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太子殿下,奴才有喜了 > 217 幕后人

217 幕后人

    狄老重新望向笑笑,依旧笑得和蔼可亲,只是那双原本慈祥的眼睛,阴阴沉沉的:“笑笑,不是跟师父说会好好学吗,怎么躲开了?”

    “用防御罩笑笑会,不用学。”笑笑天真地说着,将他刚才扑倒的小鸟兽放了,看着它飞得又高又远。

    至于法器,他真看不上,他爹会做很多法器,寻着没事就会丢几个不会伤到自己的法器给他摸着玩,别看笑笑年纪小,他已经可以将比较简单的法器拆卸再组装了。

    狄老说要教他保命的绝招,居然只是用防御法器吗,那也太low了。

    狄老笑着说:“这跟你用过的防御法器不一样,师父一时间也说不清楚,得你自己体会才知道。”

    笑笑歪着头看狄老,觉得现在的师父看着有点像娘亲讲的故事里说的大灰狼,准备吃掉他这个小红帽的大灰狼,小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小红帽可不可以当猎人呢?

    “来吧笑笑,再试一次,师父保证,一定跟你用的不一样。”狄老再次将法器递了过去。

    笑笑伸出小手要去接——

    手指马上就要碰到法器了——

    狄老眼睛发亮地死死盯着——

    “啊,等等。”笑笑忽又把手収了回去,当着狄老的面拿出了个毛绒绒的手套戴上,狄老嘴角抽了抽:“笑笑戴这个做什么?”

    “这是舅舅做的,戴着比较暖和。”

    天气并不怎么冷,更何况还是小修炼者,暖和什么,就是爱玩吧。

    狄老沉着气,想着戴着手套一点都不影响,也就随他去了,但说话时,还是失去了点耐心,语气有点冲:“那可以了吧,开始吧。”

    “哦啊。”笑笑再次伸出毛绒绒的手。

    狄老再次死死地盯着,眼看着就要接过手去了,变故再生,就见笑笑毛绒绒的手钻出了尖锐的爪子,并且凌厉地朝他抓了过来。

    狄老反应算快了,但他可能是对自身的防御太过自信,等他退开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胸口居然被抓伤了,只有两条血痕挂在胸口。

    虽然他压制了自己的修为,可表面上还是帝境,怎么会被一个小鬼给破坏了灵力自发形成的防御?

    他不可思议地盯着笑笑的手,他现在知道了,这也是个法器,特别厉害的法器,同时,笑笑也绝对不只是练气的修为。

    最重要的是,笑笑怎么会对他出手?

    意识到事情不对的狄老当下就想先离开,可他的脚刚动,就看到沉兮和小贝从他身后的门慢慢地走了进来。

    “狄老,你这是怎么了?”

    虽然是问候,但狄老看他们的神情就什么都知道了,他转过身面朝这对夫妻,背起手挺直了脊背,无所畏惧地样子:“你们什么时候知道的?”

    “大概,”小贝很仔细地想了想,“在灵境大陆,你要収笑笑做徒弟的时候吧。”

    狄老瞳孔瑟缩:“为什么?”当时,就算这对夫妻已经想要对付灵神殿,可灵神殿的人他们如今都收服了许多,为什么唯独怀疑他,难道他就不能跟其他人一样,只是受魂印的控制吗?

    “一种直觉吧,”小贝笑望着狄老背后的笑笑,“笑笑从一开始就不喜欢你。”

    还记得笑笑第一次见到厉老爷子的时候,就能跟这位曾祖父玩在一块了,跟狄老却久久都不能接受,抱都不愿意让他抱,也是因为如此,一开始的时候,小贝都不让狄老过于接近小贝。

    是后来有了决策,也知道一味地防着并不是好的方法,稍微表现出信任,反而能让对方有所松懈,所以才以上午要上课为由,让狄老帮忙带孩子。

    原本也想过,他们会不会误解了狄老,只是以防万一,他们仍旧小心着狄老,直到笑笑告诉他们,狄老的灵魂没有魂印。

    所有导师以上的灵神殿工作者都有魂印,狄老身居高位居然没有,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就因为他们故意表现出对狄老的信任,才能偶尔给狄老传递出假的讯息让他误以为真,实际上,他们所有真正的计划,包括想要对付灵神殿的心思,全都没有跟狄老透露过,以至于事发当天,狄老自己都是蒙的,估计非常的愤怒吧,在他们身边待了那么久,居然一点真实的消息都没得到。

    谁让打从一开始就怀疑他呢,既然是怀疑的,怎么可能不小心。

    “就因为这个?”狄老非常的不可思议,“就因为一个当时还不到一岁的小孩不喜欢我,你就一直怀疑我到现在?”

