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太行道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屋舍破败简陋,一股子尘土腐朽的气味,李怀信一时没忍住挑剔:“这是人住的地儿吗?”

    老蔡尬笑:“二位见谅,咱们村就这条件,只能凑合着住了,一会儿我给你们打扫打扫。”

    贞白扫了眼挂着蛛网的房梁,青瓦长满青苔,她问:“这屋子常年没有人住吗?”

    “诶。”老蔡应道,从桌子底下拎出木桶,往院外的井边走:“这是我大姨父家,他们都搬走了。”

    李怀信站在屋外不肯进,随口问:“搬哪儿去了?”

    老蔡把绳子绑在木桶上,打了个活结,闻言手上的动作停滞了一下,才把木桶扔井里,拽着绳子答:“搬城里去了呗。”

    “哪个城?”

    老蔡犹豫了一下,伏在井口抬起头:“你打听这个干啥,他们都二十年没回来了。”

    李怀信弹了弹衣袍上不存在的灰:“随便问问。”

    老蔡拎着半桶水进屋,路过他身边时说:“没什么可问的,去城里过好日子了,不会再回来的。”他迈进门槛,扯下梁上一块抹布,吆喝着:“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李怀信侧身向内,盯着老蔡拧干水,去擦桌上那层积厚的灰。

    夜里起了风,拍打在窗棂上,嘎吱作响。

    李怀信和衣躺在床.上,枕着手臂,双目紧闭,像是睡着了。这时一个黑影闪进房中,消无声息地朝床榻靠拢,然后像根木桩似的立在那,须臾,一只苍白的手伸向他,李怀信倏地睁开眼,对上一双高眉深目,亮在黑暗中,近在咫尺。

    “你……”

    贞白嘘了一声,苍白的手摁在他肩头。

    二人都心领神会,扭过头,盯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暗影,和被风吹浮动的桑树枝。

    一截细小的竹管捅破纸窗插进来,送进一股迷烟后,又自以为神鬼不觉的抽了出去。

    李怀信凑近贞白:“有人做贼。”他说话很轻,贴在贞白耳轮处,呵出阵阵热气,扑了贞白半张脸:“先别轻举妄动,看他们想要干什么?”

    贞白颔首,李怀信便重新躺了回去,手抚上剑匣,指尖无所事事的临摹起鹤冠那颗红宝石,静听屋外那点及其细微的动静,小心翼翼的传来搬动声,洒水声,好似将整个屋舍团团围住,李怀信吸了吸鼻子,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随即,窜起大火,将室内照得骤亮……

    竟然想烧死他们!

    老蔡鬼祟的站在院外,一个劲儿挥动袖子指挥,做贼似的用气音低喊:“快,快点,别磨.蹭了,都出来,那个谁,你还举着火把干什么,扔进去!”

    那人在奔跑中猛点头,一甩手把火把扔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砸开了虚掩的窗户,恰巧照亮窗边一张人脸,那张脸正勾着嘴角,嘲讽的笑,这笑在火光中,差点闪瞎老蔡的狗眼,他惊悚的打了个抖,就跟活见鬼似的。

    随即木门从里一脚踢开,本就老朽的门板直接倒塌,轰一声巨响,两扇门板压住熊熊燃烧的火堆,为屋内的人铺出一条生路。

    所有人惊吓回头,就见一黑一白两个人,并肩踩在木门上,从容迈过烈焰。

    迷烟难道没起效用?

    众人吓得往后退,老蔡第一个反应过来,白着脸,强辩:“走,走水了,我,我们是来救火的,对,救火。”

    一帮人忙活了大半夜,在房子周围又是架柴又是洒酒,事实明摆着,丫居然还敢睁眼说瞎话,简直有把他俩当傻子哄骗的嫌疑。

    李怀信弯起嘴角,和颜悦色的笑:“那还愣着干什么,去救啊。”

    那笑容真好看,却瘆出了老蔡一身冷汗,忙使唤这些纵火犯去救火,一堆人冲到井边,井口只放着一只木桶,他们手忙脚乱的,就用这个容器打上来一桶水,三两个人协作抬起来,浇进火海中,跟闹着玩儿似的,敷衍极了。

    李怀信抱臂看戏,漫不经心地对老蔡道:“我们特别不好对付吧?”

    “啊?”老蔡一脸懵。

    “射不死,烧不死,一点都不好杀。”

    老蔡慌道:“不是……”

    “还演呐,眼看在村口整不死我们,就改变策略,把我们诓进村子来,趁夜半三更点一把火,不惜烧掉你大姨父家的房子,怪不得把我们安顿到这个破地方,烧光也不会心疼。为什么呀?就非得弄死我们吗?”李怀信说:“咱无冤无仇,素不相识的,你们冲什么呀?”

