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我有一座无敌城 > 4.城里城外

4.城里城外

    张东云的举动,让血魔戒里封印的老魔心中举棋不定。

    如果没有那座奇怪的城池,他肯定当张东云在虚张声势。

    但现在一切变得不确定起来。

    他心中有股不甘的冲动,强烈想要反抗一下。

    但老主人几十年积累下来的威严如大山般,这时重新压制了血魔戒的勇气。

    他心中惴惴不安。

    戒指上骷髅头双瞳中的血光,也闪烁个不停。

    张东云努力控制自己的视线不向下瞟,看都不看血魔戒一眼,似乎全然不将对方放在心上。

    这是不是就叫做麻杆打狼两头怕……他心中苦笑。

    戴着戒指的右手,这一刻仿佛重逾千钧。

    但越是紧张关头,张东云心中越是冷静。

    身体松弛自如,脚下步子不乱,始终稳稳当当。

    不长的一截路,对张东云和血魔戒来说,却都仿佛经历漫长的跋涉。

    终于,城门口就在眼前。

    这一瞬间,血魔戒上突然血光闪烁。

    张东云神情没有半点变化。

    他脚下步子甚至略微放慢,鼻子里轻哼一声:

    “嗯?”

    血魔戒闪动光辉,过了一瞬间后,传出谄媚的声音:

    “陛下的城池太震撼人心,老奴一时间心绪浮动,难以抑制对陛下的崇敬之情,以至于失礼,万望陛下恕罪!”

    张东云“嗯”了一声,重新迈步,步速恢复正常。

    当他正式步入这座城池后,城墙上的光辉,忽然收敛。

    而他自身,则仿佛经历一重无形的蜕变。

    说不清,道不明。

    但真实存在,无比清晰。

    只是一道城墙的距离,城中和城里便是两重不同天地。

    同样的一个人,跨过城门,再不相同。

    张东云只是心念微微一动,他眼前景象就生出变化。

    整座城池内一切事物,都尽收眼底。

    城墙范围内,地面平整如镜。

    崇山峻岭中的一切,似被人为削平。

    眼下城中空空如也,只在最中心处,有一副乌黑的骸骨。

    邪皇本身的骸骨……张东云心中瞬间有了答案。

    他念头一动,乌黑的骸骨被安葬。

    然后,一个虚幻光影出现在城中,并凝结为实体,变作个外观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

    正是记忆中身体原主人的模样。

    对方真实年纪当然不止这个数,炼化仙迹核心前,重伤在身的时候,无法维持青春容颜,变作一副垂垂老矣的模样。

    现在,则仿佛重新回复青春。

    这是张东云身处无敌城中,以系统加持的力量,幻化而成。

    尝试这个动作,他彻底确认,自己在城中拥有莫大神通。

    幻影以假乱真,出现在血魔戒面前时,连跟随邪皇多年的老魔头都看不出破绽。

    戒指里的老魔,这时心中只剩下惶恐不安。

    自家陛下,成功了!

    仙迹核心碎片,真的被他炼化了。

    不仅如此,之前的旧伤势,竟似乎也痊愈恢复。

    而这具灵石玉胎新诞生的青年人,应该是陛下炼制的分身。

    虽然固有印象中,修练武道者很难炼成分身,但武者同样很难灵魂转生。

    陛下能成功,多半是因为仙迹核心的缘故吧?

    这或许意味着,陛下比从前更强了!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后,如今的他会强到怎样的地步?

    血魔戒现在有些明白,陛下先前留在戒指里的禁制为什么回散去。

    他人已经强到这个地步,哪里还需要禁制来控制别人?

    谁敢违背他?

    反正血魔戒自问不敢。

    我怎么会违背陛下呢?

    我是陛下最忠诚的仆人啊!

    “陛下修为惊天动地,炼化这仙迹核心,水到渠成,不在话下,能被陛下您炼化,是这仙迹的荣幸!”

    戒指里传出的声音无比真挚狂热。

    张东云将手上的血魔戒摘下。

    面前邪皇幻影,则轻轻一招手。

    戒指上红光狂闪。

    一个透明似灵魂般的影子,被无形之力,从戒指内生生拖了出来。

    血红的影子被定在半空中,老魔头惶恐不安。

    可接下来,他忽然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力量感充盈。

    过往的暗伤,纷纷痊愈。

    他正在恢复昔日自己巅峰时的实力。

    甚至犹有过之!

    猩红的血影在半空里,渐渐凝聚显化成一个红衣老者的模样。

    血魔戒,戴在了一身红衣的血影老魔自己手指上。

    “陛……陛下……”老魔的声音在颤抖。

    邪皇幻影面无表情,漠然道:“有些小虫子进城了,去打扫一下,留条命即可。”

    血影老魔深吸一口气:“谨遵陛下圣谕!”

