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 > 问剑青天 > 第九十二章 少女的实力

第九十二章 少女的实力

    陶氏禁地内,老者蹬蹬蹬的向后退了数步,在地上留下深深的一行脚印,而且每留下一个脚印,地面都会轻颤震抖。

    不再向一开始那样闲庭信步,胸有成竹,鬼主面色有了变化,“你到底是谁!”

    老者决然不信这个一拳能将他逼退的青衣少女是个什么侍剑婢女。,有这样的修为,至少应该是堪比风洪和厉有疾的长老修士,怎么可能会是被困在碎石阵里的少年婢女?

    一大片黑色雾气缓缓聚集在老者身后,黑雾翻滚中,隐约间可以见到一条条鲜红血气正在从雾中注入他的体内,这一刻,鬼主整个人达到了他现在的巅峰,暴虐的气息疯狂向前压去,只不过对面的青衣少女却在狂潮的气息中稳如一座擎天之山,不摇不晃。

    鬼主皱起眉头,直到现在他都看不透这个青衣少女的修为,隐藏的这么深,莫非是哪家的高人在淋风谷和剑血山庄身后布局,想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就像是一座河流里的磐石,暴虐的气息在宋皆宜身前向两侧分涌去,少女前踏一步,笑道:“说了你又不信,不信还要再问,你烦不烦啊。”

    随着宋皆宜一挥衣袖,前方那道恐怖的气浪直接被少女一袖甩飞,冲击在禁地围墙上,将其炸穿。

    脚下有着一条猩红小蛇盘绕的叶芷呆若木鸡,鬼主不知道,但是她可知道,青衣飘飘的宋皆宜真是小师叔的侍剑婢女啊,怎么…

    怎么一下子就这么厉害了?

    碎石阵里的董难言见到宋皆宜出手,既震撼又担心,震撼的是,少女竟然能挡住这头鬼物,担忧的是,少女毕竟才是登楼一境,和这头曾经是渡海境的千年厉鬼相比比,境界还是相差太多了。

    前方从老者体内涌出来的气浪已经被她挥散,宋皆宜对赶至秀林身边的邵焕点头道:“邵太傅,你照看好秀林。”

    脸上又惊又喜的邵焕点点头,本来还觉得必死无疑的老者,看待宋皆宜的目光好像是在黑暗中迷失方向的人见到了一丝曙光,那种劫后余生的喜悦,让老者笑道:“仙师,只管去对付这头厉鬼,老夫绝不给你添麻烦。”

    听见老者喝令军士向外退去,宋皆宜没有顾前顾后,把注意力都放在鬼主身上,身上拳意流淌,一手附在背后,一手握拳向前。

    鬼主一言不发,宋皆宜一袖之下就轻描淡写的挡住他的威压,这让老者的心里开始紧张起来,难不成这真是个高人?

    虽然他现在只有登楼四五境的修为,但是他自认他经过千百年的镇压,虽然修为下降,但是神念却仍然保持在凌虚境左右,所以才能一眼就看出风洪和厉有疾的修为,出言震慑他们。

    但是此刻无论是老者如何探查,眼前的青衣少女都像是一个凡人一样,看不出什么是何修为,这让老者心中忧惧,莫非是渡海境的高人伪装在此?可是从韩风华的魂魄里搜魂得知,这附近诸宗只有白骨娘娘一个渡海境啊?!

    绝不可能是渡海境,可是为何却探查不出她的修为,想尽各种可能的老者心里忽然生起一个猜测,难道这个少女身上有着能遮蔽气机的宝物?

    就在老者胡思乱想之中,宋皆宜心里也在思考,身上的青神衣足以保护她无恙,但是如何救出在场的众人,甚至是障林国呢?

    刚才一拳能击退老者,一是凭借着青神衣护体,二是她从小就被家里倾尽资源培养,虽然她懒惰了些,修为境界不高,但是天天泡在神药仙珍里,少女的体魄可是变态的很,就连青神山那个喜好让后辈在阴寒水中锤炼体魄的老祖都曾说,等再过几年,就可以让她去阴寒水池中锤炼体魄了。

    阴寒水池,那可是能淬炼元婴境体魄的砥砺之物啊,而且就算是元婴境修士进去,也要脱下一层皮,而那位老祖却认为少女只要在等几年就可以用其磨砺体魄,可见对少女的体魄充满信心,认为根基深厚。

    宋皆宜盯着鬼主,根据她一直的观察,老者绝对是一个心思缜密,将一切都算计在内的人,不然也不会凭借几句话就会就让厉有疾和风洪任他驱使,更不会许诺出那面极品法宝,利用心中充满贪念的风洪,彻底破开桃树封印,重归自由。

    少女认为,靠着刚才那一拳,只是会让老者心惊,但是要想让老者退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被封印在树下千百年,老者对障林国的恨意之深,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若是她继续站在这里跟老者废话或者等待老者出手再反击,是绝对起不到震慑他的效果的,与其这样,倒不如凭借着青神衣抢先出手,争夺先机,给老者造成一种她吃定他的假象!

