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倾权天下只为你 > 第八十九章 红豆暗抛

第八十九章 红豆暗抛

    秦巧儿没犹豫,直接进房中拿了一件外衣来,本欲在说些什么,却被姑苏皓月拦住,他一根修长的手指立于唇间,眸光柔和,让她安静。

    凉辰月不知何时竟睡去了,偶尔传来几声抽噎,大概是刚才哭得太厉害的缘故。

    将外衣披在她的肩上,一把将凉辰月打横抱起,不顾她身上的酒气那么重让他的胃开始翻涌,依旧将人儿抱进里屋,让秦巧儿准备了热水,替她擦去了眼角的泪珠,动作是那么的细腻。

    尽管月影多次劝解,他终是放不下,想要确认她是否安好,就算只是看她一眼也可。幸好最终月影还是没再说些什么,他都说了只看一眼,确定了她一切都安好便回来。

    可是他从天楚赶了一天的路过来,到了小院子也不见她的身影。直到在完颜瑾的书房才刚好见到推门而出的凉辰月,完颜瑾背着身,并未见到她转身而出的无声哭泣,泪如雨下。见她独自一人将小院子树下藏着的桃花酿全都挖起来,抱在身上便在树上坐着,酒一口一口的往嘴里送,他忍了许久才没有直接上去将酒抢过来。

    他以为,完颜瑾会过来,会好好的看这一幕,让他感受一下他的心酸。然而并没有,他将她弄得遍体鳞伤,她却只能自己躲起来添伤口。姑苏皓月气急,恨不得将完颜瑾碎尸万段。

    要不是他知道,凉辰月心中有他,他怎么舍得让他这么伤害凉辰月。

    “坏丫头,藏得那么久的桃花酿也不知道给我留一点。”

    修长的手温柔的扶过她的脸颊,既细腻又小心翼翼,就仿佛她是他的珍宝一般,不舍得有一丝损坏。

    不知过了多久,天有些蒙蒙亮,他该离开了。出了屋子便见秦巧儿倚着桌子睡得不安稳,他出来时挡住了一些光线,倒是将她给吵醒了。

    “殿下?”秦巧儿揉揉眼角,一时没有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情,忘记了姑苏皓月也在这里。

    姑苏皓月点头,本想就这样离去,但又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对着秦巧儿莞尔一笑,说道:“小丫头,你可千万别和小月月说我来过,知道吗?”

    大概是刚睡醒晃了眼,眼前这人笑得妖艳,又一身玫红,将人的视线硬生生勾了去。瞬间,她的心下一阵温暖。

    呆滞的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了。

    姑苏皓月这才放下心来,转身离去,却在出院子的时候被喊住。回头便见小姑娘手中捏着什么,低垂着头,时不时还会抬头看看他还在不在,似乎有什么想对他说的,姑苏皓月也很有耐心,便走了回来。

    忽而手中被塞进一个香囊,他拿在手上,有片刻的呆滞。

    “这个...这个是......”秦巧儿支支吾吾,憋得脸都红掉了,终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这么些天,她赶了很久,总算将那朵妖艳的桃花绣好,手上不知道多处被刺伤,双眼也略见疲惫。

    姑苏皓月忽然想起那日他来小院子的时候,他似乎见过凉辰月在捣鼓着什么东西,似乎也是红色的,见秦巧儿迟迟说不出口,他便抢先猜着,说道:“这个是小月月给我的?”

    秦巧儿的身子很明显的一顿,抬头见他的眼中充满了些许期盼,似乎她说不是的话他眼角的明媚便会消失不见。终归是不愿扫了他的兴,在那双妖艳的桃花眼中看见的是深深的期盼,索性她便点点头,了了他的愿。

    “这桃花绣得格外精致,每一处都栩栩如生,巧夺天工,比绣坊里的绣娘技艺更是高超。小爷怎么不知,她还会这么一手。”姑苏皓月摊开来看,爱不释手。

    即是小月月的东西,他怎样都会收下,更别说做得这般精致。

    秦巧儿点点头,不发一语。

    姑苏皓月见她低垂着头,一时来了兴趣,修长的手指支起她的下巴,笑眯眯的说道:“虽然你将香囊给了我,但也别和小月月说我来过,不然她会担心的,明白吗?”