    他重新化为一道血光,瞬间飞往一座城门。

    城门口,一群人正冲进来。

    这群山虎堂弟子茫然望着城门内的世界。

    视野中一马平川,什么建筑物都没有,地面平整干净,空空如也。

    唯有城中心处,似乎有一团金色的光雾,朦朦胧胧看不透。

    就在这时,忽然有道血光闪现,瞬间到了他们面前。

    血红光彩在半空中弥漫,竟凝结为实体,化作一条血河。

    河水腥臭刺鼻,至阴至秽,山虎堂弟子手里武器刚刚沾上,立马腐朽断裂。

    他们身体被血水溅到,顿时发出阵阵哀嚎,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并传出腐败的恶臭。

    血河奔腾而过,一众山虎堂弟子全无抵挡之力,就被席卷冲走。

    血影老魔仔细留神,控制入微。

    污秽血水只卷人,却不沾到城墙和地面分毫。

    连血河散发的恶臭味,也被局限在有限空间,绝不散发,更可以随时清除。

    紧跟山虎堂众人进城的一众寒山派弟子,看见这一幕,都大惊失色。

    “是魔道大能强者,快撤!”

    独目青年厉声喝道:“这里危险!”

    他第一时间转身逃走。

    那姓曹的大汉虽然凶悍,但也能一眼看出老魔头此刻的强悍,哪里还敢再留,连忙招呼同门师兄弟一起快逃。

    然而血河流动快如闪电,瞬间就堵死他们去路,将他们包围。

    曹师兄被激起凶性,怒吼拔剑反攻。

    但下一个瞬间,他手中长剑便锈迹斑斑,本人也被血河吞没。

    “不知死活的东西,一点三脚猫功夫,也敢拿来卖弄?”

    昏暗河水之上,红衣老者踏河而立。

    其面目笼罩在明暗交错的水光下,难以辨别。

    血腥煞气吓破众人胆魄,恍若魔神降世。

    “我的腿!”曹师兄哀嚎。

    只见他腰身以下浸泡在血水中,双腿瞬间只剩一副白骨。

    那些山虎堂弟子,也都是同样下场。

    寒山派众人,皆无法幸免于难,惨叫声此起彼伏。

    “我等误入前辈洞府,绝非有意,万望前辈恕罪开恩!”独目青年连忙叫道。

    除了那姓曹的大汉,其余人都不敢硬顶,纷纷告罪求饶。

    血河中的老魔头捋须而笑:

    “你们的性命,老夫可以留下,但不是因为你们老夫不想杀你们取血练功……”

    他挥挥手,血河卷着众人,重新飞回城中。

    “……是因为你们运气好,我家陛下有令,留你们一条小命。”

    啊?!

    众人惶恐痛苦,这时却都一愣。

    他们以为自己听错了。

    眼前这个恐怖的老魔头,竟然不是此地主人?

    那这座城池的主人,是谁?

    众人惶恐不安。

    血影老魔则意气风发。

    他旧伤缠身多年,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像今天这么畅快淋漓,恣意挥洒自身力量。

    不,是比以前更强的力量,更痛快的感觉。

    失而复得之美妙,让他几乎想要纵声高歌。

    血河卷了众人,回到城中心。

    在寒山派和山虎堂众人眼里,眼前金光朦胧中,有人影若隐若现,看不真切。

    在城中,张东云可以轻易隔绝任何人对外界的感知,想要保持神秘,再简单不过。

    他眼下没有过问寒山派众人的打算,只是轻轻一挥手。

    血影老魔的血河,脱离了他这个原主人的控制。

    血河依旧盘旋于半空中,仿佛无形的牢笼。

    污秽血水,给众人以酷刑,让他们时刻不得解脱。

    血影老魔毕恭毕敬,向光辉中的张东云和明同辉幻影行礼:

    “禀陛下,老奴幸不辱命……”

    话没有说完,他身体表面忽然血光闪烁。

    老魔头骇然发现,自己一身力量正在流失。

    他重新变得虚弱,旧伤患再次浮现。

    方才一切,仿佛只是幻觉。

    然而,本属于他,却被剥离的血河,就悬停于一旁,告诉他那不是幻觉。

    只是,刚才陛下能给他一切,现在就能收回这一切!

    不仅仅是收回。

    重新虚弱成一道血影的老魔头,身体表面更生出道道青烟。

    无形之火,在焚烧他的魂魄,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对先前在城外自己生出反心,血影此刻后悔不已。

    如果时光能倒流,他一定抓住那个时候的自己狠抽一顿!

    http://www.cxinbz.com/muxiebuwanjihua/12990326.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