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太行道 > 第一章

第一章

    临近破晓,街道两旁就支起了卖早点的小摊贩,架着小笼包的蒸笼此时热气缭绕,老板裹着粗布头巾,不慌不忙地招呼着三三两两的来客,左边一家馄饨店,门前的大锅里熬着一锅骨头汤,正沸腾滚滚的地冒着白泡,飘香十里,光闻着就满口生津,尝一口汤汁,就令人赞不绝口,所以每日未等老板开张,就有无数人侯在了门前,以免还未轮到自己,今日的馄饨就已售罄。这家店的老板是一对夫妻,男人负责熬汤招呼来客,妇人则在一旁垂头包着馄饨,手法娴熟而快速,眨眼间就是一个模样漂亮的馄饨扔在簸箕里,以免面皮黏在一起,妇人撒上一层干面粉,端起簸箕拨了拨,然后递给丈夫下锅。

    不到小半日,当天的馄饨就已卖光了,后面还有一长队的客人未能吃上,老板赔着笑道:“不好意思啊各位,明日请早。”

    大家只得各自苦着脸散去,有些径直坐进了隔壁的小笼包摊位,也算是带动起周边经济。

    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立在摊位前,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巴巴望着老板收摊,稚气道:“排了一刻钟,手脚都冻麻了,公子还等着吃呢,若是今儿买不回去,肯定会被罚站的,老板行行好,再给做一碗吧。”

    老板一脸为难地打量跟前这个小女孩:“可是皮馅儿都没了。”

    女孩可怜巴巴地眨了眨眼睛,一副回去就要领罚的怯懦,老板瞅着心下一软,就道:“要不明儿我给你留着一碗,你直接来端吧。”

    闻言女孩脸上一喜,脆生生地道了谢,便蹦蹦跳跳地跑开了,老板瞧着她欢喜雀跃的背影,将脚下青石板踩得踢踏作响,小手搅着发辫,伴随着一阵铃铛响,传入耳里分外清脆,老板不禁会心一笑,收拾起桌上的碗筷进了屋。

    然而翌日清晨,女孩悠悠踱到馄饨店时,老板夫妇竟未开门支摊,排队等候的乡亲吆喊了一阵,敲门也不见动静,则三三两两地散去了,隔壁包子铺的老板对络绎不绝的来客重复解释着一句:“好像是夫妻俩的女儿一宿未归,找去了吧,估计今儿是不开店了。客官,灌汤包要来尝一尝不,刚上笼的,鲜着呢。”

    女孩立在门前,抿着唇,两边嘴角下垂,瞥了眼可劲儿拉客的包子店老板,又闷闷不乐的盯着面前紧闭的大门,嘀咕:“说好今天留一碗的。”

    老板却因着意外失了约,女孩揪着小辫子,衣袖滑到手肘处,露出一节骨瘦白皙的腕颈,上面一根红绳系着铃铛,尽管律/动,那几颗精巧的铃铛却不响,仿佛被掏空了里头的金属丸一样。包子铺的老板算是个细致的人,瞄来瞄去终于发现不对劲,就算这铃铛里头是空心,但几颗空心的金属铃撞击在一起,也是会响的,老板遂问:“小姑娘,你这铃铛怎么不响呢?”

    女孩终于正眼看向老板,弯起眼睛笑:“响的呢。”

    “瞎说,你晃来晃去我都没听见。”

    女孩一双眼睛笑眯成月牙,刚要开口,就被人打断:“老板,再加两屉包子。”

    “好叻。”老板应和着,一甩手里的布巾,搭在肩膀上,转头送包子去了。

    女孩盯着他背影轻喃:“因为没命听啊,没命的人才听得到!”说完,转身往僻巷走去……

    接连数日,那间馄饨铺子都没再开门,夫妻俩找女儿的事情传至街头巷尾,人尽皆知,却无人瞧见过他们女儿的踪影。枝头上结了一宿的冰霜被晨阳消融,化成水滴侵入土壤,又被晌午的日头烘干,馄饨铺的老板被官兵扔出衙门,血淋淋地摔在大街上,正巧挡住了一个过客的去路。他直接忽略了那人收住的脚步,髋骨辗过那人鞋面,不管不顾的往衙门里爬,哭喊着:“大人,我女儿真的在谢宅啊大人,求您替草民做主啊……”

