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问剑青天 > 第十四章 浮山苦海

第十四章 浮山苦海

    菜园小天地里,老人看着眼前由剑气组成的男子,有些震惊,竟能寻着命牌上的因果找到这里!

    沉下脸,老者喝道:“不知天高地厚,此地是你想来就来的?”

    剑气凌厉,黑袍男子打量这处小天地,抬起手,轻笑道:“接我一剑?”

    老人冷笑一声,“你只管出,我倒要看看你张三还有什么手段!”

    光芒璀璨,男子抬臂一挥间,这片小天地仿佛都被这道剑气割裂开来!

    老双手握住这道剑气,肉眼可见,剑气顺着老者手臂开始向身上蔓延,老者不敢置信,这怎么可能?

    “张三,你竟然…”

    黑袍男子趁着老子抵挡剑气的空隙,身影闪烁,一把将老者腰间竹牌一把拽下!

    老者勃然大怒:“张三!你怎敢!”,双手朝上一抬,顾不得小天地会不会被这道惊世骇俗的剑气撕碎,腾出手,老者就要冲向张三,将竹牌夺回来。

    黑袍男子轻蔑一笑,“可惜,真想连你也....”,剑气组成的身形轰然炸开!

    整个菜园,无处不是剑气!

    老人站在废墟中,愤怒至极,腰间的那些竹牌,悉数被剑气毁去!

    神念传音给被惊的目瞪口呆的云有涯,老者喝道:“他修为流逝,无敌境已过,还不速速拿下!”

    浮海山上,漫天雷云皆被剑气撕散,张三气喘吁吁,方才一击后,满头黑发竟是开始由黑转白。

    遮天避日的巨大法相再次出现,一拳砸去,云有涯大笑道:“罪人张三,今日就你血,献祭诸天!”

    轰!

    法相一拳狠狠砸下,张三双手伏地,此刻虚弱的竟是连身子都直不起。

    风雪漫天,云海上空,尽是风雪!

    有人驾着一道风雪桥,赶到张三身前,轻轻一掌,将法相一拳拦下!

    脸色惨白的张三挤出一个笑脸,“你怎么来了?”

    看着满头白发的张三,王二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天上的风雪比刚才张三的剑池还要冰寒。

    “别哭,哭花脸就不好看了。”

    王二扶起张三,“我们走。”

    天上,一拳被女子挡下,又听到女子口出狂言,云有涯怒极喝道:“走?今日谁也走不了!”。

    白云滚滚,又是一拳袭来!

    王二一手扶着张三,一掌愤然向前拍去。

    白云法相倒砸进浮海苦山!

    王二比张三,强势之处,有过之而无不及!

    天地间驾起风雪桥,王二带走了张三。

    云有涯愤怒至极,但天上风雪阵阵,阻挡住老者。

    云有涯仰头怒骂道:“一个张三,又来一个王二,你们神山都要逆反诸天不成?”

    雪山上,本就神色复杂的白袍老者猛得起身,潭水里,一轮大日被一甩而出,浮海苦山上,双日同悬!

    “你再给老夫说一句试试!”

    一轮大日缓缓砸下,威压浮海山!

    轰!

    整个云海汇聚成的法相脚踩山顶,双臂一抬,双手托日式,艰难扛住这轮大日!

    法相里,云海老者满头大汗,用尽的浑身解数,咬牙切齿!

    但是大日仍然轰隆隆的坠下,砸的浮海苦山下沉!

    “够了!”

    一道声音传出,云展云舒,有白云从浮海苦山外飘来,拖住下沉的太阳!

    又有几道声音在神山上响起,

    “息怒!”

    “有失分寸。”

    “够了?”,雪山洞里,白袍老者闻言勃然大怒。

    “来来来,老夫问问你云无涯,什么叫够了?”

    一处仙家福地里,宗门弟子仰头看去,天上,一轮大日从天而降!

    无涯殿上空,瞬间撑起了一道白色屏障。不过刹那间就当场蹦碎!

    一尊白云法相,同样站起身,抗住这轮太阳!

    “来,你云无涯告诉老夫,够不够!”

    无涯殿弟子皆尽揉揉眼睛,这不是在做梦吧,天上掉下一轮太阳,被殿主法相扛住,然后...

    然后天上又掉下一轮太阳,直接把殿主砸进地底去了!

    浮海苦山,满天风雪在大日的照耀下变成一片汪洋大海。

    九千九百九十九道阶梯的苦山被砸进地里!

    “还嫌事情不大吗?毕竟是你神山弟子!”

    划去竹牌上张三二字的苍老声音响起。

    山洞里,白袍老者冷哼一声,大日复归深潭。

    “张三已叛离神山,所做之事与我神山无关!王二只是念及旧情,若再辱我神山,休怪老夫不客气!”

    神山上,再无人敢言语!

    浮海苦山。

    一山陆沉,从此只余浮山!泪洒此地,风雪化作苦海。

    ————

    碧海潮生,烟波浩淼,一座树木繁多,枝叶茂密的小岛上,王二扶着虚弱的黑袍男子坐下,远处潮水缓慢推进,渐近渐快,其后波涛汹涌,白浪连山。

    张三盘膝坐下,海风吹过,荡起一头白发,王二看着脸色苍白的张三,她能感受到,此刻的男子就好像一个破破烂烂的水桶,修为、生机都在缓缓流逝。

    “怎么会这样?是天道反噬?”,王二问道。

    张三摇摇头,“是我的本命牌被抹去了,所以现在无法吸取一丝一毫的灵气,修为十去六七,身体逐渐衰老,生机流逝。”

    张三抬起手,原本白皙丰润的双手开始变得干瘪,“照这个速度下去,明日清晨,我就会…”

    “不会的!”

    王二怒极,潮水倒退八百里!

    握紧张三的手,王二沉声道:“一定会有别的办法的!”

    感受着从手心中涌入的蓬勃生机,张三抽出手,理了理王二鬓角的碎发,轻声道:“没用的,一样还是会流散。”

    撑起身,微风拂过,张三深吸一口气,轻声道:“帮我遮蔽一下天机。”,双手一指,男子所剩不多的灵气快速流转。

    “不行,这样你的时间...”,暂时遮蔽住天机的王二欲要阻止。

    张三挥挥手,“没事的,我要去见一个人。”

    ————

    菜园里,看着满地废墟,老人气得直跺脚,随手捡起一片菜叶,自言自语道:“无涯殿一辈不如一辈喽,真是白活一把岁数,打不过也就罢了,找还找不到吗?”

    老人直了直腰板,“遮蔽了天机?那就让老夫看一看!”

    手中菜叶上隐约间众生浮现,道道脉络闪烁,忽明忽暗。

    西方,有一只猕猴睁开双眼,金光闪烁,正在给白马喂水的和尚合上双手,轻诵一声,阿弥陀佛。

    荒芜之地,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下,一双眸子倏地睁开,幽暗浑浊,好像万载未见光明。

    黑烟缭绕间,大如山岳的宫殿里,传来一声冷喝,“滚!”。

    怪石嶙峋之地,磨刀霍霍的老者皱起眉头,手中似屠夫宰杀畜生的刀磨的更快了。

    溪水潺潺,绿意盎然的竹屋里,青年样貌的读书人正在翻书,书上写着,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菜园里,老人手中菜叶化为飞灰,老者叹了口气,不再恼怒,笑呵呵道:“行行行,不找了,不找了。”

    老人弯下腰,拾掇着破败不堪的菜园。

    “就不死要见尸了!”

    http://www.cxinbz.com/wenjianqingtian/9342276.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