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问剑青天 > 第二十四章 苦海难渡,人间花开

第二十四章 苦海难渡,人间花开

    石子山,在青耀郡城的东部,整体看去好似一颗颗石子堆积,纹落清晰,山间多草木花卉,秋季不凋,登上山顶凉亭,可以眺望整个青耀郡。

    山顶上,董难言看着被一条绸带一分为二的郡城风景,身边,换上淡蓝长裙的曹婉儿坐在崖边,摇晃着双腿。

    马由衷坐在凉亭里,喝着一碗山泉泡的茶水,享受道:“安逸的日子可真是好啊。”

    董难言思绪飘起,上山的时候听马由衷说,信南国只是一个偏僻小国,这青耀郡只不过是偏僻小国的一个郡城之一,尚且就有如此多的悲欢离合,那么外面世界之大,少年不敢想象。

    董难言只是想,天下间,能不能少点苦难事,多点知足人。

    因为苦,真的不好吃。

    从郡守府回到来的乔壮园一人蹲在青白河边,有些出神,青耀郡的危机已经化解了,可是那些无辜牺牲的百姓再也回不来了,那个如芙蓉出水般的女子也再也见不到了,想到这,男子埋头入怀,无声有苦。

    青耀郡,一座有些破旧的月老庙,背着书箱的老书生蹲坐在台阶上,伸手拍了拍放在身边的书箱,叹息一声,随后又摇头一笑,看着墙上那些男男女的题字,老书生找了块不显眼的地方,提起笔,字迹歪歪扭扭,如蚯蚓乱爬。

    有情人终成眷属。

    老书生呵了呵笔,“总得有个大团圆不是。”

    岸边,有人轻轻拍了拍乔壮园肩膀。

    男子抬头看去,是之前庙会相逢时,就永刻在脑海中的容颜。

    凉亭里,有汗水从钱师姐头顶流下,不是因为天热,九十月的天,凉爽的很,短发女子视线里,有一个背着书箱的老书生,向凉亭这边缓缓而来。老书生在郡守府砸死青年的那一幕,钱师姐记忆犹新,可别是来找她麻烦的,总不能因为她说一句那些书粗俗下流,就要把她也砸死吧。

    察觉到迎面而来的老书生,马由衷站起身,抱拳道:“多谢前辈当日出手相救。”

    从月老庙提笔写字后,来到石子山上的老书生停下脚步,笑眯眯道:“不用谢不用谢,小事儿,小事儿。”

    不敢怠慢这位不显山不漏水的高人啊,马由衷恭敬道:“前辈来这有事?”

    笑呵呵走到山边,老书生朗声道:“这里山好,水好,当然是来吟诗一首。”

    略作思量,背着书箱的老书生高声道:“青白河,河白青,青白河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呱呱呱,一戳一蹦跶。”

    一首诗将思绪万千的董难言听得愣在原地,山边摇腿的曹婉儿笑的花枝乱颤,钱师姐顾不得害怕,掩嘴偷笑。

    只有马由衷强忍着笑意,拍手道:“好诗,好诗啊。”

    老书生搓搓手,指点着马由衷,“同道中人,同道中人啊,来来来,你说说我这诗里的好。”

    马由衷讪笑一声,好?有个屁的好处!这马屁是拍错了。

    老书生摆摆手,“不打紧,不打紧,慢慢想,慢慢想,我再去欣赏一下风景,再来一首。”

    背着书箱轻轻松松走到董难言身旁,马由衷和少年并排而立,眺望远方。

    “小娃娃,你也是读书人?”

    董难言轻轻摇头,自己算什么读书人,就是读过几本书罢了。

    老书生看着沉默寡言的少年,轻笑道:“你这娃娃,这才多大,就这么愁眉苦脸,沉默寡言的,没事儿就应该多笑笑,多玩玩。”

    董难言愣了一下,眼前老书生说的话跟董爷爷的叮嘱一样。

    将书箱放下,老书生盘腿坐在地上,示意少年也坐下,问道:“有心事?”

    董难言坐在地下,摇摇头,“没有。”

    “还说没有?”,老书生指了指少年的脸蛋,“都写在脸上了。”

    董难言有些脸红,看着山下,问道:“老先生,你是神仙,你说为什么世间有那么多苦事,为什么那么多好人得不到好报?”