    这么玄学的事情,居然是他失败的原因?

    “小孩的感觉是很敏锐的,你不知道吗?”更何况她家笑笑灵魂与众不同,连他人灵魂被套了几个魂印都能“看”得出来,一个人对他释放的到底是善意,还是伪装的善意,他当然能感受得出来。

    狄老忽然“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没想到是真的,没想到是真的,我弟弟当年说,我会败在一个‘小人’身上,没想到小人指的居然是小孩子,哈哈哈,真是老天作弄!”

    小贝正疑惑他这句话什么意思时,狄老突然就朝笑笑抓去,既然已经被发现了,他肯定不再伪装,干脆了当地直接动手。

    “笑笑!”

    伴随着小贝担心的声音,沉兮不知何时,居然出现在了笑笑的身后,狄老猛然打出的一掌,被沉兮接下,迅速地抱起笑笑,然后借势退到了小贝身边,将笑笑交给她,而自己,站在了妻儿面前,对上了面容狰狞的狄老。

    狄老慢慢地收回了手,站在了原地。

    他好像什么都没做,就静静地站在原地,可是,四周原本微微吹动的风停止了,于此同时,空气也越来越稀薄,无形的压力越来越大,有几个听到声响赶过来查看的,刚靠近就捂着胸口,倒了下去,脸色惨白张着嘴巴喘不上气般。

    沉兮动了,第一掌不是对着狄老,而是对着那些跑进来的人,将他们扫出了老远的范围,在扔出一个法器,是今日他做得最好的一个法器,没有其他作用,只有防御而已,但不是防御一个人,而是将整个院落都罩住,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也轻易无法出去。

    星境以上修为的,要真打起来,整个拢城怕是要毁于一旦,而目测狄老的修为,可能还不止星境。

    连小贝和笑笑,都被推出了防御罩的范围之外,她只能抱着笑笑,着急地看着那个大泡泡里打起来的两人。

    可以看出,暂且两人都没出全力,都在彼此试探的范围,即便这样,那个防御罩大泡泡不时地闪烁着各种摩擦出来的色彩,依然能看出其激烈的情况,并且逐渐地升起了一层雾气,雾气随着打斗的激烈越发浓白,开始挡住小贝的视线。

    在小贝对此情况分外焦急的时候,大泡泡里头的狄老却停止了攻击,跟沉兮悬浮在大泡泡两边。

    “你在拖延时间。”沉兮肯定地说道。

    狄老哼哼笑道,直接承认:“你不是想保护这座城市吗?单单困住我怎么够,你以为你们夺走几座城市,拉拢一下民心,在破解魂印得到几个叛徒的支持就算胜利了吗,你把灵神殿当什么了,你以为这么多年,灵神殿就这么东西吗?”

    “当然不是,灵神殿最大的倚靠,是那些被你们精心培养出来的星辰境的强者。”沉兮说出这点时面色沉沉,“所以,你的打算是,拖出我,让星境辰境的高手一同出动,毁掉拢城,是吗?”

    哪怕打下了几座城市,但根据地在拢城,这里自由门大部分的核心成员都在,只要将这里毁了,自由门就毁了,一个刚刚新起的自由门影响力并不会太深远,过个一两年,灵神殿就可强势归来,顺便说一句,只要没了小贝这个可以制造魂印解药的,灵神殿还需要怕什么!

    “哈哈哈哈……”狄老仰天大笑,那是属于胜利的笑容,虽然灵神殿此次遭遇大劫,可劫后余生,将会迎来更大的福祉,“我知道,你们凭借着魂印的解药,也拉拢了几个星境辰境的强者,但我不怕你有,我就怕你们没有,我就想看看,这么多站在这世界顶端的强者,在拢城上方打起来的话,这座城市会变成什么样,到时候,那些看到拢城下场的人,又会如何看待你们自由门呢,哈哈哈哈……”

    “你的想法确实很好,但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从一开始就没相信过你。”相比狄老高昂的声音,沉兮可以说声线非常的平了。

    狄老笑声收住,狐疑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沉兮嘴角勾起:“既然不相信你,为何在你来了拢城之后,还让你参与我们的任务,让你得到我们的内部消息?”

