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问剑青天 > 第一章 命数

第一章 命数

    一间简陋的房屋内,有一名穿着粗布衣衫的少年伏在桌面上,随着视线,轻轻默读着泛黄的书籍。

    “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

    少年看书看的很快,但有时又很慢。

    “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由是观之,无恻隐之心,非人也...”

    读到这,少年有些伤感,侧头向右,两三年前,给他取名为难言,教他读书写字的老人就坐在这。而现在,这里只有一张椅子,空落落摆在身旁。

    神色黯然的董难言无心再读下去,但也没有把书合上,扭身从无处插足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小小的书房,却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称得上是书盈四壁。

    打开这本江湖志怪小说,其中刀光剑影,快意恩仇,醒时纵马饮酒,醉时登高赋诗,鬼魅精怪,动人传说,少年都看的津津有味,仿佛置身其中,一时入神。

    太阳要落山了,渐渐昏暗的天色让董难言回过神来,看着桌上半截蜡烛,想了想,还是没有点燃。合上书,少年走出屋子,在庭前的果树下一跃。

    嘿。

    一颗果子。

    少年心满意足,出门了。

    走进前街的铁匠铺子里,熟练的收拾完屋子,董难言知道铺子里的主人又去听书了,检查一下门窗都关好后,转身离去。

    坑坑洼洼的青石路上,看起来还没到束发之际的瘦弱少年,背着一个有他半人高的背篓,穿着一双缝缝补补的破烂布鞋,手中拿着个铁头木把的鱼叉,在冷风中缩了缩脖子,九十月的天,风也有些冷涩消寂,不再像夏日那样舒适轻柔。

    勒了勒肩上的背带,董难言弯下腰将钥匙放进铺子门口的大水桶下,起身向镇外走去。

    离南小镇本就不大,与其说是镇子,不如说是大点的,近些年来逐渐繁华的大村落。

    当初信南国的皇帝老来得子,而且还是双胞胎,两个儿子,这可把皇帝给高兴坏了,对两个皇子百般溺爱,连上朝都要怀抱两个皇子,让人觉得荒唐。

    然而更荒唐的是,皇帝死前为了两个皇子都照顾到,更是下旨,信南国一分为二,分出来一个南信国,让两个皇子都继承皇位!

    这可是乐了皇子苦了大臣,许多大臣觉得荒谬,联名上奏给皇帝,说此事不可,劳民伤财,于情于理都有待商榷,请陛下三思,结果皇帝却是勃然大怒。

    “这信南国的天下是谁的?我的!老子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皇帝龙颜大怒下,将阻拦此事的大臣或斩首或贬职流放,至此再无人敢有异议。斩首的大臣不必多说,贬职流放的大臣们因为心灰意冷,不愿待在如此荒唐的国家,就选择了一分为二的两个国家中间相邻又无人管辖的荒芜之地居住安定下来,把此地取名为离南。

    也就是说,现在这个小镇里的寻常百姓,大都是“前朝”官宦之后。

    然而世事无常,沦落至此,大臣们扎根的离南土壤贫瘠,仅靠粮食根本不能维持这些大臣连同家眷的日常饮食。离南,南信两国,更是懒得管这帮贬职流放之人的死活。

    于是只得另谋出路,恰巧这片贫瘠之地附近有一湖泊,湖泊里鱼类繁多,正好够这些远离家乡的苦难之人以此谋生,十几年的发展后,渐渐的此地成为了村落,人们以捕鱼为生,也不愿与外界接触,自给自足,仿佛生活在与世隔绝的桃花源里。

    但谁也没有想到,好景不长,十几年后,桃花源里,竟是有了妖!

