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问剑青天 > 第二十六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二十六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夜深了,董难言靠坐在街道墙边,等了这么些时辰,也不见马由衷的人影,但是董难言不敢动。

    不管是怎么回事儿,少年心里都安慰自己,不要轻举妄动,要镇定些,现在还活着,那么按照马由衷的能耐,肯定也不会出事,他能做的,就是不添乱,不要妄动着了鬼魅的道。

    时间滴答滴答,董难言强支着身子,不让自己昏睡过去。

    街上阴风骤起,董难言站起身,后背紧靠着墙,小心防备着。

    除了风吹的诡异些,一些都还算正常。

    突然,双手握拳仔细防备的少年浑身冷汗直流,一动不敢动。

    身后的墙上,一块石砖被顶开,一根乌紫色的手指戳在后背上。

    那根手指在董难言后背上轻轻滑动,少年思索片刻,闭上眼咬紧牙,猛然向前一步,然后连忙转身向后看去。

    没有什么东西,只有阴风透过被顶下的砖头空隙呼啸呜咽着。

    下一刻,一双血红的眼睛突然在空隙后闪现出来,眼睛里好像有线状的生物在蠕动!

    董难言心惊胆战,连忙转身向后跑去。

    哒哒哒。

    空旷的街道上,小女孩蹦跳着迎面走来,“嘻嘻嘻,小哥哥,你怎么还不回家啊?要不,跟我回家吧。”

    前后无路,董难言停下脚步。

    蹦蹦跳跳的小女孩眨眼间就来到董难言身前,“小哥哥,你好像很害怕哦。”

    女孩浑身咯噔咯噔作响,这回不是脑袋扭过来,而是后背扭转到身前。

    女孩鬼物双手反扣,抓向董难言。

    董难言握紧双拳,就要向前挥去,打不打得过两说,但是总不能束手待毙吧。

    冰凉森寒的漆黑手臂从董难言身后探出,宽大黑袍男子俯下身子,禁锢住少年。

    冰凉的小手轻轻点在少年眉心,女孩鬼物笑道:“就这点本事儿,还想让我现形?”

    董难言使出浑身力气,可是那漆黑手臂纹丝不动,紧紧束缚住双臂。

    女孩鬼物咧嘴一笑,“小哥哥,你不是想看我的样子吗?”,另一只手在脸上狠狠撕扯,血肉模糊下,半边脸上白蛆蠕动,尖牙裸露在外,半颗眼珠转动,仅剩一半的嘴唇轻启:“这回随了你的意?”

    董难言咬牙开口:“你想怎么样?”

    女孩掩嘴轻笑,小手上长出弯弯的指甲,“想怎么样?本来想放你和那老头一马,谁想你们这么愿意回头,这人啊,是不能轻易回头的。”,手指抵在少年眉心,“没想到那老头还挺难缠,等跟你玩够了,我就去解决了他,不过嘛,在这之前,我都现形给你看了,那么...”

    女孩指甲在董难言眉心一划,“是不是,该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了!”

    董难言眉心被指甲划出一道血痕,女孩鬼物指甲做捏状,在吸了少年魂魄前,女孩鬼物不介意先让这张脸血肉模糊。

    坟茔旁,正在和黑袍鬼物缠斗的马由衷急得满头大汗,老者手段尽出,一时间竟是没能拿下这头鬼物。

    怀中的紫云山宝印需要时间才能祭出,看着坟头上闭目不动的鬼魅女孩和身后同样闭目的少年,马由衷知道董难言已经着了道。

    顾不得什么了,老者正要用性命催动怀中宝印。

    突然,闭起眼睛做法的女孩鬼物满脸惶恐,尖叫着,“不可能,不可能,你…”

    这片荒冢,一座座坟头同坠下的白色灯笼一起炸开!

    从女孩鬼物手指向上蔓延,浑身一寸寸化为飞灰。

    先前一直站立不动的董难言眼中泛起一抹淡淡金光,身影摇晃着瘫倒在地。

    ————

    笔直的平坦大路,曹婉儿一行人却走得异常小心,来自临江宫的各位仙子早就舍弃了骏马,抽出鞘中剑,仗着体魄奔行,沿途仔细注意四周。

    一行人中修为最高的钱师姐更是不离曹婉儿半步,浑身气焰升腾,随时准备倾力一击。

    一路上都沉默不语的曹婉儿握着那柄薄如蝉翼的软剑,脸上泪痕点点,终于开口道:“钱师姐,我们就这么一走了之吗?”