    狄老皱起眉头,心里有了不好的想法。

    “当然是为了迷惑你,给你造成拢城还有很多人,甚至拢城确实是我们基地的假象。”

    狄老一惊:“难道你们……”

    “没错,现在不是你在拖延时间,是我们在拖延时间。”

    拢城早在狄老来的时候,就开始暗中让住在拢城的民众,一波一波按照顺序地离开了拢城,剩下的几个人一直和狄老处在一起,迷惑着狄老,狄老就是对自己太自信了,他自信到,可以当一个普通的学府长老混迹在所有人之间不被发现,就以为可以一直这样。

    是啊,谁会想到被整个世界畏惧或敬仰或痛恨的灵神殿殿主,就是这么一个平时看着有点小逗比的看着普普通通的老者?

    就在刚才,沉兮将冲进这里的人扫出去,看着是在救人,其实是给他们讯号,剩下的人也可以转移了。

    狄老以为他是在拖延时间,缠住沉兮,让灵神殿星境辰境的强者毁了拢城,可拢城已经是空城了,毁了又如何,自由门拉拢到的星辰强者对上灵神殿的星辰强者,虽然会打得轰轰烈烈,却也给了最后一波人逃走的时间。

    狄老的智商总算在这一系列的刺激中上线了,想明白了这些,但已经来不及了,他和沉兮扯这些的时间,估计最后一波人已经迈上了早就准备好的离开的路线了。

    “混蛋!”他情不自禁地骂出口,“呵呵呵,就算所有人都逃走了有什么关系,你这个自由门的首脑,你的妻子和孩子,不都在这里吗,杀了你一个,就算没有之前预想的那么好的结果,但没了你们,自由门又算得了什么,解决不过是时间问题。”

    狄老说着,身上的气势再一次飙升,从星境到辰境在到半圣,这些年,他不知道收取了多少人的灵魂之力,又因为将气运球镇压,不知窃取了这世界所有的气运,这些帮助他达到半圣并不难。

    只是也算是因果报应吧,他镇压了气运,就等同于破坏了这个世界的规则,世界会自我保护起来,以至于就算是他,受规则所迫,永远无法达到圣境。

    但有什么关系,以半圣的阶别,杀死一个帝境,绰绰有余。

    在外头的小贝看到防御罩大泡泡似乎晃了一下,下一刻,整个地面都震动了起来,耳朵更是传来“翁”的长鸣,等她缓过来时,她已经抱着儿子蹲坐在地上了。

    “娘亲!娘亲?”笑笑着急地喊着她。

    小贝脑子还蒙蒙的,听到儿子的呼喊,只能勉强蹭了他一下,等她再次抬头看向大泡泡的时候,发现大泡泡居然出现了裂痕。

    而且裂痕越来越密集,隐约听到“啪啪”的声响,小贝暗道不好,第一时间将儿子收进了沉家小院里,虽然没放置出来的沉家小院相当于一个空间袋的存在,不能装活物,庆幸的是,她儿子不算个完整的人,可以的话,能勉强算个死物,是能在空间袋那样的地方待一段时间的。

    刚做完这个,小贝就听到一声非常刺耳地类似玻璃被钢铁划过的声音,还没完全恢复的耳膜再次承受更大的痛苦,小贝趴在地上,把所有的防御法器都用上,将自己一层一层地包裹起来。

    在沉兮有这个计划的时候,是想让小贝跟牧风他们一起离开的,但小贝不愿意。

    她不是矫情,也不是做作地想表现多么深情共患难,而不顾是否会成为累赘,而是她知道,气运球只是修复了沉兮灵魂伤得损伤,但沉兮当年把自己一分为二,留给她的,是他作为气运神好运的部分,只有她在他身边,他才是完整的,才不会倒霉得喝口水都会噎死的地步。

    在对付大boss这么严峻地问题上,她就更加不能离开沉兮,而她相信,只要她和他在一块,好运就会在他们身边,是绝对不会输的,她就是这么坚定。

    在重重的防御罩内,憋出一身汗的,趴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的小贝,在心里一遍遍地这么说,仿佛把自己催眠成功了的话,事情就会照她想的发展。

    当不再感觉到震动,小贝晕乎乎地持续趴了几秒才坐起身。

    她周身的环境已经完全变了样子了,院落完全不见了,唔,应该说,他们住的原有的灵神殿分殿整个地被夷为平地,而且应该不是错觉的是,整个地好像往下陷了数米,她站起来,感觉自己站在了一望无际的……被耕牛犁过一遍的土地上。

