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问剑青天 > 第六十二章 脸红

第六十二章 脸红

    金柳峰上万里无云,却凭空响起惊雷,宋皆宜斥声道:“登徒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自认问心无愧的董难言也被这串雷声惊住,不可能,他确确实实说的是实话啊。

    难不成,湖边那晚,自己没有把那一幕摇出脑海?

    就在董难言苦着脸想着怎么解释时,山腰上传来一阵呼喊声。

    “董师侄!”

    两道脚下带着风雷的人影急速冲上山顶,正是在山脚下为董难言护道的叶澈和叶净二人。

    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何天地异象,但是最后猩红古剑下沉时,落叶宗辈分最高的两个老者,都同一时间感觉到不妙。

    那种充满寂灭肃杀之意的古剑,怎么可能是上天恩赐的机缘。

    想上山一看究竟,替董难言抵挡,但随着古剑下落,叶净、叶澈两人发现,别说是登山,就连站立,都是一种奢望。

    天威浩瀚,不可阻挡!

    越是靠近金柳峰,就越是动弹不得。

    等到最后古剑消失,瘫坐在地,如同被一只大手摁在地上的两人这才急忙起身,火速冲上山。

    关乎落叶宗外未来的董师侄,不容半点有失!

    正要出拳教训一下活该被天打雷轰的董难言,听到这声呼喊,知道是把董难言当宝的那两个老头子来了,宋皆宜急忙停手。

    不过停手后,少女眼神微微一凝,低头自视,在她身子出拳收拳一动一停时,怀中好像有东西随之动弹一下。

    随着视线里两道人影出现,金柳峰上雷声更响。

    身形几个闪烁间,叶净来到瘫坐在地的少年身前,蹲下身,神色紧张道:“师侄,你怎么了?”

    眼前少年张大了嘴巴,目光呆滞,直直盯着自己,叶净忧心忡忡,莫不成是被古剑伤了元神?这可如何是好?

    “师侄,你还认得我是谁不?”,叶澈心疼道。

    眼前两位师叔上山后,雷声就消失了,看见叶澈师叔脚下生电的赶到身前,直勾勾盯着老者脚下的董难言好像有些明白过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开口问道:“叶澈师叔,刚才的雷声是不是你发出来的?”

    见到少年发问,叶澈松了一口气,看来心智尚在,还认得出来他是谁。

    叶澈解释道:“师侄,刚才是我俩在山下看到那古剑下沉,便冲了上来,你听到的雷声,是咱们落叶宗的疾雷步,快若奔雷,雷响人至…”

    叶净回头瞪了一眼叶澈,都什么时候,还讲这些干什么,显摆你能耐啊。

    老者关切的问道:“师侄,你没事儿吧?那剑伤没伤到你?”

    得到答复后,董难言长舒一口气,哭笑不得,师叔啊,那古剑没伤到我,到是你差点伤到我了。

    董难言摇摇头,“师叔,我没事。”

    伸手搭在少年脉搏上,知道董难言只是灵力真气消耗过多后,叶净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知道两位师叔挂念他,董难言觉得心里暖暖的,此刻看到叶净如释重负的模样,心里有些歉意,轻声道:“让两位师叔操心了。”

    叶净拍了拍董难言肩膀,笑道:“师侄没事就好。”

    一时惊一时喜,叶净此刻也有些感受,也顾不得宋皆宜在场,对着董难言轻声道:“师侄,不瞒你说,师叔担心你,对你好,有公有私,你天赋出众,渡海可期,而如今又正是我落叶宗形势危急之时,急需有人能站出来带领落叶宗,所以师叔对你好,愿意把心思和资源都倾斜给你。”

    “至于私的。”

    老者替少年整理了一下衣冠,笑道:“你是我师侄啊,师叔不对你好,对谁好?”