    果然,就在宋皆宜身形一晃,向前冲来的瞬间,鬼主内心忽然暗叫一声不好,这个少女定然是一个高手伪装,不然是绝对不会先行出手的!

    先前少女一拳之威尚且记忆犹新,这次见她先行出手,鬼主一咬牙,张口一吐,将吸收进体内打算用来恢复修为的血气重新吐出。

    身前血色气息弥漫,甚至在吐出这股粘稠血气后气势已经在下降的老者大喝一声,双手探进血气中,对着冲过来的少女一掌一掌拍去,每拍一掌,就有一个巨大血红掌印从血雾中呼啸而出。

    若是老者对付董难言的碎石阵只是信手拈来的小法术,那么对付宋皆宜的血红掌印,就是老者倾力准备的杀招,每一道手印,都相当于登楼四境的一击!

    只不过老者虽然不轻敌,一上来就是使出杀招,但是老者却万万没想到,对面这个少女身上穿着的,可是一件可以抵挡元婴境数次倾力一击的恐怖法袍!

    向鬼主冲来的宋皆宜心中一喜,若是老者跟她拳拳相搏,她还会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但是老者要是想要用这样的神通法术来跟她交手,那可就正中她的下怀了。

    身上青神衣散发出淡淡青色的光芒,肉眼难见的向着少女拳头上流去,那向着宋皆宜疯狂拍来的一道道血红色的手印,没有任何悬念,一个个瞬间崩溃涣散。

    在老者瞪大眼睛不敢置信中,宋皆宜左拳好似一轮散发万丈青光的青色太阳,一拳破十掌!

    见到少女一拳威力惊人,老者哪里敢抵抗,手指在虚空一点,好像摁在水面上一样,虚空泛起涟漪,在拳罡扑面中,老者向前一步,走入涟漪之中。

    再次出现已经是在宋皆宜百步之外,老者凝望少女拳头上的罡气,沉默少许,说道:“阁下到底是谁,隐藏的如此之深,在此所谓何事?!”

    能一拳破开他的血手印,这个少女绝对是一个深藏不漏的修为有成之辈,甚至很有可能这幅少女样貌都是伪装出来的,这张平淡无奇的面皮下,没准就是一个满脸褶皱,老态龙钟的老妪面容。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只会跑?来,让我看看你这个被封印八百年的老鬼到底有什么本事,敢在此叫嚣。”

    见到鬼主已经被她迷惑住,宋皆宜左拳成掌,同时虚上右步出右锤,斜身向老者砸去。

    青龙探海式!

    宋皆宜这右手一拳锤去,前方的虚空都凭空泛起一道道波纹,像着青龙在海水中游荡,拳势飞快,直接就来到鬼主面前。

    老者眼中露出忌惮之意,不同于刚才他施展法术让虚空泛起涟漪,面前的虚空波动,可是纯纯粹粹的被这依靠肉身体魄打出的一拳所搅动,可见这一拳的威力有多么的惊人。

    一头长发飘散,老者不敢大意,将全身阴气集中在食指上,向前一按。

    “化阴指!”

    随着老者一指点在宋皆宜的拳头上,两者之间传出两道青灰二色的波纹,所经之处,虚空都无形中发出震炸的声音。

    与宋皆宜一拳对过的老者闷哼一声,身子一晃,后退几步在浑身颤抖中竟然有黑气从体内涣散而出,老者满脸的震惊,他这威力惊人的化阴指上的阴死鬼气,还没等到少女身前就自行崩溃消散,到是他,在少女的一拳之下竟然直接身受重伤。

    鬼主不知道宋皆宜身上有这件青神衣,不然,相信他一定不会选择和少女拳脚相搏,这件青神衣连元婴境的攻击都能挡下,金丹境以下更是可能被反震而死。

    所以说还好老者修为没有全部恢复,不然用渡海境使出化阴指,没准眼前的少女毫发无伤,他可能就要一命呜呼,死在自己手里了。

    鬼主勉强站直,不过这一拳之下,老者到是也掂量清了宋皆宜的实力,至少登楼四境!

    老者不知道,之所以他认为宋皆宜是登楼四境,其实是因为他是登楼境四境,他的攻击被青神衣反弹回去,这才给老者造成这种假象。

    明明身受重伤,但老者心中的紧张之色到是少了不少,不是什么渡海境、凌虚境,只是一个相当于登楼四境的小丫头,那就还好办,她只会出拳,从未动用过什么神通手段,看样子应该是一个枷锁境的武夫了,恩,一定是这样,这样才能说得通为什么自己看不出她的修为。

    既然已经大致猜到了少女的实力,老者不再选择和她硬碰硬,毕竟除非是脑子傻了,才会选择跟武夫硬碰硬,那不是自找苦吃吗?

