫却受了伤,虽然还不知道是不是仅有这点外伤,还是详细检查一下的好。

    慕尚熙催促着阎宸。对于这个姐夫,他也是很关心的,虽然平时嘴上很贫,但那也是亲近的一种表现。

    如今人受了伤,又怎么可能不急呢。而且看样子还是为了护着他老姐,这关心就更多了。

    这时候,其他兄弟也都走了过来。看着两人立立正正的站着,从面色上看都算是红润,应该都并没有受什么大伤。

    慕尚情倒是很规整,只是阎宸的衣服不太整齐。西装外套随意的披在身上,手臂并没有穿进袖子里。不过被挽到肩头的衬衫袖子,和那只被包裹着厚厚纱布的手臂,也都了然怎么回事。

    围上前来的兄弟们,在看到两人还是平安时,七嘴八舌的问候之话也是紧随其后。

    人一多,场面热闹了,同时也有些乱。

    夫妻两人听着,却一时间无法回答众多问题,只能被围站在那里。

    最后还是大哥看不过去,示意大家都安静,这才打断了一众兄弟的狂轰乱炸。

    “阿宸被伤到了?一会儿进里屋让唐伯伯看一下。别不只是外伤,万一受了不明显的内伤,耽误了时间会出现大问题。”

    大哥沐灏渊看着阎宸手臂上的伤口微微皱眉。怎么人才第一次到家里来就受了伤,还真是不把他们沐家放在眼里啊。

    说话间,眼底深处是一片幽深。

    不过一些问题要在伤都处理好之后再问,轻重缓急要分清。

    “没事的,受的都是一些皮外伤。躲避的不及时,被石头划得,只是看着有些严重罢了。”

    这点伤,阎宸并不在意。

    不过是划破了皮肉,又没有伤到筋骨,内伤就更不可能有了。不是他不识好心,只是不想太小题大做了。

    “别看不起小伤小痛,一旦成了大问题,后悔都来不及。唐伯伯已经来了,检查一下又不会费多大力气。”

    仗着年轻就不知道多加注意,这点真是不好。

    对于这位大哥的认真,阎宸无法反驳。看就看吧,这样也能让大家都放心。

    站在一旁的慕尚情并没有说话,但是她是同意自家大哥说的话的。

    检查一下更放心。

    “哎呀,阿宸就听大哥的吧。大哥说的没错,不能仗着年轻就把身体不当回事。走走走,我带你进去,别客气不好意思。”

    沐灏德是用行动的,直接上前半推着阎宸向里屋走去。众兄弟看得无语,但这确实比说让人无法拒绝。

    阎宸略微顿了一下,倒也没反抗,不好意思推开人的手臂,只能由着人拽着往里走。

    眼底那点无奈,让慕尚情看着很想笑。

    http://www.cxinbz.com/lengqiliaofumoshi/12022033.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