    官兵提着板子,凶神恶煞道:“刁民,竟敢诬告谢员外,戏耍官府,再不走,就再打你二十大板。”

    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聚众在衙门前指指点点,同情有之,却无人为他遭受县衙庭杖而不忿,馄饨店老板拖着血淋淋的屁/股爬上台阶,欲要再做纠.缠,突然由远及近传来一声呐喊:“王六,王六,不好了……”

    包子铺老板扒拉开人群,气喘吁吁地冲到馄饨店老板王六跟前,一脸的惊慌失措:“你家那口子跑去谢宅要人,一头磕在人家门口那座石狮子上,赶紧过去吧,要出人命了……”

    闻言,执杖的官兵与王六异口同声的惊呼出声:“什么?!”官兵一拍大腿,迈过门槛:“这不胡闹吗!”

    王六一个挺身想要爬起来,却因刚吃过棍子屁/股开花,伤及到筋骨,直接从台阶上滚了下去,摔在了某人脚边,那鞋面上还沾着一块血污,王六抬起头,就见一束着长冠的女子雷打不动地挺在原地,身形笔直,逆着光看不清轮廓。包子铺的老板上前搀扶起王六,然后一瘸一拐地将人拖走,为首的官兵将棍杖往地上一跺,厉喝道:“都愣着作甚,跟上去看看,别闹出人命了。”

    在衙门口卖萝卜的小贩盯着逐渐远去的一行人,驼着背坐在扁担上,道:“王六这老两口子怕是丢了闺女儿急出失心疯了,死咬着谢宅不松口。”

    看热闹的路人立即迎合:“可不是,县老爷下了搜查令,把谢宅翻了个底朝天,连他闺女儿一根头发丝儿都没找见,结果怎么着,王六最后才道出是他女儿夜夜托梦,跟他媳妇儿说自己被关在了谢宅,这不扯淡吗,无凭无据的,光做个梦就将人告上了官府,把县大老爷给气得,当场庭杖了王六二十大板。”

    一老妇双手拢袖,忍不住问:“如今又跑去谢宅寻死觅活的,该不是在讹人吧?”

    卖萝卜的小贩摇摇头:“讹人倒不至于,老王家的馄饨摊子向来火爆。”

    路人顺着话题往下理:“那不是为财,许是为别的呢?”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还能为什么……”

    贞白沿街而行,步子沉缓,与县衙拉开一段距离后,众人的议论便逐渐听不清。跨入街尾一家祥云客栈,穿堂行入后院,便隔绝了一切喧嚣繁杂,当初她之所以挑选此地正是因为住宿清静,伙计端着几碟小菜从回廊那头转出来,步伐稳健,迎面就是一张招牌式笑脸,招呼她:“道长回来了,可要帮您准备饭菜?”

    贞白道了句不必,便直接上了楼。相比伙计把木质梯阶踩得嘎吱响,她走起路时竟毫无声息。

    忽然底下传来一阵清脆的响铃声,贞白步子一顿,回过头,一抹天青色娇小身影从假山处一闪而过,隐没入堂屋。贞白只稍作迟疑,便抬手推门进了屋。

    室内陈设简洁,一床铺,一方桌,墙角一张立式木柜,以便存放行囊,只是材质相对差了些,年陈一长就有些潮旧,透着股朽木之气。

    贞白倒不是特别介意这股味道,比这难闻百倍的腐臭她都忍受过,何况这是祥云客栈最便宜的房间。贞白瞥了眼斜阳,逐渐西沉入太行山峦,她伸出素白的手,将余晖关在窗外,室内顿时陷入一片阴暗,她走到床前,开始闭目打坐,周身气压随着入定之际一点点降低,甚至有冷风从门窗的缝隙中渗入,吹着她的衣摆和发丝微微浮动。