    在一次日常入湖捕鱼的时候,村民的船行至湖心,正要收网捕鱼时,蓦然间湖水里出现了两个灯笼般大的亮光。

    紧接着,船下水里有一片阴影掠过,望不到尽头。

    在一连串“嘶嘶嘶”的声音传出后,就再也没有了湖心捕鱼村民们的消息。

    离南村中不乏有大臣的家臣,是一些底子扎实的练家子,撑舟入湖,想要一探究竟,约莫半个时辰的工夫,仍是一阵“嘶嘶嘶”的声音,不过这次不同的是,湖中还传出了凄惨惊恐的惨叫声。

    站在湖边,隐约间能看到湖心云雾弥漫中,有一头庞然大物,扭动身躯。

    自此,离南村的人再也没有入湖捕鱼,但是靠着粮食实在是不够维持生计,几日后,村民实在是饥肠辘辘,人们开始尝试在岸边捕鱼,小心翼翼,几周内倒也是相安无事,大家想,也许不去湖心,就能与那头妖兽井水不犯河水。

    然而,怎么也没想到,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噩梦才刚刚开始。随后的日子里,离南村民发现湖里的鱼类越来越少,以前往往半天能打一筐鱼,结果现在半筐也捕不到。而且,现在连在岸边捕鱼的村民都会消失,没有人发现他们如何消失,因为发现的,都一同消失了!

    渐渐的,“嘶嘶嘶”的声音不止在湖边能听到,甚至连在村子里都能听得到,村民想,是不是湖里那头妖兽已经不满足于屈居一偶,想要吃掉他们这些盘中餐了。但是没办法,能怎么办呢?跑?这帮被贬职流放的人还能去哪里?去跟那妖兽搏一搏?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惊慌和无助笼罩着这个村子。

    几年来,村子里的人逐渐在捕鱼中消失,没有办法,不捕鱼,就只能饿死,没人会关注这帮“叛道离经”人的生死。

    ————————————————

    离南镇的秋风有些凉,天还没特别黑,小镇中心的酒楼就打起了大红灯笼。

    穿着粗布衣衫的董难言沿着街边行走,街上人头攒动,往酒楼涌去,不光是小镇里的百姓,还有外来的访客,抬头看着三层楼高的酒楼,在灯笼的映照下,牌匾上的三个大字散发着红光。

    说书楼!

    董难言知道今天又是酒楼说书的日子,怪不得人这么多。

    二十年前,有仙降临离南村,除魔诛妖,救百姓于水火,也正是因此,有许多人慕仙而来,加强了小镇与外界的联系,带动了小镇的发展,让穷困的离南村变成了如今的离南镇。

    往常酒楼说书的日子,董难言都会找个墙边,蹲下,竖起耳朵,听着那场仙人除魔诛妖的故事。

    董难言可从来没有去酒楼里听过,太贵,连吃饭都是问题的少年可不敢进去。

    而且,进去又如何,怕是自己进去,酒楼里的人都会作鸟兽四散吧,想到那一双双厌恶自己的眼光,少年叹了一口气,继续向前走去。

    镇子北边出口,镇子里寻常人家的妇人们坐在长凳上,聊着杂七杂八的家庭琐事,孩童追逐打闹。看到背着大背篓的瘦弱少年,长凳上的妇人们有些唏嘘,不少妇人都叹了一口气,

    “可怜呀”

    “这是又去捕鱼了?这黑灯瞎火的,那路可不好走呀。”

    “呵,可怜?你这慈悲心肠,可怜的话怎么不见你给他递个灯笼呢?”

    “我怎么敢...你...唉,不谈了,就是可怜这孩子,这才多大呀。”

    长凳上的妇人们七嘴八舌的,但仍是没一个人对瘦弱少年说些什么。

    “哑巴哥哥,你是要出去抓鱼吗?我可喜欢小鱼了,抓到鱼了能不能给我一条呀?”,嬉戏打闹中一个胖乎乎的小丫头仰着头站在瘦弱少年旁边。

    没等董难言有所表示,长凳上的一名少妇猛然起身,有些惊慌失措,“浅浅,平时怎么教你的!快过来!”

    看着旁边泫然欲泣的小女孩被母亲训斥回去,夜色下,只见董难言歉意的笑了笑,向着长凳方向点头,表达歉意,接着转身大步向镇外走去。

    起身的妇人看着少年这幅举动有些于心不忍,但再三犹豫下,仍是没有张开口。

    少妇暗叹一声,不是她心肠硬,而是这无父无母的小哑巴,实在是个灾星!

