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问剑青天 > 第七十八章 你找死?

第七十八章 你找死?

    (今晚看比赛,所以只有两章,但是一会的第二章大概是8000字的大章节,爆发继续。)

    “客官,您这边请。”,引领着董难言和叶芷来到一张八仙桌前,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店小二低头哈腰道:“客官,菜都给您上齐了,若是还有什么需要,你尽管吩咐。”

    在这家百年老店招待四面八方来客的店小二,早就练就了一身看人下菜碟的本事,一开始董难言这伙人进入客栈后,察言观色的店小二紧张的要死,别的不说,就是那个长的花容月貌的姑娘身上那件金裙,就足够震慑人心了。

    寒冬腊月,凡夫俗子谁会穿着裙子?

    更何况这个金裙姑娘上来就要最好的厢房,要最大的包厢吃饭,那一掷千金的模样,那拿钱不当钱的样子,就算不是仙师,那也应该是大家大户里的小姐。

    还好这位仙师公子哥好说话,知道所有包厢早都被预订出去后,没有恼火朝他撒气,在他的安排下,坐在了客栈里。

    不过既然对方没有摆出仙师架势,保不准是不想让人打扰,所以店小二也没有说破。

    撞见了董难言和叶芷在庭院里那幕的宋皆宜指着桌子上各色菜肴,“公子,这家店的招牌菜都上了,你看还想吃什么吗?”

    对吃的没什么挑剔的董难言笑着摇摇头,毕竟刚才那一幕不偏不巧被宋皆宜瞧见,此刻看向少女的眼里有些尴尬,“我都可以,你们还有想吃的就点,不要客气。”

    虽然心疼住宿钱花的多,但是对待朋友,董难言是真不吝啬的。

    早就拿着筷子等着大快朵颐的齐道真摇摇头,这满满一桌子的菜已经够多了,而且比落叶宗山头上的那些清淡素菜,简直是好上一万倍。

    至于小道士身边的秀林也摇摇头,平常只能吃野果充饥的孩子觉得有口吃的就行。

    见大家没有什么要点的,董难言对身旁的叶芷问道:“叶芷姑娘,你还有什么想吃的吗?”

    对“你们”和“你”这个区别感到很满意的叶芷笑道:“我不打紧,小师叔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第一次来客栈吃饭的秀林不明白为什么身边的宋姐姐和齐大哥都低头看着菜,以为这是什么规矩,也赶紧低下头,盯着眼前这盘闻上去就很饱的菜。

    察言观色,知道董难言是伙人的主心骨,再看看少年身边姿色出众的叶芷,暗道一声艳福不浅的同时,店小二笑道:“这位公子,咱们客栈的招牌都在桌上了,若是您对菜还有什么要求,就叫小的,小的再吩咐厨师给公子做。”

    “好,要是有什么需要,再呼喊你,辛苦了。”

    听到少年这么客气,退在一旁的店小二觉得倍有面子,老郭头,瞧见没,就是你喝醉了,这客栈小爷也能给你打点好,出不了差错。

    不过店小二有些好奇,老板喝醉了还没醒,可是老板娘怎么从昨晚到现在没个人影呢?

    到了饭点,这家客栈里,人尤其多,一时间有些嘈杂,董难言夹过一口菜,又给小男孩夹过一筷子。

    孩子有些拘谨,董难言笑道:“你得多吃点,这样才能长个子,再说这么多菜,不吃可要浪费了。”

    瞧着秀林身边吃的酣畅,满口大鱼大肉的齐道真,宋皆宜乐道:“道长,你吃口素的吧。”

    咽下一块鱼肉,齐道真摆手道:“吃了好几年素了,今天总算见到点腥,可不能再吃素了。”

    本着食不言寝不语,叶芷掩嘴轻笑。

    气氛温暖祥和中,董难言一行人吃完这顿午饭,满盘皆光。

    一开始吃的最猛烈的齐道真竟然不是吃的最多的,最后到竟是慢悠悠吃饭的董难言和秀林,打扫光了桌上的残局。

    “道长,你怎么了?”

    见到齐道真揉着肚子并且口中作响,秀林以为齐道真真是吃撑了,急忙问道。

    “别紧张,这是道家的养生术。”

    宋皆宜笑着解释道,“这门养生术讲究饭后一手摩腹数百遍,叩齿三十六,津令满口,无百病。”

    “不错。”

    齐道真站起身,轻轻踱步道:“再加上食止行数百步,大益于人。”

    小道士对宋皆宜好奇道:“宋姑娘,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我的同门了,怎么小道这些东西,你都懂啊?”

    “是呀,宋姑娘的见识真是非常人不能比呢。”

    一直小口吃饭的叶芷也感叹道,少女也很好奇,怎么小师叔身边这个婢女,懂得这么多?

