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问剑青天 > 第七章 真乃神仙也

第七章 真乃神仙也

    老者神色痛苦状,汗流两颊,满眼视线模糊,四肢颤抖,一时竟不能作答。

    中年男子见状对孙公子笑道:“孙公子,我只是个打铁的,又不会治病救人,你这有点病急乱投医了。”

    孙公子皱着眉头,眼前这位老神仙的状况不太对呀。

    “张大哥说笑了,什么治病救人,这是位老神仙,他有事找你,估计是一桩天大福缘,张大哥千万好自对待,莫要错过了!”,孙公子淡淡说道。

    “哦?神仙?我有啥福份能碰见神仙?”,看着二楼宾客战战栗栗的样子,中年男子对瘦弱少年笑了笑,继而问道:“这老神仙看上去好像挺难受的样子,孙公子,你不会被忽悠了吧?”

    “张大哥,不得对老神仙无礼!”,孙公子斥声道。

    老者这时感觉压力渐轻,连忙开口说道:“无妨,无妨。”,笑话,天知道惹上多大的麻烦了,如今明显是有人放过自己一马,还敢不知好歹?

    老者对着中年男子笑道:“这鱼叉是您的?”

    “您?”,孙公子有些不解,这老神仙对铁匠怎么用上了敬称?

    “我呀,这在外面偶然看到那小友拿着一把鱼叉,与我贫苦时家父打造的鱼叉一模一样,未免有些睹物思人,所以来此想请先生为我打造一把,也好有个念想。”,老者诚恳说道。

    这老仙师不是蛇妖的主人吗?不是想杀人盈城,把千百条性命当做游戏么?

    一旁的孙公子有些发懵。

    中年男子听完后,摸了摸下巴,也是诚恳的说道:“老先生,这你就说错了,我又不是你爹,怎么打出的鱼叉能跟你爹打的一模一样呢?”

    在场的众人听到后都为铁匠捏了一把汗,生怕下一刻男子脑袋瓜子就被老者拧下来。

    有这么说话的?你面前的可是那动辄就要打杀人命的妖人啊。

    董难言想去提醒一下铁匠大叔,但是却被许渝拉住,示意先不要妄动。

    不曾想,接下来的一幕,让众人瞠目结舌。

    老者闻言后,不曾动怒,反而望着张铁匠的脸色上隐隐带着一丝追忆,动情沉声道:“我幼时家里穷,尝尝遭人凌辱,母亲更是走的早,只能跟父亲相依为命,父亲是个渔夫,靠着捕鱼为业,后来有一天不幸葬身在风浪中,留给我的,就只有家中的这一把鱼叉了。”

    老者越说越激动,竟是声泪俱下,“后来机缘际会之下,我踏上了修行路,但忘不了过往,不惜修行前路无望,也要寻找父亲,我算到家父已转世两次,如今冥冥指引之下,您打造的鱼叉,跟我老父亲留给我的一模一样,所以,你定是与我父亲有莫大渊源啊。”

    云层上,六道盘膝而坐的身影微微颤抖,鹰钩鼻老者不由自主的说道:“人才呀!”。

    威猛老者强忍着伸手摁死下方这个胡言乱语之人的冲动,甚至此时威猛老者忍不住想骂娘,这铁匠是你爹这辈子转世?你爹就是几辈子积德修行,造化天地,也没这投胎的好去处呀!

    酒楼二层静悄悄的,众人都目瞪口呆,前街的张铁匠是这杀人不眨眼的妖人的...爹?

    许渝轻声对着离楼梯最近的董难言问道:“他说什么?”

    不是许渝没听清,刚才那老者说的声泪俱下,好像生怕别人听不见似得,她只是有些不敢相信,想再确认一下。

    “他说,好像铁匠大叔,是他爹...”董难言说道。

    中年男子哭笑不得,“老人家,你可莫要胡说,我还没成家呢,可没你这样的便宜儿子。”

    众人一阵无言,这铁匠,可真是不会说话。

    老者一把鼻涕一把泪,正要开口说话时,中年男子轻轻一瞥,恍惚间,仿佛时间倒转,声泪俱下的老者发现他已不在酒楼中,竟是身处他以前的岁月里!

    老者以旁观者的身份再一次经历以前的往事,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却因家贫无法请郎中,害的双亲早逝,运气好的他,侥幸走上了修行路,苦修半个甲子,在一处福地得到一件宝物,修行有望更上一层楼,占据灵气汇聚之地,布置阵法,想要寻找转世双亲,不料被紫云山前来夺宝,毁了阵法不说,从此更是如丧家之犬,还连累了身边许多朋友,寻亲之路被阻,朋友因他而死,紫云山欺人太甚!这才有了丧心病狂的屠山一事。

    重新经历这一幕幕的老者站在山崖上仰天怒喝,“是我看走眼了,惹上了你,你要杀便杀,这样卖弄神通折磨我算什么前辈高人,给我一个痛快的!”

