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问剑青天 > 第七十五章 别认命

第七十五章 别认命

    男子去意已决,身法灵敏,像一阵烟一样飞快向山下掠去,董难言一时半会竟是追赶不上,只好返回山顶,向叶知秋抱拳急道:“叶师姐。”

    叶知秋轻轻一笑,“师弟,下山历练可是你的事,我是不会插手的。”

    董难言无可奈何,很显然刚才那只一直尾随着小男孩的厉鬼只是一个棋子,真正对小男孩有所企图之人,应该是极速远遁的男子。

    “不过…”

    瞧见董难言那副模样,叶知秋笑道:“既然是师弟头一次求师姐,那师姐不做点什么,是有些说不过去。”

    在董难言的惊喜中,女子伸出手,对着男子逃遁方向伸手一拉。

    已经逃下山的男子来不及窃喜,身体不受控制,以比逃遁更快的速度倒冲向山顶。

    “师弟,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谢过叶师姐。”

    手持圆球的男子惊骇之余,发现已经是被团团围住,男子冷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齐道真大喝道:“你这驱使鬼魅害人的东西,也敢问我们是什么人,你对着孩子有什么企图?”

    “企图?”

    男子喝道:“你们懂什么,我是在观察这个孩子,打算收他为徒,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在此出手干预。”

    宋皆宜站在小男孩一旁,问道:“你认识他吗?”

    小男孩摇摇头,小声道:“我不认识他。”

    “小子,你今天去对面山头采果子,是不是?昨天你哼着小曲下山,是不是?上个月前,你在山下被树枝划破了腿,在溪水边擦洗伤口,是也不是?”

    董难言望向小男孩,后者点点头,“你怎么知道?”

    男子冷哼一声,“我见你有些根骨,想要收取你为弟子,不曾想,今日被这群人抓住,小子你快跑,保不准这群人藏着什么祸心。”

    “呵,你这家伙还敢倒打一耙。”,叶芷见男子胡乱泼脏水,提起晚晴剑,就要在男子身上戳几个窟窿。

    拦住叶芷,摸不清男子说的是真是假,董难言问道:“既然你说你想收取这孩子为弟子,为何还要派出那头厉鬼尾随?”

    男子讥笑道:“我考核弟子也要你管?你当你是谁啊?”

    “董公子。”,齐道真从怀里取出一张符,说道:“我这正好有一张唤心符,贴在身上,便会说出心里话,公子不妨一试。”

    “呵呵呵,唤心符,你们这些图谋不轨的家伙,休想从我这得到一点东西,小子,你看到了吧,这群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一定不要相信他们。”

    “今日,我以死证明自己。”

    在董难言一行人震惊中,男子咬舌自尽,倒在雪地里。

    “这…”,没有想到男子竟然咬舌自尽,齐道真面色难堪,该不会真是误会人家了吧。

    “怎么就死了啊?”,叶芷闷闷道。

    捂住小男孩眼睛,不让他看到这幅画面,宋皆宜轻声道:“你放心,我们不是坏人。”

    手一招,镂空的圆球瞬间被叶知秋抓在手里,端详片刻,女子对面带歉意,正给男子合上双眼的董难言笑道:“师弟别自责,他罪有应得。”

    走到小男孩身边,示意宋皆宜松开手,叶知秋直视着男孩,问道:“刚才他说的,你都听见了?”

    男孩点点头,急忙道:“我不认为你们是坏人,但是…”

    小男孩指了指倒在地上男子,“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坏人。”

    “他不是坏人?”

    叶知秋轻笑一声,在董难言等人的不解中,将圆球扔给小男孩,“接住。”

    不知道女子要干什么,但是对这个冷冰冰的女子,小男孩心里有些怕,接下圆球。

    在小男孩接下圆球的一瞬间,这座山顶,龙吟声骤响。

    在董难言等人眼里,先前平淡无奇的小男孩浑身流淌着浓郁如海的气息,威严庄重,与远处灯火通明的城池交相辉映。

    叶知秋眯起眼睛,“国祚气运。”

    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圆球似乎饱满,小男孩身上那副惊人的气象消散,半跪在地上。

    董难言扶起男孩,“你没事儿吧?”

    “师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恢复那副冰霜面孔,叶知秋淡然道:“这个孩子,身上承载着障林国一国的气运。”

    大概是觉得有些碍眼,女子随手一挥,那具想要隐藏秘密,咬舌自尽的尸体风化消散,叶知秋冷笑道:“这人手持的圆球,是经过精心打造的,能够从这孩子身上汲取龙气国运,看样子,如今障林国的主子,似乎不是那么名正言顺。”

    轻轻点向男孩身上几处穴脉,帮助他稳固不稳的气运,叶知秋平淡道:“小家伙,你可别赖我师弟,这人之所以能清楚地知晓你的一举一动,肯定是盯上你多时了,说不定吸取了多少次气运,要不是这趟被我们发现,等到你身上气运全被取出,你难逃一死。”

    大口喘着气的男孩知道女子所言应该不假,以前确是有时候,他会感觉到身体像现在这样,极度的不舒服,本来还以为是患上了什么疑难疾病,现在想来,应该就是像女子所说的,什么气运之类的被那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抽了吧。

    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体内会有气运,小男孩摆手道:“姐姐放心,我不怪这个哥哥的,谢谢你们今天救了我。”

    叶知秋轻咦一声,这个时候,按理说小男孩不应该询问什么是国祚气运,为什么体内会有国祚气运吗?怎么这么坦然?

    女子问道:“你一点也不好奇为什么这人要对你这样?你身上为什么有障林国一国的国祚气运?还是说,你早就知道?”

    小男孩摇摇头,什么国祚气运,从他记事起,就是一名老者在照看他,老爷爷只是称呼他为秀林,但是姓什么,孩子从来都不知道。

    叶知秋皱皱眉,仅凭小男孩记得的这些,根本推断不出来什么。

    女子诧异笑道:“你就不想求求我,让我帮你解开这些问题?”

    小男孩轻笑道:“什么都无所谓了。”

    捡起散落在雪地上的一颗颗果子,男孩挤出笑脸,“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也许我的命就是这样。”

    “吃饱睡好,就很好了。”

    男孩再度弯腰,捡起果子,今天晚上,还没填饱肚子呢。”

    突然,弯腰拾果子的男孩微微错愕,有人抓着他的手臂。

    夜里风雪中,拉直男孩的腰板的那人轻声道。

    “别认命。”

    http://www.cxinbz.com/wenjianqingtian/9342337.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