    老书生长叹一声,“你这算问倒我喽,这问题可难呀。”

    双手搭在腿上,老书生问道:“我先问问你,你读过书,经历过事,那你知道什么是善恶吗?”

    少年想了想,不假思索道:“善就是做好事,恶就是做害人的事。”

    老书生笑着摇摇头,“少年郎,这你就错了,世事无常,有多少人打着亲善忠孝的幌子,私下里刀光剑影,暗箭伤人。有多少所谓善人惩罚恶人的手法比恶人更邪恶。有多少人所谓的好心好事,对别人来说却是坏到家的坏事。又有多少人,有不得已的苦衷,做着恶事。又有多少人心地邪恶,心里却盼望着神仙保佑,求个心安?”

    董难言哑口无言。

    老书生拉起少年的手,“我看你也是个修行人,那你说为了什么修行?”

    董难言想了想,修行是为了什么?别人为了什么少年不知道,但是他嘛,肯定是为了活命啊!

    老书生笑了笑,“从古至今,大家都想成为强者,想成为比别人更好更出众的人,大家都崇拜力量,信奉强大,这没有错,但万万不该,在追逐强大的路上,把人性的善良和慈悲心肠丢的一干二净。”

    老书生叹口气,“成为人上人,多难啊,但是成为一个好人,有时候比成为人上人还难。”

    “在这个世道里,你的善意和慈悲会被嘲笑,平白无故的笑容比凶神恶煞更让人疑惑和警惕,人们只相信拳头,不相信眼泪。”

    似乎觉得干巴巴的说大道理有些不好理解,老书生给少年讲了一个故事:“佛经中说,有弟子问佛陀请教世间本理,佛陀说,你到这里来,是以为我为你讲述这些本理,但是如果有一个人中了毒箭,痛苦难忍,难道我们先去寻找中箭原因,查找是谁射的箭,箭是如何制造出来的?知道完这些,恐怕这人早就死了。那难道我们一开始不可以就把这支毒箭拔掉,救治伤者?”

    董难言心神动荡,“善没有理由?”

    老书生大笑一声,“善!”

    哪怕双膝盘坐,身形却还是有些不稳的老书生还想对少年说些什么,无他,这样一个好苗子,油尽灯枯的老者想要再多说点什么,哪怕一点也好。

    “这世道,需要善,但若是人人都像你这样,坐在山上,埋头苦想,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为什么世间有那么多不平事,为什么世间有那么多苦事,那有什么用,你就是想一百年,一万年,屁用没有!”

    伸手擦了擦嘴角,老书生说道:“就不想着改变些什么?你河边拉起那书生是在改变,你拿着剑挡在那少女身前,也是在改变,怕那对这世道而言,无关痛痒,但是总是在一点一滴改变,都是读书人,最浅显易懂,老生常谈的道理还没读过吗?滴水穿石,积少成多,若是不知道路在哪,别怕,一步一步慢慢走…”

    老人颤颤巍巍从地上站起,从身旁书箱中拿出一本书,递给少年,“别嫌弃,本来这书箱送与你都无妨,只是先前遇到个后辈,想着送给他,不好反悔了。”

    少年眼前的老人递过书后,伸了个懒腰,拎起书箱,猛然向外扔去,落在绸带般的河水中。

    字字流入心湖的少年握着手中书,不解道:“老先生,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摸了摸少年的头,老书生笑道:“别多想,你就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吧。”

    不理会少年惊讶的眼神,老人眺望远方,想到这几日所见,自言自语道:“苦海虽难渡,人间花常开。”

    回过头,老者身形飘散前对少年挤满笑脸:“人间有你们这些花儿,真好。”

    清风徐徐,从石子山轻荡青耀郡。

    枉死之人,皆有福报,皆得来生。

    山上,除了少年,刚才都没听到老书生说话的众人有些好奇,怎么突然间那老前辈的人影就没了?

    一直想着如何说出诗中好处的马由衷向董难言问道:“小友,老前辈呢?”

    少年站起身,看着手中的书籍,轻声道。

    “走了。”

    ————

    无涯殿上空,尽是云海,一座大殿里,云雾缭绕,云有涯对面,一名看上去青年样貌的年轻人盘膝坐在云团上。

    “师兄,这口气我无涯殿如何能忍!师傅何时出关?”,险些被砸死在浮海山的云有涯眼中寒光闪烁,多少年了,竟有人敢威压无涯殿,让他和师兄丢尽了无涯殿的脸面!