    “哪里,都是跟我家公子学的。”,宋皆宜急忙解释道。

    “哦?那董兄,咱俩真是志同道合啊。”,信以为真的齐道真对董难言笑道。

    董难言急忙打着圆场,“略有涉猎一点,没法跟你比的。”

    知道还有正事要办,董难言正想喊店小二结算一下,突然门外,响起了一阵密集的马蹄声,震的八仙桌都在轻微震动。

    客栈里的宾客不少露出不悦神色,向着门口张望过去,不过见到从外面进来的人影后,一个个像霜打的茄子,瞬间蔫了下去。

    看上去儒雅随和的男子穿着白玉锦袍,手持一张桃花扇,轻轻扇动,身旁站着一位冷清出众的的女子。

    身后七八名扈从中,为首的两人,一人长得高大,左右腰间挎着两柄刀,一人眼神阴冷,身穿甲胄,扫视四方。

    替老板打点着客栈的店小二再见到男子后,心里打了个冷颤。

    障林国将军府小将军,祝之绪。

    将军府的老将军祝远曾经为障林国卖命镇守边界数十载,劳苦功高,深得陶氏赏识,甚至曾经传出过赐予一郡,封作一郡之王的赏赐。

    而且这份拼命换来的情谊,非但没有随着祝远死后消散,反而更加绵长,虽然祝家在祝远死后搬迁到皇城内,不免让人以为是陶氏猜忌祝家,想要放在眼下监视,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祝远之子祝山,接替了父亲的职位,官拜大将军,执掌障林国兵权。

    而这位祝山唯一的儿子祝之绪,是障林国出了名的跋扈弟子,仗着祖辈闯下来的家室和威望,在障林国简直是无法无天。

    不过确实没人敢说什么,因为首先你要想对祝之绪说什么,你得先说的过大将军派来保护这个宝贝儿子的数百精锐士兵。

    大摇大摆走进客栈,在障林国作威作福的小将军祝之绪经过董难言一行人的桌前时,鄙夷的看了眼正在踱步的齐道真,注意到面容平庸的宋皆宜后,更是赶紧挪开视线。到是身旁那个容貌清秀,肌肤胜雪的女子,多看了两眼回头张望的青簪少年。

    直走到店小二面前,男子第一句话就让店小二惊恐万分。

    摇着桃花扇,小将军冷笑道:“你们家这酒楼不想开了?掌柜的呢?”

    店小二以比面对董难言更加卑躬屈膝的态度,歉笑道:“祝少爷,店里老板昨晚喝的多,现在还没醒过来,要是老板知道今天祝少爷能来,那不得一蹦老高,老早就出去迎着少爷您了,中午这里实在是人多,小的没有出去恭迎少爷大驾,该打。”

    瞧见自己给自己一巴掌的店小二,祝之绪合上手中桃花扇,拍打着店小二脸颊,笑道:“你到是识趣。”

    觉得这里吵闹,男子随手从兜里摸出一锭金子,扔在店小二手里,“赏你的,去给我安排个包厢。”

    见着店小二迟迟不动弹,男子神色不悦,阴沉道:“难道要我再说一遍吗?”

    双手奉上那锭金子,店小二低头歉声道:“祝少爷,今天店里的包厢,都订出去了。”

    “订出去了?”

    祝之绪抓起面前店小二的头,“那就让他们滚啊!”

    男子嗤笑一声,“难不成你觉得订下包厢的那些人,我惹不起?”

    给身后那名身穿甲胄的男子打了个手势,后者清吹了个口哨,瞬间门外响起了厚重的脚步声。

    上百名全副武装的精锐士兵的脚步声!

    客栈内,桌子上的茶杯菜盘都在摇晃,店小二颤颤巍巍跪在地上,做生意讲究诚信,这么些年里,百年老店就没有赶出过客人,既然是订包厢,那就分个先来后到。

    说话声音都在打颤,店小二恭敬道:“祝少爷,您是知道的,咱们店里有规矩,实在不行,您稍等片刻,我去给您沟通一下。”

    “沟通?规矩?”

    早就失去耐心的祝之绪一脚将面前青年踹倒在地,砸在账台上。

    狗屁不是的一个店小二,也敢跟他讲什么规矩?

    别看祝之绪是个膏粱弟子,但是毕竟出身将军世家,从小就锻炼身子骨,一脚之下,这位店小二强撑着才能站起来。

    男子走上前,指着店小二鼻子骂道:“不开窍的废物,还拿规矩来压我,你记住,我到这里,我就是这里的规矩。”

    觉得跟这废物浪费这么多口舌,真是在女子面前丢了面子,祝之绪眼中怒意一起,比刚才更重的一脚向店小二踹去。

    木板爆碎,男子向右怒喝道:“你找死?”

    将店小二从男子脚下拽去的少年对惊魂未定店小二笑道:“给我上盘花生米。”

    瞧着气势汹汹的男子和身后打量着自己的扈从,头戴青簪的少年一本正经反问道:“你是屎?”

    http://www.cxinbz.com/wenjianqingtian/9342340.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