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问剑青天 > 第十八章 大哥小弟

第十八章 大哥小弟

    今晚酒楼没营业,二楼安置下一张能容纳二十余人的桌子,各种酒楼招牌菜,美味佳肴,尽数摆上。

    拗不过许渝等人,马由衷坐在主位,一口热乎乎的饭菜下肚,老者心里感叹一声,这么些年风餐露宿,孤家寡人,多久没能这样坐下来好好吃上一顿饭了。

    唐书袋身旁,粗布衣服的董难言更是有些拘束,小口吃着碗里的米饭,也不夹菜,少年也很多年没有这样其乐融融的吃过一桌饭了!

    曹婉儿夹起一道酒楼招牌菜,笑眯眯道:“真好吃,许姐姐,看来以后啊,这酒楼可以让你来当主厨了。”

    今晚亲自下厨的许渝轻笑一声,“别夸我了,好吃就多吃,不够我再去做。”

    拍了拍肚子,少女笑道:“吃下了,吃不下了,再吃就要变胖了。”

    身旁少年只顾吃饭,唐书袋桌下拿腿碰了一下,“怎么不吃菜啊,许姨做的菜可好吃了,一般人都吃不着。”

    董难言有些尴尬,不知道如何回答,董爷爷没教过他,书本上也没有。

    许渝知道少年的遭遇,但也不好开口,怎么说?现在说别客气,尽管吃,别拿自己当外人?那怎么少年吃不上饭的时候不见她这么说呢?

    其实不怪许渝,委实是董难言的不详在小镇里是出了名的,酒楼的墙角,偷摸听书的少年总能捡到几个馒头,有的好有的坏,坏馒头有人扔,但哪会有人扔香喷喷的白馒头呢!

    不用想也知道,此刻坐在饭桌的少年心里肯定五味陈杂,酒楼掌柜的心里暗叹一声,怎么看上去这么懂事有礼貌的孩子,就摊上这个命呢。

    看了眼坐在主位的老者,许渝心想,希望这老神仙能帮帮这孤苦伶仃的孩子吧。

    自从见到董难言后,钱师姐的注意力就一直放在少年身上,走武夫路线的短发女子,身体能明确的感知到,对面的少年,连吃饭喝水这种闲暇之余都在疯狂吸纳天地灵气,这是何等的璞玉良才!

    好奇出处的钱师姐对着埋头吃饭的少年笑问道:“不知道这位小友师出何处,在哪里修行?”

    师傅?修行?董难言头更大了,只能摇摇头。

    喝过一口酒的马由衷看着这一幕,也不说话,从许渝那里询问后,老者知道少年的遭遇。

    果然世间众生,各有各的苦处,怪不得有句话叫,同是天涯沦落人。

    还好见少年摇头,钱师姐倒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

    夜凉如水,吃完这顿尴尬的晚饭后,董难言坐在后院的廊椅上,往常要是这个时辰还在外面待着,肯定会冻得浑身冰凉。而现在摸摸温热的小手,董难言暗道一声,这就是修行的好处吗?

    锦囊还是没有收下,少年的心性简单,欠别人的东西,是要还的。你董难言只有十年的贱命,拿什么去还那个帮助你的铁匠大叔?

    少年曾对着马由衷笑着说,自己的命要靠自己,可那只是少年故作轻松的安慰自己,谁不想好好活着呢?况且还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弄清楚。

    “嘿,自己在这想什么呢?”

    月光皎洁下,水碧色长裙少女款款而立。

    少女低头看了眼廊椅,少年恍悟,赶忙腾出地方,坐到廊椅的另一头。

    “喂,你离我那么远干嘛!”,曹婉儿好气又好笑,只不过是要给她点地方坐下就好了,怎么一下子坐的那么远,她又不是吃人的猛兽!

    “啊…”

    不擅长人际交流的董难言不知如何回答,瞧着在这个时节,却穿着长裙的少女,少年脑子一热。

    “只穿这些不冷吗?”

    坐在少年身旁,月色下,董难言甚至能闻到少女身上传来的清香,曹婉儿笑道:“你说这个啊,这件长裙是我们临江宫在附近寒潭里,用抓捕到的寒水蚕,取出的寒水蚕丝编织的,所以水淹不湿,火烧不坏,冬暖夏凉,放在市面上,一千两银子也不一定能买到。”

    身旁少年只穿着粗布衣服,曹婉儿内心有些歉意,她这么说,他不会感觉她是在向他炫耀吧?

    压根就没有被少女的话伤到,董难言两眼放光的反问道:“这么值钱呀,那个寒水蚕丝好弄吗?”

    白了一眼财迷般的少年,曹婉儿说道:“哪有那么容易,光是寒潭,身子骨差一些的,下去就是丢了半条命,只有你我这般的修行人,才能勉强下去一时半刻,不过,以你现在的境界,下去也得扒一层皮。”

    “我们修行人?”

    曹婉儿转头道:“是呀,你不也是修行人吗?不过隐藏的够深的嘛,我前段时间都没发现,你在哪里修行啊?”

    董难言不知如何作答。

    曹婉儿见少年不说话,也没有追问,芸芸众生,各有各的机缘,妙不可言。

    一直沉默的少年突然问道:“你说,要是你知道你还有几年可活,你都会做些什么呢?”

    “啊?”

    曹婉儿拄着脑袋,“让我想想哈。”

    往日可没有人问少女这么没有营养的问题。

    想了片刻,曹婉儿笑意盈盈,“我要做一个除暴安良的女侠,行走江湖,路见不平,一声吼!杀最坏的恶人,救那些可怜人,让江湖上都留我的名,然后嘛,游山玩水,吃吃喝喝。”

    嘿嘿一笑,少女乐道:“没准就吃上颗什么长生不老,延年益寿的仙丹,然后不就不用死啦,就可以接着活下去了。”

    少女说的神采奕奕,少年听得瞠目结舌。

    “要是你没吃到仙丹怎么办呢?”

