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太子殿下,奴才有喜了 > 116 小贝的身份

116 小贝的身份

    魏情那会也没在意,反正她早就看这些只忠于樊沉兮,不把她放在眼里的东宫侍卫不爽了,他们巴巴地把把柄送她面前来,她为什么不用?

    可她万万没想到,在她被告妄想掌控东宫时,这件事是她站在崖边时,将她推往深渊的有力推手。

    带刀侍卫冲进她的寝宫,二话不说就将她带走,她在樊沉兮不在的这段时间做的所有部署,连发挥它余热的时间都没有,她已经被打入内霆司了,连她父亲都救不了她。

    她想喊冤,可皇上又怎会再见她?

    她将好好的感受一遍,什么是,内霆司!

    ……

    樊沉兮如何跟他父皇“论功行赏”仇小贝不知道,她比大军晚半天的时间回了京都,在一处算不上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宅院里住下。

    宅院旁边,还有京都原住民,家里有点小钱,但又算不上大富大贵的邻居,如果仇小贝想抱着孩子出门散散步,邻居也会给予和善,同时,这边要前往商街买东西也很方便,总而言之,就是普通不易让人察觉不对,但普通的同时,又会让她过得舒心,正所谓大隐隐于市,可以说,樊沉兮的安排很用心了。

    晚上,天色渐深,仇小贝坐在摇篮上哄着宝宝,十来天的时间,孩子就长大了一圈,他晚上的精神头明显很好,吃着小手手望着娘亲的方向,咧着无牙的嘴笑,干净清澈的眼睛,总让人见了就心里欢喜。

    小贝弯腰,点了点他的鼻子:“小坏蛋,还不睡呢,是不是,也想爹爹了?”

    想着樊沉兮,她几不可闻地一叹,两人分开也有几天了,前几日她都跟在大部队后面,知道他就在前方倒也还好,现在总算不要再住在马车上,可以安顿下来后,反倒各种不适应。

    明明宅子里,有伺候的奴仆,暗处,也定有保护她的影卫,可她就是觉得房间空荡荡的,心中无比寂寥,连燃烧地蜡烛,她看着看着,都觉得蜡烛在难过。

    她想他,很想他。

    她真奋起精神,拿出樊沉兮让她读的书翻开,对宝宝说:“既然你还不想睡,就听娘亲给你念念这书啊,你爹啊,对功课可严了,娘亲念不好都得都得打手心,娘现在教教你,好过以后被你爹打,你说是不是?”

    宝宝“咯咯”地笑了,仇小贝就当他同意了,咳两声清清嗓子,将书本举高点好看得清楚点,便开始读起来。

    “咳咳,娘亲开始了啊,嗯嗯,君子于、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鸡栖于……什么玩意,”发现自己不认得那个“埘”后,干脆跳过,“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

    “这话的意思大概是,丈夫出去打仗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哦,宝宝你知道丈夫的意思吗,就是你爹,额,是很多小朋友的爹。”这么解释好像不太对?算了算了,继续,“然后妻子就想啊,她丈夫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呢……”

    “就你这教学的方法,儿子怕不是要被你教成个傻子?”

    听到这声音,仇小贝先是一愣,随后高兴地从椅子上蹦起来,果然看到了樊沉兮不知何时,竟然就在这房间里,她无法抑制地冲上去,却又在他面前堪堪停下,背着手生气地哼道:“你刚那话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她不靠近了,他自己主动走到她跟前,手越到她背后拿走她手中的书,随后扔到桌上,“以后,教孩子念书这么辛苦的事交给我就行,你只要负责开心就好。”

    仇小贝高兴了,却还要故作矜持:“哼,你就拐着弯说我笨。”

    “不是你笨,只是每个人擅长的不一样。”他的小贝子是很聪明的,虽然在他面前总是怂怂的傻傻的,可他知道,面对外人,她又凶又猛,当然,她再凶,在他看来也是可爱的。

    他朝她张开双手:“几天没见,我很想你,你难道就不想我?”

    仇小贝再顾不上假装什么,很用力地将自己塞进了他怀里:“当然想啊,你回宫了,宫里还有个美娇娘等着你,我想着要不要准备金剪子呢。”

    樊沉兮笑着将她抱个满怀:“金剪子你可以准备,但绝对用不到我身上。”

    小贝嘴里哼哼着,双手则很老实地将他抱得很紧,主动嗅着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她想他,真的太想太想了。

    “呀呀——”

    不甘被忽视的宝宝喊了起来,将沉浸在二人世界的爹娘喊醒,仇小贝赶紧推开樊沉兮,回到摇篮边,轻轻推起摇篮。

    宝宝没哭,就是看不到人自己胡乱喊了两声,看到妈妈回来后,再次给了她一个天使般的笑容,急切过来看她的小贝不禁跟着笑了。

    只有樊沉兮有点幽怨,他好不容易过来跟爱人团聚一下,还有个撇不开的小电灯泡,能不郁闷?

