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台城遗梦 > 第五百六十二章 赌棍(下)

第五百六十二章 赌棍(下)

    昏暗的灯光,拥挤的人群,弥漫四方的腐臭汗水味道在人们疯狂的四肢搅拌下奇妙的融合在了一起,这种融合之后的产物是那样的浑然天成,以至于置身其中之人对此习以为常,而站在门口的兰子义却被呛得反胃作呕,对他而言战场上的血腥味和腐烂尸体的味道都比这里的味道好闻,因为战场的腐烂仅限肉体,赌场里的腐烂却是发自灵魂。

    兰子义披着斗篷兜帽将自己的脸面隐藏在阴影中,他站在赌场入口处附近,低调的躲过来往的人群。兰子义一步也不愿再深入赌场,若不是今天为了收网拿住那人,兰子义连这门都不会进。

    桃逐虎领着马场里面的几个青壮散布兰子义周围,他们装作自己是赌客,其实他们的注意力都在兰子义身上放着,这赌场里要是有人敢碰兰子义一下,当场就会被一众人丁掀翻摁到,然后打断双腿。

    赌场里面的明眼人已经看出兰子义一行人的与众不同,有几个去找赌场里管事的通风报信,却被管事个拎了扔出赌场,赌客们绝不会想到,这家赌场已经默认了兰子义他们的存在,所有的打手都装作看不见兰子义他们,赌棍们更不会想到的是,这间赌场的老板已经和桃逐兔喝了交杯酒,拜了把子,今后桃逐兔在他地头活动都不会受到太大限制,只要桃逐兔干的不出格就行,而那老板手下可不止这一间赌场也不止是仅有赌场。

    兰子义找了个地方掩着鼻子坐下,一旁男装打扮的月山间则为兰子义端茶递水,没过多久桃逐兔便从赌场里面的人群中挤了出来,他来到兰子义身边俯身凑在兰子义耳边说道:

    “少爷,就是那个小子。”

    兰子义顺着桃逐兔指向望去,见到在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正在度桌前望我的挥舞手臂,他呐喊着,尖叫着,两个眼珠突兀着几乎就要被用力压出眼眶。这个青年的注意力已经全部被被赌局吸引,青年身上的每一寸皮肤,每一块肌肉都会随着桌上翻滚的骰子一起激动,兴奋,高潮,然后沉入绝望,继而开始下一次轮回。青年已经全然不去理会周围的环境,自然也不可能发现阴影中正有一只头狼盯着自己。

    兰子义只看那青年一眼便厌恶的不愿再多投入视线,那青年比起一块沾满苍蝇的腐肉更令兰子义恶心。

    桃逐兔为兰子义指明人物之后接着说道:

    “那小子名叫董嗣贤,乃是御史台右佥都御使董宣之子。这小子赌输奇差无比,出手却还阔绰的像个富家少爷。”

    兰子义接过话道:

    “所以欠了了你的钱?他欠了多少了?”

    桃逐兔笑道:

    “两千两。”

    兰子义惊道:

    “两千两?他他妈四天时间输了两千两?”

    桃逐兔道:

    “之前他在我求爷爷告奶奶我也不过借给他百两,少爷你说要找个和御史挂钩的人物后我便想起此人,这小子真是为了赌连命都不要,正好符合少爷你的要求,所以那天少爷安排了事情之后我便重点关注此人,每日带他吃喝嫖赌,花天酒地,两千只是赌资,要算上其他的就更多了。”

    兰子义笑道:

    “三哥你还真是大手笔。”

    桃逐兔道:

    “少爷吩咐了,我自然干好。”

    桃逐兔已经看出兰子义非常厌恶周遭环境,于是他对兰子义说道:

    “少爷,人你也见了,待会拿人我和我手底下那群狐朋狗友就能搞定,少爷要是觉得这里闹得慌就出去歇着吧,人待会我就带进巷子里。”

    兰子义闻言点了点头,他本打算起身就此离开,不过却想起一件事来,他问桃逐兔道:

    “三哥,我只在这赌场里带了一会都觉得这片沼泽吃人不吐骨头,陷进去绝对出不来,三哥你是怎么出淤泥而不染的?”