    到子夜时分,冷风中夹带着一阵响铃声,若即若离,却清脆至极,紧接着,又是一阵’呼呼’’沙沙’响,贞白下床,抓起手边的沉木剑夺门而出。

    后院西南角的榕树被冷风吹得沙沙响,抖落几片枯叶来,贞白纵身一跃,几个起落停在墙根处,垂头查看了没入土壤的树根,蜿蜒长出了围墙,这间客栈之所以宁静,正是因为饭堂临街,而住宿圈地旷野,墙外了无人家,贞白蹲下,纤长的指间轻轻抚上冒出地表外的树根,须臾,飞身跃墙而出。

    青衫女孩冲到廊下时,正好瞧见一个黑影闪出墙外,她抬手看了眼手上的响铃,疑虑:“咦?小飘飘?”

    此时,廊下沟渠里的水面一荡,那颗榕树及周围的假山也好似颤了颤,仿佛整个院子微不可查的震动了一下,若没有极高的警觉性,根本洞察不出,女孩蹙眉:“异动?”再不做迟疑,寻着那抹黑影追去。她敛了声息,刚要踩着榕树跃墙而上,就听见背后一嗓子叫唤:“唉,小孩子不许爬树!”

    哪个多管闲事且没眼力劲儿的货?!她收住欲要一跃而上的势头,转过身,就见客栈掌柜径直走来:“这大半夜的,你家大人呢?摔着了可怎么办……”

    站在一墙之隔外头的贞白听见动静,遂将插在地底的沉木剑抽出,转身朝漆黑的旷野行去。

    月隐星稀,照不亮脚下的路,杂草乱枝割着裙袂,贞白微微垂首,从宽大的袖袍中掏出一张符箓,手腕一翻,掌心则燃起一簇豆火,映照她冷白的侧脸,风一扫,火光晃动,只够看清脚下的方寸之距。贞白亦步亦趋,看似走得缓慢,仅仅迈过几步,却仿佛缩地成寸般,踏在了数丈之外。待青衫女孩糊弄完掌柜跃上围墙时,已经寻不见贞白的影子。

    越靠近斜坡,冷风越大,飕飕灌进袖袍里,吹鼓成两个风袋,掌心的豆火猛烈晃动数下,噗嗤一声熄灭了,在空中冒起一缕青烟。贞白面无表情道:“能灭冥火。”那便不是寻常的风了。

    她环视一圈,奈何周遭一片漆黑,探出脚踩在一块嶙石上,她刚要攀向斜坡,就听见轰隆一声,黑沉沉的天幕划过一道闪电,电光骤亮,有一瞬晃眼,夜空仿佛被利剑豁开一道裂口,又在转瞬之际弥合。

    贞白握紧沉木剑,手中符箓一挥,化作一盏青灯高挂在树梢,眼见方才被闪电劈过之处成为一片焦土,贞白下意识后退两步,斟酌须臾,便转身往城门走去。更深露重,杂草挂着霜露打透了裙袂,刚踏上大路,就见远处一名妇人急匆匆奔来,额头缠着的纱布浸出几缕血丝,她发鬓松散,面色青白,眼窝凹陷更显惊惶焦灼。

    妇人身后紧追着几名乡邻,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王六他媳妇儿,不能去啊,那可是乱葬岗,去了就回不来了。”

    闻言,妇人的双腿微一打颤,匍匐在地,猛地厉声哭喊:“王六……”妇人爬起身,被追上来的乡邻拦住,妇人急得嚎啕大哭,“别拦着我……”

    贞白在听见乱葬岗三个字时就止了步,清冷的声音如这寒夜凝结的霜,没有一丝温度地提醒:“长平乱葬岗里死去的全是士兵,煞气极重。”

    当年大端王朝率军诱敌于长平发起征战,坑杀西夏大将降卒约四十余万,战地遍及山岭、河谷、关隘、道路、村镇五十多处,尸骨遍野,头颅成山,村落沦为废墟,到处一片生灵涂炭,无数尸骸暴于荒野,未经掩埋,因长平气候较热,日经风吹雨晒,从而尸体腐坏爆发出一场疫病,污染山河,散入邻近的数座村庄,无数村民死的死,逃的逃,这里便成了人人避而不及的乱葬岗。

