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问剑青天 > 第二十七章 天上掉下的是?

第二十七章 天上掉下的是?

    阳光透过窗户撒进屋子里,照的刚起床的少年暖洋洋的,走出屋子,瞧瞧四周,这是说书楼的后院?

    “嘿,你醒啦。”

    唐书袋坐在凉亭里,看到董难言从屋子里出来后,“你等一下,我这就去告诉那老头。”

    唐书袋往三楼跑去,董难言晃动了一下身子,坐在台阶上,浑身酸软,没什么力气,想到女鬼划破他眉心的画面,哪怕在阳光照射下,董难言还是打了一个寒颤。

    不过现在平安无事,看来应该是马由衷将那些鬼魅铲除了,一会要好好跟老者道个谢。

    紧忙下楼的马由衷看到坐在台阶上的少年,松了一口气,昨日那坟茔女鬼碎裂后,少年就昏迷倒地。见到女鬼消亡,那另一头鬼物仿佛发了狂一般,还好关键时刻老者祭出那章宝印,将它逼退,不过看着瘫软在地的少年,马由衷也没有追杀下去,背起少年,赶紧离开了那处诡异之地。

    董难言站起身,真诚谢道:“多谢您救我一命。”

    马由衷笑道:“客气了,小友,现在身体感觉怎么样?”

    虚弱无力的少年摇摇头,“浑身都很酸软,提不上力气。”

    老者示意少年坐下,“昨日那鬼物应该是借着坟冢阴气,对你施展幻境,你道行不深,深陷进去了。”

    坐在少年身旁,马由衷笑道:“还好咱们福大命大,那头女鬼不知为何,连同着坟冢炸裂开来,我想应该是遭到幻境反噬,不然等她腾出手,和那头鬼物一起,我也难以招架。”

    董难言惊讶道:“这么厉害,那岂不是比那个蛤蟆精还要强了?”

    马由衷皱起眉头,“光是那头跟我缠斗的鬼物,就极为不俗,好比聚气境的武夫,而且仿佛感觉不到痛感一般,跟我以伤换伤。至于那头女孩鬼物,虽说是借助地势阴气对你施展幻境,但想来也已是登楼境。”

    老者眯起眼睛,“我已经和小镇里打好招呼,让最近大家不要离开小镇太远,那头幸存的鬼物说不定就在暗处伺机而动。”

    马由衷脸色不好,要知道,信南国第一人文秋也不过是登楼一境而已,而现在,信南国的一座小村庄里,竟然同时出现了两头能跟他交手的鬼物!

    太怪异了!

    “小友,你就在这里好好休养身体。”

    董难言撑着身子,“我还是回家去吧,离开家这么多天,总是有些不放心家里。”

    老者想了想,没有强求,整个小镇现在在他神识覆盖下,有什么风吹草动,他都会立马知晓,所以在不在酒楼,其实没多大关系。

    马由衷将怀中锦囊塞进董难言手中,“这回该收下了吧。小友,若是不想再像昨天那样陷入幻境,那你就应该收下,看看你的铁匠大叔给了你什么机缘,你这份天资,不能白费了,老夫现在把这东西交给你,你回去再仔细想想。”

    这回董难言没有拒绝收下锦囊,握着锦囊对老者抱拳,“谢谢老先生。”

    马由衷笑了笑,看来这趟青耀郡之行是走对了,再次告诫道:“小友,切记这段时间不要外出,北至往生湖,南到镇口,出了这个范围,我的神识就不能覆盖住了。”

    董难言点点头。

    从酒楼回家前,许渝塞了一大包吃的递给董难言,少年哪好意思,坚决不肯要,许渝强塞进少年手中,笑道,“别跟许姨客气了,收下吧。”

    握着大包吃食的董难言想了想,从怀中摸出一颗晶莹的水珠,递给许渝,轻笑道:“许姨,这是我这次出门得到的,希望徐姨你能够不嫌弃。”

    许渝看着手心的珠子,一个平凡人,哪里识的宝物,只当是代表着少年心意的平凡物,为了让董难言收下吃的,许渝也收下珠子。

    马由衷看着董难言递过来的眼色,轻轻一笑,没有说破,福缘一事,妙不可言。

    回到家,董难言放松下来,坐在凳子上休息了一会,就动起身来,从水缸里舀出一盆水,拿着抹布收拾起来。

    待到家里灰尘擦净,干净起来,少年擦了擦额头汗水,躺在床上,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就跟以前在书里看到的故事一样。

    有一本书里写道,海至极有一山,高入天际。又有一本书里写道,有一座山,山尖支撑碧海,犹如天幕。以前读到这里的时候,董难言会觉得,高山嘛,离南镇旁边的山也挺高啊。碧海嘛,换生湖也很大啊,自己都游不过去。

    可是现在,少年想去看看那高山,到底有没有高入天际,那碧海,是不是真的平铺在山尖上。

    掏出怀中那个锦囊,董难言坐起身,轻轻打开。

    哪怕不能改变命数,但是这几年,少年也想过得有意义些!