    钱师姐一次次蜻蜓点水般的轻点地面,紧跟着曹婉儿,瞧着眼前熟悉的景色,再过一两个时辰,就到临江宫了,钱师姐稍稍放慢脚步,“宫主临行前交代过,我们当务之急是先返回宫中。”

    察觉到少女的心思,钱师姐沉声道:“小师妹,行侠仗义固然是极好的,但是凡事更要量力而行,宫主说过,最近外面不太平,刚才要是我们贸然追查下去,可能是羊入虎口,自身难保。”

    曹婉儿眼中又泛起泪光,沿途上,附近的村庄都变成的荒冢坟地,甚至连一座规模不小的城池也没能幸免,曹婉儿还记得,当初下山历练前,还在那座小城里的一家包子铺吃过一次,那家的牛肉包子好吃极了,本来还想着回去路上再去光顾一次,可是现在,哪能从那么多坟头中分辨出哪座是包子铺。

    少女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临阵脱逃的胆小鬼,前几日还跟那个傻小弟信誓旦旦的说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结果呢,不出手不说,现在为了跑的快点,连马都舍弃了。

    想到那个傻小弟,曹婉儿脸上又露出担忧之色,“一定要平安回去啊。”

    ————

    靠近青耀郡的一处小镇里,脸色有些病态白皙的男子双腿搭在桌子上,躺在椅子里,闭着眼睛,闲情逸致的听着楼下的人来人往声。

    男子睁开眼,整个眼睛竟全是黑色,男子稍稍摇晃下脑袋,眼睛里这才浮现出瞳孔,“杜爷爷,你就别紧张了,这都过去一天了,肯定不是找咱们的。”

    双手拢在袖子里的老者摇摇头,“少爷,可不能掉以轻心,毕竟这是在伤春谷管辖境内,万一泄露了踪迹,那可麻烦了。”

    老者伸出手拉了拉头上的帽子,整个头都被帽子挡住,估计哪怕面对面看着,都看不出老者的样貌,老者倒不是怕那阳光照射,可能生活在阴暗中习惯了,总是有些不自然。

    白皙肤色的男子轻抿一口茶水,“那这么说,咱们这趟青耀郡是不去了?可是这些小城太没意思了。”

    在帽子遮掩下,老者点点头,“依老奴之见,不去最好。”

    男子伸了个拦腰,“好好好,都听杜爷爷你的。”

    老者笑了笑,少爷还是听得进话的,这趟陪着少爷来到这归属伤春谷的偏僻地域散散心,寻寻乐子,本来想着凭借这即将登顶的登楼境五境修为,不会出什么乱子,可没想到就在昨日,竟是从青耀郡方向传来一股浩大如海的气息!

    所以为了稳妥起见,还是改变方向好了。正当男子要从椅子上起身时,楼下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披着宽松黑袍的男子登上二楼。

    侍立在一旁的老者袖子里手指微动,刹那间,急匆匆上楼的男子就跪倒在地。

    老者神色不悦,“杂碎,扰了少爷清修,找死不成?”

    白皙男子笑了笑,示意老者不要小题大做。

    老者上前,手指点向战战栗栗跪在地上的男子脑门,皱起眉头。

    白皙异常的男子翘起腿,“碧儿出事了?”

    屈指一弹,将黑袍男子崩飞在地,老者转身对白皙男子歉声道:“少爷赎罪,这该死的奴仆没能保护住碧儿丫头。”

    白皙男子站起身,收起笑容,走到那男子身前,蹲下身子,“你知道吗?那可是我最喜欢的丫鬟。”

    黑袍男子浑身冷颤,可是被炼制成鬼物的他无法开口说话。

    白皙男子脸色阴沉,手指成爪扣在鬼物男子脑袋上,没有鲜血迸出,只有散落一地的碎骨。

    走到栏杆旁,深吸一口气,但凡在小镇的百姓,尽皆瘫软在地,白皙男子打了个饱嗝,回身说道:“走吧,杜爷爷,去看看是谁,敢杀我的仆人。”

    老者双手从袖中抽出,手掌一转,规模不大的小镇,一座座坟头竖起。

    这时男子好像想起点什么,笑问道:“能杀?”

    老者点点头,“不过登楼二境的杂碎,不碍事。”

    眼中瞳孔消散,漆黑一片,男子寒声道。

    “那就走吧,我转葬城的仆人,可不是别人想杀就杀的!”

    http://www.cxinbz.com/wenjianqingtian/9342288.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