    歪歪头,曹婉儿皱起眉头,“那咋办,行侠仗义,吃吃喝喝,游山玩水后,跟亲人道个别,找个地方,等死呗。”

    紧跟着少女吐吐舌头,“呸呸呸,死什么呀,我十六岁的凝神境女侠,活上一百岁都没问题,什么死不死的,呸呸呸!”

    董难言也跟着挠头一笑,眼前的少女能做这么多事情,真好,可是他呢?

    “傻笑什么呢?那要是你呢,你怎么做?”,曹婉儿反问道。

    董难言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我该做什么,或者我能做什么?”

    “你真笨!”,曹婉儿教训道:“我跟你说,你可以吃好吃的,玩好玩的,骑上白色骏马,背一柄长剑,挎一壶酒,天地当家,芦花被下,眠雪卧云,遇不平事平不平事,遇苦难人救苦难人。行不留名,江湖上却有我的名,比如什么临江仙子啊,芙蓉女侠啊,高深莫测,游山历水,这样才对得起自己来这世上一趟啊。”

    代入自己,说道兴奋处,少女站起身,眼中星光闪闪,与方才财迷的两眼放光的少年一般无二。

    董难言听得入神。

    “而且你不能什么都不做啊,你总得跟亲人告个别吧。”,少女再次教训道:“行走江湖,讲恩情,滴水之恩,都当涌泉相报,那生养之恩,更是不能忘的。”

    月色下,少年耷拉着头,小声道,“可是我已经没有亲人了啊。”

    好像捅了马蜂窝了,揭露别人伤疤的曹婉儿歉声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

    少年笑着摆摆手,“没事的。”

    轻轻拍了拍少年肩膀,曹婉儿安慰道:“别想太多啦,没有亲人,你还有朋友啊。”

    “我也没有朋友…”,董难言苦涩开口。

    除了董爷爷,少年连跟别人说句话都难,怎么可能会有朋友。

    少女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巴掌,她怎么就这么不会说话呢!

    也许是久而一人,今日这么多人热热闹闹的吃了顿饭,难免心头产生触动的少年,触景生情,情绪泛滥,低声道:“我从小就在这里,被镇上的人认为是灾星,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好的影响,”

    看着坐在身旁的少女,少年自嘲一笑,“以前,没有人会离我这么近的,也没人愿意跟我说一句话,所以,有时候自己想想,既然没人开口,不如闭口好了,至于亲人,我也很想知道我的父母在哪里,但是想想,见到了会不会很尴尬?本来就是就被抛弃的,再相见是不是双方都不太好?”

    少年眼中似泛起波澜,水润动人,“谢谢你今天跟我说这么多话,”

    寂静无声,曹婉儿看着情绪低落的少年一时间没有开口,不过,很快少女就用力将少年扳了向自己,四目相对。

    董难言永远也忘不了,眼前的少女老气横秋的话语。

    很暖,比早晨寒秋里的被窝还暖和。

    “谁说你没有朋友,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朋友!”

    “凡事不要想得太消极,可能你亲人有不得已的苦衷和原因呢?”

    “我比你大,你可以认我做大哥!以后行侠仗义算你一个,走南闯北给你一匹马骑。”

    “以后行走江湖,遇到难事,你就报大哥的名号!”

    皎洁的月光下,少年身旁女侠豪气干云。

    而少年眼中,水光荡漾。

    竖日清晨,马由衷有些意外,本以为还要苦口婆心的再劝劝董难言,少年才能和他一同去青耀郡,不曾想,竟是这般顺利。似乎枯死树木的少年,逐渐开始焕发生机,至于是回光返照还是焕然一新,那就不得而知了。

    一行人离开小镇,拔山涉水,行至午时,在山间停下来歇息。

    钱师姐看着在靠在树旁喝水的董难言,暗暗点头,比婉儿师妹还小的年纪,这一路上拔山涉水,竟是没有叫苦喊累,抛去根骨不说,才这么大,心性很是沉稳。

    只接触一天的钱师姐不知道少年这些年的经历,其实身累,少年可以忍,心累,少年这么多年,也忍下来了。

    路上,独自骑着一匹骏马的曹婉儿跟马背上马由衷身后的董难言叽叽喳喳的讲着她这趟下山历练的故事,什么身高数丈的成精野兽,乱葬岗里的残魂野鬼,都被少女这把腰间细剑一剑挥灭。

    坐在少年身前的马由衷看着款款而谈的曹婉儿和仔细聆听的董难言,眯眼打趣道:“小仙子,你是想把董难言拐回临江宫吗?”

    少女脸一红,戛然而止。

    不料,一直不紧不慢跟着少女的钱师姐竟是认真说道:“这般天资,若能加入我临江宫,我临江宫当然是乐意至极。”

    老者摇摇头,不言不语。

    马背上,少女行侠仗义的故事,少年听得入神回味,好像是自己一剑穿透了那残魂野鬼,一剑斩断了成精野兽。

    天色见昏,众人隐约间能看到郡城轮廓。

    青耀郡上空,黑云压城。

    马由衷咂嘴道:“有点意思。”

    钱师姐脸色凝重,黑云下的那座城池,只是远观就让人浑身压抑。

    曹婉儿手掌放在腰间细剑上,好伙计,该到你斩妖除魔的时候了。

    董难言则看着黑云怔怔出神,自己一会怎么办?

    http://www.cxinbz.com/wenjianqingtian/9342280.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