    酒楼里,在董难言打开那代表着修行的锦囊时,马由衷桌前上那个锦囊瞬间消散。

    神识笼罩小镇的马由衷睁开眼睛轻轻一笑,总算完成了那位交代的任务。

    屋子里,董难言手中锦囊,绽放霞光,锦囊浮在空中,缓缓转动。

    全身的注意力都在锦囊上,董难言没有发现枕头随着锦囊打开正在微微震动。

    离南镇上空,虚空隐隐撕裂,一道人影从中坠出,重重砸在小院里。

    窗外尘土飞扬,听到巨响,董难言连忙系上锦囊,走出屋外。

    少年呆住了。

    院里,有一个大坑,那颗比董难言岁数都大的果树,横倒在地上。

    董难言小心挪动着脚步,是那头鬼物来复仇了?

    绕过倒在地上的果树,少年小心翼翼的来到坑边,里面空空如也。皱起眉头,没有鬼物,难道是天上掉馅饼了?

    突然,董难言一个激灵,吓得倒退几步。

    满是尘土的坑里,伸出一只手,紧接着又一只手伸出,一个人影从土里爬出。

    董难言如临大敌。

    尘土弥漫中,佝偻着的人影,在董难言眼里,如同从坟墓中钻出的凶神厉鬼。

    “咳咳咳…”

    少年冷汗直流,这是厉鬼的叫声?

    人影从坑中佝偻着走出,一个与少年看起来年岁相仿的少女弯着腰,咳嗽着,每咳嗽一下,嘴里就吐出些尘土。

    董难言握紧拳头,这厉鬼真是可怕,怪不得是埋在土里的,连土都吃!

    咳嗽的少女抬起头,样貌很是平凡,甚至有些丑陋,少女刚要说话,一张口,又是一嘴尘土。

    无动于衷站在一旁的少年,少女咳嗽的眯起眼睛,皱起眉头,艰难的伸出手,指了指董难言,又做出了个喝水的手势。

    小心戒备着的董难言只希望马由衷发现这里的情况后早点到来,这土里钻出的厉鬼少女太可怕了,要喝自己的血?

    少女看着傻乎乎站在一旁的董难言,气的翻了一个白眼,沙哑开口:“能不能,给我口水喝?”

    噗!

    少女又喷出一口土。

    董难言不为所动,狡猾女鬼,又在迷惑人心。

    “咳咳咳…”

    这回少女是被气的咳嗽的,弯着腰,打量了一下四周,连忙小跑着走到水缸前,双手伸进去,舀水漱口。

    董难言咽下一口口水,这女鬼这么讲究卫生,这是吃掉他之前,要漱口刷牙?

    洗漱完毕的少女气喘呼呼的走到董难言身前。

    董难言没有坐以待毙,双手掐诀,“乾坤朗朗,天青地明,鬼魅魍魉,速速显形!”

    宛若看待白痴一般看着身前这个指向自己的少年,少女暗道没救了,怎么这么倒霉,好不容易从家里溜出来,就遇到个傻子!

    “这是哪?”,少女没好气的问道。

    洗漱过后的少女声音不再沙哑,悦耳动听,如水似歌。

    董难言见少女没有显形,沉声道:“你想怎么样,光天化日,你这鬼魅就想出来行凶?”

    “我呸,你才是鬼。”

    少女气的恨不得想把这个傻子揍成猪头,伸手虚空一抹。

    董难言神色凝重,终于要对他出手了?

    伸手的少女惊讶的看着空空的手心,“怎么回事?”

    始终防备着少女的董难言沉声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尽量平复情绪的少女挤出一个笑脸,“我想走,行吗?”

    想走?

    董难言指了指铁门,“门在那里。”

    少女瞪了一眼董难言,转身向门口走去。

    站在原地看着少女在铁门前鼓捣来鼓捣去,董难言目不转睛,生怕下一刻少女就将头扭过后背,扑向自己。

    果然,少女转头了,不过不是整个脑袋转过身后,忙活了半天的少女转头带着哭腔,“什么破门啊,怎么打不开啊。”

    少年现在有些相信了这可能不是个鬼了,哪有鬼笨到连门都打不开。

    狠狠地看了一眼过来拉开门栓的少年,少女走出门去。

    看着少女走过拐角,董难言赶紧关上门,看着院里狼藉,愁眉不展。

    拐角处,少女使劲摇晃着小手,还是什么也没有。

    不气馁,安慰一下自己后,少女从腰间解下一个小口袋,口袋被一条金色细绳系着。

    拉着绳子,可绳子纹丝不动,少女有些着急了,一只脚踹在墙上,咬牙卖力的拉扯,累的满头大汗,可还是没有让绳子从袋口中抽出。

    少女吐了口气,“没事的,没事的,再试试别的。”

    摸出一块拇指大的玉牌,少女定睛凝神,用拇指仔细摩擦着。

    看着渐渐昏暗的天色,人不生地不熟的地方,少女蹲下身子,哎呦一声,“完了完了,怎么都失灵了啊。”

    http://www.cxinbz.com/wenjianqingtian/9342289.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