    不过再郁闷,他也不能对儿子怎么样,见仇小贝注意力全在儿子身上,只得自己迈动双腿,坐到仇小贝身边。

    “你是怎么来的啊?”这会,仇小贝才有心思问起这个,“你也没推门,这房间里有暗道吗?”

    樊沉兮起身,走到他刚刚出现的地方,那后面的墙上挂了一幅很大的画,我以为机关在画后面,结果他往旁移开了一步,画下方的地板出现了一个洞,洞还挺深的,若是有人试图在画后头找机关,脚底下机关一开,会直接摔下去,说不定就摔死了。

    等那洞出现时,樊沉兮还摸了下旁的东西,洞里头就出现了可以往下的阶梯,这机关做得可巧。

    演示完后,樊沉兮回到仇小贝身边:“这条通道可以通往东宫,除了这个,还有其他的密道在这宅院里,你要闲着无聊,带上静安可以去探索一番。”

    仇小贝很有兴趣地点点头,但她马上把这件事放下,问起她关心的事:“我听说今天你们发生不少事?怎么样了?今晚不是有晚宴的吗,你怎么还能出来呢?”

    “我那父皇哪还有心思办晚宴。”樊沉兮嗤笑一声,将今日殿上发生的事告告知。

    仇小贝听得一愣一愣的:“那个魏小三,完了?”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那么好运,进了内霆司还能安然无恙地回来。”说到这,樊沉兮顿住,想到小贝在内霆司并不是真的安然无恙,他有点愧疚,“抱歉,不管内霆司里多少冤假错案,但偌大的皇宫里,不能少了这样的机构。”

    所以,他虽然对内霆司有些许整改,但大致的并不变,因为内霆司的存在,不是悬堂明镜,它是一个震慑宫里人的存在,要够凶,够残,够暴。

    除此之外,当初让他把仇小贝送进内霆司的人,周贵妃,他的父皇,这些人还没尝过内霆司的厉害呢,他怎么舍得毁了这地方。

    仇小贝不知他心里真正所想,还宽解他:“这有什么,说来我还真没受什么苦,顶多也就是没睡好而已。”

    怕他对这事耿耿于怀,她选择转移了话题,很是兴致勃勃地拉着他的手问:“你是怎么知道,易利云会抓到魏府那名小厮,跟魏情的宫女碰面的?”

    “魏情胃口太大,在我不在这段时间做了那么多事,肯定很关心我回来的时间,肯定要跟家里商量着做好部署,她身边有我的人,稍微撺掇一下,她肯定不放心,那么让易利云撞见就很容易了。”

    当然,寻常情况下,其实太子妃身边的宫女,跟家里派来的小厮有所交涉是很正常的事,虽然宫中规矩不允许,可法外都有人情,不少宫妃多多少少都会跟家里联系的,哪怕只是了解一下家里的亲人好不好。

    可樊沉兮一来,就逼问了小厮几个问题,让小厮都否决了,再来说他今天跟太子妃身边的人碰面,那意义就完全不同了,任他在辩解也无用。

    “你真是,”仇小贝憋了憋,憋出一个俗透了的词,“真是太坏了!”

    他搂过她,在她的耳坠上咬了一口:“我还能更坏,你信吗?”

    仇小贝缩着脖子锤了他一拳,而后想到什么,又赶紧推开他:“别闹,孩子看着呢……额?”

    摇篮里的宝宝,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小小的拳头还放在嘴边,流着口水泡泡。

    仇小贝爱怜地轻轻擦掉口水,拉了拉被子盖好,忽然见宝宝又出现了虚闪的情况,她慌忙转过身,抱住了想要倾身看宝宝的樊沉兮。

    后者的注意力果然转移到了她身上,戏谑地看着她:“这是……投怀送抱?”

    “孩子睡了,我们是不是也该休息了?”她凑上前,在他唇上轻咬了一口,“春宵一刻值千金哦,夫君。”

    樊沉兮好像被她勾到,深情地望着她,一点点地凑过来,眼看着就要吻上了,他搂在她腰后的手,不客气地打在她屁股上。

    “胡闹,”他呵斥,“我可查问过了,孩子生下后,得三个月后才可同房,我警告你,”他勒住她的腰,将她带往怀里,“要这三个月里,要敢随便勾搭我的话……”

    她笑嘻嘻地望着他故作凶恶的脸:“就怎样?”