    扬手一抬,黑雾如海,将老者整个人笼罩住,出现在距离宋皆宜极远之处,鬼主掐动指印,一股脱胎于黑气的灰色气体从他身上散出,搅动天空,形成一圈旋涡,一根灰色手指从中探出,像是一根擎天之柱,悍然向宋皆宜按下!

    “劫灰指!”

    化阴指,灭身指,劫灰指,这三指乃是鬼主当初从鬼冥花旁获得的三式神通,乃是一位服食过鬼冥花的前辈高人所留,杀力惊人,化阴指主杀伐,是将体内阴气通过手指传入对方体内,让对方身体炸碎的恶毒指法。灭身指主远攻,摧毁人的肉身,至于最后的劫灰指,是最为恐怖惊人的,这式神通乃是观摩天地雷劫所创,效法天劫,让人在指下化成劫灰。

    就是当初落叶宗的开山鼻祖闯进鬼蜮,要不是凭借着灵宝剑,也要在这式神通下吃尽苦头!

    灰色手指像是带动着一片浩劫之力,直接笼罩住下方的少女,老者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哼笑一声,这劫灰指虽然被他以登楼境修为使出,但是绝对不会是这个枷锁境的少女能抵挡的住的,眼看着能将人化成劫灰的手指落下,老者自信,就是凌虚境,面对着这一指,也要当场陨落!

    “宋姑娘!”

    碎石阵中的董难言腿上带着血,在催云降雨阵中,少年虽然用手擎着秋色,但是毕竟银针雨珠太多,而且又被韩风华攻击,闪躲不及中,左腿已经是被一滴银针雨珠所穿。

    见到对着宋皆宜当头按下的灰色手指,董难言将秋色护住身上的重要部位,准备挥动幽草剑,从碎石阵中冲出时,有人叫住了他。

    “董难言,你先别乱动,他不是说一旦你乱动,这些石子就会将你射成筛子吗,你别乱动,让小道来帮你。”

    “齐道真。”

    董难言惊喜的看着蹑手蹑脚来到他身边的小道士。

    风洪已经离去,被桃树甩飞的齐道真身上的风茧早就散去,此刻小道士走到碎石阵外,掏出一张符纸,对董难言说,“你不要乱动,我会用这张替身符换你出来,在我使用后,会有一股力量降临在你身上,你不要抵抗,不然就不灵了。”

    董难言点点头,“你最好快一点。”

    知道那边巨大的手指已经要按下,齐道真双指掐住符纸,然后蓦然松手,向前一点,“奉天地,顺五行,垂谟作典开太平。”

    符纸周围虚空扭动,一股无形之力瞬间降临在董难言身上,按照齐道真说的,董难言没有抵抗,只见碎石阵里虚空同样扭曲,少年眼前一个变化,已经是身在阵外,回头望去,一张符纸静静的悬浮在他之前站立的地方,如同一个交换。

    见到董难言出来了,齐道真松了一口气,跟贴在山顶破庙里的符纸不一样,这道符纸和对灵云山韩长老所用的那张,都需要他全神贯注,向其中灌输真气才可以使用,他本来就用的不是特别熟练,生怕刚才有什么差错,让他未来的小舅子命丧阵中。

    也不知道是因为这张符纸太过玄妙,还是鬼主的注意力都放在劫灰指下的宋皆宜身上,此刻董难言从碎石阵中脱困,老者竟然一点也没有察觉到。

    但是随着一声巨响,老者猛然一个转头,看向这边。

    原来跟齐道真一样脱困的武彪跟小道士兵分两路,前去解救被猩红小蛇围困住的叶芷,不过没有齐道真那样的替身符,在丞相府甘愿当个马夫的聚气境汉子全身气劲聚集在脚上,直接一脚将蛇头捻得粉碎。

    由鬼主的一口血气和碎石所化的小蛇直接整个爆炸开来,还好叶芷早有留心,急忙提醒武彪,匆匆从爆炸的余波中逃出来。

    “哼。”

    对待这些小辈,老者眼中尽是不屑之色,没有过多的神情,老者再次将视线放在前方。

    见到鬼主没有对她出手,叶芷急忙和武彪去跟董难言汇合,与此同时,天上的那道劫灰指,也轰然按下!

    没有轰鸣,没有震动,平淡无奇中,少女身上像是盛开起了一朵青莲,绽放摇曳间散发无量青光。

    那道携带这劫灭之意的手指从下至上,分崩离析!