    老者身旁,草木疯长中化作一对男女,衣着朴素,女人肚子微微隆起,男子扶着女人笑着说道:“以后,我们的孩子一定会有出息”,女子面色微白,但是满脸幸福神色,轻声对男子说道:“哪能人人都出息啊,平安健康,做个心地善良的人,平凡点,也好”

    男子笑着点点头。

    老者呆呆的望着身旁男女,伸出干枯的手掌,泪流满面,清风吹来,草木飘散,老者喃喃道:“娘,不是我不想做那好人,是好人不好做,好人总是不得好报啊。”

    修行后,他何曾做过那些伤天害理,打杀人命的恶事?本本分分的埋头苦修,换来的却是亲朋好友因他死尽!

    老实本分有什么用?被人欺吗?

    既然做个好人要经受这些,何不做个恶人,随心所欲。

    清风拂面,有一双玉手轻轻抚摸老者的脸颊,老者怔怔出神,然后赶紧低下头,不想让女子看到他现在这幅模样。

    女子抬起老者下巴,直视着老者,轻声道:“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老者无语凝噎。

    山上白云汇聚,老者走出山洞后所做的一件件事在天上显现。

    女子看着天空失神许久,对着老者轻柔开口:“当时希望你好好活下去,不是希望你变成这个样子。”

    女子握住老者的手,身形如流沙般从老者眼前飘散,“不要变成你厌恶的人,你错了。”

    老者疯狂的挥舞着双手,抓着消散的流沙,“不要走,不要走”。

    流沙散尽,终是没有握住。

    老者疯疯癫癫,瘫倒在地,闭上双眼,泪流满面。

    “我错了?”

    等到老者睁开眼睛时,身前中年男子与他擦身而过,走到瘦弱少年身旁,伸出手,笑道:“走,回铺子。”

    当夜,整个酒楼一二层人去楼空,一楼的宾客笑着走出门,孩童们欣喜雀跃,说是见着

    真神仙了,大人们则是说离南镇有福,从此有神仙坐镇,风调雨顺喽。

    二楼的宾客脸色则不是太好,跪地求饶不说,原来这只是老神仙的一种试探,这回好了,被老神仙呵斥一番,估计给老神仙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一些投机取巧之辈甚至已经在想着如何弥补了,毕竟老神仙亲口说坐镇小镇,保一方水土,不跟他打好关系怎么发展下去?

    许渝等人则是被老神仙夸赞了一番,什么临危不惧的好词都用上了,老神仙说以后就在这说书楼定居了,不知道许掌柜愿不愿意收留,然后扔给了许渝一个鼓鼓的钱袋子,许渝哪敢收下,老神仙就笑道:“就当今晚多有得罪了。”

    许渝指了指楼上,老神仙笑道:“不用担心,我去解决。”

    走上三楼,遍体鳞伤的汉子二人,奄奄一息的文国师,站立不动的三具傀儡,仅剩一只胳膊的宗姓老者,杀气腾腾的刘师兄,倚墙而坐的曹师妹。

    老者望了望众人,最后视线停留在遍体鳞伤的两个汉子身上,缓缓道:“出身卑微却不忘卑微,舍生取义,老夫自叹不如。”

    从怀中掏出两瓷瓶,扔在汉子身前,老者解释道:“这是紫云山的炼体宝药,一个外用壮骨,一个内服强神,最适合你们这种武夫,权当聊表今日歉意。”

    不等汉子说话,老者接着向前走去,将一粒丹丸给文秋喂下,待到他清醒,老者答道:“我答应百姓坐镇此地,以后若是修行中有不懂之处,可以来此,老夫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最后,老者走到曹师妹身旁,眼中复杂,当初结伴的两三个散修道友也是这般重情重义,可如今早已烟消云散了。

    伸手将怀中以前视若性命之物的珠子递给她,老者轻笑道:“临江宫有福呀,出了你这样的小仙子,以后行走天下,切记人心难测呀。”

    老者站在刘师兄身前,并未对刘师兄动手,掐指一扣,丝丝鲜血从嘴角溢出,老者头也不回,对着身后淡淡道:“你紫云山强取豪夺,杀我道友,毁我修行处,断我前缘,我灭你山门,炼你等肉身,断你等来世,如今恩怨已了,尘归尘土归土。”

    老者身后,三具偶尔有紫云从骨骸中显现出的傀儡逐渐恢复神智,下半身枯骨的尸傀开口作响:“是我紫云山贪心,有此大难。”

    独臂独腿的尸傀叹息着摇摇头。

    三具尸傀逐渐消散,化作飞灰,消散前,头插细剑的老者拔剑一掷,细剑贯穿刘师兄胸口后钉在墙上。

    缓缓消散的老者沙哑道:“紫云山贪心与否,从未对朋友下手。”

    老者让汉子二人,文秋国师和曹师妹下楼安顿一下,宗姓老者早已被恢复过来的汉子用那把大刀拦腰斩断。

    等到三楼只剩下老者一人,想到带走瘦弱少年的中年男子在自己脑海中留下的三个因果交融的印记,老者百感交集,心悦诚服,不由自主的跪地向着男子离去的方向拜道:“真神仙也!”

    http://www.cxinbz.com/wenjianqingtian/9342269.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