    桃逐兔闻言挠头笑道:

    “我哪里能出什么淤泥还不染啊,我来着就是找点刺激,现在这刺激不到我了,我自然就没什么兴趣了,少爷你憋得慌就和大哥先出去吧,剩下的事情我来办。”

    兰子义对着桃逐兔放心的点点头,然后带着月儿悄悄出门,桃逐虎连同剩下的的青壮见兰子义出去也都随后各自出门跟上。

    出了赌场拐过几个弯,兰子义进了一条死胡同,虽然夜色刚至,天黑下来也是不久以前,但这条小巷却被周边建筑挡的漆黑无比,已经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小巷与正路的中间线只不过是条光与影的交界线,可就是这么一条交界线,却划出了两个世界。

    兰子义走入巷子之后便脱下斗篷,黑暗中便有一只手伸出接过衣服,同时仇孝直则问道:

    “卫侯怎么出来这么早?“

    兰子义道:

    “里面呆不住,乌烟瘴气把我熏了出来。“

    仇文若这时说道: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刚才就劝卫侯不要进去,卫侯你偏不听。“

    兰子义闻言笑了起来,他道:

    “文若先生你这话可别当着我三哥的面说,倒是厚你们两厢人又吵起来我还要替你们调停。”

    正说话间桃逐虎也和那几个进门的青壮拐进死胡同,埋身黑暗中,桃逐虎问兰子义道:

    “三郎刚才已经和我说了,等那董姓小子赌完手里这点钱就把他薅出来找他算账。”

    虽然黑暗里看不清脸面,但兰子义还是对桃逐兔点点头,他道:

    “几位哥哥都是我的左膀右臂,办起是来我真是放心。”

    接着兰子义拍着桃逐虎肩膀说:

    “我早就跟大哥你说过,三哥就是出去玩玩,不会坏事的,你瞧三哥现在哪有因为赌钱坏事的?”

    桃逐虎闻言嘿嘿笑了笑,算是答话,接着桃逐虎转而问道:

    “我听三郎说那小子只欠了咱两千两,这数目是不小,但也不算多,人家老子好歹也是御史台右佥都御使,凑一凑怎么也都能凑出这个数来,咱拿这点钱不见得能要挟到他老子呀。“

    兰子义闻言笑而不语,仇孝直则替兰子义说道:

    “大郎这样想就有些浅了,拿钱要挟人只能要挟一时,拿事要挟人才能让他逃无可逃。以董宣能言敢谏的倔强性格,无论欠多少钱都不会替卫侯做事。卫侯之所以要拿他儿子开刀是想借这件事情离间他和同僚的关系,虚则实之让坊间以为他投入卫侯门下。“

    仇文若这时补充道:

    “而且以董宣疼儿子的性格,估计用不了太大功夫他就得就范。“

    桃逐虎道:

    “两位先生说得固然好,但具体该怎么做呢?“

    兰子义笑拍着桃逐虎肩膀道:

    “大哥不要着急,慢慢你就明白了。“

    这之后大家又闲聊了几句,没过多久就听见赌场那边传来躁动声和叫骂声,听声音便知是一群人赶着某个人朝兰子义这边走来,快到死胡同时桃逐兔一番感谢将随行的其他人送走,接着便独自押人过来。

    来到巷子口桃逐兔一把将人推入黑暗中,那人开口骂道:

    “姓桃的,你知道老子是谁吗?你知道我爹是谁吗?我告诉你,我爹便是御史台左副都御使董宣,你今天这么对我,明天我便让我爹把你抓起来关牢里去。“

    董嗣贤刚把话说完,黑暗中便伸出一只脚踹中他膝盖,把他踢跪到了地下,不等董嗣贤开口喊叫桃逐虎便一记中拳轰到他脸上,听那清脆的响声,这董嗣贤的鼻梁应该是被打断了。

    在董嗣贤捂着鼻子满地打滚的时候,兰子义开口说道:

    “董大人弹劾不避权贵,铁面无私的名声兰某久有耳闻,只是不知他什么时候连跨两级从正四品升任正二品呢?“

    董嗣贤闻言大惊,躺在地上呜咽道:

    “你是谁?你们是谁?桃三郎你把我弄到什么地方了?”

    站在董嗣贤身后的桃逐兔闻言抬脚提了下姓董的脑壳,桃逐兔笑道:

    “你他妈也不想想,京城里面有几个姓桃的?亏你爹还是当朝四品官,你连朝中动向都不知道?还问我是谁?”

    恰在此时一个随行的青壮点亮了灯笼,灯笼照在俯身下去的兰子义脸旁,朦胧的灯光只能照亮兰子义的脸和周围人的大概形状,那场面真是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兰

    董嗣贤躺在地上被吓得脸色惨白说不出话来,子义借着灯光进一步凑近躺在地上的人,他蹲身做到旁人递上的马扎上,对着董嗣贤抱拳说道:

    “区区不才,关内侯兰子义是也。”

    http://www.cxinbz.com/taichengyimeng/50490.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