    看到董难言要站起身,叶净按住少年的肩头,“我知道师侄重情义,我带你上山前,曾经对马贤弟许诺过,只要师侄你不负落叶宗,我落叶宗绝不负你,所以师侄不要觉得亏欠我什么,从你拜了落叶宗祖师堂那一刻起,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不用客气。”

    叶澈悄悄的踢了一下真情流露的叶净,后者心领神会,眼前的少年眼睛里已经泪花打圈了。

    “师侄,你先休息休息,今日发生的事情,我回去也翻阅翻阅典籍,看看有无记载,是何原因。”

    叶净站起身,临走前不忘跟董难言身后的少女点点头,随后跟叶澈一起,下了金柳峰。

    宋皆宜站在董难言身后,借着打哈欠假装轻擦眼角的少年,很难让人想象是先前递出那风采绝伦一剑之人。

    有心安慰一下少年,不料董难言长呼一口气,转头先对她笑道:“宋姑娘,你都听到了,刚才的雷声,是我两位师叔引起的,做不得数的。”

    又不是聋子的宋皆宜见到少年微微发红的眼眶,轻声道:“哭了?”

    又打了个哈欠,董难言笑道:“没有,有些困了。”

    还撒谎,想到独居的小院,和那晚跪在一处墓地前念念叨叨的少年,稍稍了解董难言一些的宋皆宜有些心疼这个故作坚强的少年。

    人心有柔软之处,苦事,痛事,难言事,皆放在其中,稍一碰触,倾泻而出。

    宋皆宜不说话,董难言以为少女还在生气,小声道:“宋姑娘,你还在生气吗?”

    在感受到怀中动静后,宋皆宜其实就已经不生气了。

    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知道少年所言非虚的少女面红耳赤。

    “宋姑娘,你别生气了,气的脸都红了。”

    宋皆宜的脸在董难言看来,就像一个煮熟的大螃蟹,通红通红。

    宋皆宜听到少年这么说,全身发麻,满脸绯红,恨不得马上离开。

    将玉佩向少年扔去,宋皆宜转身就要走。

    接下玉佩,不知道少女气消没消的董难言眼前一晃,玉佩又被去而复返的少女一把夺走。

    “这玉佩…我…我先跟你…借几天。”

    撂下这一句话,宋皆宜一溜烟的跑进屋。

    回到屋子,紧靠在门上,宋皆宜看着眼前这块古朴玉佩,还好及时拿回来了,想到刚才少年要将沾染自己体香的玉佩放进怀中,少女两腮红红。

    ————

    清晨时分,穿着得体的女子轻轻踏上金柳峰,这么早就在山边挥舞着枯枝的小师叔,金茗不敢打扰,就这么拎着食盒,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正在练剑的董难言挥舞中,发现远处站着的女子,急忙停下,跑过去,歉意道:“金茗姐,抱歉,练剑有些出神了,让你久等了。”

    身份虽然在下人中不算低微,但说到底还是个仆人,金铭哪里敢自视甚高,急忙道:“小师叔可别这么说,我们做下人的,受不起的。”

    接过食盒,董难言笑道:“金铭姐,你可别这么说,什么上人下人的,天天劳烦你过来上山下山送吃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金铭轻笑一声,“小师叔不好意思什么,能给小师叔送吃的,不知道是我修来多大的福分呢,咱们下人里面,可有好多小姑娘争着抢着这份差事呢。”

    这话倒不是金铭讨好少年,而是却又其事,新来的小师叔待人和善,绝不是什么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要知道,能在落叶宗当仆人的女子,大都长得水灵,放在山下,绝对都是些一等一的绝色美人,所以有时候在山上,免不了被一些下流弟子调戏,动手动脚。

    对待这种弟子,落叶宗虽然有所惩罚,但人家毕竟是弟子,她们只是下人,面壁几日的惩罚,能有什么用的?

    前些年,有个姐姐被一座山峰上的亲传弟子动手调戏几次后,忍无可忍,状告了这位弟子,结果呢,宗里在惩罚这名弟子面壁三年的同时,也已勾引罪为由,同样罚那女子面壁三年。

    三年后,那登徒浪子修为更进一步走出关,而只是下人的女子,早已是在三年罚坐中面容憔悴,人比珠黄。

    所以往后遇到这种事,这些下人女子们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不过落叶宗这种下流弟子也是少数,大多数,还都是勤于修行,严管己身。

    http://www.cxinbz.com/wenjianqingtian/9342324.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