    离南镇自从仙人诛妖除魔后,才逐渐与外界有所往来,也不知道现在外界的人,心地是有多狠,竟能将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扔在镇外。

    人心都是肉长的,并非铁石心肠,哪有人能对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视而不见?镇上的人发现后,村口的刘婆婆就收养下了这个弃婴。

    可不曾想,才过了两三年,一向身体硬朗的刘婆婆就身染重病,撒手人寰。

    一开始村里人也没把这回事与这个弃婴联系在一起,就只当是刘婆婆命薄,这么多年一个人艰辛度日,现在走了享福去了。

    崔府家的夫人是个心地善良的人,见刘婆婆走后,这孩子又没人照顾,就将这孩子带回了崔府。

    可自从带这孩子回去后,崔府上下怪事连连,有下人说梦里漫天都是仙人,喝问他为何不拜!崔府祭祀先祖时,牌位倒下开裂。整座府里土地干旱,树木花草全都枯死,家里的两口水井打不上一滴水。

    最终,三四年后,整个崔府被一把火烧的点滴不剩,只有这个七八岁的孩子活了下来。有镇上的百姓说,那天有井口粗细的闪电从天而降,坠落在崔府中,奇怪的是,一点雷声都没有响起。

    这下好了,一传出去,小镇有的人认为这孩子是个灾星,会连累身边的人,当然也不全是这么想的,也有人认为只是意外。

    镇子里能看相识人的老先生给这孩子卜了一卦,可才刚开始,就天雷滚滚,乌云遮天,席卷小镇的狂风中甚至夹杂着咆哮嘶吼的声音,等到风平浪静,众人发现那老先生早已仙去。

    至此,镇上人都认为这孩子是个连累无辜的祸害,没有人再肯接近这个孩子。甚至有人想让这孩子离开离南镇,别害了全镇的人。

    最后还是曾在信南国官任司天的董老爷子不顾大家阻拦,牵着孩子的手把他领回了家,果不其然,三年后董老爷子也走了,这孩子就自己一个人,靠着吃些剩饭剩菜,活到了今天。

    走出小镇后,董难言有些垂头丧气,不过少年很快打起精神,今天得抓紧去换生湖多抓几条鱼。

    白天董难言是不来打鱼的,白天抓鱼嬉戏的人很多,要是碰见了自己,谁都会觉得晦气,少年不想给别人惹麻烦。

    都说他是个灾星,董难言也认了,也曾想过,离开这里,找个没有人的地方,要是能活着就活着,活不了,那就死了好了,只希望下辈子,别再是什么连累别人的灾星了。

    可是少年永远也忘不了,董爷爷临终前死死的握住他的样子,老人一只手点着孩子的脑门,声音沙哑,“难言啊,董爷爷要走了,以后要自己照顾自己了,没事多看看书,多开口说说话,我们家小福禄的声音多好听啊,千万别想着干傻事,爷爷跟你说,都不怪你,咱们家小福禄可不是灾星。”

    老人伸出干枯的手掌擦拭孩子的泪水,“别哭,爷爷现在跟你说的话,你一定要认真记下。”

    “方才爷爷给你算过,你还有十年的命,小福禄,十年后,你会长成什么样子呢?十年后应该就是个小伙子了。”

    “别怕,小福禄,爷爷跟你说,千万要记得!爷爷走后,你一定要去那个前街的铁匠铺子,求他也好,赖着不走也好,一定要跟那铁匠叔叔多走动走动,那是你能改变命数的地方!”

    看着身前泣不成声的孩子,老人亦是老泪纵横,“别哭啦,小福禄,不要太担心,就算是到时候在铁匠铺子碰了壁,也别灰心,天地这么大,事在人为,就算是改变不了命数,也要好好珍惜十年的光阴,不要做那些傻事。傻孩子,你才多大,世界的美好,你还没有看过呢,爷爷希望你好好活着,不光爷爷,相信刘婆婆,崔阿姨,都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别灰心丧气,小福禄,爷爷跟你说的话,一定要记下。”

    “爷爷先走了,希望下辈子,还能遇见小福禄。”

    床前孩子泪流满面,只是再也没有人帮他擦拭泪水了

    http://www.cxinbz.com/wenjianqingtian/9342263.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