    那感觉,跟突然穿越了空间了似得。

    不过小贝关注的重点,还在悬浮在空中的两个人上,看沉兮还好好的样子,她呼了口气。

    殊不知,这会,狄老气得快吐血。

    半圣是什么概念,在没有圣境的情况下,半圣就是这个世界最强的等级,虽然他只是半脚踏入了这个境界,可沉兮满打满算,也只是帝境高级,之间差了两大阶,说是一个天一个地也不为过,偏偏在刚才那一战中,他并未取得多少上风。

    这就得说到沉兮的五灵根,别人一根,他五根齐发,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在前面的等级里还不太明显,因为一小杯的水,跟五小杯的水,也就那样,可等级越往后,一大缸的水,跟五大缸的水,那差距可就大了。

    在加上,五种属性和相生相克衍生出来的其他属性,绝对有那么一两种,是可以将狄老克得死死的。

    虽然真正比起来,沉兮五大缸的水还是比不过对方快成河的量,但因为这克制,和变化多样的术法跟攻击,硬是跟狄老打了个平手,除了城镇房屋和土地的损失,狄老打了半天,一个人都没打死!

    就说他气不气吧!

    “五灵根?五灵根……”他神情神经质一样的连续念了好几遍这三个字,“曾经有人告诉我,若这世上出现了一个能五灵根相生的,那他就是命定之子,我所有的计划,这么多年的布置,都会因为此子的存在而毁之一旦。我当时是不信的,现在……”

    他仰起头来,愤怒倨傲又疯魔地瞪着沉兮:“现在,我也不会信的,什么五灵根相生,什么命定之子,我全都毁了不就好了,哈哈哈哈!”

    沉兮因为他的话更加谨慎,刚才的那一战对他来说可不轻松,等级的压制如一座大山,而且,他也不觉得,能统治整个灵神殿的老大,只有这一点本事。

    果然,狄老的身前漂浮着一块石头。

    石头大概只有一个巴掌大,有点像鹅卵石,乳白色和黄色交织着,真的是,很普通很普通的一颗石头。

    但沉兮不过看了那石头两秒不到的时间,忽然一阵晕眩差点没稳住的时候就知道,这石头绝对不普通。

    待他再看,他眼前的世界已经变了,他好像进了一个奇怪的空间,一个彩色的空间,目之所及的一切,漂浮着七色的彩带,晃得人眼花,也让人无端端地烦躁起来。

    沉兮向来很稳,像这种难以抑制自己的感觉很少有,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他此刻最挂念的小贝。

    会妥协让小贝留下,是因为他知道小贝有很多保命的方法,就算没办法打,她也能护自己周全,但现在,他莫名地身处在这样一个看不到头也不知该如何出去的空间里,他无法看见小贝,无法得知她现在的情况。

    要是正常情况下,他会更加的冷静寻找出去的方法,可这会,他暴躁得只想赶紧毁了这里,赶紧出去,那种狂暴的因子在他身体里脑子里奔腾,根本无法冷静下来。

    他用力咬了一口自己的下嘴唇,咬出血来,疼痛总算让他清醒了一些,他凭借着自己超强的意志力,将那股奔腾的燥郁压下。

    他一个掌心雷,试探性地轰了出去,但是足以炸毁半壁山的雷全无声无息地在七色彩带中消散。

    他皱起眉头,紧接着,火球、冰刺、滚石、藤蔓……各种术**流上阵,但无论是什么术法,攻击力大的小的囚困的软绵的,只要一放出去马上就消散,而且,这里非常的耗灵力,这么点功夫他灵力就被消耗了大半,而且没得补充,他无法从这个地方吸收到一点灵气。

    他闭上眼睛,将灵力归拢,试图在乱糟糟的脑子里清出一块“安静”的位置,才能好好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做。

    可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小贝的声音。

    “沉兮,沉兮你在哪?”

    已经快成功将脑子里的“垃圾”清出去了,在小贝的这一声下溃败,沉兮睁开眼睛时,眼底有血丝,且有扩散的趋势。

    但他表面看着还好,只是眉头微微皱起,他直盯着前方,看到小贝拨弄着挡路的彩带,焦急地喊着他。

    沉兮脚下一动,就朝着小贝飘了过去,两人的距离并不愿,一眨眼就到了,他和她的距离,只隔着一条七色彩带,他一把抓住那条彩带,将其拨开,然后,眼前的一切又变了。

    七彩的空间转换为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看着有点熟悉,但他想不起来,暂时也顾不上,他朝小贝伸手,想赶紧将她捞进怀里藏起来再说。

    

    http://www.cxinbz.com/taizidianxianucaiyouxile/8726419.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