    闻言,老蔡的脸色阴晴不定,嘴唇翕动,还未吐出一个字,就听见远处响起声声呼救:“救命啊,来人呐,救命啊。”

    所有人回过头,老蔡一拍大腿,急匆匆就往外跑:“不好,出事了,赶快回去。”

    一群人蜂拥往回赶,也顾不得身后的大火和李怀信二人了。

    呼救的人慌不择路,脚背勾到一根枯藤,直接朝飞奔而来的众人跪了下去,双膝恰巧磕在石子儿上,疼得龇牙咧嘴,老蔡连忙搀住他:“怎么回事?”

    “方强这小子疯了,要闯地窖,给他妻儿报仇,我根本拦不住,被他抢了钥匙去。”

    “什么?!”老蔡脸色大变。

    那人气喘吁吁:“结果门一打开,那东西就窜了出来,逮着方强就咬,把耳朵都吃了,流了好多血,快,去救他……”

    老蔡怒骂:“这个白痴!”然后带着人风风火火往前冲,李怀信与贞白紧跟其后,远远则听见一声凄厉惨叫,到现场一看,方强捂住左耳,整个侧脸血肉模糊,鲜血不断顺着脖子流进领子里,浸红一大片布衣,他右手握着一把镰刀,正朝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疯狂挥舞,最后一下砍在其肩头,女人身形微微晃了晃,扭过头,张大嘴,露出两排血肉模糊的牙齿,狠狠咬住方强手臂,脖子一仰,生生撕咬下一块肉。

    方强惨叫连连,镰刀脱手,女人猛地扑向他,仿佛凶兽一般,双手曲起成爪,尖长的指甲如利刃插进方强肩胛。

    众人见此场景,瞠目结舌,猛地刹住步伐,心惊胆战的不敢冒进,有人惊呼了一声:“强子。”

    方强歪着头,脸白血红到触目惊心,他的目光有一瞬间恍惚,神志不清得张了张嘴,那口型,呢喃似的像在说:“报应!”

    老蔡看清那口型,脸色倏地变了。

    就在女人即将咬断方强咽喉时,李怀信目光扫过地上一块石子儿,未停的脚步轻巧一踢,石子儿飞溅出去,正好打在女人门牙上,她脑袋后仰,拽着方强连退数步。趁此,贞白袖袍一扬,并拢的指尖夹出张符箓,朝女人的面门掷出,符纸裹着劲风,却钉在了突然抬头挡住女人的方强后脑勺上。方强整个人失去重力,被那蓬头垢面的女人拉扯着,踉踉跄跄摔进一个石洞中。

    贞白和李怀信毫不犹豫,紧追而入。

    这一瞬息发生太快,老蔡蓦地反应过来,大喊:“快,把石门盖住,琐死!”

    惊魂未定的众人闻言,蓦地回神,极个别村民犹豫道:“可是……强子被拖进去了。”

    老蔡疾言厉色:“都那样了,被拖下去,肯定是活不成了,难道要让全村的人都跟着遭殃吗,正好那两个道士一起跳了进去,不必我们再费力气,快点,赶紧封起来!”

    众人立即蜂拥上前,推上石门,缠紧铁链落锁,老蔡仍不放心,指挥道:“再搬几块大石过来,把出口堵死了,不能让他们再有命上来。”

    待做完这一切,老蔡那绷紧的神经才微微松懈下来,他摸了摸额角的冷汗,想起方强最后脱口的两个字,叹息一声,怅然道:“为了整个村子的太平,只能牺牲强子了。”

    地道冗长漆黑,一路往下倾斜,因为洞顶低矮,二人必须躬身前行。

    空气中混着血腥气,贞白化了盏青灯照明,脚下和周遭都是潮润的泥,地面铲得凹凸不平,应是人工开凿。前头隐隐传来奄奄一息的低喘痛吟,中间一段嶙石凿开的狭口,贞白身子伏低钻入,可见地上长长一串拖拽出来的血痕,和嶙石壁上扣下的血手印,仿佛想要拽住什么似的,终究还是徒劳的被拖往最深处。

    走过这段窄缝,地道逐渐开阔,起码以李怀信的个头,能够勉强直立了,他们脚程加快,听得深处一声大叫,伴随着喀嚓声,还有不似人类能发出来的咕噜声。因为相距甚远,光照不见,贞白只能听声辨位,掷出一张符箓,许是击中了目标,那东西发出咯咯怪叫,在漆黑中逃窜跑了。

    待二人赶到时,方强奄奄一息躺在地上,一只手臂向后折成扭曲的姿势,掰断了骨,浑身好几处地方被撕咬下肉来,血流不止,从他身下一直蜿蜒成细流,渗到贞白脚下。她蹲下,去捂方强脖子上那处被撕咬的伤,血管爆开了,鲜血汹涌出来,浸过贞白的指缝。

    方强抽搐着,浑身痉挛一样,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好似喉咙里溢满了血水,呛堵到嗓子眼儿。

    李怀信环顾此地,是一处小方室,室内分别开出三条通道,看地上的脚印,能判断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是从右边最近这条地道遁逃的。

    李怀信回过头,扫了眼方强,和贞白那只按在其脖颈上的血手,理性的下结论:“他没救了。”

    方强喉咙咕噜着,像一个即将溺亡的人,被洪水淹没了口鼻,瞪大血红的双眼,做垂死挣扎。他艰难的抬起另一只手,像抓住救命稻草般,紧攥住贞白一角袖袍,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终究没能发出声音来,他在一波剧烈的抽搐下,头一歪,直接断气了。

    李怀信从他最后的口型中分辨出,他似乎说了两个字:“报应。”

    李怀信蹙起眉,突然想起什么,开口:“白天你说,这个村子有古怪,是哪里古怪?”