    然后她被打横抱了起来,她小声低呼着搂住他的脖子,看他那张平时总是矜贵的脸庞,此时也带着调皮的得意:“我就把你扔出去。”

    她高傲地昂着下巴说不信,然后他真的把她往外甩出去,不过是连着手臂一起,作势要甩,等扬到一定高度再抱回来,可她仍被吓得小声低呼。

    “怕了没?”

    “不怕,我,”她笑得有点喘气,“我威武不屈。”

    他作势再把她往外抛,她吓得搂紧他的脖子。

    房中传出两人特意压低的笑声,两大人玩得跟小孩似得,真正的小孩砸吧砸吧嘴,睡得香甜,一点都不受两爹妈噪音的影响。

    ……

    第二天仇小贝醒来的时候,应该躺在她身边的樊沉兮已经不在了,她摊出手搁在空了的位置上,幽幽一叹。

    太子殿下最近肯定很忙,刚回来很多事要做就不说了,她还知道,他拉下魏情只是第一步,儿子已经出生了,他也要开始他的计划了。

    这京都,很快就要变天了。

    忽而想到什么,她赶紧起身到摇篮边,孩子已经醒了,正自己跟自己玩得起劲,这么乖的孩子,总让人心生怜爱的。

    “宝宝饿不饿啊?”她摸了下孩子的脑袋,将他抱起来,发现他身上的尿布已经换过了,孩子看起来也不饿,应该是喂过了。

    要是静安进来做这些,她应该会警觉地醒来的,所以人选只有一个。

    想着昨晚宝宝又透明化,差一点被樊沉兮看到……她已经跟他讲了妖魔鬼怪的世界,却仍不敢告诉他,她就是妖魔鬼怪中的一员,他的儿子也是。

    他或许能接受,可她就是没有这勇气,同时也是担心,他要知道的话,会无端端地跟着一起忧心。

    陪着宝宝玩了一会,不到一个月大的孩子很快又睡着了,仇小贝趁着这个时候,打算出门一趟。

    虽然宅子里该有的都给她准备好的,但也有一些东西是需要自己去准备的,而且樊沉兮给她找了这么个好地方,她总得走出去,跟邻居打打交道。

    她约上昨天来时,就给了她帮助的邻居妇人,一位年纪比她稍大些,已经生过两个娃的母亲,姓赵,小贝喊她一声赵姐。

    仇小贝对外的身份,是夫家到京都做生意,所以一家都搬过来了,但夫家在老家还有事要处理,小贝自己带着孩子和几个仆人先过来了。

    对这个夫君不在身边的仇夫人,赵姐挺照顾的,带着她熟悉周围的环境,因为并不是多么大富大贵的地区,所以就算家里有几个仆人,当家主母还是会出来自己采买一些东西,精打细算的。

    两人走到商街,赵姐告诉她什么东西要到什么地方去买,告诉自己仆人要机灵点,不要被骗了。

    走着走着,仇小贝正陪赵姐到一个卖首饰的摊子前看首饰,不管哪个时代的女人,都是爱美的。

    仇小贝以前的“家乡”,除了演古装戏或者cos,很少有人买古代这种簪子珠钗,到了这里更是一直扮个太监,乍一看到这些古代饰品,也颇有兴味。

    只是她正拿着一根珠钗比划的时候,忽然感受到一道强烈的被偷窥的视线,她迅速地转过头,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栋酒楼。

    “妹子,你看看姐戴这个好不好看?”赵姐转头询问小贝,却见她盯着前方的酒楼发愣,不由笑道,“那是客来楼,算是这里的招牌,里面的菜挺不错的,就是太贵,不过偶尔去一两次尝尝鲜感受一下也不错,走,姐今天请你吃饭?”

    仇小贝收回视线,挽住赵姐的手:“算了吧,我刚就是好奇看看,那地方东西是好吃,但是贵,量还少,还不如回家自己做呢,再说,我家宝宝还小,我不放出在外面吃了饭再回去。”

    “你啊,太溺爱孩子可不行。”可能因为宝宝比寻常的孩子大点,赵姐不知道仇小贝的娃还没出月子,“家里有仆人看着怕什么,咱家里都还算过得去,虽比不上那些个少奶奶,可这日子还是得过得舒心一点不是?咱为了丈夫,夫家,孩子操的心还少吗?难得出来就得好好玩,别整天都孩子孩子的。”

    赵姐这观点,在这以夫为天的年代,是真的很难得了,仇小贝跟着笑:“你说的是。”