    对面盘膝而坐的年轻人淡然开口:“忍,这点事就去惊动师傅,我这个殿主怎么当的?况且师傅出手又能如何,就能将那神山的老东西拿下?”

    云有涯握紧拳头,“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年轻人轻轻一笑,指了指头顶,“急什么?等到时候,自然有人责罚。”

    云有涯抬头,等人责罚?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轰隆隆!

    云海被星光撕扯开,无涯殿上空,诸星闪烁,星光汇聚,一道人影踩着诸天星光,走向无涯殿。

    “哪个孙子叫云有涯?滚出来!”

    大殿里,云有涯怒极,被人在自家门前这般侮辱,他如何忍受得了!

    还不等云有涯出手,殿外,已是有无涯殿弟子出手,教训这个在师门前放肆的狂徒!

    霞光四起,流光乱闪。

    无数灵宝法器向那人砸去。

    男子到是不闪不躲,身边星光闪烁,仿佛诸星光芒尽聚男子身上。

    任凭灵宝法器乱砸,纹丝不动的男子在流光中轻数。

    “三!”

    “二!”

    殿里,盘坐云团上的年轻人打了个响指,无涯殿上空云海散去,一把云镜显露,光芒万丈。

    年轻人样貌的云无涯冷笑一声,“狂妄神山弟子,真当我无涯殿好欺?”

    上空,男子有些不难烦,没有数下去,伸手一探,星光汇聚成一张大手,向大殿里抓去。

    摧枯拉朽!

    硬生生将云无涯对面的老者攥在手心,拉至身前!

    无涯殿当代殿主,看着师弟在眼前被抓走的云无涯大怒,“你既然自己找死,那死在我无涯殿也怨不得别人!”

    云镜发光,好似可以照亮诸天万域,任你是妖鬼精怪,还是神魔佛仙,一照之下,也要形消骨散!

    大手握住云有涯,男子冷笑一声,腰间一枚玉佩散发微光。

    云镜上射出一道神光!

    不过正当要照射到男子身上时,云镜转动,镜光与男子擦身而过。

    远处,镜光照射下,无数高山湮灭。

    所照之处,皆成劫灰!

    仍然不闪不躲的男子嗤笑一声,“没胆子。”

    身前星光大手一握,男子听着掌中哀嚎,随手一撇,转身离去。

    大殿前,云无涯看着昏迷不醒的师弟,不解道:“师傅,为何转动云镜,不诛杀此獠,我无涯殿的脸都丢尽了!”

    空荡荡的殿里响起声音,声音不苍老,反而感觉很年轻。

    “非不想,实不可。”

    青天观,宋致鼻青脸肿,头顶古灯被人用来当做锤子,对着他猛砸。

    祗天宫,男子脚踩着林凡破口大骂,“瞅你这个窝囊样,不服就起身打我,只会耍嘴皮子咒人?”

    出尘山,男子擦了擦粘在手上的血迹,放了两个屁才走。

    菜园里,菜农老者看着眼前的白袍男子,气笑道:“怎么,打算来我这撒气?”

    白袍男子也不说话,抬起腿,一脚一脚踩下,看到汁液乱溅一地,这才满意的笑笑,走到老者身前,“这下爽多了。”

    老者眯起眼睛,手中银光骤起,“真以为我不会出手?”

    男子背过身,笑道:“来来来,别客气。”

    男人笑容玩味道:“你敢吗?”

    老者浑身神华流转,隐约间可见整座小天地都在开始颤抖。

    但终究是内敛下去。

    男子扯了扯嘴角,在就要跨出这片天地时,开口道:“知道我为什么没杀他们吗?”

    这回轮到老者嗤笑一声,“你以为他能活下去?”

    男子自顾自的一笑,“那几个人其实我杀了也就杀了,能有多大事儿?”

    一步跨出,从这座天地坠下,坠落中男子双手抱头,翘起脚。

    “张三啊,屁股就不给你擦干净了,留着你自己收拾吧。”

    http://www.cxinbz.com/wenjianqingtian/9342286.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