    贞白盯着自己一手血,捻起死者身上难得一块干净的衣料,轻轻擦拭道:“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阴气都很重。”

    闻言,李怀信心道:果然。

    贞白擦着指缝,波澜不惊的续完:“就像……每天跟死人同吃同住在一起一样。”

    李怀信被这个举例搞得一阵恶寒,只是这话中的含义就多了,他也算是顶聪明之人,立即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这村子里的人有可能养尸?”

    贞白点点头,她说:“整个枣林村阴气及重,确实是块养尸地。”

    李怀信道:“那就怪不得要封村排外了。”

    而且,方才在村口,当村民发现他们修道的身份时,脸色各异,惊恐害怕有之,怨毒憎恶有之,最后都在老蔡的假客套中一闪即逝,甚至还刻意问起师承,李怀信难辨对方的态度是敌是友,遂没有表明。因为他当时就已经发现,不是一个两个人有问题,出来埋伏攻击他们的所有人都满身阴尸气,再进到村里,妇孺小孩皆如此,甚至个是个的惧怕他们,让人不往这方面想都不行。

    若真如此,那老蔡所言的村子里闹鬼,就透着一股自导自演的阴谋论了。

    “只是,整个村子都养尸的话,这规模会不会太瘆人了。”

    贞白已经擦干净手,站起身时,被李怀信嫌弃了一句:“你还真是百无禁忌,什么都要上手碰。”

    她并不介意,只道:“咬死他的那具女尸,似乎是被关在地下的。”

    李怀信蓦地想起来:“刚才听呼救那人所言,这个方强,抢了钥匙闯地窖,是为给妻儿报仇,难不成,他妻子被活生生剖腹取子,是这具女尸所为?而村子里的人应该都知道,遂把这具不受控制的女尸关在地窖?我们追去看看。”

    二人顺着血迹步入地道,没走几步,那些印记则淡到无迹可寻了,前路却仿佛没有尽头般,一直延伸,差不多两里之外,遇上一个分岔口,彼此相视一眼,很有默契的拐入左道,然后就像进了迷宫一样,随处都是岔路,弯弯绕绕的地底四通八达,绕得李怀信怀疑人生,忘了来时路不说,连方向感都迷失了。

    他站在一个三岔口,已经疲于选择了,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困在这种地方:“什么情况?这些人在村子底下挖迷宫吗?你分不分的清楚,这走得究竟是什么路线?”

    贞白道:“路形杂乱无章,似乎没有任何规律。”

    李怀信气笑了:“也就是这些村民成天闲的没事,随便挖的呗。”

    若是阵法还容易破,可遇上这种毫无规律,乱七八糟胡搞的,真能为难死个人,因为所学专业和聪明才智在此根本发挥不了特长,好在这些村民没有设下机关暗器来给他们增添麻烦。

    就在此时,右前方响起窸窸窣窣的动静,二人毫不犹豫,寻声追去。只见那蓬头垢面的女尸,也像只无头苍蝇似的在地道里乱窜,正好与赶来的他们打个照面,贞白掷出一道镇尸符,远远钉在其额头,女尸则保持着前后脚迈步的姿势,僵在了原地。

    李怀信刚上前两步,又蓦地驻足,那腐臭隔着两米都能闻见,头发脏兮兮结成柳条挡住大半张脸,看不清颜色的衣料前襟全是一团团晕开的黑血,仿佛刚从地里爬出来一样,满身泥垢。

    贞白走近,目光将女尸从头到脚扫视一遍,最后停在其松松垮垮的衣服上,这衣服过于宽大,与女尸纤细的身形极为不搭,若不是穿了别人的,就是……

    贞白暗忖,以剑挑开女尸衣衫下摆,肚皮上赫然一道丑陋无比的疤痕,缝合粗糙,与方强媳妇儿肚子上的那道如出一辙。

    李怀信一愣:“竟然……也是身怀六甲被开膛破肚了。”

    贞白皱紧眉头:“为什么要这么做?”

    “有果必有因,童尸、送子观音、剖腹取子、再到这具女尸,不可能只是巧合了。”李怀信想起方强临死前那句报应,估摸道:“养尸本就损阴德,再搞出这些丧尽天良的事来,确实要遭报应的。”

    藏着这么多秘密怕被外人发现,怪不得千方百计要置他们于死地。

    http://www.cxinbz.com/taixingdao/12584889.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