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唯一的仙子 > 第024章 岂知苍穹握众山

第024章 岂知苍穹握众山

    杨语轩听后,触动颇大,但他一时拿不出决定,杨思思见他陷入沉思,也不再等候答案,就此退了出去。

    而在另一头,接到母亲电话的韩小亮从王奕怀抱挣脱,急急忙忙地就往家赶去,刚进小岛远远地就看到父母客厅灯火通明。

    他停下车,本想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却被一个声音从背后叫住,原来是韩进受不了冯芹的不断追问,直接躲到这里等他回来。

    “爸,你还没有睡啊?”韩小亮从母亲口中大概知道了些原由,他并不怕父母盘问。

    “你跟我来!”韩进语气冰冷地就转身而走。

    来到韩进的住处,韩小亮发现只有他母亲在,心里更轻松了。“爸、妈,都三点了,你们还没有睡啊?”

    “哼”韩进很生气他现在的表现,直接说道:“你说说杨语轩受伤你参与了多少,做了些什么?”

    “杨语轩?杨语轩是谁啊?”韩小亮装作一概不知,因为在和杨思思接触的一年来,韩小亮确实没有和杨语轩照面。

    韩进听到他这么说,脸色越来越黑,只是死死地盯着韩小亮。

    韩小亮当然不会承认,昨晚事发后,他们所有人都串通好了说词。

    再说,他们根本没有出现在杨语轩面前,这个监控也看不到他们包间情况,现在何启发也死了,更没有证据能证明他们参与其中了。

    “跪下!”韩进见他如此,真正地火了。

    “老公,你干嘛呢?进儿平日为人你不知道吗?怎么就凭那丫头一句话,你就这么对待你儿子。”冯芹心里本来就不满,看到儿子吓得就要跪下,她一把拉住儿子然后就对韩进吼了起来。

    “丫头?”韩小亮似是不知道是谁。

    “就是杨思思”冯芹不满地说道。

    “爸,你真冤枉我了啊,你想啊,平日爷爷就要我照顾她,我怎么会害他们兄妹呢?再说,警察都没有找我,假如有我犯事的证据的话......”韩小亮带着不平,否认任何可能。

    “啪”韩进岂会听他狡辩,“跪下,让我来告诉你,你们做了什么。”

    韩小亮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凶的父亲,下意识地就跪在了地上,同时就连冯芹一下也呆住了。

    “昨天中午,你和你那六个狐朋狗友去泸海经济大学堵杨语轩,然后约了他晚上黑豹酒吧见。是不是?”

    “是的!”韩小亮冷静了,他不一概否认,因为这个事情是有人能证明的。

    “那你不认识杨语轩?”韩进气道,但也不纠结这个问题继续说道:“大概十点半的样子,在黑豹酒吧,黄元丰发现了杨语轩和他的两个女伴,然后......”

    听着父亲将他们如何碰见杨语轩,如何商量收拾杨语轩,甚至连借钱给王奕的事说的分毫不差。

    “说,我说的有错吗?”韩进最后再怒问道。

    在韩进问了几遍后,韩小亮回过神来,他最后想到李豹、王奕等人,这件事可不是他一个人能做主的,最后再想到,虽然杨思思说出了过程,但没有报警的原因就在于她没有物证,所以心头一定。

    “爸妈,我不知道这个话是杨思思怎么想出来的,但是,我真没有做,我虽然去了酒吧,但是我都没有见到过杨语轩,这个责任我不背,更背不起!”说完,韩小亮更是大声哭了起来。

    “老公,是不是真有误会,亮儿不是那样的人。”冯芹赶紧站在了儿子一边。

    “好,亮儿,你不承认是吧?”若是以前,他或许有怀疑,但在知道杨思思的身份后,再结合刚才韩小亮的反应,他如何还不能确定。

    “我没有做过,怎么承认?”韩小亮大声哭喊道。

    “老公,我看有误会,要不等明天我们去看警察怎么说吧。”冯芹则是完全相信了儿子,说完就想去扶他。

    “好,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老实坦白你所做的事情;第二,滚出韩家,从此与我们没有半点关系。”韩进不理惊呆了的韩小亮,同时,再看冯芹,语气低了很多:“你最好不好参与进去,否则,到时我也保不住你!”

    冯芹一听,心里五味杂陈。

    见韩进就要走,韩小亮再次哭喊道:“爸爸,我真没有做什么啊?你要相信我!”

    韩进一听,心中哀叹,这毕竟是他儿子:“亮儿,你不该去惹杨语轩,就算你今天不承认,但这事迟早会被查出来的,到时不但我保不了你,连你爷爷都保不了!”