    那日也是这般,他将她的下巴支起,眉眼含笑,眼里的喜悦皆是因她而起,她虽知道他不过是在逗弄她,可心下还是被搅得乱成一团。

    那日红豆暗抛,他不过对她调笑一番,怎知从此芳心暗许,目中再无倾世桃花,只因他盛开得更加繁华。

    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

    乖巧的点了点头,心无不甘,只是止不住的涌起一股悲伤,终在那抹玫红在眼里消失时滑下一抹晶莹。

    无妨,他说这香囊格外精致,也不妄她日夜赶工。

    待凉辰月醒来时已到中午,这一觉睡得真沉,活脱脱将她为何会悲伤至此的原因全都忘记了。虽然没有印象,脑子就如断片了一般缺了一页纸,但也知道她既然饮酒也要忘却的必是她不愿想起的事情,所以也就没再使劲的回想昨夜发生的事情。但酒后最受罪的便是,头痛欲裂。

    挣扎着起身,秦巧儿忙过来将她扶起,又给她将枕头垫好。凉辰月心中一暖,看着秦巧儿忙这忙那,又将一碗醒酒汤递到她的手上,便觉得何其庆幸。

    “巧儿,谢谢你。”接过醒酒汤,尽管头痛欲裂,还是扯出一抹笑容。

    秦巧儿比她小上两岁,却一直照顾她,凉辰月不懂得怎么和人相处,而且她的身份又特殊,秦巧儿不但不怕她反而对她很好,替她担心,愿意和她交好,她真的是感激不尽。

    秦巧儿坐在床前,眼中满是担忧,一把将凉辰月的手握在手上,说道:“昨夜你去了伊人轩可是发生了什么?怎么一回来就灌酒?要不是......”说到这儿,秦巧儿连忙止住了,她是想说要不是紫月殿殿下来了,你可就要从树上摔下来了。

    凉辰月见秦巧儿难得脸上那么焦急的模样,也知道是让她担心了,只得连连赔不是。“不好意思,巧儿,让你担心了。昨夜啊,昨夜发生了什么我都忘了。我只记得我去了伊人轩,等了许久,后来就记不得了。我昨夜神情怎么样?”

    凉辰月倒是真的忘光了,现在想来都是一片空白。

    “昨夜你几时回来我并不知道,你喝了很多酒,似乎特别伤心,而且还哭了,跟个泪人似的,我就是听见你的哭声才发现你的。”秦巧儿尽量避过姑苏皓月,将昨晚自己所见到的都与凉辰月说了一遍。

    昨夜是真的把她吓到了,她从未见过那样的凉辰月,抱着姑苏皓月哭了好久也不见醒来,之后便直接睡下了,也正是这样她才不会知道姑苏皓月来过。

    凉辰月听了之后差点惊呆,她哭了么?她以为自己是个没有眼泪的人,竟也有哭成泪人的一天。但转而又想到她哭成泪人的模样,顿时觉得没脸见人了。幸好撞见的秦巧儿,要是墨冰和慕云撞见了,那她的面子该往哪儿放啊。

    凉辰月用双手捂住脸,在心里狠狠的骂自己一番,自小便知道自己醉了酒之后便会失态,怎么这么多年了也不长记性。

    见到这样的凉辰月,秦巧儿不自觉的笑出声,像凉辰月这么清冷的性子,很难在一个人面前表露自己真实的感情。更何况她是杀手,虽然秦巧儿不知道凉辰月经历过什么,也不会真正的了解到她的处境,但她知道,凉辰月再厉害也不过是个略比自己大两岁的十七岁女子,甚至在很多事情上,她认识的反而比凉辰月还要多。所以,能见道她真实的一面也可以看得出来,凉辰月是真的将她当作朋友。

    她觉得凉辰月的性子真的很是独特,如果是陌生人,便会觉得她清冷,生人勿进。可熟悉的人便会知道,她事实上才是最好说话的那一个人。因为她会用她的方式照顾她身边的每一个人,在很多事情上明明很笨拙,一点也不像她会做的事情她也会尽力去做。明明是杀手,心却比任何一个人都要软。不知道好不好,但秦巧儿看来却觉得很是可贵。

    “巧儿,我可是将我藏的桃花酿都喝光了?”凉辰月紧张兮兮的问道,一双墨黑美眸紧紧盯着秦巧儿,期待着她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

    然而秦巧儿并没有让她如意,她点了点头,又想起树下整齐排列的酒罐,便觉得有趣。笑嘻嘻的说道:“辰月,你可不知道,你那酒壶扔得可准了,在树下排成了一列,总共有八个呢,最重要的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扔下来既没有摔碎有没有发出响声,我在里屋根本就没听到,我要是听到了便能阻止你了。”

    凉辰月面如死灰,这颗桃树结的果不多,全都摘下来也就够她酿个八罐,她还想着等到来年春节时可以拿出来给慕云他们一人一罐,再给姑苏皓月留个两罐,剩下的两罐就给她和秦巧儿喝,结果竟被她一个晚上全都喝掉了。

    秦巧儿见到凉辰月面如死灰的模样就特别想笑,她这个模样哪里有一点杀手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丢了糖果的三岁孩童。

    http://www.cxinbz.com/qingquantianxiazhiweini/1568851.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