    在仇小贝的坚持下,两人没有去客来楼,只去别的地方逛了逛,虽然仇小贝偶尔忧心孩子,但都是正常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不对,一路神情自然。

    跟赵姐分别回家后,也没有再出来,直到夜色降临,仇小贝才披着黑色斗篷,帽子几乎盖住半张脸,低着头匆匆地离开宅子,前往商街。

    因为还不算晚,商街这会比白天更热闹,彩灯高高挂着,才子佳人相约游街,听说附近还有湖,湖中画舫里的歌声都传到这边来了。

    藏身在宽大黑斗篷下的仇小贝,显得与这些热闹格格不入,她躲在灯笼的光照不到的阴暗角落,从这些边角的地方来到来客楼。

    “客观你好,请问几位?”

    仇小贝低着头压着嗓子:“我来赴约,楼上二号房。”

    小二马上道:“好的,客观这边请。”

    来客楼生意很好,特别是这个点,几乎都满客了,可能江湖人各种奇怪模样都见到了,所以并没有对包裹严实的仇小贝有什么格外的看法,顶多就是两三名汉子在那边调侃着,会不会又是哪个美人,来这里会情郎。

    仇小贝跟着小二上了二楼的二号包房,那小二把她送到门口,帮她敲了敲门,就对她比了个手势,竟是要她自己进去。

    悄摸地打量了小二两眼,仇小贝拉了拉帽檐,推门走了进去。

    里头的人似乎早已预料到仇小贝会这时候到,桌上刚点了几道菜,都是热腾腾的并且没有开动过的,干净的碗筷酒杯都放了两套,而里面只有一人。

    一个世家公子穿着的男人,拿着把扇子,一下一下地挥动着。

    真的是,清凉啊。

    在打仗期间,年节已经过了,当时正和紫军打得激烈,将士们那顾得上过节,只有打赢仗后才举行了庆功会,算是补过了那个年。

    如今,已经到了春天的尾巴,感觉去了趟乌雪山回来,就像一下子从严寒到了酷暑,当然,天还没那么热,早晨和晚上还是有些冷的,只是她从那么冷的地方下来,才有这种错觉。

    “我刚还在想,你要是躲着不见,我是该上门找你呢,还是上门找你?”男子微笑着和颜悦色。

    仇小贝沉默不语地在他对面,隔着饭桌坐下,十分冷漠:“找我来,什么事。”

    “你好意思问?”男子虽然哼笑着,合起手中扇子时带着强烈的杀气,“骨血,你是不是忘了自己什么身份?”

    仇小贝绷着脸,心里则暗道,原来,那人叫骨血。

    见仇小贝不说话,男子了然地点头:“也对,你现在有太子爷宠着,还给他生了个宝贝儿子,他花费那么多心力只为保全你和孩子,一个奔往帝王去的男人,能对你如此,哪个女子不动心?不过你似乎忘了,这些都不属于你,你不过是冒名顶替在他身边,你的名字,你的脸,统统都不属于你!”

    仇小贝头往下低,帽檐垂下,将她巴掌大的脸遮了个严实。

    男子以为说到她的痛楚了,笑了笑,他似乎没打算一下子就逼出什么,放缓了态度,举起酒壶,给自己和仇小贝跟前的酒杯添上酒。

    “说起来,你确实是个人才,当时选中你,是看在你易容术和缩骨术都不错,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好的人选,才派你到太子身边的,本以为你要能不被发现,好好地待在东宫,给我们带来些许东宫的动静就算不错了,没想到你会有这样惊人的成就。”

    他自己端起酒杯一口饮尽:“你不但取得了太子的信任,还让他对你钟情至此,实在令我刮目相看,说起来,你女儿身的身份,我还是后来得知你怀孕才知晓的,你到底是怎么瞒过组织的验身的?”他啧啧地摇摇头,“我以前真是小瞧了你,早知你这么厉害,就不会……”

    就不会什么他打住了。

    “你想让我做什么?”仇小贝等了半天等不到什么实质性的结果,干脆直接问了。

    男子却做出诧异的表情:“你居然问我?”他呵呵地笑起来,笑声里尽是嘲讽,“从你进东宫到现在,老地点给你发布了多少任务,可你连看都不去看一眼,人影都没出现一次,怎么,巴结上太子,就觉得自己可以摆脱‘骨血’的身份,做你的小贝子了,是吗?”

    仇小贝深吸一口气,端起桌前的酒也一口饮下:“说这些有什么用,你就直白地说,想让我干什么!”

    

    http://www.cxinbz.com/taizidianxianucaiyouxile/2163069.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