    说完,留下了目瞪口呆的韩小亮和冯芹。

    “亮儿,究竟是怎么回事?”回过神来的冯芹再问韩小亮。而韩小亮却只是摇头。

    “你知道吗?哪怕杨思思想要整个韩家,你父亲、包括你爷爷都会给她的。”冯芹又想到了这个,叹气说道。

    “啊!”韩小亮顿时惊地坐在了地上。

    “你好好想想吧,假如真如杨思思那样说的,你倒也吃不了多少苦头,但是,如果你要强撑下去,恐怕这韩家你是呆不下去了。”冯芹明白了关键,于是也不停留去找韩进去了。

    冯芹找到韩进,看着他的背影,想起了以前自己不顾家庭反对嫁到他家的场景,温柔地喊了句:“进哥”。

    韩进很久没有听到冯芹如此喊他了,心底也变温柔了很多:“芹芹,我不是冷血之人。当初你背负骂名,嫁到我家,但我知道你是为何。”

    韩进说完将冯芹搂进怀中,冯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地说道:“当年,父母责骂我不自爱,别人都骂我是拜金女,我不在乎;你也知道,以我当时的条件,要找个比你好的都不在话下;但你知道吗,我当初爱你的就是你的正直、责任与担当......”

    韩进听后,内心也有自责,于是不由地把冯芹抱得更紧了。

    “但是,今天亮儿出事,你为何有事要瞒我?”冯芹再问。

    韩进则不开口。

    “你想想,自进你家,我可在产业上有何私心?我是否视景儿、鱼儿为亲生?”

    韩进知道她的辛苦,终于开口说道:“你自进我家,尽到了贤妻良母的责任,这点我们上下都有认同;你饱读诗书,也懂得为人之道,并没有任何私心。”

    这点倒不是韩进故意夸她,而是事实如此。

    “那你为何还要瞒我?”冯芹再问,语气带着委屈。

    见韩进又不回话,冯芹再说:“亮儿是我亲生,但我也知道大义为何。今天讥讽杨思思确实是我枉测了她的意图。但,不管是亮儿还是景儿或者是鱼儿遇到此事,我都会挺身而出,既要受罚,为母应当知义之为何。”

    “就算你要大义灭亲,你是否也欠缺个为父的担当?难道,多年的商业争斗,使你变了吗?”冯芹最后再问道。

    韩进如何不知道冯芹的意思,作为人父,儿子犯罪,那么他教管失责是其一;同时,作为人父,他也应当全力为儿子争取机会,就算争取不了,也应该给儿子指明当中的厉害关系。

    “儿子迟早会开口,这个本不是问题;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这次被逼开口,却不知道原因,日后再惹到黄思思、陆思思或者其他什么这样的人,甚至因此丧命,你叫我自己,还有你这个父亲,如何面对他?”

    冯芹最后流泪怒斥:“你要记得你现在的身份,作为一个人,你是不是该担起你父亲的责任?”

    说完,冯芹一把推开韩进,转身寻韩小亮去了。

    冯芹最后一句话让韩进情绪翻滚,也许是他见惯了利益争斗,也许是他习惯了最直接有效的处理方式,但作为父亲来讲,他确实需要好好地给后代们讲讲这人生。

    韩进站立静思了很久,他本想打电话给他父亲,但是,想到父亲的话,他最终放弃了,本来,这也就是他的责任。

    韩进想定后,直接打了韩小景、韩小鱼的电话,让他们赶紧起床过来。

    当韩小景、韩小鱼来到父亲居住时,看着灯火通明的房间,韩小鱼问道:“哥哥,你知道爸爸喊我们过来是为了什么事吗?”

    韩小景如何得知,摇了摇头,然后领头与妹妹进去。

    当他们来到客厅,看到一旁跪倒的韩小亮还有冯芹时,吓了一跳。

    “妈妈,你这是怎么了?”韩小景、韩小鱼的亲生母亲是病逝的,再加上冯芹这二十多年来给他们无微不至地关爱,使他们早就把她当成了亲生母亲。

    “妈妈,你起来好不好?”韩小景、韩小鱼快急哭了,但冯芹就是固执地一言不发的跪着。

    “韩小亮,你说说,你又惹了什么祸?”韩小景猜到肯定又与韩小亮有关,直接责问起来,但韩小亮早已崩溃,恍惚不知所以。

    韩小景、韩小鱼见母亲如此,实在无奈,只好一边一个扶着她,跪在了她身边。

    在他兄妹俩的嘈杂声中,韩进进来了。

    “爸,发生了什么事?”韩小鱼见他进来,哭着问道,她实在心疼母亲。

    “你们都起来吧,我有事给你们讲。”韩进叹了口气说道。

    http://www.cxinbz.com/weiyidexianzi/12089673.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