    鬼主满脸不可思议,明明没有受到攻击,却蹬蹬向后退了数步,“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啊。”

    “我的天啊,董兄,宋姑娘到底是什么人啊,这也太厉害了。”

    齐道真看傻了一般,对董难言问道:“她真是你的丫鬟嘛?”

    董难言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说道:“先别说这个,我们赶快去帮助她。”

    头顶上浩劫般的力量来的也快,去的也快,青莲复归青衣,见到董难言他们已经脱困并且朝着这里赶来,宋皆宜对这群人伸出手,缓缓道:“先别过来。”

    “宋姑娘,小道知道你厉害,但是对付这个老鬼,还是别逞强,咱们大家一起上吧。”

    不过宋皆宜像没听到一样,反而闭上双眼。

    见到少女对他的话置若罔闻,齐道真正要再次开口,却被董难言示意先等一下,站在远处闭上眼睛的宋皆宜身上,好像有一种很玄妙的东西,董难言说不出来是什么,但是却能清楚的感受到。

    刚才站在劫灰指下,心中有所触动的宋皆宜睁开眼睛,青衣猎猎作响中,瞬间移动到老者身前。

    不是托大到要一个人对付鬼主,而是担心使出感悟出的这一招后,会伤到距离她太近的同伴。

    方圆百里的之内的天地灵气像是都被抽空了一般,疯狂向宋皆宜的右拳上凝聚。

    距离老者十丈,宋皆宜对着老者一拳挥去,拳罡像是一道白虹,轰击在双臂交叉的老者身前,然后穿透身体,直接在背后炸响。

    大口咳出一口鲜血,鬼主强忍住摇摇欲坠的身体,急忙催动阴沉鬼气在身前抵挡。

    因为前方的少女又在九丈外,再度挥出一拳!

    护体的黑气被击的粉碎,鬼主双脚在地上向后滑出一道深深的沟印,再也挺不住身上疼痛,跪在地上,大口喘息中死死的盯着缓缓向前的宋皆宜,他不相信,两拳之后,少女还能递出这样恐怖的拳劲。

    但是有时候不相信也得相信,因为青衣振振中,八丈外,一道拳罡又至!

    负隅抵抗之中老者直接被打了一个提溜转,栽倒在地上。

    眼看少女还在继续向前,老者近乎疯狂,喝道:“不可能,你不可能再出一拳的。”

    但是这次不光是言语上的打脸,来自七丈外的雄浑拳劲猛然击打在老者脸上。

    六丈。

    五丈。

    被少女六道拳罡击打的跪伏在地,伤势加重到近乎不能开口说话的老者沙哑道:“呵呵呵,你的拳,已经一拳不如一拳了,来来来,今日你不能出拳打死我,那么就是你死!”

    回应老者的,是四丈外的一拳。

    “啊!”,老者奋力向前竖起一道黑气屏障,同时陶氏禁地内地面上的血气疯狂的向着他身上涌来,给他疗治伤势。

    不是没有遇到过枷锁境武夫,但是像少女这样古怪的,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能从劫灰指下毫发无伤不说,竟然还能挥出这样雄厚无匹的七道拳罡,她难道是怪物不成?不过少女的拳劲已经一拳不如一拳,就比如说这一拳,只是堪堪击碎了黑气屏障,跟头一拳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眼中开始出现笑意,伤势逐渐恢复的鬼主已经站起身了,二丈外的一拳像是在弹棉花,被他轻轻松松接下,一丈前的这一拳更是简直不配称为拳,软绵绵的像是给他挠痒痒。

    鬼主咬牙切齿的对着这个已经走到他面前的宋皆宜阴寒说道:“我说过,你杀不死我,你就要死,现在,你去死吧。”

    携带着浓郁阴气的一指朝着宋皆宜眉心按去,不过在距离少女面前仅有半寸时,突然停下。

    体内好像有亿万声巨响,像是九天上的雷霆滚动,又像是黄泉中冥河涌动,更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所有拳劲都在这一刻,在他体内传递回荡,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你!

    吐出这一个字的鬼主,眼中充满不甘,然后身体整个爆碎!

    天空中,连叶澈都没有察觉不到一处地方,女子目中带喜,缓缓道:“崩山。”

    崩山,乃是青神山上的一门至高拳法,拳势一开始刚烈霸道无匹,但是随着第一拳过后,拳势就会越来越弱,但越来越弱的拳,却最为致命,因为它可以引动先前的层层拳劲,然后全势爆发,摧枯拉朽,可以说是真真正正的仙家杀招。

    青神山的一位老祖,据说就是用这这式拳法,曾经在荒芜妖界,递出整整一百拳,将一座逍遥境之上的高山巨妖,活活打的四分五裂,死的不能再死。

    http://www.cxinbz.com/wenjianqingtian/9342354.ht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xinbz.com。橘子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cxinbz.com