    妇人听闻一悚,转头望向说话之人,此女束长冠,墨发半垂,冠顶一颗珠翠吊坠。着玄色长衫,缎面细腻光泽,腰悬墨玉,古朴沉郁。负黑沉木剑,长约二尺六寸,通体乌黑透亮。

    按理,民间女子概不束冠,束冠则为出家修道之人,况且此人还身负道家法器。

    妇人哭诉:“可是我家那口子已经去了啊,我得把他找回来……”

    乡邻:“你这不是去白白送命吗,谢家人真是作孽,再怎么上火也不该胡说八道啊。”

    贞白在一旁听他们七嘴八舌,总算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因为王六丢了女儿,找寻无果,谁知女儿夜夜托梦给他,说自己身处谢宅,因此王六报官搜查了谢宅上下,然而搜查无果,王六夫妇不甘心,整日在人家门前死缠烂打寻死觅活,搞得谢宅终无宁日,那谢家人怒急攻心之下脱口:“你们满城都找遍了,我谢家也被你们掘地三尺,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还让不让人安生,谁知道你女儿是不是被哪个野男人拐跑的,乱葬岗找过了吗?!那里头有进无出的,说不定早就尸骨无存了……”

    谢家人话虽恶毒,却也不是无可能,然而说者无心可听者有意,之前猎户及外地商队误入乱葬岗,就再也没能出来过。上个月天变异象,乱葬岗上空乱云飞渡,阴霾漫卷,持续月余不散,伴随雷鸣闪电不休。有个孩子贪玩误闯进去,被樵夫看见,急急忙忙回到城里喊人。后来两名修士途径此地,自告奋勇前往救人,到现在都还没出来。是死是活,村民心里都有了判定。若是王六与其女进了乱葬岗,铁定是有去无回的,乡邻哪还能由着妇人再去作死。

    贞白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疑虑:“两名修士?上个月进了乱葬岗?”

    一名乡邻点头应道:“是啊,到现在都没出来,估计跟那孩子一起凶多吉少了。”

    贞白垂眸:“哪家的孩子?”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摇头:“就是没……没听说谁家丢了孩子。”正因没有失踪儿童,众人才未将此事放在心上,继续若无其事地过日子,只当那樵夫眼花,害得两修士枉送了性命。经过众人一番谴责,令樵夫也不敢笃定,毕竟当时天黑雾浓,看走了眼也不无可能。

    此刻又有人道:“那樵夫还说,许是其他村子跑过来的,或者流浪小儿也说不准。”

    贞白思忖之际,忽然一老妇猛拍大腿,瞪着一双松弛下垂的眼睛危言耸听:“不……不会那樵夫看见的,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那地方又在长平乱葬岗,经老妇人这一点拨,当下细思极恐。

    此时阴风一刮,包子铺老板打了个寒惊,眼珠子一转望向贞白冷白的侧脸,吞吐道:“这……这位……道……道长……您怎么看?”

    这种怪力乱神的猜测,还得同修道之人求证。

    贞白余光淡淡一瞥,并未接话,只道:“回去吧,那地方不是普通人能靠近的。”

    妇人痛失爱女,丈夫又寻到了乱葬岗,令她更加悲痛欲绝,如今既没了指望,那便追随丈夫一起去了也罢,她奋力想要挣开乡邻的手,拉扯间场面一阵混乱。

    贞白及不喜喧嚣,更厌烦听见哭嚎,她深知世间多得是听不进劝诫之人,则不想多费口舌,只是刚走出两步,就听见某乡邻一阵惊呼:“那是什么……”

    哭闹声戛然而止,陡然变得格外寂静。

    贞白脚下一顿,回过头,只见黑暗之中,一白衣人提着盏白皮灯笼,墨发披散,更衬面容苍白,脚步轻得仿佛随时都会飘起来,寒风一拂,白衣翩翩,越显瘆人。

    “娘诶……”包子铺老板嗷一嗓子,猛一箭步冲到了贞白身后,吓得肝儿颤:“道……道长,你……你会收鬼的吧?”

    贞白一时无语。

    哪只鬼会打着灯笼走夜路?!

    http://www.cxinbz.com/taixingdao/12102734.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